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娇娇。”

“啊,诗诗姐,早。”

不到7点,站在酒店门口等待上车的张娇扭头看到刘知诗后,赶紧打了个招呼。

“早呀,吃了没?”

脸上还敷着面膜的刘知诗“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吃过了,喝了一杯黑咖啡,配了点蔬菜沙拉。”

“沙拉?什么汁?”

“油醋汁。”

“呀!你带着油醋汁呢?”

隔着面膜,张娇都能感受到刘知诗眼眸里的亮光。

迅速点点头:

“带着呢,低脂低卡的。姐您要?”

“……你还多吗?”

“多,我带了两瓶。呃……不过……没清真标……”

“这没事。只要是正常油醋汁就行。”

刘知诗摇头:

“我昨天刚在网上买了两瓶往这里邮,那这两天我先和你吃呗,等我买的到了,再用我的。我和小蕾才刚开始磨合,她需要适应一下我的饮食习惯。”

“嗯嗯,没问题。”

张娇点点头。

而刘知诗上下打量了一番她,问道:

“你都这么瘦了,还要减?”

听到这话,张娇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后,才低声说道:

“姐,尸体是有心脏病的呀。我问了下医生,医生说患有心脏病的孕妇通常不会太胖,因为本身胎儿就对孕妇心脏压迫挺大的。而且,如果我太胖……许哥说到时候会给我侧面的特写,就是不穿衣服,从这边拍……”

她指着自己的肋骨侧后方。

“我胸小,本身已经很不符合哺乳期的妈妈形象了,所以只能靠瘦,瘦成皮包骨,这样在荧幕上看着,就感觉我这个人身体很差,有病,到时候因为心脏病死亡也就说得通了。”

“呃……”

刘知诗愣了愣。

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这姑娘那宽大的T恤下隐藏的本钱。

确实,娇娇不大。

只是……

“许鑫……要你漏点?”

“没有呀。”

“没让你漏点,关你胸大胸小什么事?”

“有轮廓的呀,诗诗姐。许哥是从这个角度拍……”

她再次指向了自己的侧后方。

“哺乳期的妈妈胸都会发育,再怎么小,也会有一些,甚至下垂的厉害。可我就这么大,哪怕不漏点,荧幕上也能通过侧影,让观众看出来……我很平的。所以我觉得我必须要减肥,把一根根肋骨都体现出来,靠这种乍一看就很病态的感觉,才能演好这个角色。”

“……”

一时间,刘知诗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或者说……

无言以对。

娇娇在这部戏里演的就是一个尸体,这个尸体总共可能也就两三个镜头。

一个活着的时候,一个死了的近距离特写,以及一个侧面镜头。

就这仨。

可……

虽然她自己也做好了敬业的准备。

但看着眼前只是为了两三个镜头,就饿成这样,依旧要坚持暴瘦,把那股病态感留给观众的女孩……

她心里就剩下了一个想法。

“你们”双唯的人一个一个的,都是这么玩游戏的吗?

谁能想到今天一大早,剧组连开机都没有,她又被上了一课?

此刻,她满心的无语。

因为娇娇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是无比的认真,又无比的稀松平常。

认真到让人提不起任何怀疑来。

稀松平常到,仿佛这只是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小事。

她是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思前想后的,只能来了一句:

“那拍完得赶紧吃起来,不然身体会出问题的。”

“嘿嘿,那肯定~我已经给我自己定好菜谱啦。等许哥的戏拍完,要一样一样的吃回来!嘿嘿~”

“……嘿嘿。”

“你俩大清早聊啥呢?神神叨叨的,笑的怪渗人的。”

带着个棒球帽的许鑫出现在俩人身后,来了一句。

“呀!……你吓死我了。”

刘知诗无语的说道。

说着,看了一眼许鑫那NY的棒球帽,来了句:

“你别老戴帽子呀。”

“……?”

许鑫有些纳闷的把帽子摘下来看了一眼:

“为啥?”

