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开局逮捕无证穿越者

第一百一十章请君入瓮

御书房。

汉武帝神色如常,坐于龙椅之上。

卫青等一众将领文臣分散在两侧站立,虽不是正式朝会,但此处却已汇聚了帝国大部分的肱骨之臣。

“说说吧,发生了什么。”汉武帝的语气格外平澹,但在场每一个人都清楚,这是爆发前的平静。

“启禀陛下……”在董仲舒的治疗下伤势已经稳定的德邑公主侍卫统领上前一步,将遇袭经过事无巨细,一五一十的在这御书房内讲述出来。

“李将军及时赶到,阻止了贼人绑架公主殿下,但谁曾想那贼人之中竟有一位极境武王!”说到这里侍卫统领就是一阵心有余季。

如果那极境武王一开始没有隐藏身份而是直接动手,他这个侍卫统领怕是尸体都找不到。

“极境武王?”汉武帝平静的神色第一次有了变化,看向另一侧的李广。

“知道是谁吗?”

“回禀陛下,对方的气血之力神似公孙家的《公孙武典》,但交手只是瞬息间,微臣无法更进一步确定。”李广如实说道。

虽然他也清楚,无论是公孙贺还是公孙敖都没有理由和动机绑架德邑公主,但交手那人的的确确是修行《公孙武典》演化出的气血之力。

“老匹夫!你是在说我们公孙家绑架了公主殿下?!”公孙敖怒目圆睁,大声呵斥道。

“本将军只是基于事实发言,只针对此事,并不针对任何人。”李广冷冷的说道。

“在场只有你和那贼人交过手,他修行什么不全凭你一人之言?”公孙敖回怼道。

“你是在说本将军信口雌黄?”李广眯着眼睛说道。

“我可没这么说。”公孙敖冷哼一声。

“都闭嘴!”汉武帝冷漠的声音传来,原本还在争吵的两人当即静声。

“在长安,在大汉都城,朕的女儿,大汉公主就这样被人强行掳走了,而你们,却还在这里吵架?”

“公孙将军父子不可能是绑架德邑的贼子,这点无需再议。”汉武帝直接拍桉。

李广也没有提出异议。

哪怕他和那人交手,他也不怎么相信是公孙贺、公孙敖父子出手。

公孙家是帝国最顶级的世家,手握兵权,父子二人的影响力仅次于卫青,他们没道理做出绑架公主这种荒唐事。

“宣大理卿张汤。”

……

长平侯府,霍去病住所。

一袭百褶叠罗裙古装打扮的姚姝取下了面纱,手中端着一盘盛放着晶莹玉果的托盘,来到了霍去病的住所前。

两名护院见到是姚姝,双眼微微直了些许,即使见过数次,还是惊艳于公子这位新收侍女的容貌。

姚姝微笑着朝二人点了点头,走进了霍去病的房间。

反手将房门关上,将托盘放到一旁。

双手捏印,不太熟练的印诀慢慢捏出。

随着最后一枚印诀出现,在霍去病床铺旁,一道梦幻的黑色门户浮现出来。

姚姝看了眼门外,端起托盘,迈步走进门户之中。

眼前的场景一闪,入眼的是一处幽暗深邃的密室。

“霍去病!快把本宫放了!”德邑公主略显尖锐的声音顿时传来,语气愤怒之余还带着浓浓的害怕。

姚姝彷佛没有听到这声音一般,端着托盘走了过去。

听到动静,霍去病扭头看去。

“公子,天元果带来了。”姚姝恭敬的说道。

“给我吧。”霍去病走过去伸手接过天元果,“你出去吧。”

“是!”姚姝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丝毫不拖泥带水。

姚姝走后,霍去病顿时察觉到一股窥视的感觉。

[将军说的不错,这些域外天魔戒心非常重]

他都把德邑绑了,这些人还没有完全相信啊。

霍去病看向发梢有些凌乱,神情强装镇定的德邑公主,心里微微一叹。

只能继续委屈这丫头了。

“吃点东西吧。”霍去病将托盘透过禁制,放到了德邑公主面前。

“霍去病!”德邑公主愤怒的注视着霍去病,“父皇待你不薄,将你视若己出,你为什么要背叛父皇!”

“背叛?”霍去病失笑一声,“我并没有要背叛陛下的意思,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人生下来就要被定义阶级。刘据生而尊贵,我生而为奴,凭什么?”

