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贞观医仙

“两位先生可算出了吕佩卿的运数?”

暮雪亭内,李轩问道。

李袁二人对视一眼同时摇头。

“经过袁某调查,这个吕佩卿并非是当年苏州吕家的吕佩卿”

“哦?先生为何如此笃定?”

“虽然我不知道此女是谁,但我却能看得出来,她也是易容出的容貌,只不过此女的易容之术极为了得,寻常人等根本看不出来,也就是我才能看出一些端倪”

听到袁天罡的话,李轩又有些蒙了。

“如果按先生所言,那这个吕佩卿看来和太史延也并非一路了,那她究竟是谁呢?”

“这袁某人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前朝皇室,曾有一谍报组织,名曰无相楼,这个组织极擅易容之术”

李轩忍不住追问道:“后来呢?”

“后来,随着唐军入主洛阳,无相楼便没了消息……”一旁的李淳风代为说道。

听到李淳风的话,李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偌大的宫廷谍报机构,谁会有如此大的能量让它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掉呢?

而与此同时,关押吕佩卿的秘密地点内,木床上早已没了吕佩卿的身影,而负责看管吕佩卿的山海卫们则是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杨昭未能完成陛下嘱托,还要陛下派人搭救,有愧圣恩,还望陛下责罚”

甘露殿内,吕佩卿低着头,一脸愧疚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摆了摆手道:“无所谓了,也幸亏那小子对你的身份不清楚,所以才未杀了你,

只是没有想到,朕和商盟拉扯了这么久,最后还是这小子破了局,这么多年你也辛苦了,从今日起,你便可以以真面目示人了,商盟那边你也不用管了,一会儿去看看你姐姐吧”

“谢陛下”

当吕佩卿再次抬起头时,面容已经彻底改变,可虽然面容变了,但依旧是美艳绝伦。

“这次是我大意了,没想到那个落雨竟然会是殿下的人,看来殿下盯着商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一想到这件事,杨昭就觉得很郁闷。

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黄雀,但谁能想到本来是猎物的螳螂,一转身居然变成了一只老鹰。

假冒吕佩卿的杨昭也是被李轩第二套计划的版本给骗了,也正是因为杨昭是李世民的人,所以李世民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李轩的要求。

不然以李世民追求稳妥的性格,怎么可能会答应‘卖女求荣’的计划。

皇帝,永远不会把主动权交到别人手中!

和杨昭一样,李世民也没有想到,这个假冒落雨的人会是李轩安排的,而且李轩这货看起来,在很早以前就开始布局商盟了。

李世民撇了撇杨昭后笑道:“呵,看你的样子好像还不服气?”

“是,这个李轩,简直就是一个混不吝,要不是这次他用强,鹿死谁手也未可知”气愤不已的杨昭,甚至已经不在用殿下这个称呼了。

“早知如此,朕和他早点通气就好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各打各的”

李世民在这之前,当然不知道落雨会是和李轩是一伙的,李轩那头也不知道吕佩卿究竟何人。

双方都是互相摸不清互相的门道,都以为自己是猎人。

而太史延那边则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边,已经出现两个卧底了。

他全身心都投入到了治病和跪舔往生教上了,加上从未和假冒吕佩卿的杨昭同床过,所以也不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夫人居然是个假的。

至于落雨本身就属于是一个外派人员,并不经常在总坛,以袁天罡的本事自然不会被轻易发现。

至于往生教的罗耶也只是关心商盟的宝藏。

总之这场三方针对商盟宝藏的角逐,随着杨昭被擒,李世民已经率先出局了。

而随着李世民的出局,也就代表最终的决战也要开始了。

李轩一方虽然也想要宝藏,但是他们的首要目标是干掉罗耶,甚至是干掉太史延。

只要他们俩死了,那么这个宝藏就永远没有人知道,往生教想要通过宝藏发动全面战争的目的自然就无法实施。

至于罗耶会不会早就将消息传递回了往生教这一点,李世民和李轩并不担心。

对于这个时代来说,消息传递是非常困难的。

武侠片中的飞鸽传书和飞鹰传书之类的方法,这个时代有没有?

