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许鑫并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很天才的那种人。

就比如老徐那种,能写出来“若人生真的无悔,那该多无趣啊”的文采斐然,他学不来。

也不是那块料。

但他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

或者说,他在日常的生活之中,每时每刻,都会细心留意着自己周遭的一切。一切可以被一名导演拿过来,化作灵感的东西。

哪怕是放松的时候,他也从来没停下来过自己的思维发散。

就比如现在。

面对大家的疑惑,半斤酒下肚,微醺而惬意的他挠了挠头,说道:

“刚才我就在想了,比如,我们这一桌人是……表面知根知底的人,但就像是乔说的那样,如果,我们在剧本上也提供一种类似“鸟笼”一样的介质,而通过这种介质,能放大我们的性格。把我们的……内在,给表现出来。而随着内在的……出现,我们之间的关系开始发生了改变……比如你,杰西,你和安东尼奥。”

他对旁边的夫妇说完,手掌向下一压:

“没冒犯的意思,我是说如果。如果你们俩就是佩普经手的那个离婚桉子的人,你的手机信息,暴露了你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杰西知道了后和你离婚。那么,我们把一整个故事,都融汇到这个介质里……这样故事不就通顺多了?”

“……”

“……”

“……”

一群人都陷入了思考。

杰丝敏反应的最快,问道:

“你的意思是通过某种类似游戏一样的媒介,来表达一些事情?比如……还是咱们坐到一起。我和安东尼奥表面上很恩爱,但实际上是貌合神离?”

“对。”

许鑫点点头,又指着自己和刘一菲:

“比如我们俩也是一对……老夫老妻,但我们也分别有着各自的压力。比如……她母亲看不上我。”

刘一菲直接翻了个白眼。

“我呢,人到中年,事业一事无成,正在经历中年危机。再比如尹娃,她看似是光鲜亮丽的女主持,可实际上,她……和菲利普是一对,她正在电视台面临着上司的骚扰……尹娃,你知道我说的意思。”

面色通红的尹娃笑着点点头:

“当然了,许,我不介意,亲爱的,你呢?”

菲利普只是冷静摇头:

“亲爱的,我在工作,我没心思听你这些琐事。”

尹娃耸耸肩:

“你瞧,我要离婚。”

“哈哈哈哈哈……”

几个朋友之间又爆发出了阵阵笑声。

而已经逐渐明了许鑫意思的杰丝敏略微思考,便继续问道:

“许,那这个故事,你想赋予……或者说你想表达什么呢?”

这种故事片自然不是什么商业片。

甚至,以她的判断,如果真要编写这么一个剧本,那么可能是一场很小很小规模的群像戏。

所以,影片需要一个主旨与内核,这点很重要。

“这个命题就很广泛了。”

许鑫说着,看向了艾晴。

因为有些专业词汇,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所以便用中文对她说道:

“要表现的内容里,最基本的其实就是男女关系的探讨,婚姻、家庭、爱情、友情……这些都类似安东尼奥说的那种,我们表现出来的外在型人格。但每个个体都应该有着自己的需求,以及得不到的东西。其实不需要特别清晰的去表达什么,我们今天坐在这,就像是……月亮。”

他一指杰西卡家的落地窗外,那明亮的月色。

“月光柔美,让人赏心悦目。但……我记得我看过一篇报道,实际上月亮的背面,是千疮百孔的陨石坑,很丑陋,就像是……牛油果一样。SI~”

他用了一个很经典的意语单词:

“你瞧,月亮的正面,很美。可美丽之下,是背面的一地狼藉。就像是我们这些剧本“角色”的内心。每个人都有光鲜亮丽的外表,恩爱的感情,或者成功的事业一类的优点。但背面却是无法对人诉说的难以启齿。我们可以探讨两性,男女,甚至是同性等等,这些都能成为这个剧本里令人深思的问题……唔。”

说到这,他陷入了思考。

刚好也给艾晴一个完整的翻译机会。

而随着她的意大利语响彻在房间内,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思考。

跟随着导演的角度,来思考起了这个故事精神层次之中的内核。

这时,许鑫的声音再次响起:

“作为导演,我们可以把一些线索,通过穿针引线的方式,穿插到对话当中,穿插到整个故事里。就像是海浪。

乍一看,我们解决的是你和安东尼奥的问题,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可能你们俩的事情还没解决,忽然,尹娃和菲利普也出现了问题。

紧接着是佩普和乔……这么一层套一层,一环套一环,让整个故事的叙事节奏始终保持在一个跌宕起伏的环节之中。

最后……月上中天,饭局结束。我们不会去交代每个人的事情有没有什么完整的解决方法,或者是他们各自回到家后如何如何。

这只是一个饭局,饭局结束了,影片也就结束了。而剩下的,我们可以留给观众来想……艺术源自于生活,而生活之中不是所有事情都要有一个结局……

我们只是表演者,但我们无法演绎出能解决任何事情的生活。所以,把这一部分,留给观众来进行思考……你们觉得怎么样?”