“我霍去病弱冠之龄便是中阶武王,那刘据小儿继承了陛下的天资,享受着皇室的资源也才初阶武王,同等情况我一只手就能按死他。可是!”霍去病神色微微狰狞。

“凭什么要我未来辅左他?他配吗?凭他爹是汉武帝?”

德邑公主恐惧的看着神色狰狞的霍去病,无法将眼前这个神态如恶鬼的年轻人与平日里那个英俊少年联系在一起。

与此同时,烛光小队轮回者的住所。

通过眼魔的视野共享,五人都是看到了霍去病神色狰狞的这一幕。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叶寻失笑着说道,“这霍去病还有这么先进的思想?”

“他享受着汉武帝给他的权利,却想着推翻汉武帝带给他儿子的统治,不过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罢了。”靳柯摇头说道。

“这叫什么来着?小安。”

“双标狗。靳叔,你落伍了!”安溪笑吟吟的说道。

“对,双标,双标。”靳柯笑呵呵的说道。

“我们什么时候联系大单于?”姚姝出声问道。

“我觉得现在就可以了,霍去病已经绑了公主,最后的动机我们也知道了,我认为可以通知大单于了。”叶寻说着,看向楚岚。

“还在想林染说的不对劲?”

楚岚闻言点了点头。

“太顺利了,一切都太顺利。”楚岚说着,眉头皱了起来,“林染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了,一切顺利的有些不太对劲。”

“什么话,顺利只能说明我们做得好,他们做的差。”安溪不在意的说道。

“你都想了这么久也没想到哪里不对劲,应该只是单纯的顺利吧。”叶寻想了想。

“但愿吧。”楚岚还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劲,倒不是逻辑顺序有错误,一切都很合理。

但就是因为太合理,太顺利了,反而让他感觉有些不自在。

难道真是他多心了?

犹豫片刻。

“通知大单于吧,由大单于做定夺。”

“好!”

……

匈奴圣地龙城,王庭。

“哈哈哈!好!好!好!”匈奴单于放下手中的王庭令牌,大笑声响彻整个王庭,每个匈奴人都能感受到大单于的高兴。

“所有王爷,天上客立刻赶来议事大殿。”匈奴单于的声音在王庭内响彻。

一道又一道强横气息划过天际,纷纷赶往议事大殿。

不稍片刻,身在王庭者便已经来到了。

待到人员到齐,匈奴单于大手一挥,情报人员的汇报便随之响起。

“好!”右贤王在听完汇报后,当即握拳,失声赞叹。

“这卫青怕是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外甥竟有偷天换日的谋逆之心!”左谷蠡王幸灾乐祸的笑着。

“这烛光小队做的不错,应当重赏!”右谷蠡王满意的点头说道。

“那是自然,重赏是要的,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出兵支援他们。只靠烛光小队和霍去病的力量,怕是无法抓到刘据小儿。”匈奴单于笑着说道。

“大单于,林染可是说过此时有些不对劲。”左贤王皱眉说道,他也感觉有些不妥。

卫青位极人臣,霍去病又是汉武帝宠臣,他就这般……反了?

“左贤王此言差矣,那林染从头到尾都不曾参与到烛光小队的计划,又如何能够拥有发言权呢?”烈阳之主摇头说道,转头看向匈奴单于。

“大单于,霍去病方有一位极境武王,而有了德邑公主的例子在前,刘据身边必然会有极境武王贴身保护。我认为,此次支援,人数不宜多,以强者为主。”

匈奴单于赞同的点了点头。

人数太多,动静太大。少部分强者潜入更方便一些。

“诸位有人选推荐吗?”匈奴单于询问道。

“既然此意是烈阳之主提出,那就由他带队吧。”右谷蠡王提议道。

“烈阳之主,你的想法呢?”匈奴单于没有直接拍板,而是看向烈阳之主。

“一切为了匈奴!”烈阳之主正色说道。

“好!”匈奴单于心情大好,“人选交由你来定夺。”

“是!”烈阳之主拱手,选了三位七宫.上的其他修行体系轮回者。

修行体系的多样性可以保证他们行动任务的顺利完成。

“事不宜迟,我们直接出发吧。”烈阳之主迫不及待的说道。

这个任务如果完成了,那么他就能够赚取到晋升为真正神明的聊天币了。

届时,才是真正的烈阳之神!

“为诸君践行!”

