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误嫁豪门:男神老公不好惹

太阳刚刚挂上天空,殷菡她们就醒来了,瞧瞧她们,那还没还没睡醒的的小眼神看着外面的天空,昨天明明才是刮风大雨,天气阴沉沉,好像做了几十级台风似的乌云密布的,现在确是晴朗的不得了。她们望着天空外面晴朗的云朵,发自内心的笑得合不拢嘴起来。看来他们去荷兰的目的可以达成了,所以发自内心的笑容。不光是顾梓轩笑的天真无邪,就连殷菡和蓝婷也笑的那么的天真,好像有两位活泼的顽童。

殷菡看到天气如此的好,就赶紧拿起她心爱的手机在网上查了查去往荷兰的机票,打算看好就下手*票,殷菡想想也正好带着蓝婷和顾梓轩去荷兰散散心,游玩游玩,也好让顾梓轩见见世面什么的。

殷菡看到手机上去往荷兰的机票,价格如此的廉价便宜,现在正好还剩下最后那三张珍贵的票,殷菡马上*了。订完票后的殷菡打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最疼爱的儿子和她最好的闺蜜蓝婷,告诉她们,把票已经订到手了,不用在家里过这些无聊的日子了,浪费时间浪费青春。

再加上殷菡认为顾晨曦去了那么久的意大利办公务也很快回来吧。便买了三张票,跟他们一起出去玩,也许是为了躲避照片的事情,才那么着急的订票吧,也许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

“蓝婷,梓轩,你瞧瞧我多么的能干,把那最后那三张珍贵的票在手机上抢到了,你们要夸夸我,要夸我聪明能干呀,手巧灵活。这下可多亏了我,要不是你们可爱的我及时在手机上看,不然这张三张票又被别人给抢走了,这下咱们去荷兰的想法就得泡汤了,你们得好好的补偿补偿。”殷菡一脸嘚瑟的说道。

“你说我亲爱的妈妈,你怎么那么自恋呢?就只不过就买了三张去荷兰的票,有什么好得瑟的呢。”现在顾梓轩的身体好转后,现在又一副小大人的语气跟这跟他妈妈说话。

不知为什么,顾梓轩说话老是一副小大人的语气,可能是学顾晨曦的吧,毕竟顾晨曦是公司的老总,难免会有一些语气比较沉稳。

“你瞧瞧你,老是这种语气还不快点把你这个坏毛病给改掉,老是这样,以后还有哪个小妞敢要你呀?”殷菡训斥到自己的儿子。

殷菡一向比较宠溺顾晨曦,不知近来殷菡是抽了哪里的分现在对顾梓轩进来管教越来越加的严厉,脾气越发越大,也许是因为殷菡怀孕的缘由吧,一般怀孕到了两三个月了,脾气就越发的暴躁不安,所以对顾梓轩的管理可能严厉了些。

“殷菡,你这下可干的漂亮了,我以为你一直是动手动脚的呢,机票买到了咱们就可以去荷兰玩完了,最近发生的事情也太多了,对于你和对于我这段时间活的比较辛苦,没有之前那么的潇洒了,好接着断旅游可以放松放松。”蓝婷兴奋的说着。

“瞧瞧你这兴奋的样子,对了,咱们是中午的飞机,对于我们来说航班的时间比较紧,所以待会我们三个一起去超市买些日常用品备好,以免发生什么状况。”殷菡一而再再而三的嘱咐到。

其实殷菡心里比较深的,毕竟第一次跟他们出远门,自己的内心早已是砰砰乱跳。

殷菡的话音刚落,顾梓轩就开始起哄,叫她们俩立马去超市买东西,说什么鬼,待会延误了航班去不了了,他便一直在那嘀咕着,无奈到殷菡和蓝婷只好陪同他一起去超市了,本来她们刚才还想歇会呢,晚点再去,反正还有几个钟头的时间,不急不急,可是看在顾梓轩的分上,那焦急的小脸,还是陪同他一起去好了。

她们一起到那个超市买好洗漱用品,一些吃的一切都准备就绪了,逛超市单单就用了好几个钟头的时间,殷菡看了看手表,突然想起,还剩半个小时,她们便急忙的回家收拾东西。

“蓝婷赶紧的,你看看,现在还剩半个钟头,不然待会就像梓轩说的那样待会误了航班,那就麻烦大了,咱们快点回去教练车直接去机场什么的了。 ”殷菡焦急的说到。

“我赶紧上楼把行李箱什么的搬下来,你叫一辆出租车,把我们几个送到机场去吧,这样的时间应该赶得及,不要太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个道理你又不是不懂的。如果去不了,那也只能算我们运气不好,不过我们还是得抓紧点,你现在最紧要的还是抓紧时间联系出租车在下面等我。

