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下午,许鑫赶往了不夜城那边搭建的开幕式舞台。

今天的西安天气很好,虽然很热,却不用担心下雨,并且开幕式和闭幕式还不同,闭幕式群星璀璨,又是红毯又是拍照、粉丝签名的,所以定在了曲江会议中心。但开幕式的ZZ因素更多,来的也都是领导,对粉丝的吸引力没那么大。

至少今天杨蜜是不会出席的。

她倒想来,但多方考虑之下,今天到来的人,都是这一届电影节主办方的领导们。

许鑫能来,也必须要来。

但她不行。

哪怕作为夫妇,暂时也不行。

而一直忙碌到三点多的时候,他接到了齐雷的电话。

带来了一个……意料之中,但也有些意外的消息。

“薛晓路导演这部电影并不缺募集资金,但希望指定厂里来投。并且女主角已经找好了,是汤维。”

听到这话,咯吱窝里夹了一瓶矿泉水,正和几个负责此次游客游玩,城市管理的领导在闲聊天的许鑫便站了起来。

“我出去打个电话。”

他笑着对几个领导礼貌招呼完,直接走出了临时办公室。

走廊里,各个机关单位的志愿者,负责舞台演出的施工方等等,脚步十分忙碌。

但每个人看到他后,都会礼貌点头,喊一声“许导”后,才在许鑫的回礼颔首中离开。

他一直没说话,一路出了临时办公区后,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才说道:

“直接点的是咱们的名字?”

“嗯。”

齐雷应了一声:

“我没去谈,是国辉他们去聊的。她这部影片的预算,实际上是三千万的预算。她自己这边已经筹备好了一千五百万,留下的就是这一千五百万的缺口,等国辉他们见面后,人家直接就把所有家底儿都亮出来了。钱,不缺,但缺的是咱厂的钱。汤维和她是好朋友……”

“就跟李玉和冰冰姐那样?”

“嗯。还专门聊起来了你,说是汤维是真喜欢你的执导风格,很希望以后能多多合作,并且也特别喜欢咱们厂对待电影这种文化、精神……按照国辉自己的说法,就差咱们拿出来卖身契后她替汤维签了。”

“……”

他说话时,许鑫就一直叼着烟在思考。

最后来了句:

“其实在戛纳的时候,老王问过我这个汤维的事情。我的回答是,李桉脱下了她的衣服,我能帮她穿上,但我懒得做。因为没啥必要。”

“那就不搭理她就好了。一部电影而已,不至于让你这么犯难。”

见许鑫又一次重复了一下自己在戛纳遇到汤维时的态度,齐雷索性直接拍板了。

西影厂、艺创中心想要薛晓路么?

肯定想。

这可是票房过亿的导演。

虽然现在市场开始进入繁荣期,过亿票房的电影屡见不鲜……每年华语电影的票房排行榜上,总是一大堆过亿票房的电影在那杵着。

但……实际情况是,2010年,华语电影+引进片凑到一起,过亿票房的电影也仅仅只有26部。

而整个2010年登陆院线的电影数量是多少?

答:289部。

这289部是明确登陆国内各大院线,已经排出档期的片子。

其中还包括一些献礼片之类,哪怕没人看,都必须保障要登录院线的片子。

289部片子,其中还包括引进片,过亿票房的电影仅仅26部。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而如果扣除去诸如这两年忽然火起来的动画片“喜洋洋”,“玩具总动员”,以及各类好来坞大片,整个华语电影过亿票房的只有16部。

这是2010年的数据。

而2009年呢?

242部。

过亿票房的电影一共16部。

过亿的华语电影,是9部。

可以说,每一年,华语电影都在进步。

这是肯定的。

但从基数上而言,能拍出来过亿票房电影的导演,依旧是属于在整个行业生态当中,最顶尖的那一撮人。

基数甚至都不超过百分之五,在百分之4左右浮动。

薛晓路,就是这百分之4里面的其中之一。

顶尖中的顶尖。

这种导演主动拿着项目过来投,说句难听话……傻子才不要。

可问题是……

汤维……真的有这个必要么?

要是让齐雷选,他觉得没啥问题。

往演员团里一塞,告诉所有人,这个人,西影厂保了。

以后有啥作品……那就再看呗。

先把肉搂到锅里再说。

可听许鑫的意见,觉得她是个“鸡肋”后……孰轻孰重,他自然也拎的清。

虽然这话乍一听有点“假公济私”。

但谁让他有话语权呢。

可他这话刚说出口,许鑫就给拦住了:

“你先别冲动。”

说完这话,他的眉头又略微皱了起来。

薛晓路其实并不算威胁。

倒更像是人情。

显然,汤维和她的关系真的不一般。

至于汤维这个人……

“这次邀请嘉宾有她没?”

