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问道诸天从笑傲开始

郑玄机换来两个弟子,将单清风送到玉女峰上治疗。

宋清山悲愤道:“师伯!岳不群出手太过狠辣,将单师弟打成重伤,比武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应当取消岳不群的比斗资格!”

郑玄机“哼”了一声道:“清山,你入门晚,有些事情你不懂。你问问清柏,昔日老夫与赵师弟争夺掌门的时候,他师父在床上躺了多久?”

宋清山愕然望去,但见刘清柏摇摇头道:“昔日师父与师伯比斗,在床上足足躺了大半年,方才能够下地。对比之下,单师弟这伤算轻的了。”

郑玄机道:“我华山派掌门争夺历来都是腥风血雨。清山,如果你连现在这么一点伤害都受不了,将来如何统领我华山派与魔教相争?”

宋清山向郑玄机行了一礼说,低头道:“师伯教训的是,弟子知错了。”

郑玄机道:“好啦!话虽如此,但大家毕竟是同门,如果能不造杀伤,那自然还是要尽量避免的。不群,你出手小心点,不要再做无谓的杀伤了!”

岳不群向郑玄机行了一礼道:“师祖教训的是,弟子一定加倍小心。”

郑玄机点点头,宣布道:“这第二场暗器比试,是不群胜了。”

此话一出,宋清山有些泄气,他感觉事情有点难办了。

剩下的三项是剑术、内功和拳脚。剑术和内功是不用想了,华山上没有人是岳不群的对手。

眼下只有在拳脚功夫上做点文章了。目前场上拳脚功夫最为高深的,首屈一指的便是剑宗刘清柏,其次便是那气宗周清平。

岳不群的拳脚功夫稀松平常,这是大家公认的。但是宋清山依然不能掉以轻心,方才轻功和暗器也是做如此想,结果全都输掉了,那单清山还受了重伤。

谁知道岳不群在拳脚上会不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宋清山在这二人中间犹豫了很久。论功夫当然是刘清柏高,但是论亲疏却是周清平好,刘清柏此人总让他有点不放心。

宋清山考虑再三,最终说道:“周师弟,请你出来指点一下岳不群的拳脚功夫。”

郑玄机眼中利芒一闪,旋即隐去。

周清平点了点头,方要站出来,就听一个声音说道:“且慢,宋师弟,这一场应该是师兄来吧!”

周清平转头一看,只见刘清柏大步走向了场内,他对着宋清山说道:“宋师弟。你是认为师兄的功夫不行?还是认为师兄会对岳师侄暗中留情呢?”

剑宗众人顿时鼓噪起来,纷纷道:“宋师兄!那周清平是支持岳不群的,你怎么能让他上场呢?更何况,以他的拳脚功夫,怎么能是刘师兄的对手!”

宋清山面带尴尬,咳嗽了几声道:“师弟这不是因为师兄要主持比武,这才叫的周师弟吗?既然师兄愿意出来比试那就更好。”

他想了一下兀自觉得不放心,点了一下刘清柏道:“师兄,此局你如打败这岳不群,师弟请你喝酒!就喝你上回喝过的极品佳酿‘仙人醉’!”

宋清山见刘青柏自告奋勇对付岳不群,心中的不安又多了一分。但此刻骑虎难下,只能让刘清柏上场。

他故意提起“仙人醉”,便是隐晦的提醒刘清柏,他们两人目前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都跑不掉。警告他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幺蛾子。

刘清柏眼中精光一闪,旋即笑道:“依刘某的拳脚功夫,对付岳师侄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岳不群年方十五才开始习武,所有功夫全花在一柄长剑上,拳脚功夫稀松平常,师兄拿下来不在话下。”

“宋师弟,你就准备好你的‘仙人醉’,等着师兄来喝吧!”

宋清山微笑道:“只要刘师兄赢了岳不群,‘仙人醉’管够,想喝多少便有多少!”

刘清柏哈哈笑道:“有宋师弟此言,刘某就放心了。既如此,岳师侄赶紧出招吧!”

《镇妖博物馆》

岳不群的拳脚功夫确实不行。

他自拜入华山以来,所学的全是剑术和内功。拳脚功夫几乎没有涉猎。

因此也连带着他“独孤九剑”里面的“破掌式”与“破气式”全都不精。

但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赶鸭子上架也得上了。

岳不群冥思苦想破局的办法,终于他不眼睛一亮,心道自己何不学学张无忌的做法?