“……”

“……”

“……”

……

随着艾晴翻译的结束,时间已经过了大概一分多钟。

没人说话。

所有人都在思索着许鑫话语里的含义。

或者说,这个故事如何。

其中,乔的观点最为直接:

“听上去有些像《这个男人来自地球》?”

“没错。”

许鑫点点头:

“我很喜欢那部电影。只不过,他的主题很大,艺术、宗教、永生……一群来自哈佛的高阶知识分子,聊的是关乎于整个人类的大事。我觉得不需要这样……生活不仅只有远方的田野,还有近处的苟且。我把故事聚焦在……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出现、关心的问题上面。”

“听上去可真棒!”

乔用力的点点头:

“这个点子很精彩,许,干杯,向你致敬。”

显然,他很喜欢这个故事。

发生在普通人身边的故事。

这时……

“许,这个故事交给我,怎么样?我们一起来完成它?”

作为编剧的菲利普目光灼灼。

点子,灵感,甚至是剧情的大概脉络,都是许鑫提供的。

他自然不会直接拿过来写。

但……

这个故事听起来真的棒极了。

“没问题啊。”

刚刚放下了酒杯的许鑫答应的很是随意。

“我们一起来完成它。”

“给我一个角色,我要演!”

杰丝敏·特丽卡同样举起了手:

“最好是类似安东尼奥这样的心理医生,一个同样患有心理障碍的心理医生,这个提议怎么样?心理医生看起来能疏导很多人,但她自己家的水管却只能找别人修理。这样听起来是不是很讽刺?”

“我也要我也要!”

刘一菲同样举起了手:

“我想要一个……呃……也很有意思的角色!”

“哈哈哈,其他人呢?”

许鑫笑着问道:

“尹娃?”

“算了吧,许,我就是因为当不成演员,所以才去当主持人的。”

尹娃无奈的耸耸肩:

“比起杰西,我就像是一个孩子。”

“我们就更别提了,这件事肯定要专业的演员来做。但……这个故事真的很棒,许,如果你需要一个法务类型的角色,欢迎你和菲利普来我工作的地方。相信我,我的朋友,在意大利,没有人比我的工作见到过的荒唐事情更多了!”

佩普一边掰着手里的面包,一边随口来了句:

“比意大利和天朝的人口加在一起,还要多的荒唐事……”

“比如一条牧羊犬担任足球队的主席。”

这句话被安东尼奥抛出来后,一群人迅速变得热闹了起来。

许鑫这才听明白……原来这件事竟然是真的。

一条名为“冈涩四世”荒唐牧羊犬的故事。

而见许鑫不明所以,这件发生在十几年前的事情迅速成为了桌子上的谈资。

……

“许,明天上午我们一起喝杯咖啡?”

听到菲利普的邀请,许鑫欣然应允:

“好啊。明天见~”

接着,他和其他人拥抱,贴面,最后醉醺醺的坐上了车。

“拜拜。”

酒过三巡,劲完全上来的许鑫和刘一菲跟众人分别后,他惬意的靠在座椅上,眯起了眼睛。

这时,他听到刘一菲来了句:

“这电影你打算在哪拍?”

“意大利呗。”

许鑫随口来了句:

“是这些朋友给的灵感,自然要在意大利拍,而且……在这边拍,题材可能不会有那么多的束缚,我觉得还挺有趣的。算是个尝试吧~你想好弄个什么角色了没?”

“没……看菲利普发挥呗。”

刘一菲摇了摇头,不在说话。

而是在思考。

要是在意大利拍的话……我是不是得学一下意大利语?

别到时候大家都用意大利语来交流,自己什么都听不懂,那就尴尬了。

嗯。

那就学吧。

她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许鑫,掏出了手机,在备忘录上写到:

“学习意大利语(很重要)!”

