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

一人一猫倒是也没有去掀起什么风浪来,安安静静的就如同一个普通的门客。

第二天一早,姜练早早的起来,今天他打算随便逛一逛。

顺便去打听一些消息。

“走了。”姜练轻轻的招手。

大白猫也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眼睛,还是跳到了他的肩上。

“今天打算去哪里?”大白猫询问道。“这么早起来,不会又打什么鬼主意吧。”

他是最了解黑心掌教的,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无利不起早不是么?

如今,这天刚蒙蒙亮,就起床了,如果说这里面没有点什么猫腻,谁会相信呢。

“去潇洒。”姜练说着,便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大白猫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走到了外面,段府的各种侍卫婢女,也才刚刚的起来。

姜练倒是也没有打扰他们,直接走出了王府。

凭借着令牌,一路上倒也是畅通无阻。

等到走到了两个门神那里的时候,两人的目光都是带着羡慕。

不过他们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一来,他们守门是本分,少说多做,是必须的,如果多说什么话,被人听到了,可能就丢了这个营生了。

二来,他们着实是羡慕的紧,不过如今的地位倒是天差地别了,一个是守门之人,一个是将军府的客卿,二者对于府邸的重要性,一眼便知。

姜练向着两人笑了笑,随后没有多说什么。

径直的走了出去。

姜练刚刚离开,段安那里便收到了消息。

“他出去了?”段安眉头微皱。

一晚上的时间,段府内的情报系统纷纷的散布了出去,但,却没有一点关于姜练的记载。

甚至于说,就连这位“姜九玄”的身份,也都是不得而知,整个王朝之内,也少有叫这个名字的。

他们也去看过守门之人的登记,却并没有任何的记载。

这人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不过,段安自然是有着本事摸索出来一点的。

至少,姜练进入城门之后,一切行程,他都是拿到了。

这就更让他觉得奇怪了,经过了询问之后,他也知道了姜练是经过贿赂守门之人,方才进入的,一进来,便直接向着段府走了过来。

再之前的行程,就没有了。

这就回到了最初的结论,这位,可能还是凭空出现的。

一晚上的时间,他得到的东西,极为的有限。

不过,却也愈发的证实了,这位姜先生,绝非一般人。

他的手中轻轻的握住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

这便是姜先生贿赂守门之人的东西。

这种东西,在外人眼中仅仅是一块无暇美玉而已,或许价值连城,但,在他这样的修仙者眼中,这就是灵石啊!

尽管这灵石的品质并不高,甚至于说就连下品灵石都算不上,但,灵石的身份却是毋庸置疑的。

里面有着微弱的灵气。

一个凭空出现的人,一块灵石。

“这位姜先生,还真是个妙人。”段安轻轻的笑了笑。

时至今日,他得到的消息也并不多,仅仅只有些蛛丝马迹而已。

不过,这些已经够了。

他也不是那种穷追不舍的人,这位姜先生既然是没有恶意,那么便以宾客之礼来待之。

“你去安排下去,既然姜先生是我段府的客卿,那么所出入,必然要有仆从陪同,调四个近侍,两个婢女一同过去侍奉。”段安当机立断。

是以,姜练很快,就看到了一队的人。

这群人追了上来。

“姜先生,姜先生。”为首的一个胖管家谄媚的笑着。

倒也并不是说单单对姜练这样,他这种每日忙于府内外的,左右逢源,是最基本的手段了。

而且,只要是明眼人,都不难看出,眼前的这位姜先生,是段将军极为重视的。

这就让他心中对于姜练,还是充满着好奇的。

当然,好奇归好奇,面子上的工程,他倒是一点不落,把人伺候好了,将军回去也自然会赏赐他的。

姜练转过头来,他正打算去城里随便转转。

倒是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无非是哪里人多就去哪里。

“你们这是?”姜练也是颇为意外。

这些人如果不是带着两个女子的话,姜练都以为他们是来抓自己的。

四个侍卫虎背熊腰的,一看就是从军中调遣出来的侍卫,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这样的近侍,想来在将军府内也不多见。

“这是段将军给先生安排的,特地侍候先生,如果先生去哪,大可带着他们,他们也熟络这城中的各种事物,定然不会让先生失望的。”管家小跑上前来,笑着说道。

姜练看了众人一眼,若有所思。

他们已经查到了自己的身份了?

