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洛杉矶时间是中午12点出头。

已经改回冬令时的当地时间,在天朝那边是凌晨4点。

许鑫睡得很香,而杨蜜也没有去打扰他,甚至连微信都没发一条。

只等着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爱人起床,再把这个好消息一起和他分享。

可谁知,下午,她已经和传奇影业的人初步谈完了合约意向,接下来就要开始把王晶花叫到美国这边来,注册一下个人工作室,开始走演员商业合同流程时,许鑫才把电话打了过来。

杨蜜一看时间,洛杉矶这边都快5点了,而按照冬令时来算,老公那边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中午的喜悦已经逐渐被冲澹,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埋怨:

“你干嘛呢?起来这么晚?我都给你发好多消息了。”

“……啊?”

许鑫那边迷迷湖湖的声音响起。

“怎么啦?我才起。”

“你也知道才起来?你今天不工作?”

“工作不了,早上7点多的时候,李导给我打了个电话,厦门这边下雨了。我昨晚本来就睡的晚,迷迷湖湖的听到他说下雨,就让剧组停工了。一觉哈……唔睡到现在。怎么啦?我看你给我发了好几条消息。”

见他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杨蜜心口有些堵。

心说祖宗,这么大个好事我想和你分享,你偏偏等我的热情都消磨没了,才打电话过来……

无奈的叹了口气:

“唉……那你今天不工作了?”

“嗯。今天拍的是高楼追逐戏,下雨肯定拍不成,有危险系数。”

“……不是说上特效么?”

她知道老公说的是影片结局时,尹谷春和辛小丰在高楼追击毒贩,毒贩落网后,辛小丰也被绳之以法。

这场戏要拍的惊险、刺激,但“高空作业”这种事情,他也明白多危险。所以这一段在最后会从摄影棚里用CG来完成。

“在楼顶那段得实拍啊……说吧,啥事啊?”

许鑫没太和她细说拍摄计划。

这会儿他是睡爽了,但并不代表他没别的事情要做。

赶紧说完,他还得忙呢。

而他那股小小的急迫立刻被杨蜜给捕捉到了:

“哟~~~哥哥,就这么着急呀?是背着我被窝里藏人了?还是说有哪个小女儿在洗澡呐?”

见媳妇开始大阴阳师的起手,许鑫无语的来了句:

“不是,看书。”

“啥书啊?那么好看?是白洁的自传啊?还是阿宾正传啊?”

“老狼的自传。”

“老……”

杨蜜嘴角一抽。

原本还想口花花两句,可被老公这回答直接给弄破功了。

反应过来后,她疑惑的问道:

“他不是出过一本自传了么?”

她说的是08年,朗朗出的一本书,叫做《朗朗,千里之行:我的故事》,讲的就是他从小到大的经历。

“嗯,这本书算是另一个版本吧。那时候老狼出书,是受出版社邀请。算是赶鸭子上架,并不算多成熟。这么多年他总觉得那本书的味道怪怪的,再加上年龄变大,思想也成熟了。再次看待小时候,总觉得好多事有了另一种想法。

并且,这本书里前半段是自传,后半段其实是他觉得一些……有必要教给喜欢钢琴的人们的一些心得,以及一些一定要及早纠正的误区之类的……目前已经完成了成稿,发给了我,意思是让我来给作个序。”

“呀……让你作序?”

这下,杨蜜是真惊讶了。

甚至……

说老实话,要是真用艺术价值而论,给老狼的书作序,肯定要比老公的电影,以及自己拿到了好来坞电影的女主角更……荣耀一些。

虽然这样比较有些不合适。

但……用个比较形象的说法,在影视业里面,自己和老公只能算是“小有成就”。

可老狼在钢琴界的成就是能被写进人类音乐历史的。

他的书,能给其作序。

本身就代表一种光荣。

哪怕老狼到家里也是一副混吃等死的模样……但,没有任何人能否认,出门在外,他就是这个时代天花板级别的钢琴艺术家。

“对啊。”

许鑫挠了挠头:

“昨晚看书看的有点晚,主要是他这书11月份就要出版,王八羔子也不知道咋想的,找我来作序,你说这不是神经病么……”

他的吐槽声和哗啦啦的马桶抽水声一起响起。

“呃……”

杨蜜那边愣了愣,哭笑不得的说道:

“那……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件好事呀。”

“嗯,好事肯定是好事,但……我也没给人写过这方面的东西,更何况他的书肯定不是一刊,搞不好得被翻译成许多版本,万一序言写不好……”

“想多了,人家看的是老狼,谁看你的序言?”

“……啧。”

虽然这话有些扎心,但许鑫却无从反驳,只能认下。

同时还不忘问道:

“话说你找我有啥事?一条接一条的发消息……”

“我拿到《沉默之海》女主角了。”

“哦……嗯?!你说啥玩意?”

许鑫一懵。

而感受到了他的反应,杨蜜的嘴角这才终于翘了起来:

“嘿嘿,我说,我拿到好来坞科幻巨~~~~~~~作《沉默之海》的女主角啦!”

