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大明二皇孙,开局挣下一亿两

“你确定是这个地方!”

三峡口北方山脉几十里外的一个悬崖边。

朱高燧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询问回去报信的士兵。

士兵瞪大眼睛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周围,在崖壁上摸索了一阵,点了点头。

“回赵王殿下,就是这个位置,绳子在上方三丈的地方!我在这里留的有痕迹。”

朱高燧抬头看了看上面漆黑的悬崖,咬了咬牙对着周围的士兵道。

“搭人梯!”

周围没有穿铠甲,只带着随身武器和绳子的士兵,连忙开始搭起了人梯。

等人梯搭好之后,朱高燧让那名士兵爬上去开始找绳子。

可一连往上摸索了四五丈,都没有找到那根绳头。

“娘的,你是不是记错了,现在已经后半夜了,再找不到咱们只能回去了。”

有些焦急的朱高燧,见那个士兵在上面摸索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绳子,焦急地低喊了一声。

“上面的人可能遇到了情况,很可能绳子挪到了别的地方,或者是高了一点。”

士兵咬了咬牙,不想放弃队长。

“再上几个人,多搭建几个人梯,到周围都看看!”

同样也不想放弃这次功劳的朱高燧,挥手让剩余的士兵多搭建几个人梯,多往上面去一点距离。

“找到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眼看着过去半个时辰还没有找到绳子,朱高燧正准备下令撤退的时候,旁边传来了一声惊喜的大喊。

听到这声大喊,朱高燧连忙跑了过去,快速的爬上了人梯,抓住了那个士兵手中攥住的绳子。

“好!”

朱高燧高兴地低喝一声,随后让人赶紧做好准备。

同时他用力的拉了拉绳子,提醒上面守护的人,这边要上人了。

悬崖之上,浑身是伤口鲜血躺在尸体中,进气多出气少的队长,差点被下面的拉扯拽下了悬崖。

“你们终于来了!”

队长重重的松了口气,吃力的爬起来,不顾身上还流着鲜血的伤口,慢慢的爬下了身边的一块大石头。

强撑着最后一口气把绳子系好。

队长用尽最后一把子力气,拉了拉下面的绳子,然后瘫软的倒在了地上,没了声息。

已经接好绳头的下面,感受到上面的拉扯,朱高燧立刻下令道:“带绳子的先上去,等到了上面如果遇到了瓦剌人,你们拼死也要护住绳子,知道没有!”

身上背着大捆绳子的几名士兵,用力的点了点头,将武器绑在身后,一个一个排着队,快速的往上攀爬。

而就在此时,派出几个巡逻队都没有收到任何回信的瓦剌营地,直接派出了上百人全去探查。

两方的距离虽然有差距。

可一方是在山上平稳的走路,另一方却是在攀登悬崖峭壁。

谁先赶到谁就能取得胜利。

关心队长的士兵,作为了领头人。

他在最前面速度也是最快的。

上面有巡逻队,队长说不准现在正在战斗,甚至一个不小心绳子被砍断了,他和下面的几位兄弟就会直接坠落悬崖。

虽然经过一天的奔波和刚才的夺命狂奔让他身心俱疲,但他依旧在咬着牙快速的往上攀爬。

同时嘴里一直都囔念着,队长,你一定要没事等一类的话。

或许是在山中长大的原因。

他攀爬的速度比别的士兵快,把后面的人足足拉了数十米的距离。

小半个时辰后,他在体力快透支下,终于爬上了悬崖。

一到悬崖放眼望去,地上躺了十几具尸体,全部都是瓦剌人的。

见此一幕,士兵心中一晃,虽然担忧队长的安全,但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将身上的绳子取下,绑在了一颗石柱上,将绳子扔下了悬崖。

在下面等待的朱高燧等人,见到有绳子丢下来,明白上面非常安全。

“快,第2批上!”

不停抬头看天的朱高燧,听到绳子落下来的声音后,连忙下令第2批人赶紧往上爬。

“队长,队长,你怎么样…”

丢完绳子的士兵,快速奔向了绳子绑住的地方,在其旁边找到了已经没了生息的队长。

看着全身都是伤口,已经被鲜血染满了的队长,士兵眼中流出了悲伤的泪水。

他们这一队10个人。

除去那个受重伤和留守的,其他的除了他之外已经全部战死了。

想着几人相约战争之后,一起去北平最大的青楼玩耍的承诺,汉子痛苦的抱着队长的尸体,低声痛哭了起来。

“兄弟你别哭了,我们还有未完成的使命,皇上和太孙殿下,会给他们的家人最高的待遇的。”

第二个爬上来的一名小军官,他看了看周围的尸体和抱着一具明军尸体低声痛哭的士兵,叹了口气走上前拍了拍其肩膀安慰了一句。

“头…那边有火光,有敌人来了!”

突然,一个刚上来正在警戒放哨的士兵,注意到远处的一串火光,心里一紧连忙小声的警示。

军官和其他正在绑绳子的士兵纷纷看向了远处。

根据火把的数量,军官很快判断出了敌人有多少。

“娘的至少百人!”

“狗子,你和这个兄弟在这里看绳子,等着赵王殿下和其他兄弟,其他人跟我走,死也要把这帮家伙给拦住!”

