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误嫁豪门:男神老公不好惹

保姆敲门说:先生,下楼吃饭了。

吃过饭后,顾晨曦接到了张宛瑜的电话。

张宛瑜问道:顾先生,您今天有空吗?出来喝一杯。

顾晨曦说:不了,今天想好好休息。

便挂断了电话,早早的睡了觉。

飞机降落后,蓝婷的父亲知道蓝婷回家的时间,就叫人去接待蓝婷而且还是专门的司机呢。蓝父都许久没有见到自己女儿一面,这一回来就得照顾着妥当可见蓝婷的爸爸对蓝婷可是疼爱有加呀。这不,蓝婷一回来她的爸爸就叫自家的司机去接她都不舍得自己的女人打车回来呢。

蓝婷的家境比较好,所以有专门的司机去接待住的也是栋大别墅,这可比寻常人好很多。

都过了十分钟了,蓝婷终于回到了家了。蓝父都已经在门口等了很久了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女儿,见到了女儿便一直在那里嚷嚷道在外头有没有过得好。蓝父一见到他亲爱的蓝婷现在都顾不上公司的资金链了。

蓝父见到蓝婷没有第一时间顾上这些可蓝婷不一样一直在那里问道公司的情况。蓝父也只能如实的告诉了蓝婷,现在公司经济的危机。

“因为公司荷兰的那个大股东莫名其妙的撤资了,导致公司的运行不正常很多事情都没有资金办理形成了大部分项目在旁边搁下了。现在公司的运转并不像往常那样正常运行,因为他一个人的撤资导致公司损失了快一个亿。公司现在股票下降了很多,股民和一下小股东都人心惶惶的。如果这个资金链不快点解除了,可能公司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蓝父一脸无奈堪忧的说着。

蓝父心中很担忧,公司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已至导致公司倒闭,可蓝父不想在蓝婷面前表现太忧伤只能在蓝婷面前装装样子,为使让蓝婷放松警惕不要为公司的事情过于担心。不然蓝婷担心了蓝父也会夜不能寐的。这样蓝婷难受了蓝父也难受了,谁谁都难受到这公司更无人更没有心思去管理这些琐事。

“ 好了好了,你看从小到大都这样喜欢为父亲分担。你刚回来,想必肚子也饿了吧,我们先去吃饱饭才有力气好谈工作上的事。”蓝父说道。

“可以可以,我猜我亲爱的爸爸肯定把,饭菜都备齐了,才会这么笃定的叫我上饭桌吃饭吧。”蓝婷又开始对她爸爸撒娇了。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你爸是什么人,全能男人。”蓝父似乎看到蓝婷心情也好了很多,不像前几天那样天天担心这担心那的整个人都没有胃口吃饭。

就这样他们俩都到饭桌上纷纷吃上几口美味的饭菜,吃完饭才好对公司的事务了解更深一点。蓝婷一直盯着她的父亲,看着爸爸一直在狼吞虎咽的吃着饭,好像好几天没吃饭似的。在看看他爸爸那满头的白发,顿时感到自己的不孝,天天往外跑都一年四季自己都没有跟爸爸坐在饭桌吃顿饭,蓝婷深深的感慨到。

“爸爸你吃慢点别咽着了,对了我还忘了问你,公司的那位股东为什么突然要撤资呢?以前不是跟我们公司合作的挺好的他也盈利不少呀。”蓝婷一直在那摸着后脑勺问道。

“好像跟你关系还挺不错的,他这次撤资也不提前跟你说声就算看在你的面子上也应该说声吧。他这次是有什么特殊情况吗?不妨跟我说说,我去找他谈谈说不定有所转机。”蓝婷在那疑惑的问道。

“其实说白了,他撤资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你。”蓝父深深的叹了口气。

虽然公司的股东撤资的原因是因为蓝婷,但是因为一位女孩就把跟公司投资的几个项目都给撤资了,那未必也太小孩子气了。蓝父叹气并不是因为蓝婷的错失让股东撤资,而是蓝父觉得自己眼瞎了,看错了人都这种人合作并且打交道。

“爸爸因为我没搞错吧?虽然是咱们自家的公司我都不太参与公司的事情,怎么可能这次股东撤资是因为我的原因呢。”蓝婷便一直在那里疑惑道更加的好奇,撤资的事情怎么会变呢有关系呢?