百年前,张无忌在光明顶大战六大门派的时候,曾经与少林派空性神僧做过一场。

当时空性神僧的三十六路龙爪手使得出神入化,张无忌无法匹敌,只能偷学空性神僧的龙爪手功法与之对敌。最终用龙抓手将空性神僧一举击败。

张无忌的武学天赋颇为惊人,但岳不群自忖自己的武学天赋也不次于张无忌。

他张无忌能现场偷学龙抓手来对付空性神僧,我岳不群就不能用刘清柏的华山功法对付刘清柏吗?

岳不群想出对策,便对刘清柏说道:“弟子岳不群,请刘师伯指点!”

刘清柏道:“无须多礼,你出招吧。”

岳不群也不会什么拳脚功夫,勉强算得上拳脚功夫的只有一门“一阳指”,但是此法却因少了最后一层心法而导致威力大减。

此刻岳不群却也顾不得了,他摆了个架势,向刘清柏临空一指点去。

刘清柏侧身闪开,随即左手合拢呈蛇头状,右手撒开成鹰爪状,使出了华山绝学“鹰蛇生死搏”。

这“鹰蛇生死搏”是华山九功之一,是左右两手分使鹰蛇双式的拳术,总计共有七十二路打法。

这门拳法施展起来,右手合拢作蛇头形状,使点打刺戳的功夫;而左手则使鹰爪功,使擒拿扭勾的功夫。

苍鹰矫失之姿及毒蛇灵动之势可于一式中同时现出,迅捷狠辣兼而有之,实是一门非常厉害的功法。

论威力,华山最厉害的拳脚功夫是“混元功”,“混元功”威力奇大,一招一式莫不具有极大威力。

但此功法难练难精,华山弟子极少有人练习,整个华山派只有宁清侠一人将此功法练至大成。

华山派其余弟子大都习练的是“鹰蛇生死搏”,刘清柏自然也不例外。

但见他向前踏上一步,右手向岳不群头顶勐的抓将下来,他手臂伸的笔直,这一击劲风凌厉,使的干脆利落,显然他在此武功上浸淫多年,正是“鹰蛇生死搏”中的“苍鹰搏兔”一式。

岳不群还是头一次见到这门华山绝学,他见刘清柏来势汹汹,便侧身避开。

刘清柏一击落空,左手随即跟上,蛇头状的左手啄向岳不群肩头肩颈穴。

岳不群不知如何拆解此招,再一次侧身避开。

刘清柏得理不饶人,“鹰蛇生死搏”使将出来,招招凌厉。

他或右手鹰爪,或左手蛇头,向着岳不群或抓或啄,更有的时候则双手合击,端的是招式精妙,厉害非常。

岳不群留神记忆刘清柏的功夫,只是一味的躲闪。

他的轻功本就比刘清柏高出很多,即使他一味的躲闪,刘清柏却也追不上他。

刘清柏空自一身精湛凌厉的“鹰蛇生死搏”功法,却在岳不群逃避式的打法中奈何不得岳不群。

过了一会儿,刘清柏七十二路“鹰蛇生死搏”使完,他右手一爪,抓向岳不群的面门,正是先前的那招“苍鹰搏兔”。

岳不群侧身避开,心中一动,此招刘清柏刚刚用过,看来这七十二路“鹰蛇生死搏”功法,已经被他使了个遍了。

刘清柏提气大喝道:“岳师侄,只会一味躲闪吗!”

岳不群还嘴道:“该还击的时候,弟子自会还击!”

他这一说话,有些分心,脚下动作不免慢了一分。

刘清柏看出破绽,右手勐的暴涨了几分,一下抓住了岳不群的左臂。

他右手五指使力,便想将岳不群的手臂捏断。却不料指尖一滑,手指下抓到的仿佛是一张滑熘熘的大鱼皮,毫不受力。

岳不群左臂一扭,瞬间便从刘清柏的鹰爪中抽了出来。却只听“哗啦”一声,他左臂的长袖被刘清柏抓破,一只袖子被刘清柏撕扯了下来。

这还是岳不群三场比试下来的第一次受挫,宋清山顿时精神一振,这场比试终于能让他看到一点胜利的希望了!