过了十多分钟他们还是依时的赶到了机场他们经过检查员的检查就登机了,顾梓轩感到一切非常的神奇奇妙,因为他是第一次远航,也是第一次坐飞机,以前听顾晨曦说飞机上有有一些好吃的,现在顾梓轩可以近距离的观看云朵,而且还可以往飞机上看,想象地下是有多么的狭小。

殷菡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肚子非常的疼痛,痛不欲生的。她在飞机上忍了很久很久,她害怕蓝婷她们担心并没有告诉她们,便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受着。

蓝婷看到殷菡的脸色非常的苍白,就上去问道。

“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苍白,而且还冒冷汗,你可不要吓我,你坐个飞机,万一出三长两短等到顾晨曦回来不把我给灭了不成。”蓝婷既是在担忧殷菡的身体状况,也是在担忧顾晨曦回来找自己评理。

“没事,我就只不过是肚子疼,可能是刚刚一类,一路折腾过来,没休息到吧,再加上一次自己怀孕了,然后可能经不起折腾吧。”殷菡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等着,我给你去把空姐叫过来,弄杯热水给你喝。”蓝婷说道。

不一会空姐就过来了,端着一杯热水看看殷菡这苍白的脸,心疼极了,急忙端上热水给她喝了。空姐的言行举止很端庄,小心翼翼的把热腾腾的水端到殷菡的手上,害怕着热水,把殷菡给烫着了。

空姐来到殷菡还有蓝婷的身旁看完之后。

空姐温柔的问道:“你好!这位女士,请问你旁边的哪位女士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需要帮忙吗?是不是特别要紧啊?”

蓝婷看了看空姐便对着空姐回答道:“我们来机场的这一路上折腾的太狠了,我们害怕赶不上飞机所以我们当时还特别着急着往机场赶来,并且她现在还是一个孕妇所以我想可能是这一路上折腾的太狠了吧!所以才会导致她现在肚子这么痛的原因吧!”

空姐听完蓝婷说完之后才知道原来蓝婷的旁边那个女士是一个孕妇啊!随后这个时候空姐也开始担心起来了殷菡生怕她在飞机上发生点什么意外,如果在飞机上发生点什么事情那可怎么办?最后的责任算谁的?这个时候的蓝婷还有空姐都特别担心殷菡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

但是这个时候殷菡却躺在一边捂着肚子一边疼痛的说道:“蓝婷,我快不行了,肚子好痛啊!肚子疼的我都受不了了。”

蓝婷她看到殷菡头上出了好多的汗一直在流止不住,这个时候蓝婷看到之后心里很难受并且这个时候的她,她很心疼殷菡。但是她也想不到好的办法啊!

本来就着急的蓝婷听到殷菡这么说就更加的着急了,这个时候的她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她着急的满头大汗但是就算再着急也没有办法啊!飞机不可能为了她们而停止飞行吧!

就在她着急的时候顾梓轩拉拉了她并且哭着的问道:“蓝婷阿姨蓝婷阿姨,我妈妈她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啊?现在我妈妈看着让人特别的心疼,我现在都快心疼死我妈妈了。”

双手颤抖继续说道:“我害怕妈妈真的会发生些什么事情,阿姨!我不想成为别的嘴中的没妈的孩子,我不想我去上学同学知道之后嘲笑我是没有妈妈的孩子,而且我跟我妈妈关系那么好如果妈妈发生点什么意外我可怎么办啊?

而顾梓轩心中想“爸爸每天上班就忙的不行现在只有妈妈会照顾我,那是不是如果妈妈发生点什么意外我就要跟着爷爷奶奶外婆外公他们生活了,以后就不能见到妈妈了?’

不想失去妈妈的他一直在蓝婷身边流着鼻涕擦着眼泪说:“阿姨,我可不想这样啊!所以蓝婷阿姨你赶快想想办法好不好啊?我求求你了。蓝婷阿姨。”

蓝婷听顾梓轩这样说道更着急了并且心疼殷菡和顾梓轩了,但是他们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啊!而且飞机也正好飞往荷兰根本没有办法让飞机停下来啊!

