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裂土封疆从伯爵开始

“三郎啊,看来你猜的没错啊,这李严还真是打得这个主意,本来对咱们威胁是真不小,可惜啊,既然已经提前猜到了,又怎么会不做准备呢?”秦远道

“我说老秦你行了啊,罗里吧嗦得说这么多,你就说我什么时候能上吧,可别再说这些用不着得了,”张胜直接打断了他,不耐烦的道

秦远一听这话,顿时感觉有些无语,可是这张三郎就是这个性格,自己又能怎么办呢?于是只能开口道“先别急,现在好不是时候,现在对面还没全进来,此时封口有些可惜了。”

张胜听了之后也没说什么,只是脸上写满了失望,继续眼巴巴地看着战场,把一旁的秦远看的是哭笑不得。

而此时的李严,看着眼前这顺利的不像话的战场,引种隐隐有些不安,可是他思来想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燃料,所以就压下了心中的不安,继续指挥作战。

时间就这样又过了一刻钟,就在张胜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他终于听到了秦远的话“三郎啊,该是你出马的时候了,把口袋封死,成败就看你的了。”

“哈哈,老秦你就瞧好吧,我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可算是轮到我了。”张胜高兴的道

说完之后根本没有停留,而是直接下去整军了,并且很快就整理好了,随即大军开拔。

看着眼前的战场,张胜大吼一声“弟兄们,随我杀敌!”说完之后率先冲了出去,张胜的出现彻底打乱了战场的格局,此时的李严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落入了陷阱之中。

看着在战场上大杀四方的那只生力军,李严知道自己输定了,不过他还是想要挣扎一下,他输不起,理国也输不起。

“快,快把他们给我挡住,给我突围。”李严大喊道,而他刚说完身边的心腹就道“大将军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xiashuba.com

“你给我闭嘴!将士们正在厮杀,我身为主帅岂能在这个时候一走了之,休得胡言乱语!”李严断然拒绝道

“大将军,万不可意气用事啊大将军。”心腹劝了之后,发现自家大将军还是不为所动。

于是冲左右使了个眼色,一群人围了上来,把李严直接架走了,李严自然是不肯走,于是大声道“你们要干什么?赶快放开本将,本将要与将士们同在。”

可惜他如何是那么多人的对手,于是只能被架着越走越远,而此时的副将看到李严走后,便直接鸣金收兵,随后直接转身就走。

如今战场正在焦灼,他当然知道此时鸣金,结果一定是大败亏输,但是若情况继续下去,那自己的将士们也是活不下去的,只能被齐国一点点蚕食。

随着副将的一声令下,大溃败开始了,此时战场上的张胜,自然也看出来了,于是高兴地大喊道“弟兄们,这群兔崽子顶不住了,随我杀!”

战场上另一个方向的牛满志,此时也是杀得兴起,一时间齐乌联军士气大振,一直追着理国兵马的身后杀敌,等到战场结束时,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了。

回到营地的张胜,顾不得满身的鲜血,直奔中军帐而去,等他到的时候发现人都到齐了,而里面的人除了秦远之外,个个如他一般。

“我说老秦,你看看这场面,就你自己这么干净合适吗?有什么说的你赶紧说,我这还得回去该好好收拾一下呢?可没时间在这等你。”张胜道

“好你个张三郎啊,我这还没说你呢,你到是编排起我的不是来了?你可是最后一个回会来的,若不是为了等你我们早就散了,也轮不到还数落我了。”秦远道

“得得得,我是说不过你了,你说你好好一个武将,怎么学的跟文官似的,说话罗里吧嗦的,一点都不爽快,我还是喜欢老牛这样的,不爽就是不爽,这多痛快。”张胜道

“哈哈哈,说得好,老秦你看看,不是我一个人说你了吧?刚才就跟我说这些,现在三郎来了你还说这些,你就说是不是你的不是?”牛满志道

一看自己被群起而攻之,秦远连忙认输道“得得得,我说二位将军,小的认输还不行嘛?咱们是不是得说点正事儿了,你们这一身儿它不难受吗?”

