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影视:从我的体育老师开始

白鹿村的祠堂,开始修了。

在白家和鹿家出钱和带头下,很快就开工了。

村里的人,都很积极,干活也不偷奸耍滑。

施工现场。

“这修祠堂的钱,我鹿家跟白家一样,也出了一半!

那个周强,一分钱没出!”鹿子霖到处在说他出钱的事。

“周强不仅没出钱,他送过来的酒肉都是白嘉轩花钱买的。”

“周强就是个外姓人,这修祠堂的事,还得看咱们白鹿两家。”

“周强不知道从哪儿偷学来的酿酒手艺,酿的酒难喝的很。”

“周强磨的豆腐,也不好,比南原庞家村做的豆腐差远了。”

“周强卤的肉也难吃的很。”

“周强的良心坏透了,坑蒙拐骗无恶不作。”

得了,鹿子霖开始在背后说周强的坏话。

鹿子霖和周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要不是周强,白嘉轩当族长后,第一桩要办的事就黄了,没人会跟白嘉轩一起出钱修祠堂。

要不是周强,白嘉轩第一把火烧不起来。

要不是周强,鹿子霖就不用那么丢脸。

要不是周强,鹿家不用出那么多钱。

总之,周强坏了鹿子霖的事,鹿子霖把周强恨上了。

这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赌博的事,周强赢了鹿子霖不少钱,鹿子霖就对周强不满。

后来,鹿泰恒的寿宴,周强还搅和了安排好的事。

现在,更是当众打脸鹿家。

仇越来越多了。

这天。

祠堂前。

“那个周强真不是个东西...”鹿子霖继续说周强的坏话。

周强来了,带了不少酒肉来的。

“鹿老抠,又在背后说我坏话了?”周强给鹿子霖起了个外号。

“没有,绝对没有。”鹿子霖急忙否认。

鹿子霖被周强打过,好汉不吃眼前亏,鹿子霖不敢跟周强当面吵架。

“是吗?我可是听桑老八说的,难道桑老八骗我不成?”周强诈了一句。他没听桑老八说,但鹿子霖肯定在狐朋狗友面前,反复说过周强的坏话。

“肯定是桑老八骗你!”鹿子霖慌里慌张的跑了。

鹿子霖做贼心虚,怕周强再给他两巴掌。

这时,白嘉轩放下手头的活儿过来了。

“小强,今天的酒肉送来了?”白嘉轩每天都让周强送酒肉过来。反正修祠堂的钱充足,也就没在吃的上面省钱,让族人们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儿。

“对,族长,我多送了几斤肉,还有一坛酒。”周强每次送酒肉,都多送一些。

周强不是斤斤计较的人,而且他多送不会没人知道。

全村的人都能看到,周强多送了酒肉。

“冷先生,来,记账,小强送酒肉...,另外多送酒肉...”白嘉轩把账记得清楚明白。

白嘉轩的声音很大。

周围干活的人都听见了。

有人还走近看了看,发现酒肉果然又多送了。

他们知道,鹿子霖又说假话了。

人家周强多送的酒肉,也不少,值不少钱,还几乎每天都多送。

而且,周强卤的肉很香,很好吃。

周强的酒,还是跟以前一样,很好喝。

周强的豆腐,还是很滑很嫩,比其他村的好吃。

这几天大家伙的伙食,好了很多。

肚子里有油水了。

公道自在人心,周强怎么做的事,大家也都看到了。

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随便鹿子霖说周强的假话,大家也不相信。

鹿子霖说的越多,越打鹿子霖的脸,让大家越看不起鹿子霖。

鹿子霖就是个搬弄是非的小人。

...

这天早上。

“小强,走,咱们去县里。”白嘉轩喊上周强,去县里登记周强要买的地。

“好嘞,族长,我带了些熟食和酒,咱们路上吃。”周强没有赶车,直接跳上鹿三赶的车。

“三哥,走!”白嘉轩招呼一声,他们三人出发了。

不远处。

鹿子霖看见了,问身边的桑老八,“知道他们干啥去了吗?”

“好像是周强要买村东头的那块地,要盖房子。”桑老八听鹿三提过一嘴。

“啥?盖房子?”鹿子霖有些奇怪。

“对,说是周强想盖个小四合院。”

“还要盖四合院?哼,有钱烧的。”鹿子霖一脸不高兴,“桑老八,你是不是跟周强说啥了?”鹿子霖跟桑老八翻后账了。

“说啥了?”

“我说的话,你告诉周强了?”