虽然她也很着急但是她也不能让顾梓轩看出来啊!如果让他看出来他还会接着哭的,她这个时候的她更加着急了,因为她真的想不到会在飞机上发生什么事情,会发生什么突发事件,但是就算她在着急她也要冷静下来想想应该怎么做。

她边想办法边安慰顾梓轩不能让梓轩在飞机上这么哭下去了这样会打扰到别的乘客休息。

随后她便温柔的对梓轩说到:“好了好了,梓轩,你别哭了,哭的样子不好看而且你还会打扰到别的叔叔阿姨休息啊!我们在公共场合应该保持安静知道吗?好了!乖,你别哭了,等我们下飞机了就立刻马上带着妈妈去医院好不好?你不想想阿姨我不着急吗?我也很着急啊!但是我们要保持安静啊!有时候啊我们要学会控制心情,你放心,阿姨一定不会让妈妈有任何事情的好不好不?我答应你不会让我们梓轩失去妈妈好不好?”

蓝婷说之后顾梓轩的心情才得以平静也不哭了,因为他也知道了如果他再哭下去的话就会打扰到别的乘客。

这个时候蓝婷便说道:“这才乖嘛!要学会控制自己的脾气,不能因为自己的心情而打扰到别人,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懂事了,真的是这段时间长大了好多啊!真的是应该表扬我们梓轩啊!好啦!你现在看着妈妈我和空姐姐姐我们两个去商量商量一会到地方的时候应该怎么办,你在这乖乖的看着妈妈好不好?有什么事情叫我好不好?”

梓轩开心的回答道:“好的,蓝婷阿姨。我一定会乖乖的看着妈妈,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一定第一时间就告诉你。”

她听到梓轩那样说便也放心的离开了,因为她觉得现在的梓轩真的是长大了好多,不像是之前的什么都不懂而且还经常闹人的梓轩了。

随后蓝婷便和空姐商量起来这件事情,商量等快到地方的时候他们应该怎么做才对?怎么做才能减少孕妇和胎儿的伤害?如果突然在飞机上发生意外情况下应该采取那些措施?

他们把所有可能的事情都要商量一下,因为这个不是谁说的算的,这个是上天安排的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快是意外事情。

他们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事情发生便把所有的安全措施都做了,机长也联系了飞机场里的人,给他们讲了一下蓝婷的事情并且让他们提前给医院打好电话到时候可以直接去医院这样也减短了不需要浪费的时间对大人还有肚子里的孩子都有一定的好处。

这个时候坐在最后的一个也要去荷兰的一个女士说道:“空姐,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你们都挺紧张的,这是怎么了”于是空姐便给她说了事情的经过,她听完之后变走了过去看; 看说道:“没事,不用着急,休息一会就好了。”

随后空姐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一看就知道应该这么办啊?”

于是那个医生变笑着回答道:“我在中国其实是一个医生,我本来是要去荷兰休假的,之前看到你们那么紧张并没有问原因后来我忍不住向你问了问原因之后我便去帮忙看了看而已,做医生的见死扶伤是应该的。”

她听到那个女医生这么说倒也不在太过于担心了。

于是在飞机上她一直让殷菡休息不让梓轩打扰殷菡让她好好的休息了一路。

下了飞机之后蓝婷便直接打的带着殷菡去了医院并找到医生给殷菡看了看。

殷菡她们这一路真是历经千辛万苦才抵达的荷兰。这一路上,蓝婷可没有瞎折腾蓝婷和顾梓轩,这一奔波殷菡的肚子简直就是疼的没完没了,急的蓝婷哇哇大叫的,做了许久的飞机,蓝婷就是你怦怦直跳,一直在幻想着殷菡什么流产的,万一怎么着了,肚子里的孩子万一生个怪胎什么的,一路上焦躁不安的。

她们经过多方折腾,你最好当地的出租车,便急急忙忙的赶去了医院。不过说真的,荷兰的医院还真是高大上啊,不像殷菡她们所在的那个城市的医院,到处都乌烟瘴气的,医院可真是处处充满着芬芳,香气扑人。

蓝婷匆匆忙忙的把殷菡送到妇产科医生的面前,叫医生给她做个全面的检查,好让自己放心,不然来到荷兰还处处担忧着,这可真不是来这散心了,而是来换个环境担忧着各种麻烦呀,蓝婷在那郁郁闷闷的嘀咕到。

似乎蓝婷来到荷兰并不是像刚登机那样的兴奋开心。

肚子疼的要命的殷菡给医生检查完后,果不其然,就是动了胎气。蓝婷一猜就是登机前去超市买东西,没顾及到殷菡怀着身孕,不能太多奔劳不能走动太多。买完东西后的她们也并没有去休息到,所以这一连串的原因导致殷菡的肚子疼。

