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影视:从我的体育老师开始

白家。

鹿三一脸庆幸:“少东家,多亏了小强,要不然,咱们的粮食也被扣了。”

“是啊,粮食要是运到县城,肯定被扣了。”白嘉轩也有些庆幸。

白鹿村要卖的粮食,没运去县城,都卖给了周强。

不仅如此,附近几个村的粮食,也都卖给了周强,避免了被抢。

其他村的粮食,运到县城,都被当兵的抢了。

给的说法:该交公粮了。另外今年亏空,还要再补交三车粮食。

(为什么亏空,就要上老百姓补交粮食?

什么情况造成的亏空?

《白鹿原》写的这个事,在其他年代,是不是也是普遍现象?

类似的事应该很多,其实能联想到很多场景。)

每个村子都要交公粮,另外都要补交三车或者三车以上粮食。

一下子交这么多粮食,老百姓活不下去了。

活不下去了怎么办?

只能是逃入深山,或者官逼民反,没有其他出路。

“少东家,咱们要不要交公粮?”

“公粮应该交,不过,另外让补交的粮食,咱们不能交。”

“是啊,要是交那么多粮食,就没吃的了。”

这时,鹿子霖来了。

“嘉轩,田福贤来了,要见你。”

“田福贤?”白嘉轩对田福贤不熟。

田福贤是白鹿原上的人。

一直在县城厮混。

现在,不知道攀上谁的关系,成了县官的狗腿子。

回到白鹿原征粮,鱼肉乡邻。

“田福贤就是那个谁嘛,他老家在...”鹿子霖拉着白嘉轩走了。

祠堂。

田福贤正在这里等着,他还带了两个扛枪的。

田福贤年纪比白嘉轩略大,中等身材,长相气质一看就知道是狗腿子。

“福贤,这就是白嘉轩。”鹿子霖介绍一下。

“鄙人田福贤,也是咱们原上的,现在在县城某了个差使...”

几人寒暄几句。

“征粮的事,想必你们都听说了。

这原上就数你们两家有威望。

请你们两家帮忙敲锣征粮。”田福贤手里还拎着两个锣,随手递给白嘉轩和鹿子霖。

“交公粮是应该的,这没啥问题,但补交的三车粮食,我们没有。”白嘉轩直接挑明了说。

“这个...”田福贤犹豫一下,“嘉轩,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前一阵子方升这狗贼,还带着清兵反扑呢。

现在还不是过太平日子的时候。

大家还得节衣缩食,为革命做点贡献,是吧?”

田福贤说完看着白嘉轩,但白嘉轩一声不吭,没回话。

“这...”鹿子霖接话,“这要是再打起仗来,大家又得逃难,是应该做些贡献。”

“做贡献没问题,但没那么多粮食。要真交那么多粮食,大家都得饿死。”白嘉轩语气不怎么好。

之前清兵攻打长安城。

仗还没打,就已经那么多灾民。

所以,白嘉轩也不希望再有兵灾。

但,要交那么多粮食,不需要兵灾,大家就都没活路了。

这是比较矛盾的地方。

或许,应该让有钱人多做贡献,而不是让老百姓多交粮。

有钱人多交点,也就是影响存款数字。

没钱人多交,那是生死问题。

其实,鼓励消费也是这样。

还是应该鼓励有钱人多消费。

没钱的,就是想消费,也没钱消费啊。

但有钱人不会多交,也不会多消费啊。

他们也许还会问一句:凭什么让我们多交、多消费?

话不多说,言归正传。

田福贤连忙说:“不至于,不至于,也就多交三车粮食,大家一起凑凑,总能凑齐。

对了,你们村不是有个叫周强的嘛?

听说他在省城还有铺子,赚了不少钱,让他多交点。”

田福贤把主意打到了周强身上。

这也是鹿子霖提醒的。

周强小日子过的不错,每个月挣钱不少。

把鹿子霖羡慕坏了。

鹿子霖就想着怎么坑一下周强。

“凭什么让人周强多交?”白嘉轩不答应,“再说了,他还只是半大的孩子,没这样欺负人的。

还是那句话,公粮可以交,但让补交的粮食没有。”

白嘉轩说完就走了。

留下田福贤和鹿子霖,脸色有些不好看。

鹿子霖眼珠子一转,肚子里坏水往外冒,“福贤,那个周强在呢,要不去他家看看?他家卖熟食还有酒,味道都不错。”

“那就去看看。”田福贤也想去周强家,打打秋风,顺便让周强捐钱捐粮食。

当然,捐的钱和粮食,田福贤能贪墨很多。

片刻后。

周强家。

田福贤、鹿子霖,还有两个扛枪的,一起来了。

“小强,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县里来的,田福贤,田长官。”