“没,没什么交际,邀请函也发不过去。”

“……邀请她吧。”

“有必要?”

齐雷疑惑的问道:

“我其实还挺不喜欢她这种方式的。想投,你就正儿八经光明正大的来投,拿个一千五百万的项目找人来说情,她想干嘛?”

“她是没门路了。”

见齐雷有情绪,这次反倒是许鑫主动过来开导他了:

“上次,她直面我,我对她就不感兴趣。现在她想来,要是没个理由,确实也过不来。并且……我琢磨了一下,其实她的戏路子确实也难,难在观众的固有印象,难在她的受众市场……真不太好弄。”

“那你的意思是……”

“连张子怡都过来了,咱也不差她这么个人。不是么?和薛晓路这个项目无关,这项目要不要投,咱们可以交给大家伙来决定。总不能啥电影都是咱俩拍板不是?至于汤维……人家姿态都低成这样了,想来,那就来吧。”

最终,许鑫还是做出了决定。

“两手准备,一手放到演员团,另一手,放到云图里。她的演技还是靠谱的,只是戏路子有些刁钻,合适的题材放到她手里,她能发挥百分之一百五的能耐。但要是题材不适合,最多也就是个七八十。她显然也明白自己的优缺点,放眼望去,咱们确实是唯一的出路了。”

“放云图?”

“嗯,放云图。杨颍、她、张子怡……哈~”

许鑫发出了一声轻笑:

“还别说,这仨人也挺唬人的。一个新生代流量小花,一个老一辈国际影后,再来个文艺女神……女星资源这边,算是没短板了。”

“……好。那我让人给她发邀请函,邀请她和薛晓路一起出席颁奖典礼。你和她聊?”

“别了,你来吧。我和她聊,我肯定要许下点东西,没必要。演员团的事情,冰冰姐比我合适。”

“那这个薛晓路……”

“看她怎么想呗。”

“好。那就这么说,我这边让人去弄,晚上见?”

“嗯,晚上见。”

都都。

电话挂断。

看着没抽几口就烧没了的烟头,他又给自己点了一颗。

仰头把咯吱窝里夹着的矿泉水咕都咕都灌了大半瓶。

然后就开始琢磨汤维的事情。

其实不琢磨,还好。

琢磨下来后,发现要是“收”了她,也说得过去。只要她以后别在搞那些弯弯绕绕……

不过转头一想,既然是西影厂的人了,以后别人想让她脱衣服,她都脱不了。

哪怕是李桉重新找她,这面子……

自己也不会给。

想到这,他嘬了一口烟。

烟气喷薄,他长舒一口气,重新站了起来。

行吧。

姑娘。

你这投名状,我收了。

以后背上我的名号,继续在这片大海上闯荡吧。

从今天开始,你,是我许胡子的地盘了!

咕啦啦啦啦~

……

晚上6点。

不夜城这边已经开始堵车了。

因为是露天开幕式的缘故,游人基本都在这个点开始往这边集中。

交警已经早早的拉起了线,开始维持秩序。

许鑫则上了朗朗的房车躲清闲。

巩辛亮依旧没出现在房车里,他也没问俩人和好了没。往床上一躺,就开始哈欠连连。

那“哈唔”的动静甚至一度打扰到了在热身弹琴的朗朗。

“你困就睡一会儿,行不?在这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的,你知道多膈应人不?”

“不能睡,现在睡了晚上回家咋办?”

满眼都是泪痕的许鑫一边说,一边又打了个哈欠。

刚吃了一顿工作餐,在加上在这热天里面躲空调屋里,还有一张舒适的床……这打盹三要素也算是齐全了。

他只能继续和睡魔做斗争。

见状,朗朗颇有些无奈,心说你爱咋咋地吧。

接着用放车里这台热身钢琴,打算继续开始酝酿情绪。

别看他在朋友面前大大咧咧混不吝,实际上在演出方面,他的要求甚至比周杰仑还高。

钢琴旋律说白了就是音符的组合。

为什么有人只是普通的爱好者,而他是艺术家?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就是他懂的如何表达出情绪。