“孕妇的家属,你们下次要注意类似的情况,孕妇都已经怀孕了几个月了,要格外的注意,稍微一不小心可能会造成流产的危害呢,流产并不是肚子里面一个小孩死亡可能会导致孕妇本人本身也会造成生命危害的,所以你们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医生谨慎的叮嘱道。

因生意而在再而三的叮嘱到南宁这段时间务必要把殷菡点看好了,不能有所闪失,因为,哎,现在也很郁闷,好几个月了。稍微一不小心,真的可能像医生所说的那样。父女俩都会有生命危害的,说到这里,蓝婷有点感到恐惧的,突然想到身上所背负责任的重大。这让蓝婷感觉到肩上压着一块透不过气的石头。

“医生,我会照顾好孕妇的,她的一切饮食我都会有所注意到,所以请你务必得放心。”蓝婷说道。

检查完后便出了医院,蓝婷想要去租套舒适一点的套房好好的享受着今晚。毕竟他们现在刚来到荷兰,也得找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住下去吧。

“殷菡,我们去租套好一点的房子住下去吧,我感觉住宾馆不太自在,虽然拼伞比较高的是你还是觉得太舒适,我们去租套给我们在家的那种套房,那也花不了多少钱。你的想法如何?反正我就这么想的。”蓝婷眼睛转动着说道。

“好好好,一切如你的愿,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反正我应该怀有身孕,行动不太方便,住房子,这个巨大的任务就交给你去办吧,我相信我们聪明可爱的,蓝婷小姐姐一定会把这些琐事给办好的。”殷菡奸笑道。

“瞧你那点出息就知道使唤我,要不是看在你怀孕的份上,我才懒得帮你这么多呢,还不快感激感激我。””蓝婷一脸抱怨,又一点得瑟的说。

说完蓝婷便去上手机看看有啥好的房子,看完房后的蓝婷,就赶紧的去联系租套房的房东,蓝婷可是一家一家的去看了房子。这可把蓝婷累的个半死不活的,蓝婷还让工作人员一家一家带她上房去看套房子,为的就是给殷菡和顾梓轩一个舒适的环境,这足以可见蓝婷的用心良苦呀。

蓝婷好不容易联系到了套房的房东,那房东还长的挺不错的,腰板子挺直的,蓝婷却没有想到是这种结果……

“房东你好,我是想租你房子的那个人,你那个合同我们出来附近的餐饮商量一下可以不,电话里面说的有点不太方便,而且一些重要的细节说的不够妥当,我觉得还是出来聊方便一些。”蓝婷说道。

“可以,地点你发到我手机上。”房东应和到。

她们就这样子如约而至到了说要商量合同的地方。房东本来是一致的同意蓝婷他们租他的房子的,可是现在却房动却一言不合的反悔了,这可打了个蓝婷一个措手不及,直接把蓝婷气的哇哇大叫。这瞬间,蓝婷直接想把那个房东给秒掉,一直在那边嚷嚷到他不守信用。

实际上房东只是开了一个玩笑而已,蓝婷却把这个玩笑单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蓝婷直接上去发那个暴脾气,她还想把房东给狠狠的揍了一顿。

“你这人怎么这样子?不知道成年人要讲信用的吗?你现在出尔反尔你让我们今晚在哪过?”蓝婷大哄到。

“你也真是搞笑,这是我的房子,我想租就租,不想租就不租,你凭什么在那瞎逼逼呀,要么就滚出荷兰回到你所来的城市里面在这瞎bb算个毛啊,你在这城市没权没势的,不要在我面前逼逼到,我又不是怕你。”反正也跟着老大不小的说道。

“什么叫做我在那瞎逼逼呀,明明你就答应了租给我房子,现在却给我反悔了,你这人是什么原则,做人可能是真是一点原则都没有,才会这么的随意自然。”蓝婷使劲的骂到。

“你tmd啊,我随意那你算个什么,别一天到晚的就会瞎逼逼,不知女人要矜持吗?”房东也不刚示弱的骂到。

他们就一直在那瞎逼逼道,引来了很多围观的人。一些喜欢多管闲事围观的人就打电话给了警察,警察很快就赶来了,直接把他俩都给拎走了。

蓝婷一人闯的祸,就连殷菡和顾子轩也一同被带到了警察局,这也真是可怜至极了,不过再把他们两带了去警察局也真是言之有理,毕竟他们都是一起来的。他们可是第一回被送到警察局,难免也会有些得怕,毕竟在荷兰他们无依无靠的,没个伴,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处于出去呢。