“他说是因为你在荷兰对他的照顾不周,可能这位股东有点小孩子气吧。”蓝父说到。

“对,我的确是他对我的确对他是有些貌似的不礼貌,可就是我对一些恶心的人是这种态度的。”蓝婷一直在那说到好像在回想着在荷兰发生的一些事情。

“女儿呀,你到底在荷兰跟股东发生了些什么?你一五一十的跟我讲清楚,如果他还想在跟我们合作,我也好跟他说。”蓝父连忙叫蓝婷解释。

“你如果不跟你爸爸解释,到时候还在找我们合作他这所谓的照顾不周,我也我也不好跟他说,所以你还是给我解释清楚了,你们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吧。”蓝父还在质问着。

“爸爸,你还想跟他合作,看来听你的,听我解释完,就会感觉在很恶心,很龌龊的时候,你还跟不跟他合作,就取决于你个人的想法吧。”蓝婷说着。

“就是在意大利的时候,他就把我带去了酒吧还特地的让我被旁边俯视吧,还是视图把我灌醉,我不服从他。那位股东就拿咱们公司资金链的问题来要挟我。那行我答应了他喝酒我干完了他还满脸不满还真把自己当成活菩萨了事事都要顺心。后来他好像是喝醉了去干扰台上跳舞的我便跟他吵到了警察局。 ”蓝婷气氛的说着。

“还有他还在那嘲讽我说我家活在金勺子里什么都不用做,可实际我并不是如此,你又不是不了解你女儿。这个人不知道别人还在那瞎逼逼您又不是我不了解我,我一定会跟他干到到底的。”蓝婷在那一一解释道。

“没想到他是这么猥琐的人,跟他合作真是玷污了我们的公司啊。早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我就不应该让你去找他。”蓝父在那抱怨到自己让女儿收了这么大的委屈。

“没事的,这件事过去就过去了。爸爸没必要在意你女儿受害者都没有说什么呢,爸爸你就知道瞎担心。”蓝婷在一旁安慰道。

“还有资金链的事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解决的,你就放宽心好了。”蓝婷顶着巨大的压力说着。这可是个艰巨的任务啊!

蓝婷将自己在荷兰陪意大利的合作伙伴所发生的多么恶劣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如实的告诉给了她那一脸的疑惑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撤资的父亲,蓝婷没有隐瞒,全部都说了出来。

蓝婷的父亲听到了这件事情后,被深深的震撼住了,脑海里一直都在构造出意大利合作伙伴在酒店调戏女子,进了警察局,最后双方为了不滋生太大的事端来,方才会答应和解的这件事。

蓝婷的父亲越想越惊讶,心跳也越来越加速着,脑海里闪过的一幕幕,让他难以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因为他深知自己的亲生女儿,两人拥有着血缘关系,不可能会对他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和撒谎的。

“我真的是瞎了眼睛了,竟然会找这种如此的猥琐、内心丑陋不堪的败类合作,真没想到啊,知人知面不知心,竟然和这种人为伍合作,我都要深深的为他感到羞愧啊!”蓝婷的父亲生气的感叹道,一直在责怪着自己的有眼无珠,竟然没有清楚的去看清对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对自己也有一点儿自责,因为自己还派自己的女儿蓝婷去荷兰陪他们玩,陪他们吃饭,最后还到了酒吧去了。

蓝婷看到老爸这样如此的自责和生气的状况,便急急忙忙的走了上前去,立即安慰着她的父亲,安抚着他那波动起伏的情绪,害怕会因为这种人从而伤害到自己的身体,那了就是得不偿失了,划不来。

“老爸,你别这种人一般计较,他们不配,你也别因为这件事气坏了身子,毕竟什么事情都不如身体重要,这身体要是垮了,那公司就是真的要完蛋了,就得面临资金的问题了。”蓝婷一边努力的将他的情绪给稳定下来,一边跟他说着道理,不让他太过于生气了。

蓝婷的父亲静静的沉下了心来,慢慢的思考着女儿所说的那些话,无一不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而去考虑的,觉得自己也的确不应该太生气,不然对自己,对家里的人来说,也是会有危害的,于是,蓝婷的父亲就渐渐的克制了自己心中的怒火,慢慢的平息下来了。

“蓝婷,这件事都坏爸爸,爸爸原本刚知道得时候,就很不明白为什么意大利的那一群人在你的陪同下,会出现了撤资的行为,爸爸还误以为是你的问题导致的呢,蓝婷对不起啊,原本想让你去道歉的,现在看来,我们不需要、也不用去向他们道歉,不值得!”蓝婷的父亲将蓝婷给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让她坐在了沙发上,父亲将蓝婷那细嫩的手放到了自己的手掌心中,一直在语重心长的对她说道,从神情中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出他对自己之前的想法感到后悔,也在庆幸着幸亏当时没有说出口。

