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XU,RYU~嗨,该轮到你们了。这次你们有两次红毯特写,分别和镜头打个招呼合影。这是你们的座位号码……”

等候区的导播走过来后的话语,打断了俩人的讨论……

也不能说是讨论,应该说从许鑫说完那段话后,刘一菲就沉默了。

不过沉默只是持续了两三秒钟,导播就走了过来。

所以许鑫压根就没发现她的情绪不对。

而刘一菲也没有让他看出来,在导播恰好走过来时,就已经转身看向了对方。

听到这话,刘一菲点点头:

“好的。”

接过了号码牌卡片,她转手递给了许鑫。

许鑫直接放到了口袋里。

“走吧。”

很快,俩人来到了等候区的出口。

许鑫习惯性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忽然和一双眼睛对上了。

他一愣,礼貌而尊敬的冲对方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

不过并没有说话,两边还隔着一段距离呢。

而刘德骅也是微微一笑,点头回礼。

许鑫扭过了头,冲看着前面正发呆的神仙姐姐都囔了一句:

“诶,刘德骅。”

“……”

刘一菲看了他一眼,又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同样礼貌点点头后,回身对许鑫说道:

“嗯。”

情绪看起来并不高。

不过,她隐藏的很好。

很快,导播示意俩人可以出去后,许鑫直接把胳膊一弯:

“走吧。”

“……”

刘一菲的目光从他的胳膊往上挪,一直挪到了他的脸上看了看,微微点头:

“嗯。”

把手搭了上去,挽着许鑫,俩人踏上了红毯。

……

“XU!XU!

!”

刚出现在红毯尽头前。

许鑫就听见一堆人喊自己。

但这会儿闪光灯有些密集,他有些分辨不清。

直到他和刘一菲的红毯照拍完,该给俩人分别的特写后,许鑫这才看到,周围围观的一圈外国人正举着各种各样的盘子冲他招手。

许鑫瞬间就乐了。

先是招招手示意等自己一下,随口等刘一菲摆完了造型后,他整理了一下西装,规规矩矩的站在了镜头下。

等红毯摄影师对自己摆出了一个“OK”的手势后,才笑着迎着那些人走了过去。

意大利语,他依旧听不懂。

可看着这些递过来的,包裹着锡纸的盘子,瓷盆一类的玩意,他一边笑,一边挑挑拣拣的拿了一个用锡纸包裹的长方形玻璃器皿,和一个大概在成年人小臂长度差不多的篮子。

掀开了篮子上面很有意大利特色的方巾手帕看了看,他笑着给眼前这位大概三十来岁的御姐一个拥抱。

里面是他没见过的松饼。

甜香甜香的。

至于那玻璃器皿里,则是他确实比较爱吃的千层面。

用仅会的意语表达了谢意后,他顺手把篮子递给了过来帮忙的刘一菲,又接过了一个哥们递来的手机,高高的举了起来。

一群人开始往他身后凑。

许鑫用英语喊了个三二一的倒计时,这些人一起高声喊道:

“PIZZA!”

合了影之后,许鑫告别了这些对自己格外偏爱的“饲养员”,和刘一菲一起往前走。

“哈哈哈,XU,我们又见面了。”

这次主持红毯的依旧是上次那个许鑫喊不出名字的主持人。

而这次,许鑫的英文终于不用刘一菲给翻译了。

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

“嘿,CIAO。”

“CIAO,CIAO,哇哦,看来你又是满载而归。”

主持人一边说,一边把手放到了自己西装的内侧:

“我的朋友,这次我也为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在许鑫一脸好奇的目光中,就瞧见这哥们从胸兜里掏出来了两个勺子。

还很讲究的用餐巾包裹起来的那种。

“美味的食物,愿意和我一起分享么?”

“……哈哈,当然可以。”

许鑫忍不住笑出了声。

捧着手里的长方形器皿,打开了锡纸。

俩人一人一个勺子,当着摄影机挖了一大口。

主持人很夸张的点点头:

“Perfetto!Perfetto!XU,味道怎么样?”

许鑫照葫芦画瓢的一边嚼,一边点点头:

“嗯,啪菲偷~”

接着在欢呼声与聚光灯中,主持人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感谢大家的热情,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

“谢谢,你也是。感谢你的礼物~”

许鑫扬起了勺子,很配合的又挖了一大口放到了嘴里,对那群投喂自己的观众挥了挥手。

在欢呼中朝着夏宫里面走去。

然后在夏宫的门厅里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开始吃这一盒千层面。

实话,味道是真不错。

而他篮子里的松饼,则变成了神仙姐姐享用的贡品。

“你这么吃,口红会掉吧?”

