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邪骨仙风

飞行半个月,只是听凤按照她自身修为做出来的预估,若是按照杜牧之实力,自然用不了那么久。

小半日后,杜牧一行人就出现在了域门所在之地。

“来者止步,今天域门关闭,暂不开放。”

他们刚刚临近域门,便被几个守护者拦住,不让再靠近了。同时被拦在外面的还有一些人,大概三四十个,男女老幼都有,服饰也不尽相同,看样子都是准备长途横跨跋涉之人。

“域门是我们卧牛州所有门派共同出资建造的,你们州府只是负责管理,凭什么说关闭就是关闭?”

“就是,太不像话了,事先连公告都不出一下,耽误我们的事情,你们州府负责得起吗。”

“让你们州府出来说话,你们几个喽一边呆着去。”

被拦下之人群情激奋,都很激动,你一言我一语,并不买那几个守护者的账。

宗门和州府是两个不同阶级,一个代表修行界,一个掌管世俗界,互有强弱,强者一般都不会买弱者的面子。这卧牛州的州府明显就是强势的一方,所以才敢拦住那些修士,但是,毕竟这些修士来自各宗各门,若是联合起来,州府也不敢得罪的太狠。

“通通闪开!”

没等几个州府守卫说话,后面突然传来一声轻叱,后方狮吼惊天,一头威武雄壮的金銮狮,块头足有七八丈,背上载着一个明黄服饰的少女,霸道蛮横的冲了过来。

“开启域门,快开启域门。”明黄少女扬起小鞭子,凌空一抽,啪的一声脆响,鞭指守卫,大叫说道。

少女那一记凌空鞭挞,虽然没有抽在身上,但是劲风凌冽,刮面生疼。

“小姐,州府有令,今日关闭域门,不会为任何人开启。”领头一个州卫壮着胆子道。

“大胆,你敢拦我?本小姐要去摘星崖拜师,还不快开启域门?”明黄少女俏脸变色,一鞭子抽在那人身上,鞭上的钩刺抓下一块肩头肉来。

州卫头目苦笑,却不敢反抗,低声道:“州府大人已经下令关闭域门,不行就是不行。”

“我看你真活得不耐烦了,连我的话都敢不听。”州府之女勃然大怒,举起鞭子就朝对方劈头盖脸的抽了下去。

这少女任性之极,根本不管她手里宝兵有多毒辣凶狠,若是抽在身上,看那架势,就算不死也要废了。

“胡闹!”

蓦地,一声雄厚的斥责声从天空响起,虚空裂开一线,一只大手伸出,将少女抓了进去。

“老不死的,放开我,我要去摘星崖拜师。”少女剧烈挣扎,却挣不脱那只大手,被抓进裂缝里去了。

这是一个问题少女,刁蛮泼辣,离经叛道,不仅殴打家中州卫,就连家长都敢骂,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好在这样的人没被偷跑出去,不然还不将外界搅得天翻地覆?而在外面,可是没有家长宠着她的,保不准哪天就消香玉损了。

“嗵隆嗵隆”

忽然,有雷鸣般的震动传来,整条大街都在颤抖,如同千军万马冲杀而至。

众人吃了一惊,寻声望去,只见街道尽头出现十数道黑影,蹄踏奔雷,脚踩星月,全都是异兽,块头巨大,巍峨如山,凶气滔天,脚掌踩着大地,如同擂鼓。

“撼天獠,远古异兽,身上流淌着一丝神兽之血,这种异兽非常强大,堪比仙尊级强者,只有摘星崖才有,他们是摘星崖的人。”有人认出了来者身份。

撼天獠实力强悍,每一头都有准天妖王的实力,这样的数量加在一起,可以轻易颠覆一个古地,这还不算脊背上驮着的那群摘星崖年轻强者。

近十余头撼天獠集体出动,这在摘星崖也是很少见的,能以这等级数的异兽为坐骑,可见其身份之不凡,尤其是当中那只撼天獠头顶,站着一个星袍青年,散发着慑人的气息,器宇轩昂,尤为突出。

“难怪域门要关闭了,原来是摘星崖的人到了,这里是有大事要发生啊。”有人惊叹。

“赶紧让开,别被那些家伙踩到了,白白死掉不值得。”一群人连忙朝两边避让,不复先前的盛气。

十余头撼天獠齐头并进,声势确实很骇人,根本没人敢站在它们的正面,除了某些人。

“诸位,赶紧让开吧,摘星崖隶属十二崖之一,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有一个年老修士见到杜牧仍然站在那里,好意出言提醒。

“我们也不是好惹的。”螳螂代替杜牧发话,怪声怪气的道。

这货是真不怕对方,那些撼天獠看似强大,只不过是准仙尊而已,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天妖王,不在一个级数上。

