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影视:从我的体育老师开始

白嘉轩他们回到白鹿村,受到了老弱妇孺的夹道欢迎。

周强也跟着人群,一起凑热闹。

周围的村民,每个人都笑的很灿烂。

周强也笑了,他知道,老百姓的笑容来之不易。

鹿子霖没来。他没脸来。

这个时间是白嘉轩的高光时刻。

整个白鹿原,白嘉轩再次出名了。

这次不是因为女人,而是因为白嘉轩腰杆够硬,能担事,能扛事,不是软骨头。白鹿原上多交的粮食,不用交了,这是白嘉轩的功劳。

这一刻,白鹿原上所有人,都对白嘉轩心存感激。

但也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

人们都是健忘的。

过不了多长时间,如果跟白嘉轩有了利益冲突,能把白嘉轩骂死。

夜晚。

月亮还是很圆。

无云。

月光照亮大地。

周强独自在院子里自斟自饮。

“要不要提醒白嘉轩一下?”

“今天白嘉轩风光了。”

“过段时间,等滋水县换了县长,恐怕第一个抓的就是白嘉轩。”

“唯一能救白嘉轩的,就是朱先生写给张总督的那封信。

当初朱先生带白嘉轩闯清兵大营,用意颇深。

也许,朱先生当时就算出白嘉轩有此一劫。

故而带白嘉轩闯清兵大营。

朱先生去方升老家教书前,还特意留下一封信。

叮嘱朱白氏,如有大事,就把信拿出来。

朱先生算是高人了。”

周强摇摇头,笑了笑。

“还是多管一次闲事吧。明天中午去白嘉轩家,吃仙草做的油泼面,顺便让白嘉轩早做准备,别稀里湖涂的被抓进牢里。”

...

白嘉轩家。

仙草正一声声惨叫。

“妈,妈,咋样了?”白嘉轩一脸焦急。

“别烦人了,别烦人了!”白赵氏很不耐烦。

“少东家,快快快,接生婆来了。”鹿三搀着一个中年妇女回来了。

“快!”白嘉轩急忙扶接生婆进屋,“妈,接生婆来了。”

“快进来,关紧门。”

白嘉轩关好门,在外面等。

仙草要生了。

这个年代,生孩子是过鬼门关。

很多女人没过去这道关。

后世,女人生孩子也是挺危险的一件事。

丈夫,在妻子生孩子这个事上,多少有些愧欠妻子。

白嘉轩焦急的走来走去。

这是仙草第一次生孩子。

但白嘉轩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

白嘉轩第一任妻子,就是难产而死。

现在仙草又要经历这样的‘生死劫’。

白嘉轩的心一直提着,他怕,他怕再出现第一任妻子的事。

好在没出事。

没过多长时间,仙草顺利生下了一个男娃。

白家几口人,包括鹿三、黑娃在内,都一脸欢喜。

“白家有后了!”

...

次日。

上午。

周强还没来得及去白嘉轩家。

就被通知去祠堂议事。

周强大概猜到什么事了,便去看看热闹。

祠堂。

“下任族长的事,再议议吧。”白秉德再提族长一事。

“白嘉轩当族长!”有人立马大喊。这是白鹿村的白姓族人。

“对,白嘉轩!”鹿姓的村民也支持白嘉轩。

有人早就看不惯鹿子霖了。

鹿子霖风评可不咋好。

田福贤来了后,鹿子霖就是狗腿子,还经常通风报信。

这些村民都看在眼里。

就算是姓鹿的,也不支持鹿子霖了。

这次,村民们一致推选白嘉轩当族长。

鹿泰恒、鹿子霖没有反对,鹿泰恒还很积极的支持。

大势已去,鹿泰恒还是要脸的,没敢再作妖。

“定哩!”冷先生大喊一声,他算是主持人吧,“白嘉轩,白鹿村第十八任族长!”

“好!好!好!”大家齐声叫好。

周强也跟着大喊。他的表现和村民们一模一样。

唯有鹿子霖脸色很难看,强颜欢笑。

之前,田福贤还承诺,保举鹿子霖当族长。现在没戏了。

白嘉轩当了族长。

立即开始拜祖宗等礼仪。

白秉德早有准备,很快就完成白嘉轩接任族长之事。

周强看的津津有味。

礼仪这东西,很有意思。

...