“没有啊?”

“没有?那怎么周强说你...”鹿子霖每天都是鸡毛蒜皮的事。

他是个喜欢窝里斗的人。他这种人,太常见了,哪儿哪儿都是。

...

县城。

管理土地的地方。

“长官,我们来登记一下...”白嘉轩找到地方。

“去去去,我正忙着呢。”一个秃头中年人正忙着喝茶、抽烟袋,不愿意搭理白嘉轩。

周强把白嘉轩拉到后面,让白嘉轩在附近等。

周强先拿出一盒老刀牌香烟,“大哥,来支烟吧?”

秃头中年人看了看周强手里的烟,眼睛一亮,伸手接过。

周强急忙用火柴点烟,并顺便把刚拆的一盒老刀香烟,放在秃头中年人桌子上。

秃头中年人满意的点点头,“说吧,啥事?”

“大哥,是这,我想在白鹿村买块地,想盖房子。”周强直接说了。

“买地啊?现在不允许随便买卖啊。”秃头中年人拿捏着腔调,抽着烟,一副难办的样子。

“大哥,帮帮忙,我盖房子是为了娶媳妇呢。”周强轻轻碰碰秃头中年人肩膀,偷偷放了几块大洋到中年人口袋里。

秃头中年人一摸,心里有数了,“要盖房娶媳妇啊,这可不能耽搁,这样吧,我帮你看看。”

这时,秃头中年人才开始工作。

“谢谢大哥,事成另有重谢。”周强低声说了一句。

“好说。”秃头中年人满意的笑了。

很快,白鹿村的地图翻了出来。

“嗯,白鹿村村东头好像是有一块地,这块地不小啊。”秃头中年人又皱起眉头。因为那块地确实不小,卖给周强,还需要不少‘手续费’。

“是不小。大哥,这边上还有一块林地,不如都卖给我,我另外给你封个大红包,这个数。”

“哦?”秃头中年人眼睛亮了,这是大主顾啊,他打量一下周强,还没说话。

“大哥,我在长安城总督府附近开了个酒铺,你哪天有空去那里喝酒。

对了,总督府的张队长经常去我那里喝酒,我们关系好着哩,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总督也经常喝我家的酒,还夸我家的酒不错呢。

前两天,我给总督送酒时,总督还跟我说...”

得,周强又扯虎皮了。

“这样啊。”秃头中年人似乎有些顾虑了,原本打算为难一下周强,多捞些钱,现在有点不敢了,只拿正常的‘手续费’就行,“既然老弟要结婚,那我就给你个面子,你这样...”

秃头中年人终于答应,把那一大块地卖给周强。

“大哥,我还想弄个山头...”

“啥?山头?”

“对。”周强还打算搞个山头。

“山头能干啥?”

“我打算种点药材啥的。”

...

周强花了不少钱,买地租地。

另外给了秃头中年人不少钱。

想办的事都办妥了,买了块地,租了个山头。

...

白嘉轩家。

“族长,我敬你一杯。”事情办妥,周强拿了不少酒肉,来白嘉轩家,一起吃饭,算是感谢白嘉轩。

另外,仙草又能做油泼面了。

周强来吃仙草做的油泼面。

“客套啥。小强,你要山头干啥哩?”

“我种些洋芋、洋姜。”

“能种成吗?”

“应该能。”

“种这些干啥哩?”

“族长,洋芋、洋姜好种,不用多少水。咱们原上缺水,我种这些,比种其他的好。”

“是吗?我家山坡上有块地,也种洋芋吧。”

“好着哩。”

“小强,你要盖房子的话,咱们村那个鹿有根,手艺就不错。”

“对,我也听说了,我去找他。”

...

鹿有根家,周强来了。

鹿有根一看见周强,就没啥好脸色。

因为,周强之前在祠堂骂了所有鹿姓人。

“有根哥,有个事我想麻烦你。”周强手里拿着酒肉,态度很客气。

伸手不打笑脸人。

鹿有根看了看周强手上的酒肉,他家婆娘还有娃,也看见了酒肉,还发出咽口水的声音。

“啥事?”鹿有根把周强让进家里。

“我不是想盖个房子嘛。

有根哥,咱们村,说到盖房子,你是这个!”周强竖起了大拇指。

“还行吧。”鹿有根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你不是有房子嘛?咋还要盖房?”

