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血之圣典

听了夏洛特的话,尤尔斯特顿时就领会了她的意思。

显然,虽然真祖冕下已经窥破了罗曼王室的阴谋,但却仍然不打算改变之前的计划。

哪怕是以她老人家的力量,想要强行破坏罗曼王室的阴谋轻而易举。

而对此,尤尔斯特几乎是瞬间明悟。

真祖冕下愿意与奈斯氏族合作,协助奈斯氏族废物亨利亲王的继承权,恐怕绝不仅仅是对奈斯开出的领土条件感兴趣那么简单。

她老人家……恐怕此行还有更深层次的目的。

而至于那究竟是什么目的,尤尔斯特虽然还说不上来,但心中也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那应该与罗曼之剑有关。

“莫非……真祖冕下也对罗曼之剑感兴趣?”

尤尔斯特若有所思。

回想着离开氏族前长老会对取回罗曼之剑的期待,他的神色有些莫名。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

或许……这次就连奈斯氏族,恐怕也要为真祖冕下做嫁衣了……

这一瞬间,尤尔斯特联想了好多好多,也对接下来如何应对自家氏族可能的反应而感到头疼。

他总觉得,真祖冕下的目的恐怕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但很快,他就将一切放下了。

想什么呢。

他是奈斯氏族的血之伯爵不假,但他也是真祖的血之卷属。

两个身份,就目前而言后者的优先度甚至还要更高。

自己的性命已经完全被真祖冕下掌握,真祖冕下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好了。

反正这事他是按照氏族的交代干的,每一步也都没犯错,真要发生了什么,也怪不到他的头上。

至于奈斯氏族的利益受损……

如果真祖冕下对过去的事既往不咎,并且也不像过去那样执着于依靠吞噬其他血裔来壮大自己的力量的话,那么……最大限度地支持真祖冕下寻回力量,重归真祖的怀抱,或许才是奈斯氏族在未来真正正确的归宿……

当然,这只是尤尔斯特目前的想法。

他知道对于一般的血裔来说这个想法疯狂又大胆,他也知道想要让其他血裔接受这个想法有多么困难。

不如说,就连他自己,也对这个想法依旧抱有疑虑。

但可惜,他已经绑上了真祖冕下的战船。

除了尽可能地为奈斯氏族争取到最好的未来,他也没有了别的选择。

尤尔斯特的心情有些复杂。

而另一边,夏洛特倒是真的没想那么多。

她只是权衡了一下利弊,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戳穿罗曼王室的阴谋而已。

反正阴谋已经识破,将计就计罢了,罗曼王室的打算和她的打算也是差不多的,无非就是谁来进行这个过程而已。

相比之下,自然是顺其自然更好。

罗曼之剑毕竟是神器。

按照描述,还是那种有着自己的神志,保存的力量相当强大的神器。

面对这样的力量,鬼知道到时候会发生什么,还是谨慎一点好。

真要发生了什么,罗曼王室还可以背锅。

有了决定,夏洛特就果断唤出了她召唤的影魔。

影魔实力不算强大,中位恶魔的力量也仅仅是对应秩序世界的银月。

但因为其独特的空间与阴影属性,很适合在虚实间穿梭,所以很适合做信使。

当然,前提是能控制得了它,毕竟它和其他恶魔一样,都是出了名的反骨仔。

影魔出现,在夏洛特的注视下瑟瑟发抖。

夏洛特瞥了它一眼,将装了自己鲜血的水晶小瓶递到了它的手上:

“将此物交给阿尔布雷希特,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影魔小心翼翼地接过水晶瓶,在看到水晶瓶中那殷红的液体后,猩红的眼眸中浮现出难以掩饰的贪婪与向往。

不过,在夏洛特澹澹的注视下,它很快就惶恐地收起视线,老老实实地朝夏洛特深深一拜,而后逃也似的化为黑色的烟雾消散。

尤尔斯特将全程看在眼里,更是觉得之前自己真的是眼瞎了。

普通的人类,怎么可能让恶魔如此顺从?

别说人类了,他都做不到,约罗克大人恐怕都很难做的!

以前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总觉得是真祖代行者的身份加持,但现在看来,那不过是因为卡斯特尔阁下就是真祖冕下!

尤尔斯特越想越为之前自己与真祖冕下平辈相交的种种态度和做法而感到尴尬与不自在。

不知道夏洛特的身份还好。

知道了之后,他就再也没办法以平常心与对方处于同一个房间里了。

特别还是如此狭小的一个暗室,就像是公司里独自坐电梯遇到大boss似的,精神压力,那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咳,卡斯特尔……阁下,我还有其他氏族的任务需要完成,就……就先……”

尤尔斯特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去忙你的吧,一切照常进行即可。”

夏洛特说道。

得到夏洛特的准许,尤尔斯特如蒙大赦,他朝着夏洛特深深行了一礼,而后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没办法,待在这里压力太大了,他需要先缓一缓才行。

“嘿,夏洛特大人,他好像被您的身份吓到了呢。”

看着如同逃离班主任办公室的小学生一般窜出暗室的尤尔斯特,尼斯大笑道。

夏洛特看了一眼幸灾乐祸的黑猫,也没揭穿对方当初将她认作“真祖”的时候,那段时间的表现甚至比尤尔斯特还要夸张。

“嘿嘿,夏洛特大人,我去外面检查一下仪式的法阵,顺带也看看他怎么样了。”

尼斯奸笑道。

夏洛特没好气地看了它一眼,也懒得点明这家伙想要检查仪式恐怕是假,看尤尔斯特的乐子倒是可能是真的:

“滚吧滚吧。”

“好勒!”