然而,在这个时候,蓝婷听到了父亲的真心的话语,让她也深深的感动了,两父女便一直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交心谈话着,一直都在聊着天儿。

过了一会儿,蓝婷的母亲也大概的了解到了两人的谈话内容,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蓝婷的母亲手上还端着一盘精心为他们父女两人准备的营养又健康的果蔬沙拉,一边端着,一边慢慢的朝着两人走去了。

蓝婷看到了自己的母亲走来了,手里还端着东西,于是,出于孝顺、勤劳的本分,这也是父母常常教育她的,便轻轻地站了起来,走上前去,把母亲手里的盘子给承接了过来,就又放到了客厅的长长的玻璃桌子上了。

蓝婷的母亲也跟着蓝婷,在她的旁边也坐了下来,坐在了沙发上,蓝婷和她的父母便在客厅那儿吃些母亲精心准备的果蔬沙拉。

蓝婷边大口的吃着,被这美食给深深的给迷住了自己的味蕾了,不禁的发出了好吃的感叹,赞扬母亲的手艺,将自己的手垂直90度,挺起来了大拇指,一直在夸着,表示对美食的赞称。

然而,蓝婷的母亲却无心在听蓝婷对自己手艺德赞叹,心里头一直在想着的还是意大利伙伴撤销了所持有的资金的事情,因为她和父亲都知道,这件事造成的影响,终究还是会波及到公司,影响公司的盈利,甚至还会出现一次巨大的资金不足的危机,想到这儿,蓝婷的母亲不禁的打了一个寒颤,不敢在去继续的想下去了,越想就愈加的害怕和担心起来了,为公司的状况感到深深的堪忧。

于是,蓝婷的母亲一直都在忍着不说这件事对公司造成的影响,但是现在看来,是再也无法的克制住自己内心的慌乱紧张了,为了公司的资金安全考虑,便又担心的对他们父女二人发表了自己的提问,问道:“他们的撤资,接下来,接受最大的亏损的只能是公司了,没了合作伙伴的资金的援助的话,可想而知,那一定会非常的糟糕的,现在公司应该怎么办?”蓝婷的母亲充满了担心,害怕公司会出现资金的困难,导致各个部门的运营链接断裂。

蓝婷的母亲所担心的也并非没有道理,和父亲所担心的几乎是一模一样,这也许就是夫妻两人的心灵的相同。

“还能怎么办?目前看来,也只能够另外找投资的合作伙伴了。”蓝婷的父亲无奈的回答道,因为除了这个办法,也就没有再好的办法,并且这也是此时的唯一之计了,同时,这也是迫不得已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蓝婷父亲的电话响起来了。

“喂,你好!”父亲接通了电话,客气的问候道。

接电话的那个人告诉了父亲他的身份,是一位国内的大佬,十分有钱。

“你好,我听说你们公司有人撤资了,我要投资你们的公司!”大佬直接的说道。

于是,父亲将此事告诉了蓝婷和他的妻子,并和那人约定了地点。便急急忙忙的前往约定地点了。

过了一个小时后,蓝婷父亲便到达了约定的吃饭地点了。

蓝婷看着自己的父亲因为工资的事情,愁的头发都出了几根银丝,蓝婷愧疚至极,就算那些合作商让人作呕,可是为了公司的经营这点小事又如何。

蓝婷忍住那恶心得感觉,就准备和父亲,谈谈再去和那些合作商道歉,为公司放下身段又如何。

想着就准备开口,不料父亲的手机突然之间响了,看一下父亲的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蓝婷和蓝父对忘了一眼,最终还是接了那个电话,对方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音。

“你们公司的经济状况似乎不好。”男人的声音透着一点低沉,而蓝父心头咯噔一下。

蓝父尽量淡定,声音平和的说:“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公司的事情。”努力克制着手的颤抖,吞咽了一下口水。

“你没必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能帮你度过难关,当然不可能是轻易的帮你们,首先我有这个能力帮你公司变回原来的那个样子,其次,我要做你们公司最大的股东。”男子一看就是商场上的老手,绝不会让自己吃亏。

“有什么证明可以让我相信你,而且,相信你,总得要有理由吧。”蓝父尽量心平气和的,和那男子说。

“明天中午,我会到你家来,和你签合同。那合同上面会写明我们合作的要求,以及我要的。”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掉了,那男子站在最高的楼层,双手插着裤袋,眺望远处的风景。