其实是有的。

但不是什么人都能使用这种方法。

训练信鸽,并饲养信鸽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只有大的势力才有精力和财力去做这种事。

而且信鸽的传书距离也是有限的,基本上都是短距离使用,而且信鸽的传书也是定向的,从一个鸽巢飞到另一个鸽巢。

所以,信鸽的传书方式是倦鸟归巢的规律,而不是夸张的精准定位,不管收件人在哪,都能分毫不差的将信件送到收信人手中。

所以朝廷才会设立驿站,更多的时候用快马的方式传递书信。

而想要快马传书就需要走官道,走官道便需要过哨卡。

往生教毕竟只是西域的一个邪恶教派而已,想要走官道不可能,走小道的话,等消息传回西域,都不一定什么年头了。

更何况,而如此重要的消息,罗耶可能会借他之口传递吗?

就在这时内侍太监进来并报道:“陛下,李仕郎求见”

“李淳风?让他进来吧”

“臣,李淳风,见过陛下”李淳风恭恭敬敬的拜道。

“免礼,你突然造访,可谓何事?”

李淳风不着痕迹的瞥了杨昭一眼后说道:“臣是来请罪的”

“何罪之有?”

“欺君之罪……”

接着,李淳风就将自己和袁天罡的布局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李世民没有生气,似乎也没有要责怪李淳风的意思。

只是澹澹的问道:“这世间真的有天道?”

“回陛下,世间万物,万法自然,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长平王无父无母,无师无门,却知晓天下万物,这并不合理,这一点,陛下应该比臣更加清楚”

李世民虽然没有说也没有问,但背地里却对李轩进行过极为严密的调查。

通过户籍李世民发现,李轩只是一个普通农家的子弟,并无任何显赫的背景,父母早在多年前就因为饥荒饿死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平庸的人,却突然变成了一个天才,怎么会让人不怀疑呢?

可不管李世民如何调查,这么些年来,李轩却没有显露出任何可疑之处。

就好像他这一身本事,就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可李轩对大唐的帮助太大了,所以李世民就一直装作不知,反正对他来说,只要李轩对大唐有利,管他是什么身份呢?

李淳风继续说道:“臣与袁天罡这个局其实也是在考验长平王殿下,如果他真的愿意隐,那么便代表他对大唐的确是忠心的,

以陛下目前的身体状况,执政二三十年并无问题,您完全可以趁这段时间进行布局,为太子做好铺垫,

如果任由长平王如此发展下去,只要您退位了,长平王必然权倾朝野,届时上至新皇,下至九品官员,皆会看长平王的脸色,

就算长平王忠心为国,再保大唐一代,可之后呢?

第三代,第四代又该如何?

陛下之雄才与殿下之伟略,可谓是旗鼓相当相辅相成,但您敢保证下一任皇帝依旧有您的雄才,可以与长平王殿下的伟略旗鼓相当?”

“哎~罢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杨昭,杨妃同父异母的妹妹,哦,她还有个身份,商盟首领的夫人,吕佩卿”李世民似乎也是放弃了,指着杨昭介绍到。

听到李世民的话,李淳风忍不住苦笑道:“原来陛下早已布局多年”说着李淳风便对杨昭作揖拜道:“臣李淳风,见过公主殿下”

“哼~”

老奸巨猾,会看天象的,没一个好东西!

杨昭没好气的瞪了李淳风一眼,自己被李轩摆了一道,李淳风也脱不了干系,能给他好脸色才怪。

杨昭,前朝皇帝杨广之女,李世民现任老婆杨妃同父异母的妹妹。

面对杨昭的反应,李淳风也不生气,只是笑道:“现在殿下和袁天罡已经在赶往商盟总坛的路上了,此处烦闷,不如陛下和公主移步到暮雪亭如何?

殿下临走之前,还留下了一些上好的大红袍”

商盟总坛密室内。

“大师,为何我们不换个地方举行祭祀,如今李轩必然已经知道了总坛的位置,我们这么做岂不是等于正中了李轩下怀?到时候他杀过来还不把我们一锅端了?”

看着面前面带惶恐的太史延,罗耶心中不禁冷笑。

这个太史延,谨慎是足够谨慎了,但谋略和胆量却是比之前的商盟首领都差了许多。

“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又如何能抓住李轩呢?现在我们抓住了长公主,他李轩必然是救人心切,但人在我们手上,他想救出去,就只能和我们谈判,

为了安抚住我们,他一定不会带太多的人过来,以他对李唐皇室的忠心程度,甚至有可能用他的命来换取长公主的命,

这可以说是我们唯一一次能抓住李轩的机会了,只要李轩没了,李唐皇室必然出现混乱,到时候凭借商盟的财富,这天下还不是我们的?”