看着她那狼吞虎咽的模样,许鑫有些无语:

“刚才不是吃了些东西么?……咋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

刘一菲没吭声。

只是又嗷呜了一大口松饼。

心里有些苦。

所以需要一些甜。

荣耀归于罗马,甜味属于意大利。

……

作为颁奖嘉宾,俩人的座位安排在比较边缘的地方。

一开始,整个夏宫里的人还稀稀拉拉的。

许鑫坐在她旁边,看着她用手包里的小镜子给自己补妆的模样,来了句:

“心情怎么样?”

“很好呀。”

神仙姐姐继续对着镜子,描着自己的唇线。

随口答应了一声。

很快,那红唇变得娇艳。

她抿了下嘴,确定颜色和线条都没问题后,合上了小镜子,扭头看了一眼许鑫。

却发现许鑫已经拿出了手机,正在噼里啪啦的跟别人打字聊天。

“和谁聊天呢?”

“杨蜜。”

许鑫随口来了句,然后把自己的聊天记录给她看了一眼。

“我有点紧张啊,咋办。”

“紧张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写那几句发言稿,你确定没问题?”

“没问题呀,放心吧。”

杨蜜发完这条消息,接着又是一串英文。

【很荣幸能作为颁奖嘉宾,来到这次威尼斯的颁奖典礼现场。也很高兴,在这封信封里,又会有一位导演的名字被收录进银狮奖的荣誉殿堂之中。我和大家一样好奇这份荣誉的最终归属者是谁,请大家与我一起见证。】

“你要觉得你的不行,你就用这段。我早就知道你要拉胯,都给你准备好了。”

“……义父!你这比我写的好多了!”

“唉,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逆子。”

“义父!

!”

“好啦,乖,我带着孩子野餐呢。你加油呀,千万看清楚名单上的名字和电影,别弄错了。”

看清楚了俩人的聊天,刘一菲愣了下。

对许鑫问道:

“你原本的颁奖感言是什么?”

“和她这意思差不多,但干干巴巴的……感谢评委会给我这个机会颁发这个奖项,看到台下如此多优秀的电影工作者,让我对电影行业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

干干巴巴。

麻麻赖赖。

刘一菲的嘴角一阵抽搐。

接着说道:

“那你还是用蜜蜜这段吧。”

“嗯,我觉得也是。嘿……”

“笑什么?”

“俺家义父关键时刻从来不掉链子,真是个可靠的队友。”

听着他对妻子这独特的称呼,刘一菲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你还真别说,有时候你给我的感觉真的挺废物的。你在家不洗衣服,不做饭,不收拾屋子,我听蜜蜜说,你甚至连袜子在哪都找不到……”

“胡说!这是污蔑了啊!弄的跟我没自理能力一样!”

“……那你告诉我,你的袜子平常放在哪?”

“呃……”

早就习惯了“姐姐,给我找双袜子”的许老二张了张嘴……

吭哧瘪肚的来了句:

“家里。”

刘一菲翻了个白眼:

“废话。你看,我没说错吧。你啊,也就是找了蜜蜜……”

忽然,她话头一顿。

而许鑫则满脸得意洋洋:

“可不,也就找了她。诶我和你说,以前我其实自己把自己照顾的很好的。可自从我俩在一起后,她就跟养猪似的,一开始我还不习惯。不过后来想想,当只猪也挺好,快快乐乐的混吃等死……你怎么又开始抹口红了?”

“刚才不小心舔了下嘴唇。”

神仙姐姐看着自己又花了的唇线,随口应付了一句后,拿纸巾擦干净了嘴唇边缘的红色后,重新开始画。

而画完之后,她却不吭声了。

坐在椅子上,单手拄着椅子扶手,看着前方空无一物的舞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获奖人是:染谷将太、二阶堂富美《庸才》,恭喜。”

台上,伴随着刘一菲的名单公布,现场掌声响起。

镜头里,两位来自日本的新人演员一脸惊讶。

许鑫也在跟着镜头鼓掌,但很快有人猫腰找到了他:

“XU,请跟我来。”

“好的。”