散会后。

白嘉轩周围还是围满了人。

周强看看,没过去。

正要离开时。

就听见有人说:“昨晚仙草生了个男娃。”

“是啊,白家终于有后了。”

“白嘉轩这是双喜临门啊。”

“可不是咋地,有了男娃,当了族长,白嘉轩得意的很。”

周强一愣,有些失望,“短时间吃不成仙草做的油泼面了。”

周强回到家。

拿了点熟食,装了些鸡蛋,灌了壶酒,又捉了只老母鸡,拎着去了白嘉轩家。

这里,已经有人来了。

“小强来了,带这么多东西呀?”有人打招呼,还眼馋的看着酒肉。

“是啊,仙草嫂子生娃了,过来看看。”周强随意应付着,把东西给了李寡妇。

没错,就是李寡妇。

李寡妇主动过来帮忙做饭啥的。

白嘉轩当了族长,李寡妇把鹿子霖身上的眼光,放到了白嘉轩身上。

“这只老母鸡不错,给仙草好好炖炖,补补身子。”李寡妇笑嘻嘻的。她在这里帮忙,也不是白帮的,能带点剩饭回去。

李寡妇做的事,类似于《四合院》的秦淮茹秦寡妇。

只是《白鹿原》中的李寡妇没有开挂,只能勉强维持生活。

没有何雨柱这样的‘袁大头’,帮李寡妇养孩子,把一切都奉献给李寡妇。

“小强,快过来坐。”白嘉轩热情招呼。

“嘉轩哥,恭喜啊,又当爹,又当族长!”周强一脸笑意。

“同喜同喜,快坐,还拿那么多东西过来,客套啥。”白嘉轩脸上的笑容,停不下来。

说了几句讨喜的话。

至于,秋后算账,白嘉轩可能被抓,等扫兴的话,周强没说。现在说不合适。

没有多待。

“我先走了。”周强打声招呼,走了。

周强有时不喜欢人多。

回到家,周强继续过自己的小日子。

几天后。

周强刚想再去趟白嘉轩家,提醒一下白嘉轩。

但又有事了。

白秉德走了。

不过,白秉德走的没有遗憾。

仙草生了个男娃。

白嘉轩当了族长。

白秉德想做的事都做了。

他临死之际,把白嘉轩叫到床头,叮嘱:“嘉轩,记住爸这句话。

不管啥时候,都要容得下鹿家。

白鹿,白鹿,有白又有鹿,才叫白鹿原。

要守住这个原。”

白秉德的格局,终究比鹿泰恒要大。

鹿泰恒总想着算计白家。

白秉德没太把鹿家当回事。

死前还叮嘱白嘉轩,不要对鹿家下狠手,白鹿原不能没有鹿家。

白秉德的丧事,办的不错,风光大葬。

...

又等了几天。

周强再去白嘉轩家。

没有多客套。

周强直接说了,“嘉轩哥,你还是要早做准备,从古至今,民造反,哪有不究的道理,该抓的还得抓。”

“啥?”白嘉轩一惊,脸色顿时变了。

其实,白嘉轩心里一直都不敢想‘秋后算账’的事。

现在,周强点破了。

白嘉轩不敢再抱侥幸心理了,不得不面对接下来可能来的灾祸。

眼瞅着白嘉轩短短几秒就满头大汗,脸色通红。

这事是白嘉轩心底里,最害怕的事。

闹不好,就没命了。

“小强,我知道了。”白嘉轩硬撑着说话。

“我在省城听到的消息,其他县不多收粮食,就咱们县多收。

嘉轩哥,你做的事没错,我们大家伙儿都支持你。”周强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提朱先生。

现在还不是时候。周强提不合适。

...

这天。

滋水县换了县长,姓何。

之前的史县长被调走了。

这史县长,跟《让子弹飞》那个电影中的鹅城县长类似,当县长就是为了捞钱。

联合大户,搜刮老百姓的钱。

没几天。

一张抓人的告示,突然贴在白鹿村。

与此同时,四个扛枪的,闯进白家,把白嘉轩捆了。

鹿三急忙拦住,“你们要干啥!”

扛枪的没有废话,拿枪顶住鹿三的脑袋,喝道:“闪开!”

鹿三被吓的一哆嗦,下意识闪开。

白嘉轩被拖着往外走。

白赵氏在地上哭爹喊娘,被吓的腿软,起不来。

仙草抱着娃,也是一脸焦急,不知道该咋办。但好在还算镇定,比白赵氏强很多。

白家大门口。

四个扛枪的,刚把白嘉轩押出来。

“站住!”周强大喝一声。

周强来了。

白鹿村不大。

来了四个扛枪的,周强很快就知道了。

知道这四个扛枪的,是要抓白嘉轩。

周强立马来了。

“闪开!”两个扛枪的拿枪对准周强。

“大胆!”周强无所畏惧,“我认识省城总督府的张队长,你们给我放尊重点!”

周强算是扯虎皮了。张队长跟周强,也就是酒肉朋友。

周强有事,张队长一定不帮忙。除非把钱给足。

扛枪的一听,有些顾虑,没敢再拿枪对着周强。

“你们听好了,这是我们白鹿村的族长,不能被你们这样捆着走!”周强带头拦住了四个扛枪的。

白鹿村的其他村民,也跟着围过来。

“就是,放开我们族长!”

“把我们族长放了!”

“放了!”