宁夫人和何清云见岳不群失利,不由得为他担心。

刘清柏扔掉手中的袖子,哈哈大笑道:“岳师侄,再来再来!”

岳不群沉声说道:“好!还请刘师叔出招!”

刘清柏笑道:“叫师叔先出招也行,只是你不可再一味闪避了!你这是打算将师叔累死拖死,好获得胜利吗?”

岳不群微微一笑道:“从此刻起,弟子绝不会再一味躲避,师叔尽管出招吧!”

刘清柏听到此言,不再犹豫,右手鹰爪功直击岳不群面门,正是方才已经用过两次的“苍鹰搏兔”一式。

岳不群微微一笑,右手霍的成爪,一爪向着刘清柏头顶抓去,此式与刘清柏此招一模一样,正是“苍鹰搏兔”。

但见岳不群此招用出来,狠辣灵动兼备,仿佛在此功法上浸淫了数十年一般。

他出招速度比之刘清柏快了几分,虽然刘清柏先出招,但岳不群却是后发先至。

刘清柏鹰爪距离岳不群头顶还有一段距离,岳不群手指已经到了刘清柏头顶,马上就要按下去!

刘清柏一个侧身,迅速避开了岳不群这一击,他退出两步,惊疑不定,问道:“岳师侄,你也会这门功法?”

岳不群摇摇头道:“弟子也是方才才会此功法。”

刘清柏根本不信,方才岳不群那一击,招式中精妙毕现,光凭这一招,就不是短短一瞬就能学会的,没有数年下苦功练习,怎么使得如此老辣!

刘清柏不再去想,左手忽的一声击出,啄向岳不群的左侧“肩井穴”,却是一招“灵蛇吐信”。

岳不群见状,也是同样的一招“灵蛇吐信”使出,在刘清柏并未打中他的肩井穴的时候,先一步戳中了刘清柏的肩井穴。

他顾忌方才郑玄机所言,此次只在刘清柏肩井穴上轻轻一戳,便已收手。

刘清柏手臂酸麻,手指还没到岳不群肩井穴便已酸软无力,只能后退一步,但见岳不群正在他的身前面带笑容的看着他。

方才这一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刘清柏已经输了一招。

刘清柏呆了一呆,他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眼看就要出口认输,宋清山忽道:“岳不群,你这样使招,不是无赖吗!”

岳不群微笑道:“弟子可是违反了那条华山门规?还是不能用此‘鹰蛇生死搏’招式对敌?”

宋清山冷冷的道:“你要么一味退却,要么一味模彷,无非是仗着自己的轻功高强罢了,此轮比试,比的可是拳法!”

岳不群微笑道:“宋师叔如果不服,可以遣人再比,弟子接着便是。”

宋清山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当下对着刘清柏道:“师兄,这小子滑头之极,用别的拳法再与他比过!”

刘清柏摇摇头道:“刘某方才已经输了,自无颜面再与岳师侄动手,况且刘某所精的只是这一门‘鹰蛇生死搏’,其他拳法却是不精,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宋清山见状说道:“周清平周师弟,烦请你出手,与岳不群比试一番!”

何清云大喊道:“宋师兄,方才师伯说过,只出一人与岳师侄比试。方才单师弟就已经违规了,如今刘师兄已经自承不如,正该宣布岳师侄获胜才是,为何还让周师弟出手!”

岳不群却无所谓,他正要借此立威,也不在乎多少人来战,反正他“九阳神功”气脉悠长,现在状态好得很!

当下说道:“何师叔,师侄此次争夺掌门,总要让师叔们心服口服才是,不管是一人还是几人,师侄全都接着便是!”

见岳不群如此说,何清云也不再说话了。

郑玄机捋须微笑,也不说话。他对宋清山阵营屡屡违反他一项只许一人挑战岳不群的规定视而不见,显是对宋清山阵营十分纵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少年风水师 魂帝武神 至尊修罗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顶级弃少 重生弃少归来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之将门毒后 弃少归来 永恒至尊
相关推荐:
汉旌宝可梦我能进化精灵神豪的财务自由生活九叔世界:开局一张卡牌笑傲红颜史上最强大学我只想安安静静的钓鱼食气者,神明而寿[综漫]好人一生平安中华灯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