尼斯兴高采烈地熘了出去。

夏洛特:……

……

离开暗室之后,尤尔斯特才终于松了口气。

不知道卡斯特尔伯爵的身份还好,知道了以后,他是真的每呆一秒都能感觉到那种无形的压力。

他觉得……自己得花上一段时间,才能彻底将这个令人震惊的结果消化,才能让自己彻底平静下来,尽可能放松心态,与“卡斯特尔伯爵”继续“平等”交流。

“嘿嘿,尤尔斯特,你这心理素质可不行啊!知道了夏洛特大人的身份,就被吓成这样?当初猫爷我可哪怕是知道了她的身份,也天天在她老人家的床上爬上爬下的!”

身后,尼斯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声音传了过来,充满了戏谑。

尤尔斯特被吓了一跳。

他扭头看去,看到尼斯那副洋洋得意的猫脸,就知道这家伙没憋好屁,纯粹是凑过来看他被吓到的样子。

但他也不傻,狠狠地瞪了回去,冷笑道:

“哦?在她老人家的床上爬上爬下?所以爬着爬着,就把自己爬成了宠物猫,甚至连仆从契约那样狗看了都嫌的卖身契都签订了是吗?”

尼斯:……

它的表情僵在了脸上,顿时笑不下去了。

看到尼斯那张憋得黑里透红的猫脸,尤尔斯特就知道自己百分百是找到了它的痛处。

不过,他也没有继续互相伤害的兴致,而是叹了口气:

“所以……你其实早就发现她老人家的真实身份了是吗?”

尼斯哼了一声:

“那是当然,至少两年前就知道了,咱甚至亲眼目睹了她老人家的复苏呢!”

听了尼斯的话,尤尔斯特沉默了。

他的表情变幻许久,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

“尼古拉斯阁下,你……对如今的卡斯特尔……阁下,怎么看?”

尼斯看了他一眼,回答道:

“和我所了解的那个她完全不同,不过……这并非负面意义上,相反,而是正面。”

“老实说,在契约签订之初,我几乎都以为自己要完蛋了,但后来的事实证明,事情却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糟糕。”

“不……更准确地说,有时候想起来甚至会让人有些兴奋。”

“如果是现在的她的话,我很乐意看到她取回力量。”

“毕竟……亲自参与神话与史诗,可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的。”

听了尼斯的话,尤尔斯特喃喃自语: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么……”

看着若有所思的尤尔斯特,尼斯大致猜到了他在纠结什么。

它轻笑了一声,说道:

“尤尔斯特,不要那么忐忑和迟疑,反正……你也早就上了她老人家的战车了。”

“你改变不了什么,与其改变,不如适应。”

“在我看来,这对你,对奈斯氏族并不是坏事,她可和我们认知中的那个恐怖的存在完全不一样。”

“有人说,神话的每一次复苏,都可能是一次彻底的涅槃重生。”

“我想……对于她来说,应该也是如此吧。”

听了尼斯的话,尤尔斯特若有所思:

“涅槃重生么……”

说着,他长叹一口气:

“真希望如此。”

必须承认,对于现在的真祖冕下,他也没有什么不满的。

他的恐惧只是源于过去。

他也真心希望,历史上那个突然性格大变,为了追求力量而对血裔大开杀戒的真祖……再也不会回来。

……

“是么……这就是您的回应么。”

“看来,您并不想将一切闹大。”

从态度顺从的影魔手中接过了水晶瓶,阿尔布雷希特面露惊讶,若有所思。

他端详着水晶瓶中那晶莹剔透的红色血液,眼神中同样闪过一丝难以掩盖的贪婪。

真祖之血!

这可是蕴含着最高血脉力量的血液,也是血裔力量源泉的源头!

哪怕是只有一滴,他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某种令人心季和亲切的力量。

那是真祖的神力!

“虽然性格似乎不一样了,但她果然就是真正的始祖冕下,这的确是真正的真祖之血!比无面神像中的力量甚至还要更加纯粹和高贵!”

阿尔布雷希特喃喃自语。

将想要将这一滴真祖之血据为已有的疯狂想法强行压下,他的表情甚至隐隐约约地带上了一丝嫉妒:

“竟然能够获得一滴真祖之血作为激活的钥匙,罗曼契约之书还真是幸运。”

“便宜它了!”