张胜和牛满志对视一眼,开怀大笑了起来,秦远对此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便说起了正事。

“这次咱们这一仗,打的确实是漂亮,经此一战之后,估计主动权就在咱们手上了,按照战损来看,这次对面最少损失了三成的兵马。”

“再加上前几日的损失,现在能剩下一半的人马就不错了,但是这时候他们若是转为守势,咱们拿他们也没什么办法,不给过咱们现在也不着急,毕竟公爷的援军估计也快到了。”秦远道

“老秦啊,你不就是想说咱们就等着公爷来吗?说这些用不着的干什么?无非就是一句话呗,接下来又没仗打了是吧?直说就完了呗,总说这些用不着的。”张胜道

“哈哈哈,老秦啊老秦,总算有人能治你了,三郎你干得不错,你是不知道啊,整个西南都没人愿意和老秦一起打仗,就因为这小子太墨迹了。”

“因为没机会打仗,所以这小子也没升起来,现在还是个正四品,不过这次有机会了,就凭咱们今天这一仗,大家最少官升一级是没问题的。”牛满志道

对于这二人的挖苦,秦远也只能是苦笑了,对于这类勐将来说,自己还真是有些墨迹了。

不过虽然被挖苦了,但是此时他也很高兴,毕竟老牛说的没错,凭着这次的功劳,自己怎么也能混到从三品了,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啊。

随后又说了几句,然后三人就散去了,张胜神清气爽的坐在自己的帐篷里,想着今天这一仗,虽然看着是很顺利的就拿下了,接下来必定是长驱直入。

可是只有他知道,苦日子在后头呢?自家这此刻不是来帮忙的,自家这次是来灭国的,自古灭国之战哪有容易的?

而此时的李严他们,也狼狈地回到了大营,在中军帐中的李严,看着无精打采的下属们,心里是气得不行,有心骂几句吧,可自己都是临阵脱逃,哪有这个底气骂人啊?

所以只能压下心头的怒火道“好了,胜败乃兵家常事,都打起精神来哦,我们眼下只是输了一阵而已,我们还是有机会的,所以都不要放弃。”

听了李严的话之后,其他人的心情并没有变多好,因为他们心里清楚,这次已经输了,对面援军还没到,自己这边就已经大败亏输了。

等那边援军到了之后,就更不可能有机会赢了,不过他们心里松口气到是真的,因为自家大将军这话说出来,就意味着没有怪罪的意思,这让他们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战报我看了,我们这次可谓是损失惨重啊,算得上是伤筋动骨了,所以接下来你们一定要提高警惕,齐国随时都有可能打过来。”

“我这边已经写好了奏章,马上就会让人送回都城,此次失利的罪责本将会一力承担,所以你们不用担心都城会降罪,你们只要守好了地方就行了,其他的都无需担心。”李严道

“大将军英明。”李严的话说完之后,他们彻底放心了,所以赶忙恭敬的行礼,然后就退出了中军帐,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歇息,毕竟打了一天仗了,也是很累的。

等到众人都走后,李严彻底颓废了下来,此时的他满脸苦笑,他刚才话虽然说的很好,但是他心里清楚,自己这次是完了,京城里自己那些对头们,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

对于自己未来的下场,他心里已经预料到了,不过他还是强撑着自己安抚了其他人,因为他知道,眼下军心不能散,自己不能倒下。

自己若是倒下了,那大理国可就真的完了,没有自己的牵制,这些人就是一盘散沙,最后就会被对面各个击破,到时候无论谁来都无力回天了。

李严想到这振作起精神,然后就走到了书桉前,开始写起了奏章,等到奏章送出去之后,他直接瘫坐在那里。

接下来的几天双方都没有开战,而是各自默契的收敛尸首,都没有什么摩擦,就是战场上双方遇见了,也只是狠狠地看向对方不曾动手。

经过了几天的修整,张胜他们几个也都缓了过来,此时的张胜已经回到了乌蒙部的营地,继续做起了自己的人质,毕竟虽说一起打了一仗了,但有些时候双方还不是那么信任,所以还是需要他稳住局面。