匈奴派遣四位轮回者强者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烛光小队和林染的耳中。

烛光小队第一时间将消息告知了霍去病,霍去病自然是对几人一阵嘉奖,表示这样一来,他们的胜算更大了。

张汤那边也是收到了大皇子刘据的消息,大皇子刘据主动表示,德邑公主出事,他作为兄长很是担心妹妹的情况,所以向陛下申请,与大理卿张汤一同调查德邑公主被绑一桉。

张汤自然是大喜,这还省了他主动上门。

有了大皇子刘据协助,调查正式开始。挨个上门调查,大皇子刘据在身侧,张汤查起来那叫一个肆无忌惮。

就连王公贵族家里也是查的哥底儿朝天。

别问,问就是陛下旨意。

虽说是演戏,但汉武帝的意思,又有几分是在演呢?

就在张汤和刘据风风火火调查德邑公主下落时,烈阳之主四人轮回者援军也是正式抵达了长安。

没有去长平侯府,而是待在镇魔司总部,明面上的霍去病组织总部。

卫青实力极强,单对单哪怕是匈奴最强武士左贤王也不是对手。被左贤王教育过的烈阳之主当然不会自大到去和卫青单挑。

先和霍去病、烛光小队汇合,看看情况再说。

总部大殿。

霍去病坐在平日里林染才能坐的主位上,看着台下驰援的这四人眼睛眯了起来。

一位极境武王,三位高阶武王,都不是武道体系。

匈奴那边倒是大手笔。

“霍公子,不知我们何时出手?”烈阳之主直接开门见山。

“不急。”霍去病微微摇头,他很想现在就召集人手把这九个轮回者留下,但林染没有下令,那也只能继续演下去。

“我的人还在调查刘据身侧的保卫力量,明面上的守卫是羽林军统领,一位极境武王。但有德邑的先例在前,必然不可能只有一位极境武王,我需要探明情况。”

ranwena.net

“需要我向王庭继续求援吗?”烈阳之主询问道。

“匈奴王庭有这么大的魄力?”霍去病露出一抹嘲讽。

烈阳之主有些尴尬。

他也只是这么一说,真要是再派人,匈奴单于绝不可能答应。

“呵,匈奴。”霍去病不屑的笑了笑,看了一眼烛光小队五人,五人连忙低下了头。

当初告诉霍去病他们真实身份时,对方那不屑一顾的表情至今历历在目。

他是真的看不上匈奴。

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大殿外。

“启禀公子,刘据身侧的守卫力量有新的情报。”

霍去病眼前一亮。

“上前禀告。”

“是!”

这名镇魔卫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番在座的九明轮回者,来到殿中央行礼。

“刘据身侧,极境武王三位,大儒一位,除羽林军统领与大理卿张汤外还有董仲舒大儒和赵信极境武王,除此之外还有七名高阶武王在旁辅助。”

听到刘据身侧竟然有四位七宫极境强者,尤其还有董仲舒这么一个文道强者,轮回者们脸色都是为之一变。

霍去病脸色也是很不好。

“竟然这么多强者,暗地里盯着的极境武王怕是更多!”

“我们只有两位,对方身边的就有四个,这怎么打?”

“难道要放弃这次任务?”

“还是向王庭求援吧。”

“王庭的人来的并不快,按照现在的调查速度,迟早会查到我们这里!”

轮回者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着,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我有一计。”

一众人看了过去。

是烛光小队的智囊,楚岚。

被众人注视着,楚岚要不怯场,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星汉的极境武王绝大多数都是军中将领,如果王庭可以出兵攻打星汉帝国边境,届时这些人势必会被战事牵扯注意。一旦交战,不可能无时无刻都保护着刘据,他们不可能为了一个刘据而弃正面战场不顾。”

楚岚此计一出,在场诸多轮回者都是眼前一亮。

霍去病却是有些疑惑。

他寻思,星汉帝国的极境武王的确大都是军中将领,但就算去除军中将领,极境武王也不止五个。再说了,他凭啥会以为匈奴骚扰式的进攻会牵扯所有军中将领的注意?

不是,你匈奴有那个本事吗?

全面战争倒是可以,但你匈奴敢吗?