“可我的病……”

“放心,只要长公主在我们手里,你还用担心你的病?你且先去主持婚礼吧,等到婚礼结束,长公主便将成为最佳的祭品,至于李世民,呵呵,只要李轩和长公主在我们手里,他就不敢轻举妄动”

想要让李婉淑成为祭品,首先要做的就是让李婉淑成为新婚女子。

可因为李婉淑没有婚配,所以并不符合成为祭品的要求。

为了满足这一点,罗耶便为李婉淑筹备了一场婚礼。

一场和陌生人的婚礼。

对于罗耶来说,李婉淑的夫婿是谁并不重要,反正婚礼结束之后,这个人就会死。

三日后,婚礼如期举行。

婚宴的规模并不大,甚至有些简陋,更没有什么亲朋好友,反正只是一个仪式而已,太史延自然是一切从简。

而此时的李婉淑早已经被人换上了鲜红的嫁衣,宛若提线木偶一般,被人牵着来到了喜堂。

而作为和李婉淑即将成婚的新郎官,此时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喜色,反而是一脸的恐惧。

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不过是一个工具人而已,只要完成了这次婚礼那么自己的作用就没有了,按照以往仪式的惯例,自己这个新郎官是必死无疑的。

“别这么一副死了爹妈的表情,你的新婚对象,可是大唐的长公主,笑一笑”

坐在主位上的太史延一脸温和的对着新郎官说道。

“是,首领……”

新郎官配合的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别说对方是长公主,就算是天仙下凡,他也不想娶。

本来他以为长得帅是自己的最佳资本,可是这一刻,他开始讨厌起了自己帅气的容貌。

见到披着盖头的李婉淑已经被下人牵来,太史延更加兴奋了。

整个人更是抑制不住的走到了李婉淑跟前,将脸凑到对方的脖颈附近深吸了一口。

“不愧是千金之体,连味道都和其他女子不一样,放心,待到礼成之后,你将成为老夫最佳的祭品!”

“哼~你确定能活过今晚?”盖头下,传来了李婉淑清冷的声音。

“老夫知道,李轩和李世民会来救你,甚至有可能他们已经再来的路上了,可只要你在老夫手中,玉玺在老夫手中,他们就不能拿老夫怎么样”

“首领时辰到了”一旁的商盟成员低声提醒道。

听到下属的提醒,太史延下意识的看了看喜堂的门口,见没有任何异动才微微松了口气。

“准备行礼!”

坐在主位上的太史延显得有些激动,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期间不断的看着喜堂的门口。

直到婚礼结束,太史延于喜堂之上杀死了新郎官之后他才松了口气。

“将公主殿下带下去”

密室内,太史延看了看被紧缚与祭台上的的李婉淑有些忐忑的问道:“大师,如果李婉淑现在就死了,李世民和李轩真的派人来了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再等等?”

“放心,就算现在李婉淑死了,只要他们见不到尸体,就不敢轻举妄动”

对于罗耶来说,李婉淑这个祭品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他哪里肯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就算他李轩和李世民之后派人来了又如何?

反正自己已经知道商盟宝藏的位置,对于他来说,太史延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到时候只要擒住了李轩,自己进可攻退可守。

“准备仪式吧!”

“是!大师”

见罗耶执意要举行祭祀仪式,太史延无奈,只得答应。

可就在他转过身打算去准备仪式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罗耶突然暴起,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然后毫不犹豫的刺进了太史延的后背!

“大师,你!”

太史延一脸的难以置信,他不敢相信,一直被自己奉为上宾的大师居然会背刺自己。

而躺在祭台上的李婉淑看到这一幕,却是忍不住冷笑。

“你个蠢货,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会让你当皇帝吧?天下知道宝藏位置的只有你我二人,如果你不死,我又岂能安心?”

太史延咬着牙,厉声说道:“此处乃商盟总坛,老夫死了,你以为你能活着离开?商盟的成员是不会让你走出去的!”

罗耶狞笑道:“哈哈,太史延,我最大的护身符,其实就是商盟的宝藏和传国玉玺,只要你一死,李世民和李轩就拿我没办法!

至于你的那些喽啰,李世民和李轩自然会帮我处理掉!”

说着,罗耶便勐地抽出了匕首,这一下不但抽出了匕首,仿佛也抽出了太史延全身的生机。

只见太史延踉跄了两步之后,便一脸不甘的倒在了地上。

因为祭祀的时候,密室内不得有外人在场,所以现在就算是太史延被杀了,总坛内的其他商盟成员也是不知情的。

见李婉淑一脸冷笑,罗耶忍不住问道:“你笑什么?”