蓝父接完电话之后,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手中还攥着电话,握着紧紧的,手出了汗,到底是谁,难道自己哪边有了差错?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子,蓝父心慌意乱。

蓝婷见父亲这个样子,心中难受至极。“爸,我们,我们,该相信那个男的吗?他会不会欺诈我们?我们要不要。。。”报警,最后两个字没有说出来。

“我知道的,就算是要欺诈我们,那也没必要费这番心思,也许是真的呢?”蓝父安慰自己,也安慰蓝婷,“就这样吧,明天就看中午了。”

蓝婷和蓝父无奈,只能等明天中午,若是真的,那相信也无妨。

第二天中午,蓝父再次接到了那个人的电话。“我到了,就在你家门口。”说着就挂了电话。

蓝父和蓝婷对视了一眼,就一起去的玄关处。蓝父走在前头,蓝婷走在后面,开门就看到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背挺直的站在那里,如松柏一般。

蓝婷惊讶的看着那个男子,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年轻,却有如此手段,不过惊讶只是一瞬便很快的,平静下来。

蓝父象征性的伸手礼貌的与那那男子握了一下手,开口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请上车。”

说着就打开了车门让那男子坐进去,开往了这个市最豪华的酒店的总统套间。

没一会儿就到了,手拿金卡,向那前台示意,那前台就带他们去了总统套间。

房间内三人纷纷坐下,蓝婷爽利的开口:“麻烦先生请拿出合同给我们看一下,我想现在这个时候最适宜谈工作。”名人不说暗话,有时候还是需要爽快点。

那男子见蓝婷如此爽快,也没必要再卖关子,直接伸手从公文包里面取出合同,将合同放在蓝婷和蓝父面前。

蓝父伸手将合同拿过来,仔细翻看。那男子也不急,慢条斯理的喝着手中的茶,似一点也不关心这件事。

蓝父看了许久,抬头有些复杂的看着男子,没想到年纪轻轻,居然能做出这番成就,想来它能帮助自己的公司是有十成的把握。

“居然看完了,那就签吧。对于你们公司的经营,我会重新整顿,而且我们这个活动永久生效,我也会一直帮着你们公司。”男子漫不经心的开口。

蓝父郑重的说:“好,我签,那也希望先生不要忘了。”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

合同签完了之后,三人便吃了饭。饭后蓝父就带的那名男子熟悉了一下自己的公司,将公司各个部门都将给那男子听。

蓝婷看着他们两个在那边讨论,而自己也是无法融合那个话题。歉意的表达自己想离开,离开之后,蓝婷就自己一人回家了。

顾晨曦在繁忙的公务中,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和殷菡,想着他们母子二人会去哪里?越想越不对劲,等他们的时间太久,就想去意大利试试,想他们会不会在意大利,碰碰运气也好。

说着就放下手中的事务,让秘书订了一张机票,即刻出发去意大利。

顾晨曦到了意大利之后,开车去各种游玩的地方,找了一遍又一遍,却还是没有看到母子二人的身影,心不由得慌了起来。

他们二人到底在哪里,难道,难道,不,不会的,绝对不会!顾晨曦心想。

顾晨曦不是新的开车去往各种酒店,询问殷菡和顾梓轩的下落,几乎把这座城市给跑遍了,却依旧没有他们俩的身影。

顾晨曦无措的蹲了下来,双手抱着脑袋,内心极度失落,他们到底在哪里?他们不会离开我吧。现在的顾晨曦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找不着明确的地方。

难受的蹲了下来,坐在地上好一会儿,才起身打给秘书购买机票,准备回国找找。

顾晨曦回国之后又去了那些游乐的地方,也是找了一圈又一圈,可依旧还是没有见他们的踪影,内心慌乱更甚。

心里难受至极,虽然殷菡对自己的父亲做出那等过分至极的事情,但是我却不由自主的。。。顾晨曦心里想着。他不肯承认,也不愿意承认。

不想找了,毫无结果,让他失望透顶。开着车急速往酒吧赶,想以此来解开愁绪。

到了酒吧之后,单独开了一间房间,桌子上堆满了酒瓶,到了一杯又一杯,这酒似乎没完。

拿起电话打给了许雨晨,“语晨,你知道殷菡和顾梓轩去了哪里吗?我找他们好久,好久,找都找不到。”迷茫的话。

许雨晨听了,抿了抿嘴唇,他答应过蓝婷不告诉顾晨曦的,要替他们保密。就对顾晨曦说:“我也不知道,你等等吧,他们会回来的。”

