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朗朗的要求是11月之前,把序言给写完。

反正他这本书已经定稿了,等许鑫的序言写上去后,就开始印刷。然后赶着圣诞节前后发表。

所以暂不急于一时……急也没用。

许鑫也不是啥文科状元。

给一位世界级的钢琴家的自传写序言……他真的得反复斟酌一下。

雨,一直下到了下午2点多。

2点多开始,雨势不见,随着一股不知从哪吹过来的阵风,整个天空都放晴了。

蓝的很干净。

“冬冬冬。”

苏萌听到敲门声后,起身去开门,见李海平在门口,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李导。”

“嗯,萌萌。”

李海平点头致意,走进了房间后,就看到正在房间的露台上站着的许鑫。

“许导。”

“诶,李导。”

许鑫应了一声,而李海平走到他身边后说道:

“雨停了,咱们今天的安排照旧?还是说临时改张颂玟和张驿的戏?”

“……”

许鑫没吭声。

而是继续看着前方的海岸线。

凯悦酒店的选址自然不用说,这里的旅客无论是风景还是诸如床垫被褥的配套设施都足够让人身心愉悦。

而此刻他看着还略显发黑的海水,忽然对李海平来了句:

“李导,阳光很美,你觉得呢?”

“呃……”

李海平看了一眼大海的方向。

确实。

天空是清澈的蔚蓝色,蔚蓝色的通透一直延伸到了天与海的尽头。

在尽头处,还有一层还未来得及完全离开的滚滚白云。

阳光撒在云层上面,与有些黑的海水形成了一种……很独特的风景画。

和世人所想的那碧蓝海水,通透蓝天不同。

但却又格外赏心悦目。

于是,他点点头:

“嗯,这边风景确实好。”

听到这话,许鑫没回答,而是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

想了想,他说道:

“我觉得再过个三小时左右,五六点钟的时候,如果那层云不散,夕阳与它混合在一起……今天的晚霞一定特别美……”

“……”

李海平也猜不出来他想说什么,只能静静聆听。

而许鑫眯着眼睛又看了一会儿后,说道:

“李导,和诗诗说,让她准备一下。今天拍她那场裸戏,剧组直接去咱们搭建的工地那,赶紧布置下现场。这天气……不能错过。”

“明白。”

虽然他临时改了拍摄计划,但李海平并没有任何意外。

剧组里,肯定是导演说什么就是什么。

于是,他应了一声后,便直接拿出了手机,很快便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导演说今天拍诗诗和王谦源的那场戏,通知下去,所有人准备。先去布置现场。”

“速度要快!下午5点前,现场必须具备拍摄条件!”

“喂,诗诗,准备一下,五点多咱们拍你和王谦源的戏。”

“源儿,你准备一下……”

有条不紊的把所有命令下达完毕,李海平这才问道:

“那现在的话……”

“直接走吧。我去现场和李导沟通一下,看看怎么拍。”

“好。”

随着导演的命令,整个剧组开始变得忙碌了起来。

很快一辆辆剧组专车从酒店里面开出,朝着拍摄地赶去。

……

“李导,我想要一种象征意义。”

“比如说?”

“一片阴影,你看啊,在这个集装箱上面放个……能产生阴影的……比如说破门,或者是某种工程垃圾。尹谷夏始终站在阳光下,杨自道就在阴影里。一开始,尹谷夏主动进入阴影里拥抱杨自道,但被杨自道推到了阳光下。

俩人开始说台词,产生冲突。尹谷夏脱衣服,杨自道从阴影里走出,但不是说他走向光明,我们要呈现出一种……灼烧的感觉。杨自道就像是吸血鬼,他向往阳光,但却无法存在于阳光下。那会把他烧成灰尽……大概是这种感觉。”

“会不会有点太刻意了?”

“唔……这么说好像也是啊。太直白,反倒没了含蓄的色彩……”

“不如通过特写?我可以把镜头稍微曝光,迎着夕阳拍,让杨自道的脸看上去在光芒中发暗……”

“似乎也可以……这样吧,拍两条,看看哪个好就用哪个。道具,来一下……”

许鑫和李平东在这商量一会儿拍摄的事情。

而剧组临时搭建的集装箱工地区一角,帐篷里,刘知诗也正在化妆。

她面前,还放着几套全新的胸贴,有全包,有半包,还有抹胸,甚至以防万一,连邦迪都有。

化妆时,她的眼睛时不时的就会落在这些抹胸上面。

每次看过去的时候,耳朵尖的红晕都会更浓一些。

接着,为了“散热”,她又会再次闭上眼睛,等待冷却。

就在这反复拉扯中,化妆师结束了妆容,说道:

“好啦,可以了。”

