零点看书

五胡明月

凶城落日圆......

夕阳染血色......

童叟充壮丁......

老妪哭断肠......

呜呼!

万家生别离......

满城飞鸟绝......

漫天哀嚎声......

忽有炊烟起?!

“咕噜噜......”

“咕噜噜......,咕噜噜......”

“咕噜噜......,咕噜咕噜......,咕噜噜......”

翻滚的肉汤“咕噜噜噜”地吐着气泡......

那诱人的香味四溢在破陋的小杂院内......

可躲在杂物丛中的明月却捂住了口鼻......

甚至就连刘蟒也作呕地紧闭上了双眼......

锅旁的妇人却迫不及待地舀了一口汤......

然后津津有味地“吧唧”了几下嘴巴......

“真是为娘的好孩子......,啧啧......,真好喝......,真香呀......”

那妇人竟是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被烫红的嘴唇,然后又对着满锅子香气扑鼻的炖肉咽了咽口水......

刘蟒立时一阵头皮发麻......

明月更是瞪圆了双眸......

一大块连皮带肉......

汁水“滴滴答答”......

还冒着浓浓热气......

“咕噜”一声!

妇人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液,直接就张嘴啃咬了上去......

那“咯嘣咯嘣”的咀嚼声......

像是吃着连皮带肉的软骨......

那“呲溜呲溜”的吮吸声......

像是要把骨髓都一起嗦干......

突然!

“嘎吱”一声轻响......

那妇人立刻警惕地朝着杂物丛中投去了狠戾的目光,整个人更是“穷凶极恶”地挡在了她的那锅炖肉之前......

忽地一阵狂风吹过......

柴火“噼啪”作响......

浓烟更是四处弥漫......

刘蟒突然只觉得耳畔边一阵酥麻......

一只柔荑又轻轻地划过他的背脊......

刘蟒的呼吸止不住地急促了起来......

明月的双眸里却闪过了一丝杀意......

可就在刘蟒紧张地浑身僵硬之时......

她又刚好握住了刘蟒的那把匕首......

“嘭”的一声!

小杂院的大门突然被几个氐人士卒给一脚踹了开来!

“里面什么人?!哪来的肉?!出来!”

一个氐人屯长大吼着带人直接冲进了小杂院内......

“娘的!今日抓了一天的壮丁,家家户户都吓得连烟囱都不敢冒烟了!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这么胆大包天的?!”

“嗯?!这地方怎么那么眼熟?!是不是咱们早上来过了?!”

“娘的,饿了一天了!牲口都没这么使唤的!”

“哼哼!上面那帮鸟人什么时候把咱们当过人!?”

氐人屯长一边骂骂咧咧地扫视着杂院内的四周,一边又对着他身旁的几个氐人士卒使了几个眼色......

其他几个氐人立时点了点头,各自提起刀枪朝着杂院的中间,小心翼翼地一起慢慢围了过去......

刘蟒的喉结止不住地上下滚动了几次,就连那只掐着明月喉管的右手,也下意识地又用上了几分力道......

明月痛苦地翻着白眼,不仅身子都在微微轻颤,左手的指甲更是狠狠地掐进了刘蟒的胳膊肉里......

刘蟒立时吃痛地拧了拧眉头......

明月的双脚却逐渐没了挣扎......

“噗”的一声闷响!

冰冷的枪刃挟带着喷溅的鲜血迅速从那女人的腹腔之中抽离......

那些腥臭恶心的肠子立刻就像屎一样地从肉窟窿里喷涌而出......

可那口吐鲜血的妇人却依旧紧紧地抓着炖肉,甚至还不停地将它们嚼烂,然后强行吞咽了下去......

“俺的......,俺的......,孩子......,俺......,要......,自己......,吃了......”

“娘的!还敢抢?!”

氐人士卒顿时怒不可遏地举起长枪,对着那妇人的脑袋就是狠狠一刺!

不久之后......

小院之内......

炖锅周围......