其他人没做多言,除了一个叫狗子稍微年轻一点的士兵留下之外。

其他人纷纷拔出兵器,快速的跟了上去。

很快,远处响起了战斗声。

狗子和那名报信的士兵,一个个捏紧了手中的刀,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

他们明白,他们是最后一道防线。

一旦那名军官和那几名士兵全部阵亡了,他们就要用命挡住这些瓦剌的人,给后面的兄弟们争取时间。

但直到后面又有一批人上来,那边的战斗的声音都没有停止。

能被派过来做侧面突袭的士兵,都是各军中的勐人。

不说以1打10,借助周围的地形以1打2打3还是没问题的。

爬上来的新一批士兵,在快上来的时候,就听到那边的战斗声。

知道情况紧急。

他们也顾不得休息,留下两个人和狗子和那名报信的士兵,防守绳子后,其余的人纷纷杀了过去。

xiaoshuting.la

上来的人越来越多,那边的战斗声越来越弱,最后彻底的停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名浑身是血的人,一瘸一拐的走了回来。

来人正是刚才第1个冲上去的军官。

“头,二哥他们呢!”

一直记得自己任务守着绳子的狗子,见到自家头回来了,连忙跑上去搀扶,同时询问其他战友的安全。

军官看了他一眼,在其期盼的眼神下摇了摇头。

狗子一下子愣住了。

头的意思他看明白了,那些兄弟们全没了。

军官没说话也没安慰自己的部下,一瘸一拐的走到绳子边坐了下来,看着远处漆黑的天空发呆。

“情况怎么样!”

大概又过了小半时,赵王朱高燧爬了上来。

他顾不得休息,连忙询问等候的军官。

浑身被鲜血染满的军官低声道:“刚才碰到了百人巡逻队,已经全被收拾了,没有一个放跑,不过估计也瞒不了多久。”

“他们那边见没人回去,肯定会派人过来继续调查。”

“老刘带着一个小队往前探索了,暂时还没回信,不知道是出了问题还是没发现情况。”

朱高燧看了一眼远处瓦剌营地的方向,咬了咬牙对着浑身是血的军官道:“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先带人过去,这里你带几个人留守着,保护着后面兄弟上。”

说完,朱高燧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带着人提着刀快速的往瓦剌营地而去。

就在明军准备着明天大决战的时候。

瓦剌营地外,一名风尘仆仆走路踉踉跄跄的男子,冲到了警戒范围。

“什么人!”

负责警戒的瓦剌哨兵,立刻警惕了起来,拉开了弓箭,对着人影大喊了一声。

“我是大营地的人,快带我去见大汗,出事了。”

这人之所以到现在才赶过来,原因他是一路跑过来的。

早上营地遇袭的时候,有一些人抢到了马冲出了营地。

结果被外面巡游的明军骑兵发现,直接被当场射杀。

毕竟战马的目标太大了,想要躲过上千名明军的眼睛,是非常困难得。

而唯一一队骑马跑出来的,还撞上了报信的小队,直接凉凉了。

所以大部分逃出来的瓦剌人,都是靠双腿跑路。

听到是大营地来的,警戒的士兵派出了两个人下来查看了一番。

可一靠近,二人心中就是一慌。

这人身上到处都是血,背后还有一道刀伤,很明显是来之前,遇到了一场战斗。

“怎么回事,营地那边怎么样了。”

想到在营地的家人,两名士兵将其搀扶了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快速的询问道。

报信的这名瓦剌人,并没有惊慌乱说什么,而是摇了摇头,让二人赶紧带他去见大汗。

见这人不肯说,两人也不再多问,将其扶上了马,奔向了大营帐。

身上盖着羊皮,没有丝毫睡意,正想着接下来计划的马哈木,听到大本营那边有人赶过来了,好像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召见了对方。

那人一见到马哈木,就痛哭的扑倒在地悲呼道:“大汗出事了,大营地被明军袭击了。”

“什么!”

马哈木和陪同这人进来的两名士兵,都惊呼了出来。

急步走上前,马哈木一把拽起了那报信之人。

“快说,什么时候的事情?敌人有多少。”

“今日黎明,天太黑,当时也太混乱,没看清楚敌人有多少,但保守估计有一万骑!”

“坏了!”

马哈木一把推开了报信之人,快速的往外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

“通知所有人快集合!”

“污污污…”

而就在马哈木刚跑出营帐,大喊着让士兵集合的时候,东方的天空出现了一丝鱼肚白。

同时炮弹划破空气发出的嗡鸣声,从明军那边传了过来。

马哈木愣愣的回头看向了明军的方向。

只见天空中数十个小黑点,正急速的砸了过来。

同时他还隐隐听到了明军进军的战鼓声,以及士兵冲天的呐喊声。

“这场仗,我瓦剌可能要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至尊修罗 顶级弃少 重生弃少归来 重生之拳台杀手 永恒至尊 弃少归来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魂帝武神 重生之将门毒后 少年风水师
相关推荐:
大唐之我击杀敌人就变强神话级进化我能无限升级阵法全民领主:我的爆率百分百我在仙侠世界肝经验封神之麒麟传封神之太虚证道封神之开局策反姜子牙末日之封神演义西游之鹏王混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