“多行不义必自毙,你难道真的以为能活着离开这里?也许你就是下一个太史延”

“哼,如今天下,知道商盟宝藏位置的,只有我一人,就算李世民亲临,只要他想得到宝藏,得到传国玉玺,就不能杀我,

我知道,现在李轩正在赶来的路上,可那又如何?你不会真的以为,他会为了你而放弃商盟千百年的宝藏和传国玉玺吧?”

“你以为所有人都会像你一样,视财如命?”

“哼,等我划开你的血管,当你高贵的血液流入我的身体之时,再看你的嘴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硬!”

说着,罗耶便抬起了刚刚杀死了太史延的匕首,然后挥刀而下直刺李婉淑的心口。

轰!

可就在这时,密室的石门却是宛若被千斤重锤砸了一般,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闷响。

这个震耳欲聋,可绝对不是一个形容词,而是真正的震耳欲聋。

因为密室处于地下,且又是个封闭的空间。

声波根本就传不出去,一瞬间剧烈的震荡之音,全都被挤压在了这小小的空间之中。

处于密室内的李婉淑和罗耶自然就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只见二人的眼神都有些涣散了,罗耶更是不自觉的丢下了手中的匕首,双手也是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头部两侧。

此时二人只觉大脑一片嗡鸣,眼前一片迷湖。

恍忽间,李婉淑感觉紧缚自己四肢的绳索好像是被人解开了。

然后自己便不受控制的被人抱起。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李婉淑完全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祭台,且有两人一左一右的架着自己。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轩率领的山海卫。

见到李婉淑清醒过来,所有山海卫的成员才松了口气,第一时间便单膝跪地齐声道:“臣等来迟,还请长公主殿下恕罪”

清醒过来的罗耶,看着门口站着的山海卫一脸茫然。

这时,为首一人缓缓摘下面具,看着罗耶说道:“罗耶和尚,你的癖好还真是独特”

“李轩?你怎么可能找到这里?”

此时的罗耶一脸懵逼。

他当然知道李轩会来,但他不知道李轩是怎么找到这个密室的。

要知道,商盟总坛的地下甬道错综复杂,就算李轩带着千军万马过来,也不可能如此准确的找到这个密室。

李轩摸了摸站在自己腿边的白色狼狗笑道:“本王当然找不到,但是本王训练的狗能!

你以为,本王为何以身犯险前往东北,甚至愿意迎娶一位异国公主?

你以为,本王为什么偏偏让我皇姐下播州?

你以为,你们为什么会如此轻易的将皇姐带到这里?”

“你!这一切都是你设的局!?”罗耶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时已经彻底缓过劲来的李婉淑开口说道:“自本宫下播州以来,便每日坚持药浴,并服用特殊的药膳,长久下来,身上自然会有一股药味,这股味道虽然人很难嗅到,到是对于嗅觉灵敏的狗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原来如此,长平王好计谋,没有想到,你居然早有布局……”

这时的罗耶已经算是明白了,今日被堵在密室之中也不算冤。

“此言差矣,你并非是输在了本王手中”

闻言,罗耶微微一怔,就在这时,已经恢复到本来容貌的袁天罡从人群中走出对着罗耶笑道:“罗耶,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你可还有什么遗言?”

“你是?”

“山野道士袁天罡”

“你就是袁天罡!?是你布的局?”

“算是吧,差不多有一半出自我之手”

“今天栽的不算冤,但如今太史延已经死了,天下知道商盟宝藏和传国玉玺在哪的人只有我,你们若是杀了我,就无法得到它们!

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告诉你们宝藏的位置,你们放了我如何?”

作为唯一知晓宝藏位置的罗耶,依旧有恃无恐,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敢干掉太史延,敢再此举行祭祀仪式。

“如果本王不放呢?”

罗耶捡起地上的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冷笑道:“如果不放,商盟传承千百年的宝藏和传国玉玺,就会成为永远的谜团”

“如此……甚好……”李轩轻声说道。

“什么?”

众人皆惊,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李轩会说出这种话来。

下一刻,不等别人反应过来,李轩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突袭到了罗耶跟前,以迅雷不急掩耳盗之势,将手中的唐刀刺入了对方的胸口。

这……

“为什么?”

罗耶难以置信的看着插进胸口的唐刀,他不明白,李轩为什么会毅然决然的杀死自己,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如此巨额的财宝和传国玉玺。

那可是千百年的宝藏和始皇帝留下的传国玉玺。

“没有人可以威胁本王,天下太平就是最好的宝藏,民心所向便是真正的传国玉玺,你把宝藏和传国玉玺看的太重了!也把本王和陛下看轻了……

我们想要的,不是宝藏,是太平盛世!”

