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他们都想我成为反派

客套话过后就是喜闻乐见的内斗时间,二话不说就是血溅灵堂之上,再添一副新棺。

为了让大家都能看到这喜闻乐见的一幕,林平先是象征性的劝了劝,什么你们别打了,要打去练舞室打之类话,在张家人吓的不轻后,林平这才摇人照顾队友们前来看戏。

“住手,你们都住手。”

“不要再打啦。”

小粉最先赶到看到这一幕,心急如焚。

单岩的嗓门很大,还有一种不孝子居然敢对父挥拳的气愤加成,怒骂声导致整个张家都被惊醒,鸡鸣犬吠交织不听。另外一个阿三则是沉默,招招下死手,没办法他嗓门小。

事实证明人在极端愤怒下确实会极端愤怒,阿三被处处压制,身体爆发出巨大的潜力。

之前他还处处被压制,现在支棱起来了,一手持着擂鼓瓮金锤,活脱脱的暴力书生,颇有春秋气节,一锤下去单岩觉得自己巴适得很,嘴角溢血,手脚无力。

“你也配当大哥,我才是大哥,叫一声阿三哥来听,不然你这蠢货就等死吧。”

单岩咬紧牙关,这和他想的不一样,不应该是他大显神通,告诉阿三什么是父爱的力量,然后阿三抱头痛哭,把事情真相如实道来,他再三斟酌最终为了大家当过阿三,阿三感激不尽对自己更加尊敬。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结果现实嘲笑了幻想,给他迎头痛击。

只能说设定不愧是设定,无论是四人小组,还是七人小队,最强的永远不是领头大哥,不是排行最小的,就是平均值的那个。单岩和阿三的对打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只是苦了张家,灵堂塌了,家也快没了。

“阿三,你不要逼我,想来有容就是死在你这突然爆发的力量上吧。”单岩冷声道。

“说你蠢货你还不行,要是我,你觉得张有容能留全尸。”

单岩停下动作,不跑了也没动手,脸色阴沉的厉害,眼中闪烁着凶光,阿三的话不无道理,但是阿三一言不合就出手,不是他杀得也肯定也脱不了关系。

单岩身上全是擂鼓瓮金锤留下的伤口,他的衣服破破烂烂,露出血肉模湖的身体,缉妖司的人已经赶来,他虽然不怕,但家丑不可外扬,家丑指的是他打不过阿三。

他沉声道:“那你说有容怎么死的,我可不信和你没关系。”

很快凌清秋等人先把张家的人驱散,然后控制住其余四人,不让他们加入进去大乱斗。

张有容的棺材完好无损,是在打斗的时候有人用力量保护了张有容的尸体,不是别人正是单岩。

“有容的神魂消散,我记得单岩你的独门神通,正是攻击神魂的,最有嫌疑的是你才对。”阿三怒道。

凌清秋不打算在看下去,冷声道:“二位是自己下来,还是说你们准备拒捕。”

即使是凌清秋也没有想到,他们自爆的如此顺利,一个和张有容的宝物有关,一个正好能攻击神魂能做到人死了,身体完好无损。

阿三听到凌清秋的话,眼中的那么阴沉很好的被隐藏,只剩下三分不屑,三分无畏还有三分若我他年味大老,送你们一起下地狱。

“我无罪,与我无关。”阿三落地后冲着小粉一笑,随后脸色一变冷哼道:“哼,我的战斗方式你们也看到了,若是我出手,张有容就不是这个样子。”

“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无辜的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罪的人。”

“无论是哪种,等我们调查清楚,而且你们之前藏着掖着……”林平道:“接下来可没那么好说话了。”

凌清秋默然看着林平拱火,单岩和阿三的法术神通她了解了,就差其余四个了,一时冲动忘了苏夜的交代了。

“不止你们两个,还有其余四个都老老实交代你们的神通功法。”林平看见阿福隐藏在阴影中,心神大定:“不然就休怪我们了。”

四人脸色一变,压箱底的法术神通怎么能告知外人,这样一来他们的手段不就暴露了。

但是缉妖司是大夏官方的人,应该不会这么无耻到卖情报换钱,殊不知就是这样的背景最后是卖情报了。

“欺人太甚。”单岩道:“书院大比在即,要是泄露出去,我等还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大比。”

凌清秋神色平静道:“书院大比和我们无关,你们读书人的事是你们的事,办桉调查才是我的事。”

此话一出,六怪的脸色不那么难受了,眼前人一看就是那种把身心都放在桉件上的工作狂,怎么会做出那种倒卖情报的事,而且这样一位清冷性子的人,又怎么会骗他们。

很快六人如实交代,不过保命手段之类的都不约而同的选择隐瞒,只说了主修哪方面的功法。

知道这些就够了,凌清秋看见阴影中的阿福拿着留影石记录,微微点头,这都是阿福干的,她可没有泄露消息,她依旧是哪个专心办桉的凌清秋。

“玩锤子的,学兔子的,攻击神魂的,暗杀的……”林平喃喃自语:“怎么感觉除去那个兔子,哪个都有嫌疑,要不都抓了。”

“mad,你说谁是玩兔子的。”阿三不满的说着,似乎下一刻就要和林平大战三百回合。

“单岩现在看来你的嫌疑最大。”

单岩:“呵呵。”

……

另一边,苏夜看着眼前默不作声的祝公远,觉得没什么意思,死猪不怕开水烫,祝公远是咬定他还有用,死不了有恃无恐了。

可惜祝公远这人除了是祝妍他爹以外,在本章说压根没什么戏份,想来也是,除了那种爹妈牛逼的,一般主角团的父母戏份都是堪比龙套的龙套。

就在这时,他发现有人找他,起身离开。

“苏夜,祝妍是无辜的。”

见苏夜离开,祝公远脑海中浮现祝妍被苏夜各种折磨,他可是知道苏夜这种人什么手段都做得出来,要是他突然成了几十个人的岳父,那比死还难受。

“???”苏夜疑惑的回过头:“你们都喜欢先把自己说的无辜,然后各种犯贱吗?”

“你要是敢让乞丐流浪汉玷污祝妍,我死也不放过你。”

“你也不配成为妍儿孩子的爹。”

“就算有了孩子也不是你的。”

“就算你得到妍儿的身体也得不到她的心。”

苏夜:“???”

确定这不是再教他做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至尊修罗 重生弃少归来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魂帝武神 少年风水师 顶级弃少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之将门毒后 弃少归来 永恒至尊
相关推荐:
没有英灵的我只能亲自下场我在末日文字游戏里救世开局孙女让我别练武我在红楼当军阀却道寻常带着祖符穿越斗破什么叫游走型辅助啊我的舔狗金能报销荒岛求生:我带千亿物资领着全村奔小康从海贼开始的妖怪旅途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