“带帽子容易谢顶,会让头皮的油脂分泌失衡。”

“嘿,咱哥们就是头发多,不怕。”

说着,他重新又把帽子戴上了,来了句:

“今天你们做好防晒,天气预报说是大晴天,太阳很大的。”

正说着,李海平从酒店侧门走了出来,看到许鑫后,说道:

“许导,表给您。”

“哦好。”

接过了一个黄绸缎锦囊,许鑫放到了自己的背包里。

“什么啊?”

刘知诗有些好奇。

“黄表,一会儿开机仪式后要祭城皇的……”

张娇显然知道这个仪式步骤,给刘知诗解释了一句。

但却得到了许鑫的反驳:

“不是给城皇,是敬给妈祖的。”

“……啊?”

这次轮到张娇愣住了:

“可这不是……”

“入乡随俗嘛。”

许鑫笑着摆摆手:

“西安是天下城皇总纲不假,但在沿海,要祭妈祖的……行,你俩等一会儿吧,今天就是拍一些外景镜头,没什么任务。可以多和演员沟通一下找找状态,我忙去了。”

“好的,许哥。”

张娇应了一声,俩人目送许鑫和李海平离开后,刘知诗才问道:

“娇娇,咱们剧组开机仪式有啥特别的讲究吗?”

“唔……”

略微思考了一番后,张娇摇头:

“没的,诗诗姐,要真要说讲究,可能就是许哥习惯性的用“乖乖”零食写祝福语,其他就都跟正常一样,烧香焚表之类的。”

说完,她还有些奇怪的看了刘知诗一眼。

总觉得诗诗姐患得患失的呢。

就像是一个萌新一样……

……

事实证明,开机仪式真就挺简单的。

除了“乖乖”的仪式比较弯弯化,其他的仪式和刘知诗参加的没什么不同。

刘知诗的心也逐渐放到了肚子里,没那么不安了。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安。

明明都试镜通过了,许鑫也说了,她表演的没问题。

并且,按照道理来讲,她也是出演了十部作品的“老人”了。

不应该有这种不安感才对。

剧组,对演员而言,就跟一个个临时的家一样。她应该待的很习惯才对。

偏偏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感觉……自己跟新人没啥两样。

甚至还不如新人呢。

看什么都新鲜。

然后还有一种……马上就考试,可自己还没复习的胆怯。

无缘无故,但却很不自信。

此刻,她把写着“我要(乖乖)演好尹谷夏,加油!”的乖乖交上去后,站在人堆里,看着跟带头大哥一样站在人群最前面的许鑫,心里犹豫着一会儿要不要和许鑫在车上聊一聊的时候……

“妹子。”

她被人拍了一下肩膀。

下意识扭头……

是段毅宏。

这会儿同样带着个棒球帽的段毅宏走到了她身边,问道:

“贡品贡上了没?”

“呃……”

被这一声“妹子”给弄的有些反应迟钝的刘知诗“转悠”了一大圈后,才闹清楚为什么以前根本没什么交流的人会喊自己“妹子”。

自己是尹谷夏。

他是尹谷春呀。

想明白了这一点,她脸上的笑自然了许多:

“嗯,交上去了,哥,您填的什么?”

“你呢?”

段毅宏反问。

一边问,还一边挠了挠人中。

许鑫的要求是尹谷春是个表面看起来有些不拘小节,但内心极度细腻的形象,所以他给自己留了些胡子。

这会儿虽然才不到9点,但沙滩这边一没个遮挡,二来太阳又毒,一出汗,全聚到胡子这边了。

“我写的乖乖演好尹谷夏。”

“哈~”

段毅宏一声轻笑,说道:

“我写的你嫂子乖乖等我回家。”

“……啊?”

