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剑仙她以理服人

林意歌扫过妘明月过分平静的面庞,才伸手接了玉简。

神识探入,“九黎有神女,抟土为人……”

除了九黎部落的由来,玉简中还记录了灭族之祸的来龙去脉。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青梅竹马因妒生恨反目成仇的故事。

唯一不太寻常的,便是妘芝的青梅竹马曾瑾,不是土生土长的九黎人。

妘芝上一代的候补巫女之一没能觉醒巫族血脉,后出嫁至九州,诞下一子,名为曾瑾。

曾瑾十岁时痛失双亲,无依无靠之下,便拿着母亲的遗物找到了九黎山来。

从此便在九黎山住下。

而妘芝的母亲正是当时祖屋之主,九黎部落大巫。

她对早早丧母的曾瑾照拂有加,将其放在亲兄弟身边抚养,和妘芝同样待遇。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妘芝就和曾瑾玩在一起。

曾瑾与九黎部落以壮实为美的少年,气质截然不同,又有一张精致脸蛋,自然把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巫女迷得神魂颠倒。

可惜好景不长。

……

林意歌快速扫过,有些惊讶地总结道:“照此说来,妘芝与曾瑾感情甚笃。只是妘芝久久没有女嗣,为了传承巫族血脉便接受了九黎部落其他男子走婚,因此引起曾瑾的嫉恨,导致这灭族之祸?”

难怪妘芝说不出口。

按照九黎部落女本男末的传统,所有的孩子都由母亲诞育,因此格外重视女子。

九黎山也不存在如同九州凡间那样固定的夫妻关系。

唯有女嗣能保证巫族血脉的承继,为确保巫女的延续,妘芝身为九黎部落未来大巫,不得不多多尝试。

“这是妘芝巫女一面之词罢了,林师叔不必当真。”妘明月冷哼一声,面上隐有怒意,“那曾瑾恩将仇报,灭族之祸岂是嫉恨一词能概括的?”

林意歌微微一怔,视线触及脚边的土地,颔首认同道:“确实。当初焚毁九黎山祖地的大火若是凡火,怎会叫九黎山主峰顶上荒芜至此?”

妘明月恨恨道:“就因为这个忘恩负义的人,九黎部落有祖地却归不得!”

林意歌未曾经历,自然没有妘明月那般愤恨。

她冷静分析道:“妘师侄,我认为这个曾瑾,极有可能是个修士。也不知道这曾瑾拜了何门何派,竟然在善恶未分之时便开始修炼。”

世间凡人自然可以提前修炼,不必非要等到十五岁。

只是年岁太小,善恶未分,容易酿成大祸。

那曾瑾若非修士,以其无依无靠的身世,要如何勾连外人,对付众多精通毒术的九黎之民?

而且修士子嗣艰难,也应上了妘芝与曾瑾久久无嗣的事实。

妘明月深吸口气,平静下来,说道:“虽然不知道妘芝巫女留下的信息是真是假,但能够确定的是,除了当时为准备纹面礼而去寻找毒刺藤的妘芝,无人生还。”

“嗯?”林意歌愣是没能理解这其中的因果。

妘明月了然,大师兄给的九黎山民俗风情玉简上,也不可能提到这个。

“林师叔有所不知,九黎部落最忌讳与族中男子提及纹面礼。”妘明月顿了顿,补充道,“正如凡间许多家族,只许男子进入祠堂祭拜先祖一样。”

林意歌恍然道:“曾瑾可能以为妘芝已经死在那场大火中了?”

妘明月点了点头,解释道:“纹面礼当日,会从八座侧峰上请来其他姓氏的九黎女巫纹面,或许是将那人算成了妘芝巫女。”

九黎部落自诩巫族后裔,身上的巫族血脉延续至今,也沿袭了上古八大姓氏,每家都会有巫女觉醒。

但八百年前灭族之祸后,妘芝巫女因重建九黎部落,而渐渐成为人心所向。

长久以来,妘氏一家独大。

妘明月自己想要纹面都不知道该上哪儿请一位德高望重的她姓巫女来给自己执藤。

她隐隐觉得妘芝巫女在灭族之祸上,绝不无辜。

说来也巧,妘明月凭借感觉选取的七个九黎少女,恰好就是八大姓氏中其他七家的姑娘。

林意歌沉吟片刻后,万分肯定地说道:“曾瑾若没死,也一定改名换姓了。”

此人造下如此杀孽,九大门派肯定很乐于追杀他,为自己搏一搏好名声。

前提是,曾瑾不是九大门派的人。

妘明月点了点头,认同道:“我在归一派藏书阁里查过《九州旧闻录》,不曾见过这个名字。”

fantuankanshu.com

那《九州旧闻录》集结了九州报馆之主曹白自五百年前创馆以来,所有的九州画报及每一期九州逸闻。

但凡是个叫得上名号的人物,有点什么风吹草动,恩怨纠葛,都会被记录在内。

按理说,归一派藏书阁,不该有这种不正经的书。

可偏偏就有。

而妘明月为了更好地融入归一派、融入修真界,凡是带有“九州”字样的书简,她全都借阅了一遍。

为此,她更加肯定,归一派与九州报馆的关系,如同归一派与无患灵药铺、与暗盟的关系一样,极为亲密。

说不准,那九州报馆和暗盟和真传谈师叔的无患灵药铺一样,都是真传弟子在外开创的产业。

她自然是求不动这些真传师叔们的。

但林师叔不一般,她能轻易请动暗盟之主为九黎山设下护山大阵!

这护山大阵可不是随便什么宗门都有,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设下的普通防御阵都能称作护山大阵。

思及此,妘明月便拱手请求道:“还请林师叔助我一臂之力,将那曾瑾找出!”

“既然已经知道是谁,倒是先不忙找他,依我看,复兴九黎部落的事才要紧。”林意歌劝慰道,“况且,在山海界里找个隐姓埋名了八百年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妘明月放下心来,心知林师叔这是应下了,只是不能打包票。

她再度拱手道谢,说道:“弟子明白,多谢林师叔!”

林意歌想了想,那曾瑾若是死了还好,活着可真不好查。

她抬头看向余维则,高声问道:“魏盟主,你可听说过曾瑾这个人?”

余维则微微一顿,便转头看向两人:“是修士?死的还是活的?活人没听过,死人要下点功夫去查。”

林意歌闻言,哭笑不得,四师兄跟她还真是默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顶级弃少 永恒至尊 少年风水师 重生之拳台杀手 魂帝武神 至尊修罗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弃少归来 弃少归来
相关推荐:
混在皇宫当太监猎人:我真不是除念师文豪:从续写开始假面骑士王骑影视:我于此刻行走诸天女友来自木叶日向重生之我1992带星际图书馆穿越女玄,我吊打全员异世界气味图书馆影视都市剧从三十而已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