许鑫点点头,起身跟着工作人员往后台走了过去。

后台这边,他已经看到了几个熟悉的人。

都是上一届的获奖者。

最佳男演员的获奖者文森特·加洛、女演员亚里安妮·拉贝德,括弧:打败娜塔莉波特曼的那位天才演员。

许鑫是最后到的,但大家却并没什么生分的意思,而是拿着各自的信封在猜测里面的获奖人。

他接过了信封摸了摸厚度,心说也不知道这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人的名字。

不过这一届有天朝的电影……最好是个天朝人。

到时候天朝人给天朝人颁奖,这就完美了。

正琢磨呢,刘一菲从台上走到了后台。看到许鑫后,她点点头说道:

“我先回去啦。”

“嗯。”

许鑫应了一声,让开了位置,目送她离开。

接着就在后台等着自己登台。

结果没等多久,他就露出了惊喜的模样。

最佳女主角,被香江电影《桃姐》里的叶德嫺给拿到了。

掌声中,许鑫在后台看着对方那喜极而泣的模样,同样也送上了掌声。

而影帝,则给了一个……连许鑫都不得不承认,他比自己帅一丢丢的男演员迈克尔·法斯宾德。

就在迈克尔·法斯宾德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许鑫翻开了手机,看了一眼妻子发来的获奖感言,从心里捋了一遍后,深呼吸了一口气……

该自己了。

……

“大家好,我是歌德·许。很荣幸能作为颁奖嘉宾,来到这次威尼斯的颁奖典礼现场……”

他“毫无感情”的默背着妻子给准备的获奖感言,等全背完后,等电子屏幕出现入围名单时,都没有回头看,直接从怀里拿出了信封展开。

当看到上面的名字刹那,他眼里冒出了惊喜的模样。

一股笑意不自觉的泛滥开来。

这……

可以!

随着入围名单上面的电影片花播放完毕,灯光重新亮起,许鑫站在聚光灯下,对着话筒一字一句说道:

“获奖者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人山人海,蔡!尚!君!导演,恭喜!”

“哗啦啦啦啦拉拉……”

欢呼声中,许鑫把获奖名单那一页展开,面相了大众。

给了摄影机的画面,证明名单上的名字与自己说的一致后,情不自禁的再次说道:

“蔡导,恭喜恭喜!”

他和蔡尚君不熟,也没什么交流。

但……又有什么关系呢?

重要的是这个奖项,是天朝人的!

天朝人两连冠!

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了!

伴随着蔡尚君的登台,许鑫把象征着威尼斯电影节导演最高荣誉的银狮奖颁发给他时,再次说道:

“蔡导,恭喜,太棒了!”

“谢谢许导。”

蔡尚君用力点点头,表达了感谢后,接过了奖杯,高高的举了起来。

而退到了一边的许鑫鼓掌时显得尤为用力。

他是真的激动,半点不掺假那种。

去年的《山楂树》,今年的《人山人海》……在加上影后《桃姐》的叶德嫺。

3部华语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上受到了认可。

这说明什么?

说明在第五代开始逐渐褪去历史舞台时,天朝的电影人仍然有站在电影荣誉殿堂的资格。

吾辈之努力没有白费!

而等掌声安静后,他听着对方在发表获奖感言时,不自觉的脑子里诞生出了一个想法……

明年的威尼斯……会不会有更多的华语电影会出现?

应该会的吧……毕竟,电影行业越来越好了。

理所应当会有越来越多的电影人出现。

他在做的……不就是这件事么?

……

最后的金狮奖,以俄罗斯电影《浮士德》的获奖而结束。

68届威尼斯电影节,落下了帷幕。

仅仅作为颁奖嘉宾,许鑫肯定不用参加后面的新闻采访的。

他只是在采访开始前,和几部华语电影的剧组打了个招呼。

《人山人海》、《倭寇的踪迹》、《白蛇传说》、《桃姐》、《赛德克巴来》、《夺命金》等等剧组,他都打了个招呼后,时间也来到了9点多。

他找到了等他的刘一菲:

“走吧?”

“咱们参加晚宴么?”

“你想去不?”

“唔……”

刘一菲想了想,摇摇头:

“算了吧,有点累了。直接回去吧。”

“也行。”

许鑫无所谓的耸耸肩,和她一起往外走。

很快在门口看到了苏萌、艾晴、吴琪琪三个人。

吴琪琪手里还拿着一双运动鞋。

刘一菲换上之后,踩了两下,看着那红毯前的门可罗雀,忽然来了句:

“咱们熘达回去?”

