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家父曹操,字孟德

女人的哭声在夜空中游荡,曹昂当即站起身来。

负责警戒的典韦抱着双铁戟走了过来问道:“公子,怎么了?”

“谁在哭?”曹昂问道。

典韦道:“刚才末将看到杨太尉带人去嫔妃那里了,声音也是从那边传来的。”

曹昂拿起旁边的宝剑道:“通知子龙子义,带人跟上。”

他当即借着月光,顺着哭声找了过去。

冬日的黑夜里寂静异常,声音能传的很远。

只听杨彪低沉的声音传来:“哭什么哭?尔等皆为陛下的女人,不是普通女子,此前在黄河岸边为贼所辱,失了清白,丢的乃是皇室以及陛下颜面。

让尔等自我了断,于陛下,于尔等都有好处,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紧接着女子抽泣的声音传来:“此前妾身也寻死过,可是……曹公子不让……”

“曹公子说,我们已经死过一次,从现在开始,命都是他的,没有他的命令,不允许我们再死……”

杨彪怒道:“你们这是在狡辩,老夫好话说尽,若尔等依然贪生怕死,那就别怪老夫不讲体面了。

来人,准备动手!”

“杨太尉,”这时候曹昂出现在了杨彪面前,澹然笑道:“大半夜的不睡觉,却来这里作甚?”

此前,薛美人等三百多宫女妃嫔渡过黄河之后,想去向天子哭诉,可是刘协根本不愿见她们,于是派卫士给拦下了。

一众女子身上衣衫破烂单薄,天寒地冻之下她们又冷又饿,苦不堪言,只好在近处点上火堆,拥在一起取暖。

可是没想到晚上,杨彪竟然带人前来逼她们自尽。

杨彪看到曹昂,脸色稍微变了变,随即便恢复了常态道:“老夫在处理公务,没想到把曹贤侄给吵醒了。”

“杨世伯所谓公务,便是逼这一众女子自尽?”

“原来贤侄都听见了,”杨彪叹息道:“老夫这也是迫不得已,她们的身子被无数人看过,若还留在世上,让天下不知有多少人要嘲笑陛下,老夫这也是为了汉室颜面着想。”

“杨世伯所说固然无错,”曹昂指着薛美人那一众妃嫔道:“可是她们又有什么错?

她们也是可怜之人,在黄河岸边无人保护,所以才落入贼军之手,这难道不是大汉朝廷的过失?

可到现在,朝廷却为何要用她们的死来粉饰颜面。”

众妃嫔听到曹昂为她们说话,感激的心快要化了,均觉得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只凭这几句话,就值得她们心甘情愿把自己的命交给这位少年将军。

“贤侄,你湖涂啊,”杨彪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急道:“你身为太尉之孙,州牧之子,年纪轻轻便已身居高位,前途不可限量,将来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却跟这一众不洁女子扯上关系,必会令你名声受损。

少年不知爱惜自己名声,将来会追悔莫及的。”

“多谢杨世伯教诲,”曹昂傲然道:“只不过小侄心中认定之事,就绝不会反悔,世伯请回吧。”

说着,曹昂身后的典韦赵云带领一众手持长矛的曹军,组成一道人墙,挡在众妃嫔前面。

“你……”杨彪叹了口气,大袖一挥,气急败坏的带领几十个卫士回去了。

曹昂又冷又饿,也正想回到前面营地去烤火,这时薛美人却迎了过来,在曹昂面前低声道:“请公子借一步说话。”

薛美人嘴角微抿,圆圆脸上有两个大大浅浅的酒窝,很是娇俏可爱。

曹昂让赵云典韦带领军兵离开几十步等他。

薛美人环顾了一下周围众妃嫔,轻声道:“我等姐妹在黄河北岸时,便已决心一死,没想到却承蒙公子错爱,两次搭救。

我等无以为报,还请公子不要嫌弃我们身子脏,要了我们吧。”

她说着,肩头的衣物瞬间滑落。

薛美人如其名,本就肤白如雪,此时在月光掩映之下,更像一尊半透明的白玉凋像。

在她的带动下,那数百女子全都做出相同的动作,本已撕扯的千疮百孔的衣物瞬间褪去。

“还请公子赏脸,收下我们吧。”

“我们是心甘情愿服侍公子,还请公子不要嫌弃。”

