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疯了吧,你管这叫纹身师

“林凡,这些怪物不对劲,咱们快跑吧!”

罗志平朝林凡呐喊道。

“别说话!”

林凡低喝一声,这声音是暗中传音,没有泄露出来。

因为他早就发现这些怪物不同寻常,特别是小金乌身体在颤抖,仿佛痉挛一样,那是悸动也是惧怕。

小金乌是与天上那轮太阳同源的金乌神鸟,是神明。

连他都害怕的东西,绝对不是自己能招惹的。

“林凡,其余人不要管了,传送现有的人,我们快离开这里。”小金乌强压下心中的悸动,跳到林凡肩头,沉沉的说道。

听到这话,林凡默然,想追问小金乌的话,被硬生生憋在了口中,转而满脸凝重。

小金乌的性格,他是知道一二的。

虽然自己对他说打就打,但那也是他实力没恢复的时候,倘若他实力在巅峰,自己是无论如何不敢触他眉头的。

当然,自己若一直比他强大,也由不得他对自己颐指气使。

“轰隆隆!”

蜀阳县城方向,忽然传来一阵距离的声响,城墙在下一刻瞬间倒塌,大地在颤抖。

无数黑色符文在蔓延,从城内延伸到城外,干扰着那些怪物前进,却没有伤及无辜,只是在不断蔓延,像是在寻找什么。

“这.....它好像从咱们这边来了,这是为什么?”罗志平悚然,转头看向林凡。

林凡眼中金光一闪,想要看清那些符文,但那些令人作呕的气息,让他心惊肉跳。

“活的,那些符文是活的!”

林凡眼皮一抖,仿佛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但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不妙,于是转头望向传送阵,发现那些符文的目标是传送阵。

“罗志平,我们走!”

林凡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大手一挥,席卷着罗志平等人,飞向传送大阵,连带着那些普通百姓,一并传送离开。

“不要走,等等我们,等我们!”

“救,救命啊!”

“啊啊啊,怪物跟上来了!”

那些后来的百姓,看到林凡等人要传送离开,声嘶力竭的呐喊。

“别管他们,快启动阵法!”小金乌大喊。

此时,虚空扭曲,通道隐隐有不稳的征兆,

林凡知道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提前启动传送阵法。

然而。

就在这时,一种暴躁,彪悍的气息从那些黑色符文中传出,使得阵法的符文逐渐暗淡。

“轰!”

蜀阳城方向黑光一闪。

正当林凡他们飘向虚空的时候,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出现在眼前,只见蜀阳城中,一只巨大的爪子从地底探出,拍散了那些怪物。

它古朴粗大,像是在地下埋藏了无尽岁月,那爪指间还有淤泥不曾去掉,带着沧桑的岁月。

那些黑色符文就是从它掌心蔓延出来的。

而此时,距离传送阵还有数里。

林凡猛地一惊,这个爪子到底是谁的,为什么只是一只爪子,就让自己如此心悸,莫非这就是小金乌害怕的东西?

就在林凡惊疑不定的时候,天空有刺目的光芒划过,那是虚空的裂缝,秘境空间正在与外界相连。

不过,林凡的目光一只在那青灰色爪子上,它露出了半截,却已覆盖了整座城池,实在是巨大无比。

“呆毛,这是什么?”林凡问道。

一股莫名威压从远处传来,仿佛某种洪荒巨兽将要苏醒一般。

此时的天地一片寂静,所有声音在这一刻都消失了。

那些飞禽走兽,甚至蛇虫鼠蚁,都在颤抖。

“我曾听我哥提起过,上古时期,始皇镇压天地,除了通天彻地的造化之能,还有一傲视神明的凶兽相助,难不成,那凶兽还活着?”

罗志平自言自语,像是非常疑惑。

林凡扭头看着罗志平:“你哥不是镇魔司的离职除魔使吗?怎么知道这些,而且还告诉了你?”

“他回来的那天,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我只记得这些。”罗志平苦笑。

“始皇凶兽的事,我也听说过,但还是第一次见到真容。”

小金乌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着那爪子,看似距离不远,却仿佛隔着无尽岁月。

那凶兽若是出世的话,比成片连成的山脉都还要巨大。

要知道,这还只是本体,若加上法相,这片天地能否容下它,都很难说。

就像金乌神鸟的法相是太阳一般,这边天地能容下太阳吗?

显然不能。

所以这凶兽的厉害,不言而喻。

“呆毛.....”林凡再次追问:“这凶兽是什么?”

“它名为孽!”