刘知诗一懵,直接无语了。

可段毅宏却耸肩,露出了一种“你还不懂”的神色:

“我才刚结婚。”

“……哈哈,好吧。”

说着,刘知诗瞥了一眼他的棒球帽,直接帮他摘了下来后,把松紧扣给放开了两个扣子。

看着一脸疑惑的段毅宏,她说道:

“哥,你还年轻,帽子戴时间长了,容易引起头皮油脂分泌不均衡,会秃顶的。”

“哪里来的伪科学?”

“这是真科学!不信你就继续戴呗。”

“……”

段毅宏想了想,索性把帽子给摘了下去。

他可不想年纪轻轻就谢顶,戴个假发套演戏。

那样会很不自然的。

但不得不承认,俩人就这几句话的功夫,随着双方的有意推进,那股陌生感便消失殆尽。

取而代之的是虽然弱小,但已经破土了的默契。

就像是兄妹一样。

……

开机仪式上,许鑫的心情早就不起半分波澜了。

没办法,电影拍的多,习惯了。

顺利的把摄像机的红布揭开,伴随着掌声,整个《烈日灼心》剧组的开机仪式顺利完成。

万幸,上午还没啥人,只有三三两两的群众在围观。

在开机完成后,许鑫便对李海平点点头,朝着沙滩停车场走去。

剩下的人也陆陆续续跟着,留下了几个收拾卫生的剧务。

很快,剧组成员前往了厦门的老城区。

说老实话,都市剧,如果不在影视城,而是选择在城市里面拍,制约一点都不比拍其他片子少。

最不确定的地方,就在于“人”。

直到剧组拍戏,那么一定会有凑热闹的观众在围观。

这和什么调度能力啊,或者是大场面经验丰富与否无关,而是得看观众配不配合你。

要是配合,那还OK,最多就是摄影机里面能记录到一些围观群众,会轻微的“出戏”。

但,一般情况下观众不会过分苛责。

毕竟围观热闹、八卦是人类的天性。

可如果不配合的那种,可就真麻烦了。

《烈日灼心》的外景戏不少。

毕竟两个主角是警察,另一个主角还是出租车司机,所以这方面的戏份真的不少。而作为警察,剧本里还要尽可能的通过一系列或大或小的桉子,来从侧面突出尹谷春或者辛小丰的性格。

甚至,许鑫为了在剧本之中添加上一抹带着几分反讽意味的要素,还特意强调了这几年间,辛小丰和杨自道一个警察,一个的哥的热心肠。

要么是扶老太太过马路,要么是开车拉孕妇去医院,要么是抓歹徒不要命。

他要给观众一种“这俩人虽然做错了事,但这几年却在拼命弥补”的既视感。然后诱使观众心中产生一个问题:

“一个恶和一百个好,哪个更重要?”

这个问题注定不会有一个标准答桉。甚至许鑫自己在看完剧本后,也忍不住在想,假如,抛开辛小丰、杨自道、陈比觉这仨人是个“杀人犯”不谈,如果按照电影表现的人生轨迹走下去。

辛小丰会不会是一个嫉恶如仇的好警察?

杨自道又会不会成为一个“劳动模范”一般的都市的哥?

这个社会会不会又多了两个好人?

这个问题,他抛给了尹谷春,抛给了观众,也丢给了自己。

而经过了自己的思考后,发现处处充满了矛盾,并且这股矛盾还真值得深思。

所以干脆直接就在这个剧本里更添了一把火。

但,他添了一把火,就得有人砍柴,有人掏灶坑里留下的灰。

这次他这百十来号人的剧组,为的就是干这个。

剧组来拍戏了,街道部门请各个老城区街道两侧的商户,住户配合。

其实要不提还好,可能没人凑这个热闹。最多听到一阵出租车的动静后,觉得这司机多半有毛病,在街道狭窄的老城区竟然开这么快。

但问题是这样很容易出危险。

稍加不慎,那可能就是人命关天的事故。

所以,剧组的人必须要如实告知,并且客客气气的跟人说好话。

什么“您放心,我们拍的很快的,就一两幕追逐戏,很快结束”

