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初唐小卒

明县县城当中。

徐云雁坐在县衙主座之上,薛礼和李春分列左右,而李德奖一身普通的衣服战战兢兢的站在徐云雁身前。

“李将军,有话好说,我们两个谁和谁呀?我拿你一点儿东西,这不更说明我们两个的关系亲近吗?”

只是李德奖刚这样说完,徐云雁就恶狠狠的看着他。

“是吗?是这么回事儿吗?我怎么觉着我和李公子之间犹如隔着山川大海啊?我们如此的不能够如此坦诚相对,这合适吗?”

李德奖那一个尴尬啊,他旁边的衙役有点儿脸色不自然。

这叫什么事儿啊?

刚才他们的县令在城头上不停的挑衅眼前的将军,不过就在这眼前的将军即将要走之后,突然队伍当中拉出了一个新的身影。

瞬间场面发生了逆转。

原本在旁边一直像是一个木头人一般的薛礼突然暴起发难,看着李德奖在那里询问。

“不知道李县令是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呢,还是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呢?”

李德奖看着薛礼带自己眼前说了同样的一句话‏‎‏‎‏​‎‏‎​‏‏‎‎‏‏,只是重复了两次,疑惑的看着他。

“小礼子,你这是几个意思?我们可是好兄弟啊!”

薛礼很是认真的说道“李县令下令开门呢,还是我帮李县令下令开门呢?只是我出手李县令说不定要身上有几个地方稍微疼一疼。”

这算是玩闹一般的话语,可是让李德奖瞬间炸了毛了。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小礼子,我以前是如何带你的?还带你去喝花酒,还带你去逛……”

只是看着李德奖越说旁边的人越是疑惑的看着自己,李德奖瞬间偃旗息鼓,在这里表示投降。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认输,这样可好?”

李德讲认怂了,薛礼得意洋洋的嘿嘿一笑,挥挥手后他从盐厂带来的守军士卒很快的就从城楼上下去打开了城门。

徐云雁换上了新的将军甲胄之后进入县城,然后就有了现在的一幕。

虽然李德奖很是尴尬,被徐云雁等人像是看小鸡仔一般的在那里围观着,不过他的脸皮可是相当的厚的。

很快的,就在这里岔开话题。

“哥几个,既然事情已经说明白了,我们先研究研究正事吧。”

李德奖以为他说到正事,徐云雁会放过他的,只是没有想到徐云雁在李德奖说出研究正事之后摸着下巴,刚以为徐云雁要说什么正事,却是来了一句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

“不急不急,既然明县县城没有什么关系,那我们就先研究研究你欠我的东西吧。”

徐云雁一句话可是把李德奖说的万分的无奈。

“李英兄啊,咱们不应该这么势利眼儿吧,现在可是为国出力的时候,你怎么天天就考虑着那点儿黄白之物?”

李德奖不愧是有文官属性的,说起话来那可叫头头是道,差一点儿就说的徐云雁无言以对。

不过徐云雁在李德奖说完之后就本着一件事情。

“可是那是我的!”

瞬间李德奖偃旗息鼓。

“好吧好吧!我投降我认错,骗了你的我会还你的,这样总可以了吧?”

李德奖在这里给徐云雁保证着,而徐云雁看到李德奖总算是认错了,嘿嘿一笑。“这还差不多。”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李德奖撇过头去,嘴角一裂。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都是兄弟,有必要斤斤计较吗?更何况我也没钱给你呀。”

李德奖说的很轻,徐云雁没有听到,不过他旁边的两个在这里看着李德奖的徐云雁的士卒却是面色古怪的看着他。

这个用家伙真是混账啊!

李德奖看着如此模样,看着旁边的士卒悄悄的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之后就开始为徐云雁讲解海盗是怎么出现的,他们怎么发现的,然后又怎么应对,打了一场胜仗之后被偷了老家的事情。

一说到正事,薛礼和徐云雁立马进入了作为将军的状态,在这里研究着海盗的行迹。

“有古怪,他们怎么会知道明县县城当中兵力空虚的?”

徐云雁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薛礼同样是好奇的看着李德奖,而李德奖看着他们。

“你们问我,我也不知道呀,我就是如此安排的,在发现有海盗踪迹之后我就号召所有的人手去解决这些海盗,要是在盐场当中将海盗一网打尽,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李德奖刚说完,徐云雁就来了一句让李德奖羞愧的话语。

“你呀你,天天的不学兵法,还在这里以将军自居号召力量去打击海盗,没有想到弄巧成拙了吧,天天的只知其所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看着徐云雁还有长篇大论的打算,李德奖咳嗽一声。

“这个咱们说说也就行了,你没必要给我揭短揭的这么透彻吧?”

徐云雁尴尬的笑了一声之后看着李德奖。

“作为县令就要让你治下的百姓给你提供情报,为什么海盗知道了你们这里兵力空虚的情况?研究明白才能发现问题所在。”

李德奖点着头“我会做的,那你们呢?你们做什么?”