曹昂如同置身于一座玉石阵中,此时虽是寒冬腊月,但他的小腹中却似乎有一团火在烧。

他救这些人,纯粹出于人道,没想到对方却要以身相许。

可如今是在这旷野之上,而且天寒地冻,腹中无食,他倒也不至于如此急不可耐,摇摇头道:“不是时候。”

……

第二天,天子起驾,继续东行。

曹昂再见到杨彪,对方只是和蔼的点头示意,似乎昨夜的冲突根本就没发生过。

其实此时大家已经顾不上那些妃嫔了,如何存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从昨天渡过黄河之后便水米未进,只能寻些野菜垫肚子,早上又没吃饭,所有人都已经饿的前心贴后背。

曹昂还是第一次吃这种苦,只觉得头晕脑胀,肚子里饿的绞痛,趴在小母马上一动也不想动,任由小母马带着他往前走。

赵云在旁边道:“公子,实在不行,就杀马吧,要不然恐怕坚持不到天黑,所有人就都倒下了。”

曹昂回身看一眼身后的千余骑兵,感到有些舍不得。

战马可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尤其是在战时,已经涨到数万钱一匹,若杀了煮肉吃,着实有些奢侈。

可是不这么做似乎也没办法。

他只得下令先杀一百匹马煮肉。

虽说杀的马不少,但架不住吃的人多。

此时连曹军军兵再加上天子随驾之人,还足足有数千人。

曹昂一边啃着带有酸涩味的马肉,一边心里琢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算把他的骑兵全都吃成步卒,也坚持不了多久。

这么多人,总不能全靠他的马肉养活。

又前行了几十里,到达安邑县境内,找了一个荒无人烟的村落暂时落脚。

这时候,突然来了两千多人,而且每人背上都背着一袋粮食。

问明之后才知道,这是河内太守张扬派来的人,为首的乃是张扬麾下谋士董昭。

天子大喜,收下粮食之后,当即封董昭为议郎,留在御前效力。

有了这批粮食,总算让一行人解了燃眉之急,不至于让曹昂再杀马了。

他们赶紧生火做饭,填饱肚子。

晚上,大家便在这村落里各寻空屋避寒。

曹昂带赵云太史慈典韦霸占了一座茅草屋,点上柴火,烤的屋里暖融融的,总算比露宿郊野舒服多了。

而且太史慈提着弓出去,很快就打了两只野兔回来,让赵云放在柴火上烤来吃,倒也惬意无比。

天色黑了下来,正在几人大快朵颐的时候,突然有军兵在门外小声道:“禀公子,有个叫董昭的求见。”

“我又不认识,他来做什么?”曹昂暗自滴咕了一句,不过他还是摆了摆手道:“让他进来。”

不多时,门板吱呀一声打开,有个四十来岁中年人迈步进来。

那人身材不高,圆脸油光崭亮,身穿绸缎长衫,若非知道这是一位谋臣,简直会让人误会这是哪家店铺的掌柜。

“见过曹公子,董昭这厢有礼,”董昭对着曹昂深施一礼。

“董议郎客气了,”曹昂伸手示意道:“快请坐。”

董昭毫不客气的跪坐在火堆旁,微笑道:“曹公子好会享受,在下刚从陛下那边过来,连陛下都未有这般美味。”

曹昂不知道对方前来有何用意,微微笑了笑,澹然道:“碰巧打到了野味而已,也不知有毒没毒,故而不敢给陛下送去。”

“有子龙子义两位神射手在公子身边,野味当是不缺的,”董昭觉察出曹昂的防备,从衣袖中掏出一个锦囊递到曹昂跟前道:“公子请看这个。”

曹昂发现这董昭竟然对他身边武将非常了解,他接过锦囊,感觉这绣工比较熟悉。

从里面拿出来一份绢帛,上面赫然是他的父亲曹操亲笔书信。

书信大意是这董昭虽在张扬处,但已经暗中投靠了曹氏,让曹昂可以信任。

既然确定董昭是自己人,曹昂语气当即和气了许多,把锦囊还给对方道:“不只董先生深夜前来,有何见教。”

他说着,亲手把一只烤兔腿撕下来,递到董昭手里。

董昭接过啃了一口正色道:“实不相瞒,此前在下暗中与曹公书信来往不断,早已确定,无论如何也要把天子迁往兖州地界。

没想到公子竟然先人一步,率兵跨河前去救驾。

方才在下试探了一下陛下语气,陛下对公子评价颇高,这便占得了先机。”

“评价高又有什么用呢?”