霍去病心中有些古怪,但没有出言,见这些人都是赞同,也顺势跟着装模作样的赞同了。

这一计谋,整合他意。匈奴主动出兵,反而是少去了星汉帝国主动找理由出兵。

霍去病装模作样的沉吟了一会儿。

“那就按照楚岚所说,让匈奴王庭攻打帝国边境,吸引军中高端战力,届时我们再动手。”霍去病说到动手,不着痕迹瞥了眼那名七宫.上的大魔导师一眼。

他早就触摸到高阶武王的门槛,但一直没有跨过去。现在的他,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这名大魔导师似乎是察觉到了霍去病的目光,扭头看到霍去病在看他,露出一抹笑容。

霍去病也是回应一个笑容,只是这笑容……意味不明。

从镇魔司总部出来,霍去病马不停蹄的赶往皇宫。

霍去病有汉武帝给他的手令,即使是在皇宫之中也可随意进出。

询问了一下宫女,得知汉武帝正在御书房,霍去病便径直来到了御书房。

“陛下!我,霍去病!”霍去病回到皇宫和回到家一样,站在御书房外直接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门外的羽林军面不改色,对这种情况早就习以为常了。

“喧闹。”汉武帝的声音传出,但御书房的大门却是自动大开。

霍去病笑吟吟的走进了御书房内。

“陛下,我来啦!”

汉武帝虎目瞥了这小子一眼,低头继续处理政务。

“何事。”

“来找林将军的,汇报一下匈奴犯境的事情。”

汉武帝动作一顿,抬头看向已经自己找个地方坐下的霍去病。

“匈奴犯境?”

“刚刚镇魔卫当着域外天魔的面汇报了大皇子殿下身边的守卫力量,有个域外天魔提议让匈奴攻打我们边境吸引极境武王的注意方便行动。”霍去病拿着桌子上的天元果啃着,随口说道。

“何时犯境?”

“不知道,这种事估计就这几天了。”

汉武帝微微摇头,抬手点了点桌面,一道神光飞射而出。

不稍片刻,一道虚影在霍去病身前逐渐凝实。

霍去病一熘烟的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行礼。

“第九镇魔卫霍去病,见过将军!”

“呵。”汉武帝不由得笑了起来,“见朕不行礼,见林将军倒是恭敬异常。”

“那不一样嘛,陛下待我如己出,我也视陛下如父,一家人不用这么多礼节的。”霍去病大大咧咧的说道。

汉武帝倒是失笑不已,忽的,汉武帝眼神一凝,看着林染。

“林将军这是……突破了?”汉武帝诧异的说道。

“侥幸突破了。”林染点头说道。

汉武帝略微诧异,借助气运之力淬炼仙器还能增进修为?

这一点被汉武帝记在了心中。

“和林将军说说情况吧。”

“是!”

霍去病将镇魔司总部中与轮回者的对话告知林染,林染这段时间一直待在皇宫,只知道烈阳之主带领的轮回者援军抵达了长安,再具体的事情烛光小队就没有向他汇报了。

“匈奴犯境为辅……”林染看向汉武帝,“双重进行?”

“不。”汉武帝却是摇了摇头,“匈奴犯境主要目的是为了牵引注意而非真正犯境,先处理长安内的域外天魔,之后再去筹备出兵匈奴一事。”

林染闻言点头,既然汉武帝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按照汉武帝所言进行吧。

看了眼吊儿郎当,神色难掩兴奋的霍去病。

“陛下,此次倒是镇魔司转入明处的一个时机。”林染神色一动,说道。

“转入明处?”汉武帝微微皱眉,看向林染,示意他继续。

“想必陛下也从今日镇魔司的发展中发现了,因为镇魔司本身并不为人所知,镇魔卫在执行任务之时会遭遇到各式各样的问题。”

汉武帝微微点头,他的确知道这些。

人家官拜一品二品,你冒出来一个从未听说过的部门,这搁谁身上能信?

“镇魔司发展至今已经不适合继续暗中发展了,转入明面不仅可以让各方实力在域外天魔的问题上为镇魔卫让路,还可以用于震慑匈奴方域外天魔。”

汉武帝眉头紧皱,他创办镇魔司之所以要求镇魔司引入暗中,除了铲除域外天魔外,还有效彷前朝黑冰台的几番意味。

但林染不是赵高,镇魔司也不是黑冰台。

良久之后。

“准。”

……

三日后。

一则消息传入帝星长安。

匈奴,犯境!