“我们当然是外出寻找海盗踪迹,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了,这还有必要说吗?现在我们楚州这一代如果安宁了,海盗只能北上或者南下。

北上再往上面是越王和齐王的地盘,这两位还没有就职。

这可都是陛下的儿子,不过已经有了编制军队,想必他们不会让这海盗肆虐的,那么南下离着最近的就是庐州,庐州可是还有一位郡王的。”

李德奖插了这么一句嘴。

“庐州?好像郡王是个文人,诗词歌赋信手捏来,不过他的文治武功好像就有点差强人意了。”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李德奖这样一说,徐云雁不由得看着庐州方向。

“庐州郡王?既然最高掌权者喜欢那吟诗作赋,他下面的人肯定会附和,我们是不是去庐州看看?”

徐云雁最后拍板定下了自己的想法,而薛礼却是在这里有点儿难为情的看着他。

看着薛礼欲言又止的样子,徐云雁上前拍着他的肩膀。

“小礼子。”

连徐云雁也称呼薛礼为小礼子,而徐云雁称呼里小礼子之后心中是那样的舒坦,没有想到称呼古之名将像是公公一般的称呼,是如此的舒服啊!

薛礼根本就没有理会徐云雁心中舒服不舒服,反而是幽怨的看着徐云雁,徐云雁也看着他。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

又是这么一句话,推卸所有责任,不过薛礼还是瞪着眼看着徐云雁,让徐云雁万分的尴尬。最后徐云雁无奈的挠了挠后脑勺之后对着薛礼说道。

“你和月儿的亲事怎么也得找一个黄道吉日吧?最近的黄道吉日怎么也不得半个月之后,这半个月时间足够我们去庐州看一圈了,正好你哥哥和你嫂嫂来了,我也来了,怎么也得给你们准备准备,而不能如此随意的就给你们定下吧?你还是觉着忍不住了,被李德奖这家伙刺激到了,非得立马成亲不行了?”

徐云雁在这里说着嘲讽薛礼的话语,而薛礼那一个无奈呀,看着李德奖求援。

李德奖也觉着徐云雁这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随即在这里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也是有担当有作为的县令,怎么会天天的儿女情长,然后刺激到了薛礼?”

不过李德讲这话完全被人无视了,他所作所为就算是在合理在有用,在一众人眼中也不过是儿女情长,这让李德奖万分的无奈。

“你们等着!我会证明我自己的。”

不过李德奖刚说完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

“咱们刚才不是说庐州郡王的事情吗?怎么在这里说到这样的事情上了,咱们还是先研究研究庐州郡王庐县的李道‏‎‏‎‏​‎‏‎​‏‏‎‎‏‏梁李郡王的事情吧。”

在李德奖说出庐州郡王李道梁之后,话题总算是再次回归正途,而徐云雁等人也在这里调兵遣将,准备秘密安排一只人手进入庐州。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要是真的庐州被海盗进犯的话,被这些对他们来说就像是苍蝇一般的倭寇袭击一番,肯定会出现很大的问题的。

最后还是觉得安排人不如自己去,随后徐云雁一行人总算是在李德奖欢呼中出了明县。

这一下子更是让衙役们对李德奖无语。

庐州县城之外的广庐山上,洛河郡主李欣陪着在庐州庐县他的父亲在广庐山别院当中闲逛着。

“父亲,你怎么出来王府了,不是要在王府当中养伤的嘛,你伤了这么重。”

这李欣刚说完,李道梁就在这里笑着摇了摇头。

“我这伤不碍事,还不是被你那兄弟气的我从马匹上掉了下来,摔了腿,正好眼不见心不烦,在这里陪着我的宝贝女儿,省的我的宝贝女儿哪一天出嫁了,我这当父亲的还没有机会多看两眼。”

看着满眼温柔的李道梁,李欣有点感动。

“父王,女儿才不要出嫁呢,女儿要一直陪着你,不然女儿出嫁了,我那兄弟还不把你气死?”

李道梁在这里打趣了他的女儿洛河郡主李欣一句,而李欣却是说到他们的兄弟庐州郡王世子李程程确实做的不怎么地道。

天天的随着他的父亲吟诗作赋,完全没有了任何李氏宗室将领的武力。

无论怎么说,李唐宗室怎么样也要是上马打得了战的,下马能治理地方的,但是天天的以文人自居他的后代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不过李道梁吟诗作赋样样在行,刚修养就有了举办文会的念头。

有了念头就要做,李道梁再次回返庐县下通知,李欣一起陪着,正好在路上说说话。

就在他们在这里闲聊的时候,根本不知道的是在庐州庐县靠海一边远处的海面上几艘海盗船正在那里盯着庐州研究着,是否在庐州登陆咬庐州一口。

海霸王又一次站在甲板之上和他的兄弟张大侠在那里跳望着庐州。

“这庐州风景可真是秀丽呀,这是我们原本的家乡,真是不舍得带人去我们的家乡去勒索一番,要是碰上我们的熟人可就不美妙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永恒至尊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魂帝武神 顶级弃少 重生之拳台杀手 弃少归来 少年风水师 重生弃少归来 重生之将门毒后 至尊修罗
相关推荐:
龙婿:盖天神医极品天医都市逆天仙医一天一个超能力,我在地球开外挂初唐逍遥王与大小姐的交换日常登录真实游戏人在奥特,变成卡尔蜜拉亮剑之我成了赵刚亮剑之最强兵工系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