“你不是累了么?”

许鑫有些纳闷。

“又不远,坐的时间太久,腰疼。”

见状,许鑫点点头:

“那走呗。不过……”

他看了一眼手里提着化妆包的苏萌和同样拿着一些东西的吴琪琪,直接说道:

“萌萌,你和琪琪坐车回去吧,艾晴跟着我们,我们仨熘达回去。你俩回酒店后收拾下东西,明天咱们一早去罗马了。”

“好的,许哥。”

“嗯,顺带把我的外套也拿回去。”

他脱掉了西装,解开了领带,都递了过去。

9月份的威尼斯不算冷,但也不热。

对他而言,温度正好。

而俩人离开后,三个人才顺着台阶往下走。

走出了夏宫的范围,刘一菲瞅着不远处的海岸线,以及火山石步道,直接绕着圈往那边走去。

“……干嘛啊?”

“看看夜晚的海滩,走。”

“神经病啊?”

许鑫哭笑不得。

可看着她直接往那边走,只能跟上。

一边跟着一边吐槽:

“好好的大直路你不走,非走这边。发啥神经呢~”

可刘一菲已经踏上了通往火山步道的小路,许鑫和艾晴只能在后面跟着。

然后吧……

这孩子走着走着,就不走正道了。

她直接下了火山步道,往海滩的方向走。

可这会儿晚上的海岸边,是有风的。

你得承认。

月光下,黑银色的海浪翻涌中,一袭碎金网纱裙的神仙姐姐真的很美。

风,吹乱了她的发丝。

再加上她往海滩处走了几步后的那一回眸。

如果这会儿许鑫手里拿着照相机,一定能拍出来一组让人心醉的美照。

可惜,回眸之下的神仙姐姐却看到,许鑫并没有踏入沙滩。

他只是穿着锃明瓦亮的皮鞋,双手插在西裤的兜里,松开了最顶上扣子,去掉了领带,从腰间抽出来的衬衫在海风中飒飒飘舞。

按照包子和杨蜜的说法组合而成的“禁欲风”的狗脸上,没有半分痴迷,有的只是一种“你神经病吧”的无语。

月亮看的到。

她也看的到。

以及一句:

“你一会儿别被吹感冒喽。”

听到这话,刘一菲歪了歪头,忽然来了句:

“你不下来?”

“不下。就带了一双鞋,弄脏了后天参加演出活动咋办?”

“到罗马再买一双不就完了?”

“别的鞋穿不习惯啊。”

许鑫摇了摇头:

“我本身就不喜欢穿皮鞋,我的脚遗传我爸的,脚面太厚。绷的慌~这是杨蜜给我订制的。”

“……”

闻言,刘一菲不再说话。

而是踩着沙滩继续往前走,留下了一串串的脚印。

这时,海风吹的更勐烈了一些。

许鑫多少感觉到有些凉了。

“行了,别吹风了,我都感觉冷了,你不冷?”

“这时候,作为一位绅士,你不应该脱下外套给我披上么?”

“少来这套,外套刚才不是被萌萌拿走了么。”

“那你为啥让她拿走呢?”

“因为那会儿没风,穿两层很热的好不好?杨蜜这次弄的面料,叫什么……杰尼亚,羊毛弄的,看着有型,但很热啊。”

许鑫满脸的无语,心说你这搞啥幺蛾子呢。

可听到了这话后,刘一菲却忽然看向了他。

看了大概三四秒的功夫,来了句:

“你这就是区别对待了啊。我敢说,要是蜜蜜和你一起,你就算嫌热,脱掉外套后也不会给萌萌,而是会拿手里,万一蜜蜜跟我一样脑子抽风来看海,你绝对会给她披上。”

“废话~”

许鑫翻了个白眼,来了句:

“我肯定疼我媳妇啊~再说,谁知道你大半夜抽啥风,要来看海……你吹吧,使劲吹,吹一个钟头,你就成风干尤鱼干了!”

“噗……”

旁边的艾晴听到这比喻,忍不住笑喷了。

许鑫看了她一眼,接着对脸上露出了一种很莫名表情的神仙姐姐催促道:

“行了行了,走吧,回去了……你再不走,我俩不管你了啊。”

说着,他沿着火山石步道往酒店的方向走了过去。

刘一菲原地没动。

看着他迈步往前走。

不知为何,她脸上忽然出现了一抹笑意。

就像是在说:我并不意外。

亦或者:本该如此。

而许鑫大概走了十几步的距离,他听到后面传来了一声:

“姓许的,你个狗东西!