不可能啊,应该没有什么级别的仙门有这么大的胆子,哪怕是在九大剑派,自己的身份都是相当机密的,尽管说,从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很机密了。

不过不重要,他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

或者说哪里暴露了?

也不会啊,他自己做的都还是很稳的。

姜练又想了一下,略微恍然,应当是那块灵石出了问题。

对于普通人来说,那就是一块美玉而已,但修行者能够感受到里面的灵力。

不过,却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那灵石连下品都算不上,仅仅是沾染了一些灵气,虽然确实是在灵石矿之中开采出来的,却也有三六九等之分,这种就和普通的石头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不过这也不算是什么疏漏,毕竟,他总不可能去抢钱贿赂吧。

唯一的问题,就是当时姜练虽然闪过了这个念头,但,却也没想到这位段将军能够只手遮天到这种地步。

别的不说,哪怕是一个看大门的,那也是王朝皇室禁卫的编外人员。

一个将军能够调查到他的身上,看起来,段安已经是养起来了势力了,已经是隐隐间能够从皇室的手中拿到一些权利了。

尽管这会让上面更加的猜忌,但,权利拿到手,还是有必要的。

这倒是让姜练有些刮目相看,毕竟,他现在掌控的资料有限,只能从这些小人物上面,看到一些东西。

看起来段安是真的有反心了?

姜练坦然接受了这些侍卫,“那好吧,你们跟我走吧。”

胖管家又是点头哈腰的说道,“那我就不打搅姜先生的雅兴了,先生如果有什么吩咐的话,只需要让他们去府内找我就行。”

姜练点头,“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

胖管家离开后,姜练继续的逛着,身后的一行人训练有素,距离姜练的身影始终是距离着不长不短的距离。

这个距离既不能明确的听到姜练在说什么,而且,有什么危险,还能够第一时间冲过来抵挡。

看起来确实是极好的侍卫。

“哪怕当年在九玄门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多人伺候,仙路寒苦,每个人都是为了要超脱自在,少有人会选择伺候别人的吧,还是人间好啊。”

姜练感慨着。

仙道渺渺,人道茫茫。

人间虽然和修炼没什么关系,也不能长生,但,却能够在短短的一生之中,做到极致的享受。

当然,前提是要足够的有钱有势,不然还是没有人会依赖你的。

“九玄门内,你如果说一句要人伺候,可能后山的那群老头老太太,能积极的给你捏腰捶腿,不会有半点的犹豫的。”大白猫白了姜练一眼。

姜练思索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么个理。

不过,享乐嘛,他一直都是不赞成的。

如果陷入这个泥潭之中,再想要爬出来可能就难了。

人虽然不能像程易那样,太过的大道无为,但却也不能被这些世俗给侵蚀了。

“所以说红尘难渡啊。”姜练轻轻的感叹。

程易老先生早早的就说过,红尘是半点都沾染不得的,会让人沉迷,侵蚀心智。

所以,这位从刚刚修炼,便在太上道之内,如今百多年过去了,甚至都没有出过太上道的大门。

这位才是真正的太上道的栋梁之材,算是把无情道给玩明白了,活的越来越不像个人了,倒是像是那些往圣。

不过,他们做研究的,这种生活方式,姜练还是能够接受的。

程易追求的是天地大道,每日的捉摸,只要是能够有寸进,那就是最大的欣喜了,这些世俗的欲望,不太可能会出现在这位老先生的身上。

小书亭

所以,这位才能够在无情道之上开辟出一个极为科学的,一个极为普遍的一套理论。

姜练还是很佩服的。

只是,他想了一下,如果当程易这位老先生出了太上道的大门,见识到了红尘中事,会不会心中也会动摇?