氐人屯长大口大口地吃起了“香喷喷”的炖肉......

氐人士卒们也一个个啃起了还有些碎肉的骨头......

“这他娘的什么肉啊?!怎么那么好吃?!”

“嘿嘿,不会是人肉吧?!”

所有人的脸色立时阴沉了下来......

甚至还有几个竟是不约而同地朝着不远处的女尸看了过去......

氐人屯长也下意识地看了看他手中的那块有些异样的骨头......

“这沔阳城里早就断粮了......”

“你他娘的闭嘴吧!”

“娘的!有肉吃还管什么?!”

一个氐人士卒又狠狠地嚼了嚼口中的炖肉......

“哼!这算什么?!人他娘的要是饿急了,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氐人屯长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刚才说话的小卒......

那小卒立时畏惧地低下了头,嘴里却继续咕咕哝哝地说道:“屯长,俺还听说......,杨大首领派出去求援的那些弟兄......,一个个都被人给剥了皮,钉在了木桩上......”

“俺的几个兄弟都亲眼看见了!东南西北四个门,每个城门外都插着几个这样钉着尸体的木桩......”

“好像......,好像咱们屯长的小外甥也被派出去了......”

氐人屯长的眼角立时止不住地抽搐了几下......

这几个氐人士卒赶紧低下了头,互相责怪地互视了几眼,一个个都识相地闭上了嘴巴......

“这帮晋狗!当初就该把他们全部都杀光!”

氐人屯长突然恶狠狠地低吼了一声!

众人也是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屯......,屯长......,咱们还能活着......,活着回仇池山吗?!”

众人的目光立时“齐刷刷”地看向了屯长......

氐人屯长的眉头立时拧在了一起......

“怕个鸟啊?!这里已经是咱们仇池国的地盘了!最多再撑个几日,咱们的援军就会来了!”

“可咱们今日的壮丁都还没抓够......,杨大首领可是下了死命令......”

可就在这时!

“嘭”的一声!

杂物堆里的一根竖着的木棍突然倒了下来!

“什么人?!”

“出来!”

氐人们立即如临大敌一般地提起了刀枪,全神戒备地朝着刘蟒和明月的藏身之所看去......

“呼”的一声!

又是一阵狂风卷起......

又是一阵烟雾弥漫......

刘蟒咬牙切齿地瞪着通红的双眼,悔恨交加地用力掐着明月的喉咙......

只要再用一点点力......

这柔嫩光滑的脖颈......

刘蟒竟是突然慢慢松开了右手,无奈又颓废地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拔出了藏在后背的匕首,慢慢挪向了他自己的喉管......

明月脸上的戏谑与嘲讽立时变成了惊疑不定......

这男人分明就是来历不明......

之前又将她砸晕藏身此地......

如今却要在这里杀身成仁?!

他为何不冲出去搏杀一番?!

哪怕他此刻体力有些不济......

可就凭他那身彪悍的身手......

最起码也能斗个两败俱伤......

而她自己也可以从容逃遁......

可此时此刻!

刘蟒手中的匕首已然搁在了他自己的喉管上,甚至已经隐隐地渗出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明月立时不管不顾地用氐语大声叫喊了起来“军爷!军爷们不要杀咱们!俺和哥哥实在是太饿了,所以才闻着肉香味过来了,没想到军爷们也来了,所以就一直躲在这里......”

刘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手上的匕首也停滞了一下......

“军爷!求求你们不要杀俺!不要杀俺哥!”

刘蟒禁不住疑惑地深看了一眼明月......

明月的嘴角却抬起了一抹狡黠的弧度......

“军爷!俺们都愿意投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神秘复苏 不科学御兽 半仙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光阴之外 赤心巡天 宇宙职业选手 择日飞升 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
登徒世家都市武林风云榜女神是怎样炼成的沙漏游戏灵魂的愤怒永恒之月痕星碎重生之死亡策划者超级搜美仪金玉良缘九鼎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