“你都不知道,还有谁会知道吗?”轻叹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许雨晨的回答,也和别人一样说是没有看见殷菡和孩子顾梓轩,这样的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无非多顾晨曦来说,都是那么的疼而扎心,顾晨曦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一回来后,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了。

殷菡和顾梓轩都不见了,这让他每天都不由自主的对两人深深的产生无限的思念之情,也夹杂着多么痛苦的相思之感呀。

顾晨曦原本还指望着能够从许雨晨的口中得到那么一丝一毫的殷菡和顾梓轩的一点儿行踪。

但是现在看来,许雨晨的回答也是对他没有任何的帮助,也没有任何的结果了,顾晨曦也只能一个人狼狈不堪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顶着一副无精打采的空有的躯壳。

过了一会儿,顾晨曦便到了家中,身上满是酒精散发出来的味道,还有一天到晚四处奔波而有点儿馊的汗臭味儿,他似乎还是有一点儿醉意,走路一拐一拐的,颠颠簸簸的,像极了一个醉汉的形态,然而,他却深深的知道自己还是清醒着的,即使喝了几瓶又几瓶的酒,却不能消除他的忧愁啊。

“殷菡、顾梓轩,你们两母女到底在那里啊?让我找的好幸苦啊!”

这时,顾晨曦朝着自己的那一张软绵绵的大床整个人直接扑了上去了,一边在大声叫喊着的说道:“一直都在思念着那两人,然而,现在却不见任何的踪影了。”

顾晨曦用力的把手握紧,狠狠的一下子打在了大床上,两只眼睛里充满了找却找不到的气愤,嘴巴里的牙齿也都一直在紧紧的咬着,死死的,不愿意松开,不愿意放下。

他也在深深的责怪着自己,开始有点儿后悔去意大利和杜奇德奥、唐雯雅他们进行谈合作了,他自责着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可能殷菡和顾梓轩也就不会离开了自己,不见行踪了。

顾晨曦日益的思念顾梓轩两人,也在生气的怪着自己没有用,连自己最爱的两个人都不能够去找得到。

渐渐的,顾晨曦的那激动的情绪也在慢慢的消了,渐渐的安抚了自己,使自己平静了下来了,于是,他便去开始洗澡去了。

洗澡完后,顾晨曦决定了第二天再一次去寻找顾梓轩和殷菡,为了养足自己的精气神,以便有精力去找,顾晨曦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开始慢慢的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他用那健壮的双手枕着自己的头,静静的沉思了,也渐渐的进入了梦乡当中,夜晚也静悄悄的,似乎不想去打扰他,想让他去睡一个安安稳稳的觉。

第二天的一大早上,他四处寻找自己的孩子顾梓轩和殷菡的事情,也慢慢的传到了自己的一个朋友的耳朵里,看到顾晨曦这个苦苦寻找的样子,他的朋友看着也心疼,加上出于强烈的好奇心,他的朋友心里想着:顾晨曦在寻找的是谁?到底是谁能够让顾晨曦这么不顾一切的去找,看他这样我也难受,我也得去打听打听下,帮帮他,毕竟多人的力量还是大于他孤身一人的。

当他的朋友想到这儿的时候,便决定了要去帮助顾晨曦,去打听打听下。

然而,朋友为了避免告诉他愿意帮助他时候很开心,结果最后自己还是没有帮上任何的忙,这又让他白白的开心一场,又一次打击到他。

于是,便在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趣告诉顾晨曦自己帮他打听的这件事,想要等有结果了才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他听。

他的朋友帮助他这件事便很快的展开了具体的行动了,朋友开始去动用他力所能及的全部资源去帮助他寻找着,不怕辛苦和劳累。

在朋友们的四处奔波的发动下,动用自己的朋友圈,努力的四处寻找下,朋友很快的也便打听到了一个小道消息。

经别人的告诉后,顾晨曦的朋友方才明白了原来顾晨曦苦苦寻找的人是殷菡和顾梓轩,但是,别人说,她们母子二人现在已经是不在国内了的,具体在哪里,还没有打听到,只是说了一个大概。

一得到这个如此重要的消息后,朋友就立即打电话给了顾晨曦将自己四处打听到的关于她们母子二人的一些事情,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顾晨曦,听到了的顾晨曦万分的感激他,因为他终于得到了一些关于两人的事情了。