“明星?不会有明星,我们是小剧组。讲的是一个出租车师傅的故事。”

“不会不会,我们可没封锁街道的权利。不会影响您做生意的。”

“就是希望您配合下,咱们别贸然到马路上就行,要走路就走人行道。”

“诶,谢谢谢谢。”

剧组的剧务和街道办的人一起挨家挨户的去通知,同时还得把守各个要道,生怕谁家孩子一不小心的窜了出来。

而一切都差不多后,剧务拿着对讲机说道:

“导演导演,准备的差不多了。”

“好,收到。”

剧组临时租用的一户商铺二楼窗口,许鑫放下了对讲机,对旁边的几个人说道:

“接下来就靠你们了,辛苦一下,安全最重要。”

听到这话,三个特技车手点点头:

“明白,导演。”

这场戏,是老城区杨自道遇到飞车党抢包,见义勇为的戏份。

也是从这场戏,尹谷夏和杨自道的缘分开始了。

整个戏分几个部分。

第一,就是追逐戏。

两个特技车手骑摩托扮演飞车党,后面的特技车手开出租车追。

王谦源和刘知诗不会在这场戏出现。

这里人太多,街道狭窄,必须要让专业的人来拍。就是王谦源自告奋勇,许鑫都不会答应他。

从车辆起步,出租车就开始追逐两个飞车党。先小路追逐,然后改到道路追逐,最后一直追到了工地里,两个飞车党走投无路,下车掏出刀来袭击杨自道,被见义勇为的工地里的工人给抓住。

这是第一部分。

而第二部分,就是车内的戏。

杨自道在这场追逐戏中的执着、认死理,深深的吸引住了尹谷夏。

也是两个人感情戏的开端。

它是分开拍的。

但今天的刘知诗和王谦源也会登场。

直接一条追逐戏拍完。

不过,许鑫也明白都市戏不好拍的难点在哪,所以很鸡贼的给整个剧组安装了一层伪装。

这场追逐戏,单是老街这部分,会拍四到五遍。

并且,时间跨度很长。

要从上午直接拍到下午。

厦门的8月很热。

基本上1点多的时候,街道上的行人就会急剧减少。

到时候,刘知诗和王谦源才会登场。

先用上午这几段出租车追逐戏让大伙看到“我们这就是小剧组,没啥明星”,然后等中午气温上来了,演员直接登场,拍完直接走人。

唯一有难度的点就在于阳光太强的话,和整个许鑫要的氛围格格不入。

不过,李平东的拍摄技法却可以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乍一听有些偷偷摸摸,但这样却可以最大程度的减少周围围观群众站在马路两排的“出戏”镜头。

很快,三个特技车手准备完毕,而车内的摄影机讯号也传到了监视器荧幕上,一切显示正常。

许鑫拿起了对讲机:

“可以了,勇哥,你在底下看情况差不多后就喊开始吧。”

“收到,导演。”

薛勇应了一声。

带着墨镜,他看着街道两边或者是倚靠在门框上,或者抽烟,或者相互聊天看热闹的群众,举着对讲机再次说道:

“安全小组,再次告知一下群众们注意事项,请大家多多配合。”

又过了两三分钟,清空障碍的街道前,伴随着薛勇的“开始”,摩托车和出租车追逐而去。

持续了也就十来秒的功夫。

这段戏就拍完了。

然后,拍戏用的出租车就停到了一边。两个骑摩托的特技车手也下了车,坐在旁边休息。

围观的群众一脑门子问号。

这……就完了?

就这么点东西?

有一分钟没?

就结束了?

而对影视行业有些了解的人也在纳闷。

导演呢?怎么没瞧见?

这段戏过了还是没过?

咋都不吭声呢。

拍完就往旁边一待,跟个没事人一样……

这剧组……咋那么湖弄呢?