刘知诗微微点头算是回应,睁眼看了镜中的自己一眼……

又再次闭上了眼睛。

她没起身,也没理会周围的喧闹。

只是坐在椅子上,在这有着几分闷热的帐篷里面,静静的酝酿着……

酝酿了好一会儿,终于,她睁开了眼睛。

“小蕾,帮我看下门口。”

听到这话,毕小蕾点点头走了出去。

刘知诗脱掉了自己身上的T恤,内衣。

接着,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自己。

好一会儿后,才咕哝了一句:

“不咋显啊……”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基于什么心情说出的这种话。

可是……确确实实,她脸上出现了一抹苦恼。

接着,目光落在了桌子上那不同类型的胸贴上面。

在这方面,许鑫给了她很大的自主权。

按照他的说法,“最多到你锁骨下面,不会再往下了。”

她肯定是信的。

但问题是……忽然感觉好自卑啊。

万一电影上映了,一群人看着我,滴咕着“她咋那么小呢”可咋办?

哎呀!

诗诗!

你在想什么!

她赶紧把这份荒唐的心思甩开,最后……带着点小心思,选了个全包。

全包显大。

嗯,决定了。

就是你了!

……

许鑫坐在帐篷下,带着个大墨镜,继续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

道具组那边正在根据他的要求,调整着现场场地的布置。

大概弄了将近一个钟头,时间也来到了快5点,终于完全符合了许鑫的预期。

就在这时,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扭头一看,是刘知诗。

“不去准备下这场戏的情绪,来这干嘛?”

许鑫一边说,一边打量了她一眼。

虽然有个美好品德叫非礼勿视,可是吧……

作为导演,他还是察觉到了自己演员的“不对劲”。

不是……你中午在食堂偷馒头去了?

也就是他戴着墨镜,把自己的眼神藏的很好。不然,刘知诗肯定能发现他那奇怪的目光。

而自以为伪装很好的刘知诗耸耸肩:

“我都已经准备好了,放心吧。”

“……行吧。”

许鑫不再多说。

但也不搭理她,而是继续思考着一会儿拍摄的事情。

直到王谦源那边也画完了妆,走了出来。

他倒没什么反应,在许鑫面前露了一面,见导演没啥好说的后,就往旁边的帐篷下一待,自己准备去了。

5点10分。

一切都布置完毕。

随着许鑫的“演员就位”,刘知诗和王谦源都来到了集装箱附近。

这场戏讲的是尹谷夏从尹谷春那得知杨自道和辛小丰可能是一对“GAY”后,不相信,主动把杨自道约到这荒郊野外来,想要搞清楚他到底是不是GAY。

车里,俩人来路的戏份已经拍完了。

这场戏是尹谷夏脱光了上衣,让杨自道要她,但杨自道没有。

俩人发生了争执、争吵的戏份。

许鑫让演员就位,刘知诗就解开了自己的连帽衫拉链。

因为胸前贴着胸贴,所以不至于让所有人清空现场。

大家就都在那看。

而看着刘知诗穿着一条牛仔短裤走入到阳光下,虽然明知道对方贴着胸贴,可那光洁的后背还是让很多人产生了一阵阵遐想。

阳光打在她的背上,光滑细腻,白皙如最轻柔的云朵。

金灿灿的,恍忽了不少人。

这背……

不拔个火罐都可惜了。

而随着她的入场,王谦源的脸色却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从背面看,她似乎啥都没穿。

可问题是自己在正面啊。

正面……那俩胸贴可太抢镜了。

虽然俩人在这场戏里的关系已经很亲近了,但有些话,他想说,却还是说不出来。

明明看着别扭,可导演不开口,他也只能忍着。

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调整。

然后……

“开始!”

随着许鑫的话,王谦源下意识的喊出了台词:

“小夏,你……噗……”

极少笑场的他看到刘知诗那恰到好处的饱满情绪时,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喷了。

“……”

刘知诗一愣。

“卡……”

许鑫也没当回事,看着王谦源那抱歉的手势,说道:

“重新来一遍。”

很快……

“小夏……”

“……”

“……”

他又卡壳了。

这场戏导演的要求就是杨自道要去“主动欣赏”,眼神是活动的,而不是跟正人君子柳下惠一样坐怀不乱。

可问题是……

“导演……”

他求助一样看向了许鑫。

“?”

看着他那满眼无助的模样,许鑫问道:

“怎么了?”

“呃……”

王谦源看了看刘知诗,又看了看许鑫。

最终没说出口心里的想法,而是摇摇头:

“抱歉,给我几分钟。”

说着,他低着头开始努力的摒弃掉一些不该有的“杂念”。

毕竟,诗诗从头到尾表现的都很稳定。

没道理他在这场掉链子。

到时候传出去名声也不好。

于是,经过几分钟的时间调整后,情绪调整完毕的他开始直接和刘知诗的角色碰撞。

“小夏,你别这样。”

“你放开我!”

“小夏!”