“……”

没理会她的夸张与夸大,许鑫这会儿的嘴巴微张,满眼震惊。

倒不是说他怀疑媳妇的能力。

只是……

“真拿到了?”

“嗯,上午试镜完,我人都还没走,导演就给我发消息了。决定用我,我这边刚从传奇影业离开,聊片酬的事情……明天他们会把剧本发给我,我终于能看到这个故事到底讲的什么了。不过……片酬好低啊。100万美元,可真少……”

“……”

一时间,许鑫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直觉告诉自己,他的第一反应应该是恭喜妻子。

但……

“你没骗我?”

他还是有些懵。

“嘿嘿,没有,是真的。”

“……”

再次得到了确认,这下,许鑫的心里终于有了一股喜悦开始萌生:

“牛啊!可以!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绝对没问题的!乖乖,以后那我是不是见人得自称好来坞巨星杨蜜的丈夫了?”

“哈哈哈哈哈~”

虽然没有那种欣喜若狂的反应,可通过这句话,感受到了老公内心喜悦的她终于绷不住了。

开始狂笑。

一边笑,一边说道:

“我打算在这边注册一个演员公司。刚才我给花姐已经沟通完了,这次的宣发她来负责。不过还要和传奇这边确认一下,只要得到允许,那么……未来一段时间,你会看到许许多多我成为“好来坞明星”的国内新闻……”

许鑫眉头微皱:

“这么夸张?她出的主意?”

“嗯。我同意了。你没看大家都是这么来的么,这次,我也不玩清高了。我刚才侧面打听了一下,这片子投资一个多亿……是一部机甲怪兽科幻片。演员肯定会脸谱化一些,比重没那么大,我估计这也是选我的主要原因。

但……国内的市场有时候就是认钱不认人。制作费上来,名气就特别容易打。我要是不打,到时候票房万一扑街,麻烦事情会更多。所以……浮夸就浮夸一些吧,这个人设必须要竖起来。”

得到了妻子的解释,许鑫习惯性的开始思考下一步……

“下一步……咱们是不是得在洛杉矶买房子了?”

“嗯哼。老公呀~”

“干嘛?”

“你是想给科比当邻居呢?还是贝克汉姆?”

“……”

许鑫嘴角一抽。

狗娘们……当我不知道你想的啥?

还我跟贝克汉姆当邻居?

你怕不是想在阳台上天天拿个望远镜瞄人家吧?

当然了,这些也都是玩笑话。

不过……

“你要在比弗利山庄买?”

“嗯。”

杨蜜应了一声:

“驾照,房子,公司,还有一些相关事宜都要做。加上电影说是11月份就要开始拍,那我这次就不回去了吧,怎么样?你拍完,直接来找我?”

许鑫本能的想到了一个问题:我电影的后期怎么办。

但这个念头也只是升起,很快就被压下去了。

大不了,自费花点钱,把团队搬到美国来。

不管怎么样。

这次……我在你身后。

于是,他直接答应了下来:

“没问题。照目前的计划,可能10月中旬就能结束,拍完,你给我个几天时间做一下后期筹备工作,然后我就去找你,好不好?你先再带孩子辛苦几天,等我过去了,你就什么都别操心,其他都交给我。”

“嗯!最爱你啦!”

杨蜜一口答应了下来。

虽然俩人都没说,但彼此的心意已然知晓。

你支持我,我支持你。

……

电话挂断。

许鑫看了下时间,也不打算吃早饭了,准备到时候和午餐一起吃。

接着,他坐在床上,看着空荡荡的酒店房间,心里升腾出了一种……似是而非的恍忽。

明明在一起的时候,大家还是俩穷学生呢。

这咋摇身一变,您老人家成好来坞“巨星”了。

上来直接演女主?

好家伙,这也算是起步巅峰了吧?

那咱老许现在该干点啥?

他环视四周。

最后,目光落在了昨晚打印出来的那一档文稿上面。

得。

老老实实给老狼作序吧。

趁着休息的节骨眼,就当换脑子了。

……

按照老狼的说法,这本书,他是专门写给那些琴童们的。

学钢琴……太苦了。

哪怕是和他一样,发自内心喜爱钢琴的孩子。

从启蒙,到拜师,再到成材……

一点点的磨合,一点点的发展。

人们在演出时,听到的那些流畅的音符华彩,名曲乐章的背后,都是一个个孩子日以继夜的练习,感受,学习,参悟所付出的辛勤汗水。

和08年那版自传相同。

他这本书依旧讲述着自己的学琴经历。甚至,如果买了这本书的人不自觉的会有一种“两本书的内容不是一样吗”的错觉。

可和08年那版又有所不同。

这次,老狼在书里添加了28页的插画。

其中,这28页的插画里,还有许鑫提供过的一张他教暖暖弹琴,阳阳在俩人腿下啃斯坦威的钢琴腿的搞笑画面。

整本书的基调,更加轻松。

甚至语气也更加直白。

不再有很多第一版书,那由他自己以第一人称描述,编辑润色的华丽辞藻。

整本书,其实更像是一个人口述的自传。

甚至,许鑫读到某处,还能感受出来老狼的语气:

“我寻思,为什么我不是第一名?那是我第一次输,我很难受。”

这句话要是用老狼的语气,那得是:

“我当时就XIN思,凭啥我不是第一名?啊?为啥我不是第一名!?……唉,第一次输,老难受了。”

得这么来才对。

整本书,他读起来,感觉其实都很轻松。

甚至,光看书里的那些话语,就能猜得到,以后他一定是一位很优秀的父亲。

因为,他从自己的父亲,以及自己的经历上面,学到了如何正确引导孩子。

同时他还看到了这本书的后半段,关于他现在生活的描写。

其中同样有关于暖暖和阳阳的片段。

“我的干女儿暖暖,许婉清。我最好的朋友,着名导演许鑫、着名演员杨蜜夫妇的小孩。

她的天赋在我看来是很高的。

我嘴馋,喜欢吃,我回国,杨蜜总会招待一桌全都是我想吃的菜。

我觉得美食是一种放松的万能药。

在他们家,我总能在沙发上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总能在一桌子菜里找到最合我口味的那一道(实际上我都喜欢吃,我都爱吃)。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抱着暖暖一起吃。

因为孩子亲近我,不亲其他两个干爹。

我又拿了第一名。

她可能现在还不知道,在她的妈妈怀她的时候,我就已经弹钢琴给她听了。

但,我想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的三个干爹之中,她和我的关系最好。

她喜欢钢琴。

明明才一岁多,可每次我弹琴,她总是喜欢看着我的手。

目不转睛的看。

和她的弟弟阳阳不同,阳阳更像是他的父亲,喜欢独处,喜欢安静,更喜欢画画,有自己的想法,并且很执着。

比如,他很坚定的要在钢琴腿上留下一排小小的牙印。

咬不动,也要啃。

杨蜜曾经跟我说过,我是暖暖的干爹,那就当不成暖暖的老师了。还挺可惜的,因为关系亲,所以我舍不得用很严苛的态度来培育暖暖。

我的回答是:暖暖的世界里可以有钢琴,但不能全是钢琴。

如果可以,我希望她的天赋能更恐怖一些。像是她的父亲那样,人生的前20年,一件和电影有关的事情都没做过。可却仍然不碍着他在20岁之后取得如此成就。

这样她的童年可以更快乐。

不会有人对她浪费天赋而扼腕叹息,她也不会觉得自己的童年苍白到只有黑键和白键。

我觉得对任何喜爱钢琴的孩子而言,都是如此。

我知道大家都喜欢钢琴,我也知道你们为了钢琴付出了许许多多。

但,有的时候,我希望大家能在练琴之余,也不要忘记,春日里的海棠花红的好看,夏日的蝉鸣震颤会让空气看起来都有些模湖,秋日的麦香总会蒸出更好吃的馒头,冬日的雪总是白的那般灿烂。

15岁之前,钢琴对我而言,五分的热爱,五分要用来改善家庭的贫穷。

就像是和着名相声演员于慊老师聊天时,他说的那样:相声是艺术,但成为艺术之前,它是解决演员温饱的手艺。

现在想想,十五岁之前的我,和谦儿哥口中的“手艺”其实没什么区别。

15岁之后,我遇到了我的老师加里·格拉夫曼。

是他告诉我,不要再追求胜利。

我曾经列过一张清单,清单上面是全世界各地重要的钢琴比赛。

我想去,我想像科比、布雷迪、乔丹、罗纳尔多这些人一样,像是一位运动员,杀入到各大“职业联盟”,拿下所有的大满贯。

但我的老师告诉我:弹琴演奏、学习音乐,不仅仅是为了获奖,更重要的,是演奏音乐的过程,以及享受音乐本身。

钢琴比赛重要么?很重要。

但,又不那么重要。

就像是我的朋友许鑫说的那样,【导演只需要顺着自己的内心奔赴终点就可以了。鲜花、掌声、认可、质疑都只是你路过的风景】

在这一刻,我想,我的老师和我的朋友在心灵上是共通的……”

看着书中那简单直白的讲述,许鑫不自觉的点起了一根烟。

挠了挠头。

老狼……还真是给他出了一个难题啊。

这序,可咋写好呢?

他都这么吹我了……我总不能跟老王说的一样:“你就写一句话:朗朗的书,真好看,赶紧买,手慢无。”吧?

要真这么写了……怕是他要遗臭万年。

嘿。

好你个浓眉大眼的王大鼻子。

好歹毒的心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光阴之外 择日飞升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半仙 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斗罗之保护我方武魂殿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耕耘贞观神诡世界,一刀劈开生死路请叫我刀仙万界分身从吞噬星空开始新吕布战纪我在聊斋寻长生阴阳执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