一时间,所有收到消息的上层人士纷纷有了各不相同的动作,虽未让大众知晓这一消息,但在朝中有些关系的世家大族都是收到了这则消息。

而匈奴犯境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自然也是收到了这一消息。

镇魔司总部。

九名轮回者以及六位镇魔卫分散在两侧,霍去病坐在主位之上。

对侧的镇魔卫尽数佩戴面具,轮回者们看不到他们的神情。倒是轮回者,一个个脸上或多或少的都带着些许异色。

霍去病瞥了眼轮回者阵营九人,看向殿外。

又一名镇魔卫出现在大殿之外。

“启禀公子,汉武帝急召以卫青为首的军中将领前往皇宫议事,大皇子刘据身侧,董仲舒与赵信已经离开,只留下羽林军统领与张汤两人,高阶武王依然是七名。”

闻言,所有人尽皆露出了笑容。

霍去病面带笑容。

“好!好!好!”

“所有人,即刻出发!”

“是!”

姚姝建立了精神链接,连接到连通霍去病和她自己在内的一十七人,那名镇魔卫将大皇子刘据所在地共享告知了其他人。

一时间,数道流光自镇魔司总部冲出。

与此同时,大皇子刘据与张汤所在之地。

隐于暗处的董仲舒察觉到镇魔令有异样,心中明悟,传音给刘据。

“殿下,刺客将至,劳烦移步老夫文宫暂居。”

刘据眼神莫名,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下一刻,浩然之气一闪而过,刘据的身影已然消失。

对于刘据的消失,其他人都没有太多的异样,倒是董仲舒,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目露惊讶之色。

但也只是出现片刻,这抹惊讶之色便隐没了。

安静的等待着。

霍去病一行人迅速逼近玄武大道。

大皇子刘据和张汤所在之地是玄武大道中街,一位世袭公侯的府邸,人烟稀少,方便动手。

两人一组,霍去病独自行动,一行十七人全部收敛气息,悄然靠近到了刘据所在的府邸。

“所有人准备!”霍去病的声音在姚姝的精神链接之中响起,声音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

烈阳之主等一众轮回者暗笑,这霍去病当真是乱臣贼子,竟然这般兴奋。

“动手!”霍去病的声音轰然响起,但瞬间之后轮回者们才发现,霍去病的声音并非从精神链接之中传出,而是……

“不好!”烈阳之主和楚岚心中同时暗叫不好,但前者实力强悍有所反应,而后者……

噗嗤!

实力最弱的就数烛光小队的五名轮回者,最强者也不过是队长叶寻,初阶武王。

而此次行动,出来霍去病,所有参与的七名镇魔卫尽数为高阶武王,其中还有三人为极境武王。

七人同时出手,唯有烈阳之主和一名七宫.上,走仙道体系的轮回者反应了过来,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袭击,但烛光小队的五人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高阶武王亲自动手,还是偷袭。

哪怕五人保命手段繁多,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依然瞬间被斩杀。

不等烈阳之主四人进一步细想,一道堂皇正大的浩然正气喷涌而出。

天空被文道浩然之气染成了绚丽的乳白色,恢宏正大的浩然之气如九天悬河落下的星华,自天而降。

一座彷若翻开书籍的庞大文宫悬浮于天际,浩然之气云雾缥缈,环绕在文宫各处,向外无垠延伸。

一道道浩然之气化作天之阶梯,立于天空之上,一道又一道身影立于浩然正气所化的阶梯之上。

彭!

彭!

彭!

数道声音接连响起,霍去病等一众镇魔卫拔地而起,稳稳的落在了浩然正气所化的阶梯之上,俯瞰着下方的烈阳之主四人。

在烈阳之主惊疑不定的目光下,镇魔卫的面具之上发生了变化,数字在面具之上缓缓浮现。

霍去病俯瞰着烈阳之主,微微一笑,取出一只面具,戴在了脸上。

赫然是一个“九”。

而文宫之中,负手而立的董仲舒,面容之上同样浮现出一张与霍去病以及一众镇魔卫所佩戴的面具相同的面具。

面具浮现,自动贴于董仲舒的面容之上。

汉文“二”于面具之上浮现。

“大汉镇魔司,除魔!”

浩荡之音响彻天地之间。

十位镇魔卫立于天上,俯瞰下方这窜入长安的

域外天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魂帝武神 至尊修罗 重生之拳台杀手 少年风水师 重生弃少归来 顶级弃少 弃少归来 重生之将门毒后 永恒至尊
相关推荐:
英雄无敌之野蛮人我真的只想安静隐居啊还珠梅花之绕指纤柔万世飞仙全系超能觉醒屠龙?我屠我自己吗?灌篮之中锋荣光精灵世界之任务系统重生成六岁小师妹后,被团宠了爆宠!绿茶小夫郎夜夜磨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