蓝婷很生气,并没有在去停止和房东骂架,于是两人便都进入了警察局,请求警察,问警察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殷菡也很担心蓝婷,担心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惹出什么事端来,那就可不好了,毕竟对这里也不熟悉,于是,殷菡带着顾梓轩,跟着蓝婷,也陪着一同的都来到了警察局,等到了警察局,殷菡也都一直在劝着蓝婷,劝她还是不要生事端为好,毕竟这也不是她们的城市,做事情还是要有一些分寸。

于是,顾梓轩、蓝婷、殷菡和房东四个人就一同的来到了警察局,立即就要找警察来给她们评评理,公事公办,让警察来给出一个公平的结果,不然蓝婷和房东两人就誓不罢休。

“警察先生,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希望你一定要处理公正公平,不然我会一直纠缠着不放的。”一来到警察局,房东就急急忙忙的跑到了警察的身边,一直在苦苦央求着警察,装出一副受害人的模样和被人欺负了的表情,便朝着警察说道。

“我们一定会按照律法来处理的,对任何人的处置都是一样的同等对待,所以请你不要心里怀有芥蒂,直接说出来吧,警察永远为你们服务,希望你记得这一点儿。”警察摆出了一副郑重的样子,向着房东问道,想要了解是什么问题,以便能让他可以按照法律来处置,让此事能够得到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

房东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儿。

“警察先生,是这样的,这个女人,一直都在对我进行语言的攻击,说话的言语十分的歹毒,对我恶语相待,严重的伤害到了我的身心健康,精神也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房东的如同喷泉一样,喷涌而出,一句接着一句,一直不休,也一直在说着自己有多么的无辜,投诉着蓝婷的恶语中伤他,说的话连他自己都不感觉到有一丝一毫的羞耻的感觉,努力将自己转化为一个受到了严重的语言伤害的无辜的人。

蓝婷、殷菡和顾梓轩三人一直都站在房东的身边,也一直在听着房东对警察先生说的话语,然而,蓝婷一听到房东那血口喷人的话语,将自己给说得多么无耻,又有多么的把自己给说得没有做人应该有的素质,无缘无故的就去用语言去中伤房东。

蓝婷再也忍不住了,一直压制着的那愤怒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了,对房东的无理简直愤怒至极,心中的怒火冲天,喷涌而出了。

“你这个人怎么净把自己给撇干净了,你自己如果没有过错的话,我用得着去对一个陌生人,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对你破口大骂吗?你不要把自己说得多么无辜,到底是因为什么大家都心里自个儿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蓝婷情绪一下子就变得怒气冲冠,直接对着房东,破口大骂到,一点儿也不顾及旁边人的感受,就一直在骂着。

“警察先生,您一定要给我们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呀,不要欺负我们是外来人,就忽悠我们,包庇本国的人,你您一定要公正的对待啊!”蓝婷紧接着,也将目标转向了警察先生,一直要强调着对任何人都要进行公平对待。

警察先生听了,在那里思考了一会儿,和几个警察同事也经过了长时间的讨论,最后大家都双方的点头,得出了一套方案。

“你们两位的情绪都很激动,请你们两人平复下自己的情绪,把心中的怒火给压住下,我和几个同事,经过探讨,觉得这是属于民事的纠纷,得出了方案。第一种就是两人私下进行和解,这也是符合民意的方法,不必要因为小事情而闹的鸡犬不宁。当然,如果你们两人还是不愿意私下解决的话,那就只能按照法律来进行处置,上交法庭,经过一系列法律程序,依照法律来将这件事情给解决,你们先私下和解,如果不能和解的话,那就采用法律。”

蓝婷一听到有和解和按照法律解决,她就立即想要说按照法律来进行处置,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殷菡一把的拉住了蓝婷,双手紧紧的拉着蓝婷的手,将她给拉到了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出,避免让房东看到。

“你干嘛呀?殷菡,我这就去跟警察说按照法律处置,大不了谁都受罚,这个谁怕谁啊!”蓝婷的那激动而又愤怒的情绪还没有消一点儿,直接对殷菡说道。表示对殷菡拉她过来表示不满。

“蓝婷,你别激动,也别跟他这种人一般计较,一旦和他打官司的话,后果谁输谁赢都是一个未知数,我们还是和他和解吧,这样大家都好过一些儿,这件事就算我们不跟他计较,我们宽宏大量。”殷菡一直在安抚着蓝婷动况不安的情绪,希望能够让蓝婷以和解的方式来解决。