!”

许鑫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还停留在原地不动,更无语了。

微微摇头:

“汪汪汪!赶紧的,别墨迹,回去了。”

而听到这话后的神仙姐姐,这次没有拒绝。

但也没有上火山步道。

就这么沿着沙滩,一步一步跟着前面的那两个影子,朝着酒店的方向走去。

一直走到了沙滩的尽头。

她才上了步道,跟在俩人身后上了台阶。

重新汇入到了海岸边的人行道上。

一直回到了酒店。

走进电梯后,许鑫打了个哈欠:

“哈~唔。”

看了一眼沉默一路的刘一菲,来了句:

“早点休息啊,明天一早咱们去罗马,还得买礼服呢。”

刘一菲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

“嗯。”

“哦对,记得洗个热水澡,可别感冒了。”

“好~”

很快,许鑫的楼层到达,他直接走了出去。

接着就是她的楼层。

“艾晴,晚安啦。”

她招了招手,同样走出了电梯。

一路回到了自己房间前。

房门打开着,里面的吴琪琪正在收拾东西。

“一菲姐。”

“嗯。你收拾,我洗个澡去。”

“好的。”

随着吴琪琪的答应,刘一菲直接走进了卫生间里。

打开了淋浴间的喷头。

卫生间里回荡起了哗啦啦的水声。

接着,她双手撑着梳洗台,看向了镜中的自己。

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为何她会凝视自己许久许久。

直到……

“啊咳!”

她忽然好用力的咳嗽了一声。

哗啦啦的水声与用力的咳嗽声混在了一起。

就像是在测试什么一样。

可就在这时……

“姐,嗓子不舒服吗?”

门外传来了吴琪琪的声音。

“没事。”

刘一菲如梦初醒一般,赶紧说道。

“哦哦。”

吴琪琪那边没了声音。

而刘一菲想了想,忽然又拧开了面前的水龙头。

整个卫生间里又多了一种哗啦啦的水声。

可……似乎她还是不满意一样。

镜子中的脸庞甚至还多了几分烦躁。

下意识的,她弯腰,直接用水泼了一把自己的脸。

水珠,从容颜之下滴落。

冷与温热混合在了一起。

她看着镜中那狼狈的模样……忽然发现了什么,重新低下了头。

看着那水流往下水口里走的模样。

她手指轻轻拨弄,便把下水口给堵上了。

水盆里的水,开始升高。

一直与溢水口持平。

满满一盆。

她凝视着那荡漾到溢水口也无法维持均衡,而开始满溢出来的水盆……

忽然“哈唔”一声,把整个脸沉浸了下去。

“咕都咕都~”

“呜呜呜……”

她在水里,似乎玩心大起。

又似乎在嘶吼着什么。

接着,她忽然抬起了头,开始喘息。

头发已经打绺,贴在了脸上。

原本精致的妆容,也在这股狼狈中彻底的花了。

“哈~!哈~!呼……哈~!”

她喘息着,吹走了嘴边的流水,再次看向了镜子之中的自己。

似乎很满意一样。

莫名其妙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然后……

再次一头扎了下去!

“咕噜咕噜!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脖子上青筋暴起。

她在水中嘶吼着从来不敢对任何人诉说的言语。

流水,把一切声音都化作了咕噜咕噜,完美的淹没到了卫生间荡漾的哗哗水声中。

直到气不够时,她才勐然从水中抬起了头。

“嗬!

~~~呼……呼……”

气喘如牛。

双目通红。

可她这次,却笑的更加开心了起来。

轻声启口。

水流肆意流淌在她的唇间。

那是苦涩的味道。

“祝你幸福呀。”

低不可闻。

“咕噜咕噜咕噜……”

她说:我再也不会喜欢你了。

像是一只鱼。

在水里,七秒钟以前,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可是。

7秒钟之后。

“哗啦。”

她决定,失去所有关于喜欢你的记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明克街13号 半仙 择日飞升 光阴之外 人道大圣 神秘复苏 不科学御兽 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斗罗之保护我方武魂殿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耕耘贞观神诡世界,一刀劈开生死路请叫我刀仙万界分身从吞噬星空开始新吕布战纪我在聊斋寻长生阴阳执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