于是,顾晨曦便主动的邀请朋友出来吃一顿饭,表示感谢,便和对方约定了一个时间为一个小时后和地点是在朋友家的附近,顾晨曦请客。

过了很久,不到一个小时,顾晨曦为了表示自己尊重,就很早的来到了餐厅里了,一直在等候着他那位朋友。

不一会儿,他的朋友也来了,在餐厅里寻找着顾晨曦。

这时,顾晨曦站了起来,朝着他摆了摆手,朋友看见了,也立即朝着顾晨曦方向走了过去。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晨曦。”朋友有点儿歉意的说道。

顾晨曦便回了一句:“我也刚到不久呢,没事。”说完,他早已经点了很多东西在餐厅上了,两人便吃了起来。

“对了,你和殷菡和顾梓轩什么情况?她们两怎么会跑国外去?”朋友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好奇地问道。

“哎,这件事都怪我,可能是因为上次我在意大利的那一件事吧!”顾梓轩感叹的自责着。

接着,他又愧疚的说道:“当时我在意大利和唐雯雅、杜奇德奥谈合作,唐雯雅是我青梅竹马,一直都喜欢我,我对她没有感觉。

不巧她上次趁着我喝醉了,就拍了我和她的合照,传给了殷菡,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殷菡才会想着带顾梓轩去国外吧!”

顾晨曦在说话的时候,都一直在指责着自己的过错,自己当初不该那样,一边流露出对着顾梓轩母子两人的深深的思念,也显示出了顾梓轩一个人独自生活的十分难熬之苦。

第四百二十四 决定回国

顾晨曦和透露消息给他的那个朋友,吃完饭就各回家各找各妈,就这样子不欢而散。

顾晨曦回国这几天没有找到殷菡,便不知该去哪儿,不自觉的回到到了公司里面。回到公司后的顾晨曦,一直在忙于公事天天就知道开会一开就一好几个小时,顾晨曦从回到公司开会到晚上才结束了。

可能是因为找不到殷菡的缘由用公事来麻痹自己,对殷菡的思念,所以他也只能这样做。

开完会后的顾晨曦回到自个办公室里面,顾晨曦开了一整天的会。肚子现在还是空腹的滴水不沾,没有吃到任何的东西,他看到桌子办公桌上有一小包饼干,他便拿饼干来充饥垫垫肚子,不让肚子饥饿。

由于殷菡现在不在顾晨曦的身边,顾晨曦现在连一口饭都顾不上吃。整天忙于公事,不想被任何琐事打扰到,除了殷菡的音讯。

顾晨曦办公室里面有一张看似像床的沙发,顾晨曦便啪的一下躺了下去。刚刚吃完饼干的他摸着后脑勺在那深思熟虑的思考着顾晨曦和殷菡现在在哪里过的如何为什么不在国内等我回来偏偏要跑到国外去?顾晨曦一直在摸索着这些疑惑,脑海里都是满满的顾梓轩和殷菡。

“真是搞不懂他们母子俩到底是去国外干什么去了?这么久也不知道给他的心上人打个电话说说那边的情况,不知道就算了就连发一条短信来报平安都没有,真搞不懂她们在想些什么?真是让人瞎操心呀”顾晨曦无奈的在办公室嘀咕到。

顾晨曦的语气似乎是在责备殷菡他们俩的不懂事。就不会给他心心念念的人报个平安什么的,说实在的,顾晨曦喃喃自语,真的很像一个智商是幼年的儿童呀。

“哎呀,现在都不知道她们母子在干些什么呢,真的是想到我心都碎了。本来想从蓝婷那女人那问出啥来的,谁料到那女人就一直的不接我电话。前段时间打了n个电话,这女人不知道死到哪个国家去了,也不知道回一个电话过来。本来还想问她殷菡最近都在折腾些啥的?省得我整天觉都睡不好,饭都吃不好。”顾晨曦还一昧的在那嘀咕道。

顾晨曦越想就越崩溃,他的第六感似乎是在告诉他殷菡看到照片不爱他了,还是不信任他了。顾晨曦从始至终都没有想到过殷菡,可能是去国外透透气旅旅游了。顾晨曦疑心病看似很重,每次她和殷菡到有任何的矛盾,都会往坏的一方面去想,而不是一昧的想好的方面,他越这样子殷菡就越得不到所谓,殷菡内心的安全感……

虽然人人都知道顾晨曦很爱很爱殷菡。可谁有曾想过顾晨曦这位霸道总裁,看似是大公司的总裁,别人认为他很冷漠很无趣,但顾晨曦这人有时在殷菡面前有时很像一个小孩子,总是爱发小孩子的脾气,总是不会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顾晨曦那青梅竹马的妹妹唐雅雯,她现在一个人身处国外无依无靠的,整天就凭着想念顾晨曦的那点毅力在国外处理着各种烦心琐事。唐雅雯天天在国外三天两头的往公司跑,要么就去工厂叮嘱工人忙的不可开交,可唐雅雯还是没有忘忘却,想念过顾晨曦的那颗只痴心。