“殷菡,一旦我们要求和解,就说明了我们是错的,我们为什么要主动去认错?错的又不是我们!”蓝婷不服气,不甘愿要求和解。

殷菡好声好气的对蓝婷说的话,蓝婷根本都听不进去,于是,软的不怕,就只能够来硬的了。

“蓝婷,我希望你记住,我们是来这里暂时过生活的,离开了我们的城市,人生地不熟的,要是闹出了什么事情,有谁会帮助我们吗?警察?你以为别人都会公平对待吗?乖乖的和解,这件事也就算过去了,你要纠缠下去,最终吃亏的,也只能是我们!”殷菡郑重的说道,表情一脸严肃。

此时,蓝婷也不说话了,心里想着殷菡说的话。

终于,最终蓝婷还是答应了殷菡,求房东和解。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这样骂你的,对不起。”蓝婷有点儿腼腆的朝着房东道歉道。

房东仔细打量了一下她,也知道她是外地人,在加上她的态度诚恳,于是,便答应了和解。

于是,蓝婷打电话再一次找了房子,不过,这一次找的是一个中国的房东太太,待人也挺温和的,只是因为要回国了,便把房子租给了蓝婷三人。

蓝婷打完电话后松了一口气,扭头对躺在病床上的殷菡说:“我找到房子了,是个90平方米的,两室一厅的房子,但是那个老奶奶要自己住一间,然后我们三个人只能挤一挤了。”

殷菡苍白着脸,扬起一丝笑意:“没事的蓝婷,我们能有地方住就是万幸,再者你以后不要再这样冲动了,毕竟这地方人生地不熟,没人会保护你的。”

蓝婷有些不满的道:“知道啦,知道啦,你就安心的修养好,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哼要不是那个不守信用的臭男人,也不会让我们变成这个样子,不讲了不讲了,越讲越倒胃口。”

殷菡无奈的看着蓝婷愤愤的样子,心道:这样子的活着何尝不好,可为何上天偏要与我作对。

蓝婷一直为着那房东的破事生气,没察觉到殷菡的神态。准备拿着手机去给许雨晨打电话诉苦,边打边对殷菡说:“我去门外打个电话。”

说着就往门外走去,出了病房后,把房门关好,走到医院的尽头,看着那里人少就开始了她的诉苦:“雨晨,今天特倒霉,碰到一个不守信用的臭男人,果然男的都不是好东西,哼。”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的男人也包括许雨晨。

许雨晨无奈的轻笑一声:“男的都不是好东西?你确定?那么我呢?”低沉的嗓音透过话筒传过来,酥麻了蓝婷的心。

蓝婷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暗自庆幸他不在自己的身边。

许雨晨许久未听见通话里的声音,耳朵离开手机看着屏幕,暗想:没挂啊,怎么不说话?

“蓝婷?你还在吗?”

“我我我,在,在。”蓝婷慌乱回答,感觉身上热气腾腾。

蓝婷心想,隔这么远,还想着要撩我,讨厌。但是却也回答了。明明在遇到蓝婷之前,他还是这么腼腆的人,也许这边是一物降一物吧。

“你是不是害羞了?咳,我们的关系本来就是。。。”神鬼拉长,更显得他的声音低沉,还带着一丝沙哑。

“许雨晨,你别这样啊!我我我,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我跟你讲正经的呢,你怎么带偏我了?”蓝婷急红了脸,说话也疙疙瘩瘩,心想,这个许雨晨,哼。

“我不说了,不说了,我待会有事要做,我和殷菡找到了住的地方,我们需要收拾东西,我先挂了。”说着准备挂了,就快挂的时候,许雨晨说了一句:“那地方安全吗?”

蓝婷瞬间感觉心满满的,他关心我,偷偷的笑了一声。“不用担心啦!那个房东是个很好的老太太。”

“嗯,那我就放心了。你要记得照顾好自己。”在她的面前,我从来都不知道勉强是什么。她给了我爱的感觉,值得我奉上我的心。

蓝婷打完电话就回了殷菡的病房,顾梓轩已经累的趴在妈妈的病床上睡着了。蓝婷小心的抱起他,把他放在床上,对着殷菡说:“那我帮你去办出院手续,你自己先坐一会儿。”

殷菡点点头,等蓝婷出去后,殷菡轻手轻脚的收拾她们的行李。

蓝婷快速的办好了出院手续,回到病房和殷菡一起收拾行李,然后她抱起顾梓轩。扭头轻声对殷菡说:“你拿我的手机打给那个房东太大,跟她说一声,我们大概三四点来。”

下午三点半,殷菡三人来到了房东太太的家。很普通的小房子,房子前面还有一片小花圃,种着各色的花,其中康乃馨最甚,看来房东太太是比较喜欢康乃馨的。

殷菡上前敲了敲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是一位面容慈祥的老太太,老太太双鬓银丝,年约六十许。

“请问你们哪一位是蓝婷?”

