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云之涯的不死人

深夜,

屋檐点点雨水,

在陈巢睡下后,对面房间的沙通天披衣而出,如同一朵棉絮般消失在风中。

他在城中一棵大树树顶,看到那只破口袋,盛满了天光。

于是他停下脚步。

凤部之主就坐在下边,一口枯井的沿上,用手指着星空,喊他的名字:“我还以为你要从哪儿来呢。”

口气就像是喝醉了一样。

沙通天没有当成说笑,正色道:“那是星海的天门,一重连着一重。天门尽头,是消失的时间。”

“你去过?”

“那地方没人可去,想去,必得九锻九折。那是将近千年的修炼,星海的历史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物。”

沙通天不敢再想,那种深邃和遥远,如同光年,远远超出了作为一个人的极限。

两人最后又看了眼,忘掉星海,回到他们的江湖。

“可惜这一次还是没能除掉卡夫,之后他一定会更加警惕。”凤主骂了声,该死的一界武夫,每天吃饱了撑的和他们作对。

他愤愤说道:“要是没有那个展南,藏在卡家军里的界石早就是我们凤麒蛟的,我现在也可以立刻离开这片废土。”

本来已经要得手的宝物界石,却被人硬生生抢去,

这样的仇换了谁,都不能释怀。

沙通天见他咬牙切齿,不由问道:“那慢剑现在是什么修为,也入六锻,化剑问宗师了?”

“我尚且还没有和他交过手。”凤主没有准确的判断,只说,“从手下情报来看,此人厉害的并不是真气修为,而是他的剑道。江南宝剑院每年几百个学生,学快剑九十九,就几个学慢剑,但能练到他这样厉害,更是绝无仅有。”

“没想到高傲如你,也会对人赞不绝口。”沙通天冷笑了一声。

凤主见他看低自己,不悦道:“你从星海来,可曾见识过,有人一剑斩去,对手全身上下毫发无损,可就在短短几秒,几个时辰之后一下子老了几岁,几十岁,一个健壮男子直接被斩成了半百老头?”

“这又是什么戏法?”

“这可不是,这是那家伙的剑法。”凤主嘘了一声,“我手下最强的六号,就是死在这一剑上。事后我亲自检查过尸体,实在是太邪门了。”

又是连叹数声。

“慢剑,时间之剑……”

这并不是沙通天认识的那个慢剑,看来这五年里他有不小奇遇,展南也是参悟不小。最起码,他挑战了过去的自己,开辟了新道。

沙通天忽然明白过来,为何凤主来到关北,这般收敛,还能屈膝与他结盟。他是害怕展南的剑道,他从死去六号身上闻到了死亡的恐惧。

凤主见沙通天喃喃,不耐烦道:“如今有那些碍事的苍蝇,卡夫龟缩其后,一时半会是除不掉。不然,你我先去找到被他们藏起来的界石。”

“一个展南,你就怕了?”

“我不是怕,我是怕耽误了我师父的大计。”凤主毫不掩饰他的敬仰,“眼下是还未惊动,若是我师父出手,这整个关北都要被夷为平地。”

“既然不怕。”

沙通天干脆利落:“这一界武夫是苍蝇,先除掉他们便是。”

“你有计策了?”

“卡夫还在老羊城中一日,我们就不可能除掉他。”沙通天往井中投入一颗石子,“必须让他下决心回白鹭城,我们才会有机会。”

半晌,井底水声破碎。

……

对于卡夫的秘密召见,陈巢显得有些惊喜。

就如沙通天所说,他一直都认错了人。

与大多数白鹭人心中所想相反,真正的卡夫并不英武,也不高大,走在路上,更像是一个操杀猪刀的老屠户。

一身的屠刀腥气。

陈巢坐下,听了几句,才反应过来:“前日将军您见过沙庄主了?”

卡夫淡淡了应了声。

陈巢以为沙通天出言不慎惹恼了他,忙为他说情圆场。一个见钱眼开的黑心商人,和一个顾全大局的久战将军,能尿到一个壶里才怪了。

“沙庄主是个务实的人,这是他的优点,同样是他的缺点,领主大人也常常被他惹得恼怒。”

卡夫朗声一笑道:“我并不在意他说的什么,道不同不为谋,我只相信陈总管你。五年前你说过的话,你也许忘了,可本将可还记得一清二楚。”

“将军说的是……”陈巢吃惊。

“如果杀一个人,就能够阻止一场战争,我也会这样做。”卡夫特意强调了一遍,“那时候黄族的小丫头来找我,是你替我挡下了她。这是当时你的原话。”

“但是我们都错了,战争无法避免。”陈巢摇头苦笑,“四公子是白死了。”

“从行军地图上来看,他已经做到了。”卡夫并不这样看,“陈总管,眼下白鹭城中情形到底如何?我要你一五一十都告诉我。”

“尽在领主大人掌控之中。”

“如果真是这样,那三公子为何还要给我写这封信?”

“咚”的一声,卡夫把一封信拍在桌案上。

陈巢接过来,发现封口完整,印泥未动:“将军您还没来得及拆看。”

卡夫道:“三公子这些年给本将的信,我一封都没有看。确实也没有看的必要。陈总管,十公子是怎么死的?”

陈巢惋惜地道:“是有些意外,有人找到了大公子,那个死去的儿子,他们是要……领主大人认错。但是领主大人不肯,他可是领主啊,所以十公子才死了,这是全部的真相了。连沙通天都不知道。”

“果然如此。当年赐死大公子,就是领主犯的最大错误,即便是老羊人也无法原谅。”卡夫激动起来,大声反问道,“事到如今,领主为何还不肯传位?他已经做了二十七年的领主,难道还不够,他真要带到棺材里才肯罢休?”

“将军,您……”

“三公子贤明忠厚,足担大任。”卡夫神情坚毅,闭上眼像把前半生的知遇之恩忘却,“眼下是白鹭领主最需要支撑的时候。”

一个软弱的领主,总好过一个糊涂的。

陈巢听懂了卡夫的话,今天根本不是商量,而是通知。

他急忙劝阻:“您不能去白鹭城,这一路的凶险,超乎将军您想象。凤麒蛟的蛇虫都在等着您呢!”

“我意已决,请陈总管先行一步,禀告领主。”

卡夫说得艰难,又像是救赎一般,“如果风麒麟执意要我的命,那就让他们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永恒至尊 魂帝武神 顶级弃少 少年风水师 至尊修罗 重生弃少归来 弃少归来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之将门毒后
相关推荐:
诡异入侵?那我只好科技屠魔了四合院之飞扬年代四合院:这背锅侠我不当了洪荒之女娲家的青鸾鸟从飞来咒开始的忍者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