……

对于这个仅仅只有故事框架的剧本,许鑫在付诸了所有灵感后,就被抛在了脑后。

倒不是说他不上心,而是现阶段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并且,借着酒劲,他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框架。

直到该怎么拍了。

一句话:学《这个男人来自地球》。

不会花多少投资,甚至演技都没什么要求。

注定会是个小成本,并且出片快的电影。

拍起来会相当容易。

眼下就不琢磨了,先放到一边,等什么时候开始弄了再说。

13号。

他和刘一菲一起出席了中意友好的文艺演出活动。

坦白地讲,身在异国他乡,当看到罗马斗兽场为了庆祝这个活动,特地灯光都变成了红色时,他才明白……原来对于漂泊异乡的人而言,这一抹红色,到底能唤醒多少思乡的感动。

只能说,很喜欢。

也很感动。

可感动归感动,14号,他又回归了现实。

拖着倒时差产生的浓浓不适,他强行拉着在燕京的于老去了一趟医院,身体从里到外都做了一个检查。

而等检查结果出来,他还特地托以前奥运会的关系找到了一位医学界的泰斗级人物,给于老看的结果。

两边沟通的时候,那位老师问于老抽烟不。于老的回答是:

“抽,一天一包。”

又问:

“喝酒不?”

“喝,不喝大,一天半斤左右。”

许鑫呢,啥也不懂,来了句:

“要不您戒了算了。”

可于老还没说话,却得到了医生的反驳。

到了于老这岁数,比起烟酒,更危险的是改变生活习惯产生的心理与生理的双不适应。

所以,整个检查,到头来,得到的答复也仅仅只有一句:

“烟,少抽点。酒,少喝点。”

其他的啥问题也没有。

练了一辈子武,修了一辈子的内家拳老头身体没任何毛病。

按照医生的说法,真要是人不行了,那也就是大限到了。

药石难医。

自然规律。

轻轻松松的走,就是了。

而面对这话,于老笑的也很轻松。

“那是,来时一俗人,走亦要轻松。这辈子,也值了。”

谈笑之间,一代剑圣的生死关豁达到让许鑫都肃然起敬。

真·奇人也。

……

把事情告诉了杨蜜,她心里也踏实了。

虽然她没跟儿女一样在师父面前尽孝,但关心到了,心里也踏实的多。

而许鑫在燕京的事情忙完后,便风风火火的回到了厦门。

结果15号又休息了一天。

不行,实在折腾的有点累。

回到剧组,劲儿就全松了,人躺在床上,昏睡了一整天,直到16号大清早,都感觉浑浑噩噩的。

不过好在他的准备工作细致,剧组虽然多耽误了几天,可随着16号一上午的缓慢调整,下午,许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期间剧组里发生的一些趣事,或者是拍摄的一些精彩片段无需言表。

整个《烈日灼心》的故事里面,导演思路清晰,演员演技卓越,工作配合默契。

无风无浪,风平浪静。

时间一转眼,来到了20号。

……

20号。

依旧如同之前的那次试镜一般,杨蜜在早上这个时段内,连续做了两场运动。

这是一个小窍门。

她练武发现的。

众所周知,人早上起来时,皮肤的状态最差。

和是否睡好无关,就像是冬天里的汽车,身体的五脏六腑总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才能迸发出最好的状态。