“您好房东太太,我是蓝婷,不好意思我们要在这打扰一段时间了。”蓝婷歉意的对房东太太说。

“没事,有你们这院子也有了生气,我啊,喜欢热闹一点。”房东太太不在意的说。

“那真的太谢谢您了。”殷菡对着房东太太说。

“无事无事,快进来吧,别站在外面了。”房东太太热情的邀请他们进来。

“房间我已经为你们打扫好了,来吧行李我帮你们弄好。”房东太太和殷菡、蓝婷两人一起收拾好了行李。

殷菡,蓝婷万分感谢房东太太。

“那个小男孩是你的孩子吗?”对着蓝婷说。

“不是不是。是我朋友殷菡的。”蓝婷赶忙摇手否决。

“那是个可爱的小男孩。”笑着对殷菡说。

“谢房东太太,今天真的麻烦您了。”殷菡边抚着肚子边笑着对房东太太说。

自从殷菡怀孕,她就下意识的抚着肚子。

房东太太眼睛的看着殷菡的动作,温和的对殷菡说:“你福气好。”

殷菡应声羞涩一笑,表面如此,而内心却是无比悲伤。

“我和我先生是在荷兰相识,然后相知,相恋,最后我们结婚了。”房东太太一脸的幸福。

“可是命运作弄,他早早的离开了我,留我一人在世上,孤独到老,而我还一直欠他一个孩子。”蓝婷和殷菡无声的低下了头。

“明天我就要回国了,因为这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要回去祭拜他,顺带着走遍我和他走过的地方,留点念想也好,否则到老了,走不动了,痴了,傻了,记忆没了,徒有空白,现在走走也好留下我们的脚印,还有我对他的眷恋。”

客厅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沉寂的气氛。

房东太太也不希望一直这样的气氛,拍了下她自己的头:“看我,又在说什么胡话,看把你们吓得,老了老了,总是话多。”气氛稍微缓和了点。

“您一定会好好的,您的丈夫也希望你好好的。”殷菡安慰道。

“你的丈夫对你可好?”房东太太问得是殷菡,殷菡一愣,不过也瞬间回过神来,笑答道:“好,当然好了,我这次和我的好朋友一起旅游,还一直嘱咐着我呢,要我小心这小心那的,还有一些的,现在我又怀孕了,忌口也多,他话也多了。”笑着说完,而心似剜了一刀。

“那就好,一看你就是个有福的孩子。”

蓝婷看了下手表,已是晚上十点半了,赶紧各自洗漱,回房睡觉了。

各自回房之后,殷菡和蓝婷各自洗漱了一番,儿子也因二人的动静被吵醒了,“妈妈,阿姨。”

因为是刚睡醒的原因,说话迷迷糊糊的,走路也摇摇晃晃,似个小酒鬼。

蓝婷看着顾梓轩这萌样,轻笑一声抱起他,“梓轩睡醒了?那让阿姨帮你洗澡吧。”

“嗯。”顾梓轩支吾得说了一声,双眼朦胧,将头靠在蓝婷的肩上。

帮顾梓轩洗漱完了后,已是十一点半了。顾梓轩之前似没睡醒,洗了澡之后精神百倍。拉着蓝婷和殷菡讲这讲那,一张小嘴不停歇的说着。

殷菡一开始还好,可不知道是不是孕期的原因,内心升起一丝怒气,但她还是忍着,不想吓着孩子。

尽量耐心的哄着顾梓轩:“梓轩乖哦,妈妈要睡觉了,妹妹 也要睡觉哦,睡吧,乖。”

顾梓轩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嘟起小嘴:“妈妈,知道了,妹妹你要快快出来呀,我想快点看到你。”蓝婷瞧着顾子轩这副可怜样,笑出了声音,摸着顾梓轩的头说:“别打扰你妈妈睡觉了,阿姨给你手机玩好吗?”

顾梓轩听着蓝婷的话,开心的朝蓝婷笑了笑。蓝婷从背包里拿出手机,递给顾梓轩,顾梓轩拿到后迫不及待的打开手机玩。

玩着玩着没劲了,突然想起那个异国他乡的爸爸,好久未曾看见顾晨曦了,心里很想念。

顾梓轩心想:上次想打给爸爸电话,被妈妈说了一顿,妈妈干啥这样啊,要不趁现在偷偷给爸爸打个电话?