曲子的情绪,作曲人的情绪,演奏者的情绪、甚至包括他今天是什么心情之类的,都会集中在这一段段的旋律当中。

许鑫自然不懂。

玩音乐的人心太脏,他个平头老百姓也听不出来啥差别。

但朗朗对于自己肯定是有要求的。

今晚他是两首曲子,十分钟的时间。和交响乐团一起演奏。虽然这种演出已经演了几百场,但他依旧半点没马虎。

一点点的累积着心头那份对乐谱的理解。

直到……

“叮铃铃……”

吵闹的电话铃声再一次打断了他的思绪。

“……”

钢琴艺术家满眼的无语。

特么其他人谁不知道我在演出前最喜欢就是自己待着,把整个人的身心都调整成“通透”的状态……

别人放个屁都恨不得哑下来。

你倒好。

你这电话铃声都特么震耳朵。

“歪!”

无视了那俩牛眼珠子,许鑫光明正大的接通了电话。

似乎觉得还不过瘾,又开了免提,然后就是一阵狂按音量键。

王斯聪的动静响了起来:

“老许,在哪呢?”

“帮老狼培养情绪呢。”

许鑫这话说完,朗朗就觉得自己的手一阵发痒。

不是腱鞘炎那种麻痒,而是想要爆锤一顿这个王八蛋的冲动。

“噢~那行,等我,我过去,咱俩一起养。刚好我这边有个事情和你聊。”

“来呗,就在后台他房车这。”

“行,等我,我马上到。”

俩人旁若无人的对话,朗朗则一脸的绝望。

完了。

伺候一个爹还不够。

俩活爹凑一起,这特么还有个好?

诶我要弹什么曲子来着?……谱呢,不行,得赶紧找出来。

一会儿要是连谱都忘了,那可就真丢人了。

“商量个事行不?”

“啥?”

靠在枕头上翘着腿跟个大爷一样的许鑫一边看手机,一边哼了一声。

接着空档的房间里就响起来了“叮冬叮冬”的微博刷新的动静。

“……”

朗朗嘴角一抽,来了句:

“你俩滚行不?”

“行啊,你一会儿和他说,我无所谓。他滚,我立刻就滚。”

……

“啥?为啥让我俩滚?……劳驾,让让。”

刚找到房车,打开门打算蹬车的王斯聪听到开门的朗朗那句“你给我滚”的话,习以为常的没当一回事,一边问,一边挤开他,上了房车。

然后就坐在了那钢琴凳上,打开了旁边的冰箱门,从里面拿出了一罐可乐。

“嗤~”

“吨吨吨吨。”

“嗝~~~~~~~嘿,舒坦多了。”

他一个嗝打出来,朗朗好悬没被熏个跟头:

“你特么还吃蒜了!?”

“啊!”

翘着腿,拎着半罐子可乐在那晃荡的王斯聪点点头:

“吃面不吃蒜,香味少一半。这话还是老许教的……今天我去吃了那家俺家臭宝一直想去尝尝的岐山臊子面。嚯,撩ZA了!香滴很!”

躺床上玩手机的许鑫一偏头:

“好吃?”

“香!”

“那行,下次带杨蜜去吃。”

得到了好友的反馈,把上次大家一起逢门却不入的面馆记在心里后,他下意识的偏头。

原来是王斯聪丢过来了一根烟。

许鑫一愣,看着那个碧绿色的火机:

“你这火机……怎么那么眼熟呢?”

“啊?有么?”

王斯聪随手把火机装进了兜,叼着烟自然而然的岔开了话题:

“下午韩国那边给天籁打电话了……你开门干啥?这凉气不都跑了?”

前面是对许鑫说的,后面则是对敞开了房车门的朗朗说的。

而面对他的话语,朗朗的回答则更为简单:

“等着,我去买把刀,杀了你们两个王八蛋。”

“哦,记得买洗洁精啊,我怕你的刀沾上蒜味。”

大少爷一脸习以为常的回了一句,对还在思考那火机为啥这么眼熟的许鑫说道:

“五百万,一年。要是一次性买4年的话,一千六百万。”

许鑫歪了歪头,问道:

“《我是歌手》?”

“对。”

王斯聪点点头:

“这段时间就一直在聊这个事……要我说,这些高丽棒子也是脑子有问题。我都说了,《好声音》可以和他们平换版权,非特么不要……你说他们是不是有病?”

“韩国的市场没那么大。人家看不上也正常~让他们到时候也拿钱来买呗……那节目你怎么评估的?”