曹昂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如今陛下身边势力错综复杂,粗略看就有董承、杨奉、韩暹、杨彪如今又加上张扬,大家都对天子虎视眈眈。

在这强敌环伺之下,想要把陛下弄走,简直如火中取栗一般。”

“形势复杂,也有复杂的好处,”董昭平静的啃着兔腿道:“越乱,越容易浑水摸鱼。”

曹昂道:“如今天子最信任之人,莫过于杨彪赵温等从长安跟随的公卿大臣。

他们有些人从董卓时期便已入朝为官,见惯了权臣把持朝政,如今好不容易从长安逃出来,是绝不可能坐视天子再进入其他割据地盘,落入另一个权臣手中。”

“这有何难?”

董昭旁若无人的道:“杨彪赵温等,他们这些世家出身之人,素来长于高谈阔论,坐而论道。

可是这天子随驾队伍一路东行,随时随地都缺粮草。

杨彪赵温等人倒是不想被他人操控,可即使到了洛阳,那里也早已残破不堪,粮食从何而来?

朝廷这么多人,连吃喝都不能保证,也由不得他们不妥协。”

“先生高见,”曹昂对这胖乎乎的董昭有些刮目相看,对方所预判的,跟历史上发生的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连董昭一个三流谋士都有这等惊人的判断力,像郭嘉荀或等这些顶级谋士,有运筹帷幄的能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知接下来,我该怎么做?”曹昂问董昭道。

董昭一条兔腿啃完,又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手指道:“第一步,当然要护送天子回洛阳。

等到了洛阳之后,必然缺粮,到时再寻机向天子谏言,去往水运便利之鲁阳。

那里,已经离许县不远了。”

“尽力而为吧,”曹昂澹然说道。

虽说董昭已经把整件事情谋划好,可实施起来,却每一步都很困难。

首先来说,让天子回归洛阳就有难度,韩暹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

有了张扬送来第一批粮食,解了燃眉之急后,河东太守王邑也派人送来部分粮食辎重。

而且张扬、杨奉也率军赶来护驾,同时韩暹麾下大军也到了。

于是这小村落里热闹了起来,再加上曹军,已经有四支军队在这里护驾。

看到这么多人前来,刘协倒是很高兴,考虑到年关将至,于是索性暂时住下不走了。

春节过后,天子在安邑县这个小村落里颁下诏令,改元建安,大赦天下。

精彩纷呈的建安时代到了。

村落中间一座较大的茅草屋,那便是刘协的寝宫。

篱笆院则是朝议之所。

平常天子上朝,士兵们便饶有兴致的在篱笆院外观看。

此时“大殿”的正堂内,曹昂被招来议事。

他赶到的时候发现,除了刘协之外,还有杨彪赵温二人。

施过礼之后,曹昂在旁边坐下,刘协开口道:“如今岁旦已过,朕欲启程回归洛阳,不知诸位卿家以为如何?”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曹昂不明白,这等事天子为何会叫自己前来商议。

杨彪率先开口道:“洛阳乃我大汉都城,先帝宗庙陵寝俱在,陛下回归,实乃理所当然,臣以为此事不用商议,陛下直接颁布诏令启程即可。”

赵温也附和道:“臣附议杨太尉之言,陛下欲回归洛阳,此天下人皆知,又有谁会反对?”

刘协很满意二人的回答,又看向曹昂道:“曹卿以为如何?”

“臣以为,恐怕并非如杨太尉,赵司徒所说那么容易,”曹昂凝重的摇头道。

杨彪赵温二人脸色一变,“何以见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永恒至尊 重生弃少归来 弃少归来 重生之将门毒后 少年风水师 至尊修罗 重生之拳台杀手 魂帝武神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顶级弃少
相关推荐:
我是光头强武侠世界从厂花开始武侠世界大BOSS重生后,在死对头底线下疯狂试探!重生学霸,不会真以为学习难吧?红警军团在末世我在秦时的那些日子当总裁太快乐了全球洞窟求生从火影开始拯救诸天万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