眼见被一群人围住,扛枪的立马朝天上放枪。

“啪啪!”两道枪声把村民都吓住了,没人再敢吭声。

扛枪的大喊:“闪开!”

周围村民急忙躲在一旁。

只有周强还纹丝不动。

“我告诉你们,我们族长他姐夫,认识省城的张总督!”周强又大喊一声。

“啥?!”四个扛枪的一愣,“白嘉轩姐夫认识张总督?还有这回事?”,四个扛枪的有些疑神疑鬼,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知道你们是听命行事,也不为难你们。

你们可以把白嘉轩带走。

不过,不能捆着走。

要好生伺候着。

小心张总督大怒,扒了你们身上的皮!”

“这...”四个扛枪的犹豫不决。

“我跟你们走,不用绑着我。

我之前跟我姐夫去过总督府,也见过张总督。”白嘉轩也反应过来,急忙扯张总督的大旗。

“你们四个小伙子,扛着枪,还怕人跑了不成?”周强接着说。

“好吧。”四个扛枪的,给白嘉轩松绑,让白嘉轩坐上马车,走了。

白嘉轩这个白鹿村的族长被带走了。

周围的村民,没一个出头拦。

“小强,该咋办啊?”仙草急忙问。她已经出来了。鹿三也在边上。

刚才,见周强拦住了扛枪的,还以为能把白嘉轩救下。

“嫂子,这事还得借朱先生的名头,找张总督帮忙。”周强道。

“朱先生...”仙草正犹豫着。

“三哥,你快去白鹿书院,把大姐接过来。”周强直接吩咐。

“好,我马上去。”鹿三立马回后院,赶驴车去。

“嫂子,咱们先进屋,你刚生完孩子,别累着。”周强说完又对周围的人说:“好了,没事了,都散了。”

...

鹿子霖家。

鹿子霖一脸高兴。

白嘉轩被抓了。

闹不好就被一枪打死。

白嘉轩死了,那族长只能是他了。

“爸,白嘉轩怕是回不来了。”

“这都是他自找的,这出头鸟没那么好当的。要是白秉德还在,肯定被活活气死。”

“幸亏我没强出头,这挑头的事,还是不能做。”

“没错,出风头的事,咱们鹿家不做。”

鹿家父子说着风凉话。

...

白家。

白赵氏还瘫在床上,不停的哭,嘴里还念叨“可怜我孙子,以后就没有爸了呀。”

白赵氏一到关键时候,就咒白嘉轩要死了。这也是保留节目了。

这时,冷先生来了。

电视剧中,白嘉轩出事,冷先生倾力搭救。

冷先生这人不错,虽然一身的封建思想,但为人还算厚道。平时治病救人,只收富人的钱,穷人有啥给啥,啥也没有,不给也行。

“冷先生来了,快坐。”周强站起来招呼。

“小强,现在什么情况?”冷先生也听说了刚才周强做了什么。

刚才的事,村民都传开了。

关键时候,周强比一般的大人胆子还大,被枪指着,也敢逼着扛枪的给白嘉轩松绑。

“冷先生,我已经让鹿三去白鹿书院接大姐了。

这次要救嘉轩哥的命,非用朱先生的名义,去求张总督不可。”周强没有兜圈子,直接说了。

冷先生听到后,寻思一下,点点头,又有些担忧:“只是朱先生不在,远水解不了近渴。”

“不要紧。等会儿,我陪大姐去趟省城总督府,无论如何,求张总督出面帮忙。”

“也只能如此了。”冷先生知道周强去过总督府的事。

没多长时间。

鹿三接朱白氏回来了。

“大姐,咱们现在去省城,去总督府,求张总督看着朱先生的面子上帮忙。”

“好,好,咱们...”朱白氏刚要答应,突然想起来什么,“对了,我当家的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一封信,他说家里要遇到什么大事,就让我拿出来。”

“这应该是朱先生留下的锦囊妙计!”周强急忙道。

“啥?锦囊妙计?”鹿三几人一脸湖涂。

“大姐,那封信呢,在哪儿?”周强问。

“还在书院呢。”

“那咱们先去书院。”周强回头看向仙草,“嫂子,你们不用担心,朱先生应该早有安排。”

“小强,这次拜托你了。”仙草刚生完孩子,要不然肯定要跟着去省城。

“没事,嫂子不用客气。”

简单收拾一下,周强,鹿三,朱白氏,很快出发。

冷先生也一起走了。他回了中药堂。

经过这样的事,仙草和冷先生都对周强有些刮目相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择日飞升 深空彼岸 人道大圣 半仙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赤心巡天 不科学御兽
相关推荐:
穿书:女主她妹和疯批魔尊he了偏爱成瘾:腹黑少帅的掌中之物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我真的不是原创(西幻)自古枪兵幸运E我怎么可能是**游戏人生从神壕开始我在北镇抚司看大门的日子仙帝重生在都市荒唐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