这些群众虽然心头疑惑,但剧组拍戏这种热闹确实也不多见,于是,虽然有一小撮人觉得没啥意思,各自散去,但更多的人还是继续围观。

可是这等了一会儿……眼瞅着都半个钟头了,还没动静。

越来越多的人就离开了。

然后,特技车手再次上了车。

很快……

十来秒的引擎轰鸣再一次结束。

“……”

“……”

“……”

看着又把车停到了路边,整条街道恢复了车辆通行的场景,观众们都无语了。

而事实证明,许鑫真没判断错。

当确定没有什么热闹可看后,围观群众散去的速度比他想象中的还快。

这都没到中午呢,人就散的差不多了。

见状,许鑫想了想,又让人拍了一次。

接着他从二楼探头往下看。

果不其然,基本没什么人关注了。

见状,许鑫直接对李海平说道:

“李导,让他们俩准备。”

“好的。”

李海平直接出了屋,来到了那边的卧室里。

已经化完妆的王谦源和刘知诗早早的等待在那。

“导演让你们俩准备。”

“好,没问题。”

王谦源应了一声。

而刘知诗则露出了些许紧张的神色。

跟着王谦源一同起身走了出去。

刚到门口,发现许鑫也走出来了:

“李导,让那些群演也准备好。尤其是被人从摩托车上抢走包的那个演员,一定要懂得收力,不然肩膀搞不好容易脱臼。”

“好。”

李海平点头,直接往下走。

王谦源和刘知诗要跟。

“诗诗,你等一下。”

许鑫叫住了刘知诗。

等李海平和王谦源都下了楼后,他才对着咽口水的友人低声说道:

“这场戏很简单,机位都是我来找,一会儿你等那个群演大姐躺在地上后,就过去搀扶。王谦源会主动找到你,拍你肩膀喊你上车。

而这么做的原因就是杨自道不想和警察打交道,他需要一个人替代他去警局说明这些事情。随机在人群中挑中了你。

你只需要在他喊你上车时,露出惊讶的模样,然后快速跟着他上车,就这么简单。别有太大的压力,你的演技肯定没问题。

你就当这是个突发情况,别想着去表现什么情绪,流露什么演技、眼神、形体等等,越自然越好,很简单的。”

“……”

随着许鑫的话,刘知诗的眼神从一开始的有些紧张,慢慢在眨动了几下后的恍忽,最后,到理解了他想要的东西。

试探性的问道:

“什么都不考虑?”

“对,什么都不考虑,就是自然反应。电影不是修图,没人会一帧一帧的去扒你的表情。所以,最自然的反应就可以了。这场戏的关键节奏不在你这,而是在老王那。”

“……”

刘知诗下意识的抿起了嘴。

心头飞快的划过了许鑫的所有交代。

确定自己每一条都记得住后,用力的点点头:

“嗯!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哈!我也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加油!”

“嗯!”

用力的点点头,刘知诗转身,一步一步走下了楼。

路过了一楼的烟酒店,直接来到了门口,和王谦源站在了一起。

这场戏,是他的。

让他来主导就好。

我需要的是自然的反应。

“呼……”

听到这声动静,王谦源扭头看了她一眼:

“咋了?”

“没事呀。”

回应他的是一抹明媚的微笑。

“老头~一切交给你啦!一会儿,要很帅气的带我上车。”

“哈哈~”

王谦源也乐了。

“没问题。瞧好吧您~”

这话,刘知诗没再回应。

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厦门老城区的天空。

“我真正追求的演员梦……就从这里开始吧!”

她用仅有自己能听清的声音呢喃道。

你们几个……在前面给我等着。

我马上就追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明克街13号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赤心巡天 择日飞升 半仙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不科学御兽 光阴之外
相关推荐: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斗罗之保护我方武魂殿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耕耘贞观神诡世界,一刀劈开生死路请叫我刀仙万界分身从吞噬星空开始新吕布战纪我在聊斋寻长生阴阳执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