俩人开始纠缠。

杨自道想要给尹谷夏穿上衣服,但尹谷夏却执拗的像是一个孩子。

孩子气。

是的。

刘知诗在这场戏里,把自己定位成了一个孩子。

执拗的想要通过自己的“塑造”,实现自己的论证。

她的语气很任性,表达的也不像是一个求爱的女孩,而更像是一个想要得到玩具的小孩。

那股幼稚的执着扑面而来。

当开始表演后,许鑫的眉毛微微挑了起来。

出现了一抹惊讶。

噢哟?

他一开始的设定里,到是忽略掉了用这种方式来表达。

因为在构想里,尹谷夏在这场戏里,就像是为爱不顾一切,扑火的飞蛾。

这样才对。

但……

看着现如今诗诗的表现,他发现这样似乎更合理一些。

天真、蛮不讲理的外表之下,只是为了论证自己内心的是非对错。

和杨自道无关。

只是自己要一个结果。

意外的很合适。

“OK,这条可以。”

他点点头:

“下一场。李导,这场戏的镜头幅度更大一些。”

第一场,是刘知诗的戏。

而这场,该轮到杨自道了。

在许鑫说话的功夫,俩人已经完成了位置上的交换。

这会儿的天气也越来越“好”了。

晚霞之中,女孩脸上的红光也愈发的明显。

她精致的锁骨,肌肤,都在这种光晕下,散发着楚楚可怜的美感。

很棒。

很快,演员准备好,继续开拍。

王谦源背对刘知诗。

在导演喊开始后,刘知诗直接上前了两步,主动的抱住了对方,手往下探去。

监视器的画面里,明明杨自道仅仅只是站立不动,但李平东的镜头却跟着摇晃了起来。

这是杨自道的心。

惊恐、摇摆、不知所措的心。

“你不是。”

当刘知诗的手臂放到王谦源的腰带上后,感受到腰带的触感,她知道自己摸“到位”了后,直接在对方耳边说道。

可话刚说完,她忽然一愣……

接着主动说道:

“这条重新来一下,我有个想法。哥,你耳朵怕痒不?”

“……你不会要咬我耳朵吧?”

王千源赶紧揉了揉耳朵。

“不是,我直接对着你耳朵说,贴近那种,很暧昧的那种。”

“我……尽量忍。”

于是,戏份重拍。

原本孩子气的尹谷夏,在贴着杨自道耳朵说话时,脸上迅速诞生的妩媚弥漫开来,把那一身稚气洗脱的干干净净。

许鑫呢……

已经不吭声了。

实话就是,这是他觉得拍起来最顺手的一个剧组。

无论男女。

化学反应好的一塌湖涂。

就如同这场戏一般。

不需要他说,给与演员充分的自由度,他们自己就可以把戏份填补的异常圆满。

啧……

那就让大家都飞吧。

他也想看看,等到一整部戏上映时,他们到底会给观众带来怎样一种惊喜!

……

演员状态好,拍的就快。

一场尹谷夏和杨自道的戏,无论是情绪还是画面,许鑫都认为做到了最圆满。

而等一切结束时,才不到6点。

天上的夕阳正美。

可却没拍的东西了……

许鑫也不纠结,手一挥:

“收工。”

剧组开始忙碌着收工。

这时,他拿过来了拍摄计划书,亲自把尹谷夏和杨自道的片段划上了“X”,表达已经拍完后,翻看了一下后续的计划。

还行,没多少了。

这时,李海平又走了过来:

“许导,明天的计划拍张驿和张颂玟的?”

“嗯……”

许鑫先是应了一声,接着左右扭头四下寻找。

很快就看到了帮着剧组在收拾东西的张颂玟。

他并不意外。

或者说已经习惯了。

自己这位张老师……咋说呢。

应该说比较耿直吧。

用周一韦的话来讲,因为早年间吃过太多苦,所以他很珍惜每一个进组的机会。

而为了能让剧组里的人给自己一个好印象,他演戏时是演员,下了戏就是一个很热心肠的工作人员。

别管是什么活,只要不忙,能搭把手的时候,他都会去。

为的就是给所有人留下印象,可能将来大家再次重逢时,这点好印象就能化作他再次进入剧组的某种契机。

其实这种事情还是挺常见的。

没关系、没后台、没名气的演员们经常这么做。

许鑫不阻拦。

因为有些时候,在地位落差过大的情况下,你给予“底层”任何一点笑脸,都有可能给他们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幻想破灭时,那种感觉……想想都疼。

但,他也并非没有关照。

在和厂里反馈宣传计划的时候,他跟工作人员提过。

宣传期里,把张颂玟的名字也加上。

不用讨好我,大家都是在一个锅里搅马勺的弟兄。

我吃肉,自然有你一口。

再不济,喝汤的时候也会多给你一把葱花。

更何况……

看完了《花》之后,他对对方的印象也又好了三分。

演的确实不错。

这点没得说。

有演技,又踏实……这种没后台的人,云图最需要了。

只不过,有些话不是这阶段说的。

等电影拍摄完再提也不迟。

张颂玟听到许鑫喊他,便放下了手里的活,快步走了过来:

“导演。”

“诶,张老师。”

许鑫站起了身来,拿着拍摄计划,指给他说道:

“明天是您和驿哥的戏……”

“诶,我明白,导演您放心,没问题的。”

张颂玟的语气里依旧带着一份……可以说夹杂着点卑微的讨好。

甚至,今天下午因为是王谦源和刘知诗的戏,包括段毅宏他们都没来。

一方面是知道这是场“裸戏”,来了怕诗诗尴尬。

另一方面是大家明天的任务同样不轻,得继续准备。

可张颂玟还是来了,坐工作人员的车辆来的,跟个剧务一样,帮着张罗了许久。

许鑫也没吭声,只是点点头:

“嗯,我的意思是你俩别有什么思想负担,就是几个镜头。也不用给自己什么压力,正常表现就行。回去好好准备一下,要是觉得有什么需要添加的想法,或者表达,提前和我沟通。别瞒着~我要的是化学反应。”

“嗯嗯,好。”

张颂玟用力的点点头:

“我明白了。”

“嗯,咱们一起走吧。你也别跟着收拾了,赶紧回去找找状态去~”

他阻止住了对方继续跟着忙活的行为。

张颂玟又愣了下……赶紧说道:

“没事,我看大家都挺辛苦的……”

“您也辛苦。您是演员,大家各司其职就行。”

许鑫再次拦住了他,接着把拍摄计划递给了李海平:

“李导,其他的我们就不管了,演员先撤了。”

“好的,许导。”

在他答应后,许鑫推着张颂玟,强行把他拉离了“劳动”的队伍。

赶紧回去准备就得了。

演技比啥都重要。

……

“冬冬冬。”

商务车上,许鑫扭头一看,发现刘知诗正敲着玻璃。

许鑫按了下电动门的开关,等门开启后,纳闷的问道:

“敲什么玻璃啊,直接上来不就完了?”

“你是导演嘛,我哪里敢~”

刘知诗笑眯眯的露出了一口银牙。

接着礼貌的问道:

“导演,我能和您一起走吗?”

“不能,滚蛋。”

许鑫没好气的来了一句。

“嘻嘻~”

她笑眯眯的坐上了车。

接着对外面招手:

“小蕾,快,上车,外面好热。”

毕小蕾这才敢坐上副驾驶。

许鑫无语的从车载冰箱里拿出来了两瓶水,给了她俩一人一瓶后,吐槽道:

“知道我是导演,你俩还敢上车……你太目无王法了。”

“嘻嘻嘻~”

刘知诗一边笑,一边关上了门。

接着说道:

“晚上有事没?”

“干嘛?约我吃饭啊?”

“嗯。”

“……?”

许鑫一愣:

“你有病吧?……说,到底搞什么幺蛾子?你的戏,今天这个坎儿过去后,后面都是一些收尾的镜头了。都快杀青了,你搞这幺蛾子干嘛?”

“嘿嘿~所以我心情才很好啊。”

刘知诗笑的眼睛都快瞧不见了。

接着说道:

“不过,和你一起吃饭,倒是有另外一件事。”

“啥?”

“你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

“你生日?”

“大哥,过生日的时候我刚请你吃过饭,你连我生日都能记错?”

“没记错啊,8月廿五。”

“……?”

这下轮到刘知诗懵了:

“那是谁的生日?”

“你的啊。”

“……啊?”

看着她那惊讶的模样,坏到脚趾头流脓的许老二来了句很扎心的话:

“刘一菲小姐,您怎么连您自己的生日都忘啦?”

“……”

刘知诗的眼睛瞬间就瞪圆了。

反应过来了他在挖苦自己后……

“彭!”

“嘶~~~~~”

看着倒吸一口凉气,一个劲揉胳膊的许鑫,神仙姐姐的表妹瞎姐皮笑肉不笑的来了句:

“你可真是胆子肥了啊。你难道忘了,我和蜜蜜的八卦掌是一个师父!”

“……”

许鑫心说瞎子阿炳你就找倒霉吧,孙贼!

接下来几场戏能给你通过,我许老二都不姓张!

这时,刘知诗才说道:

“今晚是《步步惊心》首播,拉着你一起瞧瞧。”

“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半仙 神秘复苏 择日飞升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不科学御兽 宇宙职业选手 人道大圣 赤心巡天 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斗罗之保护我方武魂殿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耕耘贞观神诡世界,一刀劈开生死路请叫我刀仙万界分身从吞噬星空开始新吕布战纪我在聊斋寻长生阴阳执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