偷偷打的原因是因为怕妈妈说他,不跟蓝婷说是因为怕她跟妈妈告状,蓝婷在顾梓轩的心里的信任度直线下降。

顾梓轩回头撇了眼殷菡和蓝婷,蓝婷在拿iPad玩,而殷菡已然睡下。

偷偷在蓝婷的手机拨号里拨打顾晨曦的电话,小手点着数字键,输入好后就拨出去了,偷偷放在耳后,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顾梓轩的心跳慢慢的加快,心想:爸爸你快接通啊。

“喂。”顾晨曦低沉的嗓音透过音筒里传来。

顾梓轩许久未听见顾晨曦的声音,顿时激动起来,一时失了分寸,一声“爸爸”把殷菡叫醒了。而蓝婷诧异的看向顾梓轩,没想到顾梓轩会拨通顾晨曦的电话。

“爸爸,爸爸,我是顾梓轩。嘻嘻,真是蓝婷阿姨的手机,我。。。”还没说完就被殷菡夺过去了。

殷菡一开始听见“爸爸”一词瞬时惊醒,顾梓轩叫谁爸爸,哦对了,是顾晨曦,他是顾梓轩的爸爸。然后看儿子跟着顾晨曦说话,一时觉得儿子不应该打给顾晨曦。就掀起被子下床走到顾梓轩旁边,拿走了儿子手中的手机。

现在手机在手上了,却觉得如烫手山芋一般,听见音筒里熟悉的却又令她陌生的声音,他的声音这么温柔,可是却不是对我,殷菡心想。

顾晨曦听到对面没声音了,对着话筒说着:“喂?梓轩你还在听吗?”

殷菡听到这里不自觉的全身抖了一下,将手机放在耳边,对着话筒对面的顾晨曦说:“喂,我。。。”该说什么,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以交流的话题吗?

顾晨曦听到话筒对面不再是儿子的声音,而是一个女声,且很耳熟,不确定的说:“殷菡?”

殷菡听着他叫自己的名字,不自觉的流下泪来,他不在乎自己,听不出是自己的声音那她对他还有什么奢望,罢了罢了,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却还是回答:“是我。顾晨曦,好久不见。”真的好希望我们未曾见过。

顾晨曦的声音瞬时冷下来了:“借着儿子的名头打给我电话,是要钱吗?殷菡,你真是让我看不起。”

殷菡听着她这一番话,心如刀割,他怎么能这么想她,怎么能。蓝婷在旁边看不下去了,一把夺过去,对着顾晨曦说:“顾晨曦打给你是个意外,只是希望你,看清楚现状,还有别老往自己脸上贴金,哼,我蓝婷可瞧不起你。”说完就挂了电话。

蓝婷一直都在殷菡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觉得顾晨曦过分了,便有了这番局面,蓝婷挂完后,为殷菡觉得不值,生气的对殷菡说:“殷菡醒醒吧,他要是你的就不会对你的事情不管不顾,也不会在外面。。唉,不说这个了,心烦。你快睡吧,别想太多。”

殷菡装着听进了蓝婷的劝告,转身往床的方向走去,似无生气的人偶般,动作僵硬的躺好。

蓝婷扭头对顾梓轩说:“捣蛋鬼,走睡觉。”顾梓轩也好像自己做错了,乖乖的去床上睡觉了。卧室里的灯灭了,她的心也似冷了下来。

殷菡和蓝婷睡两边,顾梓轩睡中间。殷菡正面朝上,眼睛无神的盯着天花板,想着从与他有了关系后的纠葛,殷菡想,顾晨曦我们是不是无法分开,是命运将我们硬生生栓在了一起,我不知你是如何想我,可我知道我爱你,爱的卑微,你可在乎过我。

想着想着殷菡实在受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早上七点,殷菡早早的醒了,是被恶梦惊醒,她梦见顾晨曦再次知道她怀孕后,命她打掉孩子,那阴冷的眼神,没有丝毫温度,似冰渣硌了她的心。

呆坐在床上一会,冷汗不停的流,尽量克制,深呼了几口气,好了几许。轻声下床,为房东太太去煮早饭,为感谢她收留了他们。洗漱好后,便轻手轻脚的下楼做早饭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光阴之外 半仙 神秘复苏 不科学御兽 明克街13号 择日飞升
相关推荐:
云鬓乱:惹上奸臣逃不掉穿梭影视世界四合院:我!傻柱他爹截胡秦淮茹四合院:从截胡秦淮茹开始LOL:这个男人来自外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