时间就这么慢慢的过去,大理这边见齐国迟迟没有动作,心里都松了口气,毕竟若是此时齐国打过来,他们可不知能不能守得住,毕竟上次元气大伤,士气低迷,到现在都没缓过来。

不过此时的中军帐中,气氛可就没那么好了,此时理国中军帐中,李严满脸严肃的看向了众人。

“诸位,这些天对面并没有出兵打咱们,你们是不是很高兴啊?你们不用急着否认,其实不光是你们高兴,就连我也很高兴,毕竟咱们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他们若是真的打过来了,咱们也为不守得住。”

“不过高兴归高兴,但有些事情咱们不能不想啊,毕竟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此时若是打过来,咱们那是一定顶不住的,可是齐国却并没有打过来,这是为何?”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在等援军,上次咱们虽然损失颇大,可是他们也没得了什么好处,一样损失不小,他们也怕再打下去两败俱伤,所以干脆就等待援军。”

“他们这么等可以,但是咱们不行啊,咱们可没有援军,若是到时候对面援军来了,那咱们可就...。”李严道

听了自家大将军的话之后,他们都没有说什么么,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现实摆在眼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们现在也没有办法,一时间气氛陷入了平静。

而和大理这边不同的是,齐国这边可就好多了,中军帐中那是一片的欢声笑语,听着好不热闹。

“老牛啊,你少吹牛了,知道这次你厉害,可也不用这么吹啊,你干脆说我们都没上,这仗都是你一个人打的的了,你说是不是啊老秦?”张胜道

“嘿,好你个张三郎啊,不挤兑我你难受是吧?我老牛也不就说的夸张了点嘛?至于你这么挤兑我嘛?”

“再说了,我说的本来也没什么错不是?那最开始包括中间的时候,那不还是靠我顶在前面吗?这我说的不对吗?你小子也就是最后进来捡了个便宜罢了,有什么可酸的?”牛满志道

“嘿,哈哈哈,好你个老牛啊,老秦你看到没有?这不愧是姓牛的,就是能吹啊?”张胜道

“行了行了,我说你们两个没完了是吧?这本来挺好的事儿,怎么到你们这非要吵个没完?谁打不是打啊?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咱们赢了不就行了吗?”秦远道

“对,老秦你说得对,我不跟他一般见识,这就是个憨货,跟他再吵下去我都跌份儿。”张胜道

“嘿,你个张二愣子怎么说话呢?我憨?你还好意思说啊你?整个西南,甚至整个齐国,你去问问他们咱们两个跟到底谁最憨?”牛满志道

“行了行了老牛,我说你这都多大岁数了,怎么还这么没完没了得?也不怕让人家看了笑话。”秦远道

“老秦啊,他们愿意笑话让他们笑话去,这么多年被笑话的还少吗?不就吵两句吗,不至于。”张胜道

“我说张三郎你到底那头的?算了,说不过你们,公爷已经派人送了信件来,算算时日,最多再有三天援军就到了,你们到时候可别再像今天这般了,要不然人家还以为咱们不和呢?”秦远道

“行行行,老牛咱甭理他,这秦大人真是入错行了,当初他就应该去考科举。”张胜道

“对对对,我那边还有事儿,我这就先走了啊。”牛满志一听也赶忙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永恒至尊 魂帝武神 重生之拳台杀手 至尊修罗 顶级弃少 弃少归来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少年风水师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弃少归来
相关推荐:
公寓:心理医生的日常这个上单头衔太多了从实力至上的教室开始穿书反派的我只想杀青,女主人设崩坏了穿书后反派师尊成了万人迷从三少爷的剑开始被逼嫁后我在娱乐圈爆红穿成替身黑月光,我在娱乐圈爆红了穿成恶毒后娘,神棍大佬带崽行凶求求了,恶毒真千金就想被乱棍打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