而两场中间有间断性的运动,则可以加速这个过程。

在体力消耗适当的情况下,整个人在上午就会散发出如同下午一样的饱满状态。

但缺点就是,这一天容易累。

到了晚上的状态要稍差一些。

但《沉默之海》的试镜安排在了上午,她只能这么来。

而这次,试镜的地点,被放到了华纳影业的摄影棚之中。

杨蜜也终于拿到了试镜的内容。

两场戏。

一场,是要求她演示一下资料上所描述的她“精通武术”的实战片段。

说白了,就是看看身段。

是瞎填的资料,还是真有东西,这最终试镜上面见真章。

一场,则是和男演员的对手戏。

由那边入围最终试镜的男演员来,两两一组的无NG表演。

大家的试镜内容都是一样的。

随机挑选,随机搭配,谁NG谁出局。

没NG得则最终要选择权交给导演。

等候厅里。

杨蜜看到了试镜内容后,便陷入了沉思。

开始调整情绪。

今天没搞什么演员等待。

所有通过试镜的演员都在摄影棚里了。

一会儿等导演和投资方过来,就直接开始表演。

杨蜜来的依旧早。

这会儿,她正看着手机里的视频。

手机里,是导演那边发来的动作演示。

一个穿着护具的人手持一根木棍,机械的演示着一组动作。

没有武指,没有动作引导,四组动作,演员自己设计如何反击。

不得不说,这和传统意义上的好来坞动作戏并不一样。

至少,杨蜜在拿到了视频后,让刘墨墨问了问人,发现……这种试镜方式,大家都觉得很新鲜。

显然,应该是吉尔莫·托罗自己想出来的点子。

不过……无所谓。

看着视频里那漏洞百出的四个攻击动作,杨蜜从拿到后的13套反击动作,到现如今只留下了一套打的好看,一套快准狠的动作。

这些天,她找的陪练已经被她给摔的苦不堪言。

而在脑子里再次预习了一下这四个动作后,她合上了手机,继续看着文戏。

这时,后面的门传来了开启的声音。

她扭头一看,胖胖的吉尔莫·托罗,以及十来个西装革履的人都走了进来。

看来试镜要开始了。

而就在这时,她察觉到了一道目光。

扭头一看,一愣,接着露出了微笑。

菊地凛子也在。

对方也入围了最终试镜。

这下,杨蜜的眼里终于升腾出了一份斗志。

抱歉啦……

81年的大姐姐。

这次,我可不能放水了啊。

……

“女士们先生们,下面进行第一场动作戏的试镜。我们期待你们的表演。”

吉尔莫·托罗说完,一旁的工作人员就喊出了“001”号的名字。

这次不是杨蜜了。

她是6号。

很快,第一个女孩走上了用硬泡沫地板搭建的表演场地。

而他对面,穿好了全身护具,手持软胶棒的工作人员也准备好了。

就像是打擂一样,随着一声令下,表演开始。

工作人员的软胶棒动作匀速的下噼而来。

那个女孩手里的胶棒直接迎了上去。

俩人开始了一场“武打戏”。

你砍我,我砍你。

看起来像是街头火并,而不像是杀招。

全是兵刃的碰撞,那护具都显得很多余。

杨蜜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动作是临时抱佛脚的由来。

那步子……

啧。

不忍直视。

她收回了目光,继续盯着剧本里的试镜片段。

很快,第一人结束。

第二个也走了上去。

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吉尔莫·托罗面无表情。

不知他是否满意。

没人能看出想法。

终于。

轮到杨蜜了。

当看到杨蜜上场时,吉尔莫·托罗的眼里流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杨,我很期待你的表演。”

杨蜜回报以微笑。

接着掂量了一下手里的软胶棒后,随意的点点头:

“开始吧。”

连续和别人玩兵刃对对碰几个回合的工作人员姿势也随意,听到她的话后,依旧是踏前两步,双手握“刀”,高举头顶,打算来一记力噼华山。

两步时,杨蜜一动不动。

但当他的右脚离开地面,即将迈步的刹那,杨蜜的脚向前勐然一搓!

“吱!”的一声,有些让人牙齿发酸的动静之后,她人已经来到了对方面前。

原本正握的胶棒不知何时化作了反手,她侧身探进了对方的半个身位,反手握的胶棒单手抵住了对方的喉咙。

“飒!~”

穿着护具的工作人员招式用老,给人一种……就像是他自己迎上去一样的既视感。

在他下噼时,脖子刚好抹过了“刀”的锋刃。

主动送命。

“你已经死了。”

面对有些反应不及时,身体有些没控制住,摔到地上的工作人员,把软胶棒挽了个刀花,刀藏于背的她一声轻笑。

“哈~”

接着,她把手伸到了对方面前,示意扶他一把。

“再来?”

“……”

“……”

“……”

一片鸦雀无声。

大家都被她这……有点不按照套路出牌,可偏偏哪怕只是道具软胶棒,却依旧让人能察觉到招数是何等凌厉的动作给弄懵了。

这人……

这么会?

全场人的目光集中到了那回到位置,依旧是一脸轻松的女孩身上。

吉尔莫·托罗下意识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心里,一个想法后知后觉的涌了出来:

“好快的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明克街13号 半仙 择日飞升 光阴之外 人道大圣 神秘复苏 不科学御兽 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斗罗之保护我方武魂殿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耕耘贞观神诡世界,一刀劈开生死路请叫我刀仙万界分身从吞噬星空开始新吕布战纪我在聊斋寻长生阴阳执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