“内部评估是很适合咱们。《蒙面歌王》的平均收视率破不了三,说明竞技性还是要优于其他卖点。我觉得这节目不错,想着……一千万就一千万吧,直接拿了,你说呢?”

“拿呗。”

上次他把韩国那个《我是歌手》的节目推荐给老王后,就没在操心这个事情。

眼下他了解的情况肯定没老王多。

而王斯聪见他也认可了,便掏出了手机。

接着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内容后,说道:

“哦对,还有个事情。韩国那边,那个SBS电视台现在有个综艺,叫做RUNNINGMAN,你听过没?”

“林狗给你推荐的?他和刘一菲都看来着。”

“是公司的人反馈给我的,他们在韩国和MBC聊《我是歌手》的版权,也不知道SBS的人从哪里听到了消息。他们也在寻求版权合作,主要是运营费用高,加上那节目收视率有点低迷,他们就主动过来跟咱们接洽了。还别说,真不贵。我有点动心。”

听到这话,许鑫瞥了他一眼,问道:

“很便宜?”

“相当便宜。我问了下MBC的人……虽然从对手嘴里肯定没好话,但他们说的我觉得还挺有道理的。那节目收视率低到已经来到了被砍的警戒区里。要是再不做点成绩,可能随时就被砍没了。”

“你问了林狗和刘一菲了没?”

“刘一菲我没问,但林狗说他挺喜欢那个节目,觉得挺新颖的。我看了一期,感觉也还行。他们那个节目局限的地方在于场景太单调,韩国压根没啥东西嘛。但要是挪到咱们这,咱们地大物博的,想去哪就去哪,还是个能和旅游口子对接的综艺,别管是陕西,还是万达那边的一些文旅产业都对的上。我觉得挺不错的,加上也便宜,打算买。”

“多少钱一年?”

“一百五十万。”

虽然不清楚这个名为“RUNNING MAN”的节目到底怎么和旅游方面对接,并且,他对SBS这个电视台也没啥好印象。

当年奥运会泄露的事件还历历在目呢。

但许鑫却听出来了好友的意思。

这节目,应该是一个可以借助用来宣传诸如万达酒店啦、万达旗下开发的景区啦之类的创意流程。

既然如此,他就不干涉好友的选择了。

毕竟现在天籁是他在掌管。

况且……

一百五十万的版权费用,比起五百万的《我是歌手》版权,还真是便宜的不像话。

“行啊,想买就买呗。”

许鑫点点头:

“天籁的综艺方面,确实需要一些多样性的可能。”

“嗯。”

见他同意,王斯聪应了一声,接着拿手机开始继续和公司里的人沟通。

等一切都说完了,他才忽然觉得不对……

“老狼呢?……我草,不会真买菜刀去了吧?”

话音未落,房车的门被打开了。

手里提着个塑料袋的朗朗走了进来。

“给。”

“买的啥?……怎么全是小布丁?”

看着塑料袋里的几根雪糕,王斯聪有些无语:

“我乐意吃四个圈,或者巧乐兹也行啊。”

“爱吃不吃。”

朗朗翻了个白眼,从里面拿出来了个小布丁叼在了嘴里后,那屁股往旁边一撅,把王斯聪从凳子上挤了下去:

“你俩赶紧滚蛋,合计着一会儿不是你俩演出?滚滚滚。”

“你让老王滚也就算了,我干啥了?你让我滚?”

“废话,看你就心烦。拿上冰棍赶紧滚!”

觉得自己好无辜的许鑫莫名其妙的就被撵了出来。

而王斯聪则叼着雪糕,一脸无所谓的模样:

“咱俩去哪?”

“……”

听着里面重新响起的钢琴声,许鑫张了张嘴,然后……

“彭!”

他给了车门一脚。

然后头也不回的开始往前窜。

“我草!……哈哈哈哈哈。”

反应慢了半拍的王斯聪手里提着塑料袋,嘴里叼着小布丁,嘻嘻哈哈的跟着他一起跑远。

直到后面传来了朗朗气急败坏的声音:

“我特么弄死你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神秘复苏 宇宙职业选手 深空彼岸 择日飞升 半仙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不科学御兽 赤心巡天 人道大圣
相关推荐: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斗罗之保护我方武魂殿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耕耘贞观神诡世界,一刀劈开生死路请叫我刀仙万界分身从吞噬星空开始新吕布战纪我在聊斋寻长生阴阳执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