有时偶尔空闲的谭雅雯心头涌出一种念头——放下手中的一切,回国去找顾晨曦,说不定自己会有所机会呢。也许唐雅雯这是痴人说梦,但以现在殷菡和顾晨曦眼前的状况也未必不可能,再更何况唐雅雯还是名副其实的心机女呢处处想着怎样算计殷菡阴险不得。

虽然这是偶尔有空闲时间的唐雅雯才会这么想,不过这念头一从心头涌出来也去会在某一天的某一时刻这一小小的念头会使唐雅雯做出不妥的想法。

“叮,雅雯你下午跑去公司签订一份文件。”唐雅雯的手机响了。

这下谭雅文又没有空闲的心思,空闲的想法去想念顾晨曦了,从手机响的那一刻,她便要去忙于公事了。这便是唐雅雯在国外所谓的自在的生活,其实也是跟国内一样,整天忙于公事,忙于应酬,忙于细心的叮嘱工人。除了这些,她要我还是干这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可是谭雅雯想要回国去找顾晨曦的心思,从来没有断过。

“我只喜欢我青梅竹马的哥哥,即使他已经有了他的心上人,有了他想要拥有的一切。虽然他是拥有了,但我为什么不去争取最后一把呢?我为什么不可以为自己的未来加把劲?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无法挽留的地步,才要想着去争取,说不定那时候争取我已经晚了,说不定那时候做任何的打算也是无于事无补的,为何现在的自己不加点加把劲?”唐雅雯一连串的心理使她回国的信念更加的肯定。

“为什么一定自己要留在国外干这些自己不想要干的事,留在了这里,并不能见到我现在心心念念的人,我为什么不回去呢。”现在唐雅雯一连串的心理让她自己深思不已。

谭雅雯现在脑子很混乱,很想把脑中这些为什么一一想个明白。唐雅雯这人觉对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

像唐雅雯这么机智的女人,一定要把这些都给想明白了,为此做出自己最正确的选择。

唐雅雯自始至终都喜欢着顾晨曦,因为她觉得顾晨曦跟别的男生不一样,别的男生有的游手好闲,有的冷酷无情,但唐雅雯眼中的顾晨曦并不是如此,她是唐雅雯见过最理智遇见困难不会退缩的男人会永远的坚持不懈。

在顾晨曦的字典里,唐雅雯并没有真正的意识到什么叫做放弃。

唐雅雯都已经想得很明明白白了,她笃定自己一定要回国去寻找自己想要的男生,为此夺得自己的幸福,不要再把这些当成儿戏,是把自己最心爱的男生让给别的女人。这样子只会让自己加倍的痛苦,而不是一昧的成全他。所以唐雅雯笃定自己一定要回国。

国外,唐雅雯办公室里。

唐雅雯低头做着手中的事情,而手却没有动,就知道她心不在焉,愣怔的盯着眼前的文件,满脑子都是顾晨曦。

他回国了,留自己一个人在国外,而自己又是因为事务的原因,无法脱身,满脑子都是他,烦躁的丢开文件,瘫坐在椅子上。

看着紧闭的办公室大门,空旷的办公室,唯有自己的呼吸声,一时间竟感到恐怖。在这空旷的办公室里,没有一丝人气,只有无边的寂静。

实在受不了了,她厌恶自己一个人呆着,不行,我要回国,我一定要回国!� ��要顾晨曦,顾晨曦是我的!唐雅雯想着。

想好就决定回国了,打给秘书电话,让秘书订一张回国的机,打完电话后,就拿起衣服走向电梯口,乘坐电梯到底楼,然后快步走出大楼。

而秘书早已在门口等着唐雅雯了,秘书帮唐雅雯开了车门,唐雅雯矮身坐进车里,秘书就关上了门,然后开车往飞机场方向走。

一切事物都处理妥当之后,唐雅雯上了飞机走向头等舱,放下手中的包和墨镜,坐下来背靠着椅子, 闭眼休息了一会儿,手抚着额头,思绪放松。

头脑一旦放松了,就会想到了顾晨曦,她爱他,很爱很爱,不知道他对自己是如何的感情。一直都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他们两个共度余生,没有殷菡,没有顾梓轩,就只有她和顾晨曦两个人,多好。