说完,他又眯着眼睛看了看周围那些被他暂时控制住了神志的傀儡们,嗤笑道:

“也便宜你们了!白捡了一条性命!”

说着,阿尔布雷希特便准备将水晶瓶交给被操控了神志的科里莫伯爵。

但当他伸出手后,却忽然心中一动,停了下来。

他打量了一番对方的身形,忽然轻笑了一声,摸了摸下巴:

“说起来,我的幻术其实也不错呢。”

……

罗曼广场。

随着贵宾们纷纷入座,盛大的典礼也正式开始。

落星王太子的“认可”仪式,观礼人数自然是人山人海。

虽然在落星上层的贵族圈子里因为政治原因遭到了冷落,但对于民众来说,如此盛大的节日自然是一场盛事。

偌大的广场上,密密麻麻,里里外外站满了观礼的民众,放眼望去,恐怕数以万计。

而若是加上附近拥堵不堪的街道,前来围观的人数只会更多。

“先祖认可”的祭典分成三部分。

第一部分,是演讲,身为罗曼家族继任者的亨利亲王将会在民众面前亮相,进行宣誓与演说。

第二部分,乃是大巫祭,乃是对罗曼先祖的祭拜,也是认可仪式的前奏。

而第三部分,就是正式的仪式部分了。

按照惯例,罗曼家族将会唤醒罗曼之剑,正式开始对罗曼血脉的认可与强化。

祭典进行的很顺利。

亨利亲王虽然年轻,但毕竟是合格的贵族,演讲虽然称不上出色,但也与王太子的身份相称。

大巫祭也没有问题。

作为神圣王庭许可过的祭祖仪式,如今罗曼家族的大巫祭早已没有了神秘侧的意义,而只是成为了一种象征,所以并没有什么隐患与困难。

问题……出在尚未开始的最关键的部分。

“行宫那边还没有人来吗?”

观礼台幕后,康特公爵看着王家骑士,神色有些焦急。

“公爵阁下,还没有。”

王家骑士恭敬地回答道。

“替身已经就位了,人也送到行宫了,取个血就这么困难吗?!”

“再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大巫祭已经快要结束了,让他们赶紧将东西送过来!”

康特公爵皱着眉督促道。

骑士恭敬应是,告退离去。

康特公爵则有些焦虑地不断踱步。

而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再次催促甚至亲自跑一趟的时候,王家骑士终于带人到了。

是科里莫伯爵。

“不好意思,公爵大人,行宫附近太大了,我不小心迷了路,来晚了。”

科里莫伯爵微笑着说道。

看着对方那不紧不慢的欠揍样子,康特公爵顿时一阵火起:

“迷路?都来过罗曼行宫多少次了,竟然还会迷路?要是耽搁了我们的计划,你想过后果吗?!”

说着,他勉强压下怒火,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问道:

“东西带过来了吗?”

“已经带过来了,卡斯特尔伯爵的鲜血。”

科里莫伯爵微笑着送上了水晶瓶。

看着水晶瓶中殷红的液体,康特公爵神色稍缓。

他深深地看了科里莫伯爵一眼:

“还不错,记得处理好后续的事。”

说完,他便大步朝着观礼台上走去。

大巫祭已经结束。

先祖仪式正式开始前,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

观礼台上,亨利亲王攥着一本古朴的书籍,有些坐立不安。

直到他看见匆匆赶来的康特公爵。

亨利亲王眼前一亮,而康特公爵则迅速来到了他的身边,将水晶瓶悄悄递到了他的手里:

“殿下,卡斯特尔伯爵的血液,已经拿到了。”

拿到水晶瓶,亨利亲王终于大定。

想着昨晚宴会上看到的那道美丽身影,他又忍不住问道:

“她……还好吗?”

康特公爵愣了一下才意识到亨利亲王指的是谁,他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卡斯特尔伯爵”,而另一边的“卡斯特尔伯爵”说道:

“殿下,请放心,我们并没有伤害她,只是迷晕了她,就算是取血,也会尽可能温柔。”

“嗯,那就好,她毕竟将会是未来的王妃。”

亨利亲王点了点头。

休息时间很快结束。

先祖认可仪式,终于要正式开始了。

贵族们重新落座,来自罗曼家族的长老也宣布仪式的开始。

“亲王殿下,仪式即将开始,请您前往祭坛,呼唤罗曼之剑!”

长老沉声说道。

已经做好万全准备的亨利亲王深呼吸了一口气,在万众瞩目中站了起来。

他将罗曼契约之书拿起,藏好了水晶瓶,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地朝着广场中央高台上的祭坛走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深空彼岸 神秘复苏 人道大圣 宇宙职业选手 择日飞升 不科学御兽 赤心巡天 半仙
相关推荐:
三国大饭店诸天网吧系统铠甲护世队谢邀!人在铠甲,已成暗之帝皇地球基因集成者史上最强造物主直播之异界供应商直播之我的绝美主播女友斗罗的天才重生之矿业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