“我家里东西太多,有点挤了,想盖个小四合院住。”

鹿有根想起,周强家,养了猪,喂了鸡,搭了牛棚,挖了鱼池,还有个蔬菜大棚,还酿酒,还磨豆腐,还卤肉,等等。

总之,周强做了很多事。

家里确实有些挤了。

鹿有根抽口烟袋,点点头,“你想在哪儿盖?”

“就村东头那边,不是有块空地吗?我买下了,还有旁边的小树林,也买下了。”

“啥?”鹿有根闻言一惊,“这要不少钱吧?”

“可不是嘛,我家底都用光了。”

“你想盖多大?”

“我想弄个围墙,把那一片都围起来,围墙尽量高点,以后在里面种点果树啥的。

然后,盖个四合院,两进两出就行。

最好弄个粮仓,我要酿酒,需要多放点粮食。

还有...”周强提了不少要求,还要弄个有盖子的茅房。

周强没搞什么室内卫生间。

这有点不太好弄。

“这要不少钱,砖、瓦、木头,就要不少哩。”鹿有根初步盘算一下。

“钱好说,有根哥,你说个总数,材料啥的,你都给买回来,我只出钱就行。”周强颇有点财大气粗的样子。

“这样啊...”鹿有根深吸一口气,眼里有了惊喜。

按照周强这要求,鹿有根能挣不少钱哩。

“小强,咱们去看看,我先给你估算一下要多少钱。”

“行。”

两人去村东头。

路上碰见鹿子霖等几个狐朋狗友。

“鹿老抠,没去祠堂干活儿啊?”

鹿子霖看了看鹿有根,问:“周强,你干啥去?”

“还能干啥?我准备盖个四合院。

本来,这钱是拿来修祠堂用的。

可你家不是出钱了吗?

我家的钱剩下了,就盖个四合院吧。”周强笑嘻嘻的,说的话,能把鹿子霖气死。

鹿子霖压着火说:“盖四合院?这可要不少钱呢。”

“是啊,鹿老抠,我钱不凑手,要不你借我点儿?”

“没钱。”

“没钱啊?我知道,你不当家,家里的钱,你拿不出来。”周强一脸鄙视的样子。

“哼。”鹿子霖有些生气,但不知道该说啥。他家里的钱,还是鹿泰恒管着呢。

“鹿老抠,让开,你挡道干嘛?好狗不挡道!”

“你...”鹿子霖刚想发火,想起周强打架太厉害,选择忍了。他和几个狐朋狗友让路。

周强一脸趾高气昂的走了过去。

鹿子霖狠狠瞪着周强,低声说:“盖四合院?我让你盖个屁!”

这声音,周强正常听不见。

但周强却听见了。

周强第一反应,盖房子的事,鹿子霖要捣乱。

“小强,你招惹鹿子霖干啥?”鹿有根有些担心。他经历的事多,知道周强跟鹿子霖结仇,怕是不妥。

“有根哥,我家盖房子的事,怕是麻烦了。”

“你也知道啊?”鹿有根似乎也猜到鹿子霖要捣乱。

“鹿老抠一定会捣乱,有根哥,你说咋办?”

“还能咋办?等开工后,我找几个人守着工地,我看哪个不长眼的,敢来弄我的工地捣乱。”鹿有根经常盖房,身边有不少帮手,也不惧鹿子霖那几个。

“那就麻烦有根哥了,你放心,开工后,每天都好酒好肉的伺候着。”

“不用,不用,管顿饱饭就成。”鹿有根开心的笑了。

...

没过几天。

周强的房子开工。

不过,没人来捣乱。

不是鹿子霖不想来。

而是,鹿子霖不在原上。

之前,田福贤来了一趟。

见到鹿子霖说:“你就是个当官的料,你知道吧。”

田福贤让鹿子霖去县里培训。

鹿子霖去参加培训了,再回来,就是乡约,还要成立第一保障所。

什么是乡约?

周强不太清楚,觉得就是狗腿子。

...

鹿子霖不在原上。

周强忙着盖房子。

白嘉轩也没闲着。

他和鹿三把地犁了三遍,又耙了一遍,才开沟种下黑色的小种子。

鹿三好奇问:“少东家,这是啥种子嘛,这么金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择日飞升 深空彼岸 人道大圣 半仙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赤心巡天 不科学御兽
相关推荐:
穿书:女主她妹和疯批魔尊he了偏爱成瘾:腹黑少帅的掌中之物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我真的不是原创(西幻)自古枪兵幸运E我怎么可能是**游戏人生从神壕开始我在北镇抚司看大门的日子仙帝重生在都市荒唐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