想着想着,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唐雅雯走进了一片雾蒙蒙的地方,没有任何人,只是雾蒙蒙一片四周都看不到任何东西,迷茫的走着,没有任何方向,一直走一直走,突然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男声“雅雯”,好熟悉谁,是谁。

唐雅雯四周巡视着,想要看到到底是谁在叫她, 可眼前雾蒙蒙一片依旧没有任何的身影,内心不由得慌了起来,快步往一个方向一直走。

唐雅雯心里慌乱不堪,她想要走出这片地方,不想再呆在这死沉沉的地方,她只想要找顾晨曦。

顾晨曦,顾晨曦,你在哪里?我想你呆在我身边,我想要你陪我一辈子。心里一直喊着顾晨曦的名字。

突然有人拉住了她的手,她步子踉跄,看着就要倒地,一双温热的大手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揽进怀里。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味道,让她愣了一下,不可思议的回头看向那人,竟然是顾晨曦。

她很开心,因为以前的顾晨曦都只是以哥哥的名义拒绝她的示爱,她只能闷在心里。

她有些不确定的对他说:“顾晨曦?真的是你吗?”这真的是他吗?说着就往顾晨曦的身上靠。

顾晨曦在她耳边轻笑了一声:“傻瓜,你说呢?我们一起长大,你还不认得我是谁吗?”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唐雅雯的耳边传开,酥麻了心。

唐雅雯耳朵热了起来,娇嗔地说:“哼,我就是这样说说罢了,讨厌。”说话的语调毫无震慑意味,软绵绵的。

惹得顾晨曦更加抱紧了唐雅雯,唇在唐雅雯的耳朵上亲了亲。唐雅雯瑟缩了一下,分辨不出这是真还是假,不过她愿意沉浸在这其中。

身子瘫软在顾晨曦的怀中,不管是真还是假,她要的就是要顾晨曦这样子,亲密无间。

唐雅雯假意推了推顾晨曦,对着顾晨曦说:“晨曦哥哥你先等等,万一被别人看见怎么办?晨曦哥哥你那个叫殷菡的,还有你的儿子顾梓轩,他们,他们。。。”不想继续说了,越说心里越堵的慌。

“雅雯,你在说谁?谁是殷菡,谁是顾梓轩?我什么时候有个儿子了?”顾晨曦的声音带着些迷茫,和不解,唐雅雯诧异的抬头看着顾晨曦。

“你,真的不认得吗?”不确定的问。

“当然不认识他们,他们是谁?你是不是不放心我?我爱的人只有你一个,至于其他人与我何干。”顾晨曦搂着唐雅雯信誓旦旦的说。

唐雅雯早已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他喜欢这样子,就算是梦,那她愿意一直进行下去,永远都留在梦境中。

“晨曦哥哥,雅雯也爱你。”说着就搂紧了顾晨曦的脖子,贴近他。

“雅雯,你再做出这番动作,我可是不会再克制了。”顾晨曦的嗓音带着一丝嘶哑。

唐雅雯依旧红着脸,将头埋在顾晨曦的怀里。

“雅雯,我们五天后就结婚吧!”突然听到顾晨曦的这番话,只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

“真的吗?”唐雅雯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当然是真的!雅雯,这一天我等了很久。”说着就低头吻着唐雅雯,在唇上轻啄了一口,舔舐,深入,辗转,持续了好久。

结束后两人都喘息着,顾晨曦摸着唐雅雯的脸,“我们终于要结婚了。”

“嗯!”唐雅雯灿烂一笑。

五天说快不快,说慢不慢,也是一眨眼的事情。此时唐雅雯在新娘的换衣间换新娘服装,她看见了自己的父母,和身着新郎装的顾晨曦,内心的喜悦更甚。

很快,酒席结束了,今晚是他们的新婚夜。

唐雅雯和顾晨曦回到了他们的新房,唐雅雯有些害羞先跑进浴室清洗了,洗完了就让顾晨曦去洗,顾晨曦也乖乖听话去洗,毕竟不急于这一时。

都洗漱完后,两人面对面,顾晨曦朝唐雅雯伸去,将她搂在怀里亲吻,慢慢的一起躺了下来,一夜旖旎。(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光阴之外 半仙 神秘复苏 不科学御兽 明克街13号 择日飞升
相关推荐:
云鬓乱:惹上奸臣逃不掉穿梭影视世界四合院:我!傻柱他爹截胡秦淮茹四合院:从截胡秦淮茹开始LOL:这个男人来自外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