“唉,年轻人,你是不知摘星崖的可怕啊!管好你的宠物吧,不然迟早会惹祸上身。”年长修士望着杜牧直摇头,不再劝说。

十余头撼天獠奔到近前,一路上地动山摇,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对着杜牧等人直接踏下巨掌,眼见这几个人就要肝脑涂地。

年老修士不忍惨案发生,正要出手将他们轰开,救下对方,突然,他眼皮一阵狂跳。

但见紫色神芒一闪,最先奔近的那头撼天獠发出一声惊天惨嚎,一只巨大的脚掌已经被斩了下来,兽血沸腾,喷涌飙溅,狂洒而下,天空如同下起一阵血腥暴雨。

“畜生,找死!”螳螂哼了一声。

那些淋落而下的兽血顿时返溅出去,几人身上没有沾着一滴。

直到这个时候,那头撼天獠才脚下失重,重心不稳,狠狠摔在地上,背上一个摘星崖弟子措手不及,被压在了身底,只露一条手臂在外。

“这……”年长修士目瞪口呆得盯着螳螂,说不出话来。身为某个大教的长老,说实话他居然未看见对方是何时出手的。

撼天獠强悍之处,有所皆知,等闲修士根本无法抗衡,然而这只螳螂居然轻描淡写的就将那只巨獠放翻了,岂不是说它的实力更加强大?

而其,只不过是那个少年的一头宠物,那样的话,少年又该如何?

一群人震惊无言,全部盯着螳螂,如同看见一头怪兽。

“就是他们,拿下。”

星袍青年居高临下,眼神凌厉,伸手一指杜牧等人。

“吼!”

十余头撼天獠齐吼,咆哮天地,如同一座座移动神山,踏下十多条神柱般的巨腿。

没有因由,一口认定,上来便要擒拿杜牧等人,这充分显示了摘星崖的强势。

杜牧非常奇怪,对方应该是确定了什么,所以才会在见面之后就要擒拿己方等人,但是他分明是第一次来到这天衍星,之前根本不可能产生恩怨交集,而且那位星袍青年也没有给他们留丝毫余地辩解,甚至连问都没问,不禁气往上冲,心中冷笑,揶揄道:“真不知道你们的底气来自何处,莫非觉得无人能够治你么。”

他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域门关闭,应该就是为了自己这些人。

其实,这域门开和不开,对杜牧影响并不是很大,甚至传送距离和速度远远不及他自身的速度快,续航距离更是大大不及,他之所以会选择域门传送,无非就是想修整一下罢了,横渡星空那么久,强悍如他也感觉到了疲惫。对方以为关闭这座域门就能够阻止他们离开,无疑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嗷……”

十余头撼天獠仰天长啸,吼声不断,煞气熏天,魔音如山崩海啸,令旁边众人心颤胆寒。

它们听从星袍青年命令,全部抬起神柱一般的大腿,悍然踩向目标当头。若要踩结实了,脚下之人便有成为一滩血泥之虞。

众人不得不躲避,这些巨无霸块头太大了,全都招惹不起。

“砰”的一声,长街顿时四分五裂,地面被踏出十几个大坑,青石被践踏碎了,石屑乱飞。

杜牧等人自然不会被踩烂,他伸手拖住一条神柱般的巨腿,手掌轻轻一震,那头撼天獠即刻爆成血雾。

“轻轻一掌就可以震爆撼天獠?”

星袍青年眼皮狂跳,面部肌肉抽缩,一副见鬼状。

这样的实力,他不是没有见过,那是崖上长老级人物才有的力量,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这一界的年轻一代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就算三山出来的天骄也未必行。

所谓窥一斑而见全豹,这个少年很可怕,貌似极难招惹。此刻,他有些后悔了,在崖上下达这个任务时,不该想要争着想要表现,不该要证明自己,更不该来此。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迟了,他已经骑虎难下。

“你算什么玩意,就你这样也想拿我?”杜牧说完,伸手将其拘禁过来,大嘴巴狂抽在对方脸上,声震长街,啪啪作响。

旁边那些人都呆住了,无论是被挡在域门之外的修士,还是摘星崖众,都震惊得张大了嘴巴。这小子莫非疯了吗,要跟摘星崖死磕?

他们不知道,杜牧的外号正是‘疯狗’,不针对他便没事,一旦招惹,毕露狗牙。

“你敢抽我耳光?”星袍青年终于抓到一个机会,能够开口说话了,眼中凶光慑人,露出吃人的眼神,无比震怒。

“为什么不敢,难道你高人一等?”杜牧冷笑,手中微停下来的动作又重复上了,“啪”、“啪”……耳光不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重生弃少归来 重生之将门毒后 弃少归来 至尊修罗 魂帝武神 顶级弃少 少年风水师 重生之拳台杀手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永恒至尊
相关推荐:
修仙风云传仙品风水师仙凡风云录大明海图志凡体仙风行踏天涯重生之丑夫不下堂诸界之模拟人生非常规数码宝贝我的未来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