“田福贤?没听说过,我倒是见过滋水县的史县长。”周强一见鹿子霖几人过来,就大概猜到了怎么回事。

周强也听说了征粮的事。

田福贤这个家伙,要‘助纣为虐’、‘吸血乡邻’。

所以,周强准备亮亮肌肉。

“啥?你见过史县长?”田福贤有些惊讶。

“对,我在省城的酒铺,离总督府不远。

总督府那些扛枪的,经常去我那儿买酒。

总督府我也常去。

有一次,我去总督府送酒肉,看见史县长在总督府办事,还跟史县长聊了几句。

这总督府,我之前住过,路熟。

里面好些个扛枪的,我都认识,我们经常一块儿吃肉喝酒。

我还见过总督,跟总督说过话。

总督为人挺和善的。”周强说的东一句,西一句,没啥条理。

但意思表达出来了。

田福贤也听出什么情况了。

总督府有周强认识的人。

周强还跟总督说过话。

这不一般,很不一般。

周强不好惹,惹不起!

“原来你的酒铺在总督府附近啊,挺好的,挺好。”田福贤有些尴尬。他本来要耍耍威风。但现在还没开始耍,就被吓回去了。

“你们来,是买酒还是买肉啊?我给你们算便宜点。”周强很热情。

“这个,酒肉都来点。”田福贤随意应了声。

“行。”周强利落的打了些酒,切了块肉,“最近酒肉都涨价了,我给你们算便宜点,给...”

“啥?这么贵?上次可不是这价。”鹿子霖一听就知道价格高了。

“对,我说了,涨价了,我还算的便宜呢。”周强微微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田福贤摸出钱,给了周强,拿着酒肉走了。

“福贤,咋就这样走了?”鹿子霖追上去问。

“子霖,周强在总督府住过?”田福贤反问。

“哦,是住过。就上次方升的事,朱先生不是去退清兵嘛。

周强和白嘉轩去了省城。

然后,白嘉轩跟着朱先生去清兵大营。

周强住在总督府等消息。”

田福贤急忙问:“白嘉轩也去清兵大营了?”

“对,白嘉轩是跟着朱先生去的。”

“这么说,总督也认识白嘉轩?”

“认识,白嘉轩见过总督。”

田福贤沉默了。

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白鹿村,就有好几个人见过总督,还跟总督说过话。

“福贤,其实这不算啥,我也见总督了,只是没说上话。”鹿子霖的话,又刺激到了田福贤。

田福贤虽然去过好几次省城,但都没见过总督。

见田福贤不说话,鹿子霖接着问:“福贤,征粮的事,咋办?”

“征粮的事不急,先征其他村的吧。”田福贤有些拿不准主意,不敢强征白鹿村的粮。

田福贤没有多待,在鹿子霖家吃了顿饭,走了。

去了其他村庄征粮。

白鹿村等等再说。

...

没几天。

田福贤再次来到白鹿村,要征粮。

因为,其他村有意见,为啥不征白鹿村的粮食?

所以,田福贤不得不来白鹿村征粮,也顾不上其他了。

同样,要征的粮食太多,一下子引起了白鹿村乡民的反弹。

一群人来到白嘉轩家,找白秉德,让白秉德牵头闹事。

白秉德不傻,他知道枪打出头鸟。

成不成事,领头的人,都会被秋后算账,所以,白秉德拒绝了。

但白嘉轩眼睛亮了。

他要牵头主事。

他觉得上次闯清兵大营都没事,这次牵头闹事也不会有事。

于是,半夜。

白嘉轩刚起床,准备用鸡毛信联络人闹事。

这时,白家大门被敲响了。

还有一封鸡毛信塞了进去。

“谁呀?”白嘉轩低声问话。

“货到了!”有人回了一句。

白嘉轩闻言一惊,他一瞬间就明白怎么回事。

鸡毛传贴!

“货到了”这三个字就是暗号。

这是以前土匪闹得凶的时候,十里八乡的乡民上山剿匪用的鸡毛传贴。

鸡毛信都在各村族长手里,平时放在祠堂里。

这是其他村的族长在传鸡毛信。

白嘉轩没想到,有人更早的使用了鸡毛信。(其他村子更早的被征粮,有人等不及了,牵头起事。电视剧中,牵头的人是白嘉轩。)

白嘉轩没有吭声。

他走到门口,捡起鸡毛信,没有开门,也没有打开信封,因为里面没信。

外面的人,似乎听见动静了,又说了一句:“交农起事,三官庙,明天晌午之前,三声铳子响为号。”

“知道了。”白嘉轩轻声回了句。

外面的脚步声响起。

送信的人走了。

“是谁挑的头?”白嘉轩寻思着回到屋里。

“嘉轩,咋了?出啥事了?”仙草急忙问。

“没啥事,你睡吧。”

“你手里拿着啥?”仙草看见了鸡毛信。

“没啥。”白嘉轩把信藏了起来。

“是鸡毛信吧?”仙草竟然一口道破。

白嘉轩一惊,“你咋知道的?”