听到李轩的话,罗耶眼中尽是绝望。

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人?

扑通!

伴随着李轩抽出唐刀的那一刻,罗耶的身体也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这时,两名山海卫来到罗耶跟前,然后割下了对方的人头将其放置在了一个木匣之中,准备拿回去给李世民复命。

而李轩则是走到了太史延跟前,快速的扒光了对方的上衣开始查看起了对方的伤势。

见到李轩这般动作,袁天罡诧异道:“莫非殿下还能救活他?”

“虽然这一刀未能伤及心脏,但失血过多救是救不活了,但至少能让他再撑一撑”

说着,李轩便从腰间拿出了一个针囊。

众人只见李轩用银针分别在太史延周身几处大穴扎了几下,本来已经死过去的太史延竟然真的缓缓醒了过来。

不过看他那样子,也是强弩之末了。

“李轩……”

太史延说话的声音非常的虚弱,除了李轩之外其他人也只能看到他那上下微动的嘴唇而已。

“正是本王,说吧,宝藏和玉玺在哪”

“在……在……”

太史延于李轩耳边低语了寥寥几个字之后,便彻底没了生机。

“割首,拿回去给陛下复命!”

又有两个山海卫的成员对太史延如法炮制,割下了头颅。

回去的路上,坐在马车里的李婉淑对着坐在一旁的李轩问道:“你是真的救不活太史延吗?”

李轩一脸认真的回道:“当然是真的,我的医术虽然还算过得去,但还没达到起死回生的程度,这一次辛苦皇姐了”

还算过得去?

“身为李唐皇室的后裔,这是本宫分内之事,何来辛苦?”

车厢内进入了短暂的安静之后,李婉淑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太史延……把藏宝的地点告诉你了?”

李轩摇了摇头一脸惋惜道:“没有,这个老东西诅咒本王不得好死,早知如此,本王就不应该施针”

说完李轩就一脸疲惫的倚靠在车厢一侧,然后闭上了双眼,似乎是睡着了。

贞观十一年,十一月,洛阳宫。

“陛下,臣妾听闻那武士彟有一次女,容貌甚美,臣妾倒是好奇,不如找个时间见见?”

听到长孙皇后的话,李世民微微蹙眉反问道:“观音婢所言何意?”

“臣妾想着,陛下龙体坚朗,后宫却是凋零,武士彟对我大唐倒是忠贞,与先皇更是情深义重,如果陛下能将其女纳入后宫,也算是一件美事了”

现在的李世民身体还算不错,并不耽误造娃,但早些年为了完成心中的报复,加上长孙皇后并未病逝,所以对于纳妃娶嫔之事并不怎么上心。

现在李世民早期娶的嫔妃们年纪已经有些大了,为确保以后龙种得以延续,作为皇后是有义务为李世民推荐后宫人选的。

“算了,武士彟次女年纪尚幼,朕又何必为了一己私欲而耽误忠臣之女?你应该知道,朕来此的目的”

本次移驾洛阳宫,对外虽然是宣称游玩,但其真实目的不过只为一人。

李轩。

自贞观八年商盟事件结束之后,袁天罡便带着被救出的李婉淑回到了长安复命。

而李轩却在回来的途中消失不见,而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数百名的山海卫成员。

当然,有关于商盟宝藏和传国玉玺的线索也随之消失了。

回到长安之后,李婉淑自然不敢隐瞒,很痛快的就把密室内发生的一切都坦白了。

虽然李婉淑没有听清太史延说什么,但从口型上可以得知,绝对不是在诅咒李轩不得好死。

面对这种状况,李世民自然不可能放任李轩就这么消失。

“陛下,如今大唐得殿下新星相助,国力昌盛,而这份昌盛本不属于大唐,不属于陛下,如若陛下执意想要得到更多,只会物极必反,还请陛下三思……”

“物极必反?朕若得了这份宝藏和传国玉玺,只会让大唐更加辉煌!”

“陛下,您真的是想让大唐更加辉煌,还是怕殿下得了这份宝藏和玉玺,会动摇国本?”

面对袁天罡的质问,李世民微微一怔。

见李世民语塞当场,袁天罡继续说道:“陛下,新星虽然光彩夺目,但它的光芒却是一闪即逝的,

大唐还要靠您,靠太子,靠千千万万的臣子百姓,如今劫星已过,灾星已灭,接下来,殿下就要去做真正该做的事情了”

“该做的事情?他该做的难道就是带着富可敌国的财富和传国玉玺消失吗?”