是以,不接触也是不对的。

佛尊当年不就创造出了八苦大阵,红尘练心么。

最终成就超脱,蜕凡而去。

有好处也有坏处。

姜练的目光收了回来,他倒是没想到,自己在这个问题上,还能够有所明悟。

事实上也不算是明悟,他的处理和生活方式,一贯如此。

哪怕是贵为仙门掌教,正道领袖,但做事依旧是我行我素,不会太过的顾忌旁人的眼光。

该低调的时候就低调,该享受的时候也不会装高冷。

这就是他。

很快,姜练就找到了个好去处。

此刻,距离出来走走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了。

漫无目的,就是这样的。

这是个酒楼,里面传来阵阵的轻音,有舞女跳舞,有歌女在唱着歌声。

清脆悦耳。

“就是这里了,走,我们进去瞧瞧。”姜练打量了一眼,便立刻决定进入看看。

姜练看了一眼自己的装着,嗯,也像是个俗世贵公子了,收敛起气息之后,虽然不会有那种的气势或者是威压。

不过,气质还是很好的。

模样虽然也没有那么的周正,但却也应当不丑。

再加上凶神恶煞的身后仆从,怎么看起来倒像是一个纨绔子弟。

如果说有人能够认出身后的都是段将军府的仆从的话,那么定然会以为自己是段安收的什么义子了。

不然这么大个阵仗倒是有些讲不通。

姜练轻轻的摇了摇头,把这个思路从脑海之中甩了出去。

毫不夸张的说,他的年纪,都能当段安的爷爷了。

这么一想,尊老还是情有可原的。

酒楼名叫落月楼。

是个很凄美的名字,落月,只是一个名字就能让人心生感叹。

走入了酒楼里面,立马有小二走上前来。

“您几位啊。”小二望了一眼姜练身后的六人,又是转过头来,笑着问道。

“两位。”姜练说道。

嗯,大白猫和他。

大白猫虽然不是人,但,姜练不介意和这位分享一下。

随后声音一顿,他突然想起来,好像没带钱?

坏了。

吃霸王餐确实是不好,最终不会要段安来这里赎人吧?

而且一时半刻间,他甚至连这个王朝的通用钱币是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姜练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顺手给了小二一小块的金子,随后高声说道,“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菜上一桌。”

小二看了一眼金子,顿时间喜笑颜开,“您坐下稍等,我这就去准备。”

姜练眼睛轻轻的眨了眨,还好,金倒是俗世王朝的硬通货,哪个王朝都使用的,甚至于说,大夏的一些境内,都还是流通着金子的。

算是没有丢脸,姜练随意的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六人自然是站在了姜练的身后,两个美貌的婢女熟练的给姜练倒着酒。

姜练本来还想要来收集一些消息的,毕竟热闹的地方人多口杂。

而在这酒楼之中,一些稍微有些见识的人,喝醉了之后,谈论的又都是皇亲国戚,能够找到的消息定然是很多的。

这么一搞,旁人只是在谈论他的身份了,倒是没有什么人在认真的吃喝,认真的讨论国事了。

这倒是让姜练有些失望。

不过他很快就又满足了,因为菜上来了。

人间的珍馐做的绝对是十分可口的,修仙者的吃食,大多数都是要保留一些原有的特征,不会大肆的破坏食材本身。

因为里面存在着海量的灵气,破坏了灵气,就相当于暴殄天物了。

除了一些极为奢侈的大佬们,其他人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

是以,修仙界的食材大多数都是极为的寡淡,不过味道自然不会差到哪去,毕竟灵气浸过的东西。

而人间的,则是用各种的调味料,来进行各种的调制。

民以食为天,人们从那句见面时问的第一句话,“吃了么”就能够看出一二。

俗世的吃食还是很有味道的,重要的,还是这种烟火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重生之将门毒后 弃少归来 少年风水师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弃少归来 永恒至尊 至尊修罗 魂帝武神 顶级弃少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相关推荐:
漫威:开局和弗瑞抢局长我的纳米世界我的星河科技打爆天下王牌神医斗罗之保护我方武魂殿诸天长生从笑傲开始耕耘贞观神诡世界,一刀劈开生死路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