“我听我爸说过。嘉轩,鸡毛信说的啥事?”

白嘉轩犹豫一下,知道瞒不住,“有人要交农起事。”

“交农起事?是因为征粮吧?”

“对,田福贤来征粮,征的太多,大家没活路了。”

“嘉轩,咱们家的粮食,就算交了也够吃,还是别跟着闹事了。”仙草不希望白嘉轩闹事,因为闹事的人,自古至今都没有好下场。

白嘉轩想了想,摇头道:“这事不能不做。”

“你就不为肚子里的娃想想?”

“我这也是为了娃着想。仙草你先睡。”

白嘉轩盘算一阵,又出去了。

走到后院。

白嘉轩叫醒鹿三。

“少东家,咋了?”

“你看看这个。”

“鸡毛信?出啥事了?”

“刚收到鸡毛信,有人要交农起事。”

“啥?交农起事?谁挑的头?”

“不知道哩。三哥,咱们村,这几户...,你现在去通知一下,交农起事,三官庙,明天晌午之前,三声铳子响为号。”

“好。”

“记住,不要露面。”

“不露面大家也知道是我。”鹿三笑笑,一脸兴奋的走了。他很高兴能做这么大胆的事。

...

没多长时间。

鹿子霖家有人来了。

“啥?有人要交农起事?”鹿子霖收到了消息。他这里消息一向灵通。

天亮后。

鹿子霖找到田福贤。

“福贤,不好了,要出事,有人要交农起事!”

“啥?有人要交农起事?”田福贤一惊,“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只知道是鸡毛传贴,不知道是谁挑的头。”

“这样啊...”田福贤寻思一下,“不知道也不打紧,只要把各村这几个有头有脸的人都给我摁住了,其他的人成不了啥大事。”

田福贤一瞬间就想到解决办法了。他也算有急智。

只是聪明用不到正道,都用在怎么对付老百姓身上了。

(PS:老百姓似乎“十恶不赦”,历朝历代似乎都视老百姓为仇敌,都在想怎么对付老百姓。)

“高着呢,福贤,高着呢,要不说原上就你能走出去呢。”鹿子霖一脸佩服。

因为田福贤这个办法,十分管用。

这就跟放羊一样,只要控制住领头羊,羊群就被控制了。

田福贤一脸疑惑:“可是谁把鸡毛信送出去的呢?”

“听我爸说呀,鸡毛信是在各村的族长手里,藏着祠堂,我想到时候把族长都叫来,拿出鸡毛信一对,不就对出来了?”鹿子霖出了个好主意。

田福贤闻言大喜,拍拍鹿子霖肩膀,竖起大拇指,夸道:“人才啊!”

“那也比不了你福贤嘛。”鹿子霖奉承一句。

“子霖,只要过了这道坎儿,我呢,就向县长保举你当族长。就是白鹿原所有人不同意,我也让你坐上族长这位子。”

“你看你把我说得人缘差得很,起码一半同意。”鹿子霖吹牛了。支持他当族长的人,没多少,还都是些狐朋狗友。

也许看在鹿泰恒的面子上,能多几个人,但也比不了白嘉轩。

“走,咱们去白家,问问白鹿村的鸡毛信还在不在。”田福贤怀疑是白嘉轩挑的头。

...

就在这些人忙碌的时候。

周强已经在省城了。

他知道征粮一定会引起冲突。

周强懒得参与其中。

就来省城住几天,顺便处理一下这边店铺的事。

这天,总督府的张队长来了。他是张总督身边的护卫。

“张哥,你来了?”

“小强也在啊?”张队长一脸络腮胡子,为人比较豪爽。他身手也不凡,枪法也厉害。

“对,村里最近闹征粮,我来这边躲躲清闲。”

“闹征粮?咋回事啊?”

“来张哥,一起喝一杯,我仔细给你说说。”周强一边说,一边让人准备酒菜,“最近县里要每个村多交三车粮食。

就是公粮交了后,另外交的粮食。

这多交的粮食,老百姓要是交了,就活不下去了。

所以,有人想闹事。”周强简单说了说。

“还有这事?”张队长有些惊讶,但没放在心上,跟周强吃喝一阵,又买了不少酒肉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择日飞升 深空彼岸 人道大圣 半仙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赤心巡天 不科学御兽
相关推荐:
穿书:女主她妹和疯批魔尊he了偏爱成瘾:腹黑少帅的掌中之物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我真的不是原创(西幻)自古枪兵幸运E我怎么可能是**游戏人生从神壕开始我在北镇抚司看大门的日子仙帝重生在都市荒唐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