“是……也不是”袁天罡毅然决然的说道。

“你!罢了……不知以后还可有机会见他?”李世民似乎是被袁天罡怼的没了脾气,坐在龙椅上的他一脸颓色。

怎么现在谁都喜欢说话说一半?

“如果陛下想见,三年后,可去洛阳宫”

每每回想起袁天罡的话,李世民总是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李轩这消失的三年,到底去干什么了?

任凭朝廷的谍子如何调查,就是找不到李轩的踪迹。

如果李世民见不到李轩,他必然不会安宁。

次日,洛阳宫的主殿内,李世民设宴招待群臣。

“臣女武氏,拜见陛下,见过皇后娘娘”

武士彟次女虽然年纪看似不大,但其容甚美,长大后必然是个世间少有的美女。

高坐在主位之上的李世民看着殿中的武氏愣愣的发神。

见状,武氏心中不禁暗喜,对于自己的容貌,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可就在这时武氏却又发现,李世民身旁的长孙皇后也是一脸呆滞模样的看着自己。

再然后,武氏隐隐觉得,殿内的气氛有些异议,因为不仅仅是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就连坐在两侧的群臣也是一脸呆滞的看着自己。

他们为什么都这么看着我?

“儿臣,见过父皇,见过母后,三年未见,身体可还安康?”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武氏身后想起。

武氏下意识的转过头,她发现,自己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身着玄色长衫,身无配饰的年轻男子。

他是?

就在武氏发愣的时候,两侧陪驾的群臣齐齐起身拜道:“臣等,拜见长平王殿下”

李轩!?

这就是李轩?

李世民叹了口气道:“入座吧……”

其他人相互对视一眼之后,竟然都纷纷离场了。

都是官场老油条了,如今李轩突然出现必然不是偶然,他们当然是没有资格去听李世民和李轩之间的对话内容。

见其他人都走了,武氏也下意识的打算跟着离开。

就在武氏转身之际,坐在食桉一侧的李轩开口问道:“你就是武士彟的次女?”

“回殿下,家父,正是武士彟”

“原来你长这般模样啊……”

李轩说出这段话的语气颇为让人摸不着头脑。

让人听着就好像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又好像早就认识了武氏。

李世民开口问道:“你这三年,过的可好?”

“父皇是想问关于商盟的宝藏和传国玉玺的事情吧?”

李世民没有说话,但眼神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李轩继续说道:“东西找到了……”

听到李轩的话,三人不禁微微瞪大了双眼。

果然!

太史延死前,果然是把藏宝之地告诉给了李轩。

李世民刚要说些什么,却听李轩率先开口道:“不过,这两样东西,儿臣是万万不可能交出的”

“轩儿,你又何必如此呢?那李淳风和袁天罡的话,虽然有些道理,但却也不需要全部相信”见气氛有些紧张,长孙皇后便打算开口缓和一下。

李轩却继续说道:“如今大唐国力昌盛,百姓安居乐业,四海之内无不臣服,父皇想要的皇图霸业已然初具雏形,但物极必反,大唐需要压力,只有压力才能给予动力,

儿臣愿成为大唐的动力,成为大唐帝王咽喉中的刺,助我大唐再创辉煌,这便是儿臣的宿命!

这次儿臣过来,就是想告诉父皇,商盟的宝藏和传国玉玺很安全”

“那丽质……”想到自己的亲闺女,长孙皇后竟是有些后悔许配给李轩了。

“丽质儿臣会带走的,这也是她的宿命,还望母后莫怪……”

音落,食桉处已经没了那人的踪影。

“如此……甚好……”

李世民抚须微笑。

“陛下,你……”

长孙皇后有些不理解李世民此时为什么会露出一副欣慰的样子。

“这天下不会因为有了一批财富而太平,也不会因为一个个区区的玉玺而得到江山,

朕这次来洛阳,只是想确认一下轩儿可还安康,既已无碍,朕便放心了,起驾回长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神秘复苏 半仙 光阴之外 择日飞升 不科学御兽 人道大圣 宇宙职业选手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赤心巡天
相关推荐:
惊悚电影:我的怪谈剧本杀我就是正常玩家!巫魂不灭综漫:关于我转生史莱姆这件事我在漫威有个女友金球王子大乾镇魔人诸天盘点:从闪耀迪迦开始震撼重生柳树,打造万古最强部落从猎魔人开始的无限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