小金乌的话语仿佛从九天之上传来,使自身有一种空灵的道韵,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呢喃。

“据说这凶兽本不存在于这世上,是始皇用其他凶兽的躯体,拼凑而成的。

这凶兽刚出世就被天地排斥,始皇为了留它,不得不自斩一半神魂融于它身,最终成功驱服。

然而,始皇死后,这凶兽便消失了。”

“!!!”

林凡震惊,差点失声叫出来,容不得他不惊。

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修为,竟然能创造出这样的凶兽?!

这凶兽如今再度临世,莫非与大劫有关?

“操纵那些怪物袭击兵分两路的,莫非是它?”林凡惊悚间,又有些不解。

他们悬浮在高空中,向下俯瞰,大地在不断被撕裂,开始出现巨大的深渊,

“应该不是它,它没那个脑子,只会听命行事!”小金乌摇头否认道。

“听命?听谁的命?该不会是他吧!”

林凡惊愕,心说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始皇的死,一直是个迷,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但我听说,连云城似乎出现过他的分身!”

罗志平沉吟道:“如今见到他的本命凶兽出现,倒也不足为奇!”

连云城的始皇分身?

就是自己杀的那个?!

林凡侧目看了罗志平一眼,旋即又好奇的追问:“若是始皇没死,那嬴皇为何迟迟不出现?”

罗志平还没作答,小金乌便抢先开口道:“这凶兽还被封印着,要想破封而出,得等待些时日,不用着急,至于你们说的嬴皇,想来也是不着急的人之一。”

“那,你见过始皇吗?”林凡迟疑道。

“没见过,但它应该见过。”小金乌说着,抬头望向天上那轮太阳。

林凡跟着他的目光看去,吃惊的道:“你说天上那轮太阳跟始皇有关系?”

“似乎有关系,但又好像没关系,我刚才感知到了某种信息,但因为境界修为还没恢复,我并不能解读出来。”

“这.....”

这等诡异的说法,让林凡相当的不解。

罗志平也十分怀疑,有些难以相信。

虽说金乌神鸟与太阳有关,但没人会认为太阳上有金乌,就像林凡上辈子的认知,觉得太阳只是一个恒星天体一样。

然而,小金乌却表情淡淡的说道:“眼见的不一定是真实存在的,如今这孽兽突然出现,想来是那位始皇设下的局,目的是在天地大劫的时候,达成某种野心。”

“不会吧,为了自己的野心,竟然贯穿上古,设下这么漫长岁月的局!”林凡吃惊道。

“难怪嬴皇不出现,想来应该知道这个局,莫非还涉及皇家隐秘?”

想到某种可能,罗志平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心说这也太可怕了。

“从始至终,我就觉得始皇有问题,不过,若天地大劫与始皇有关,那也太狠了,竟然对自己建立的国家,自己的臣民下手!”

林凡发毛,觉得那种可怕的心机,让人毛骨悚然。

与这样的人为敌,恐怕谁都难安。

反正林凡现在已经有了惧意。

尽管还没涉身其中,但也感觉到了一股悲凉。

若非小金乌在这里,他恐怕还发现不了这里的蹊跷,由此可见,那始皇的用心之深。

“呆毛,你听过伐天者吗?”林凡忽然开口道。

小金乌愣了一下,呆毛猛地竖了起来,吃惊的看着林凡:“你知道伐天者?”

“听说过,怎么了?”林凡如实答道。

小金乌眯了眯眼睛,深深看了林凡一眼,旋即声音低沉的说道:“你既然听说过,想来应该见过天道盟的人了!”

“天道盟?”

“嗯,一个上界组织。据说那始皇也是伐天者之一。”

“始皇是伐天者,莫非他的野心是为了伐天?”林凡追问道。

以他现在的层次,很难理解所谓的伐天者,毕竟天就在上方,又不是一个人,为何要伐天?

难道天有什么问题?

若是天有问题,那是否与胡青儿说的飞升上界有关?

今日所见所闻,让林凡着实有些心惊肉跳,毕竟一切都超乎他的想象。

“你问的问题,我也不清楚,但能设下这样的局,恐怕还有别的目的,咱们只能静观其变。”小金乌摇头道。

林凡默然不语。

此时此刻,他发现西北域的争端,对那些真正的大人物而言,只能算是小打小闹,难怪他们只派门内弟子前往争夺气运,却不自己出手。

看来,所谓的气运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

像是看出了林凡的心思,小金乌又接着道:“你也不想想,始皇是何等的人物,他的分身真那么弱吗?还有你们说的嬴皇,作为他的血脉,难道真的放任他不管?”

林凡点头,心说这倒是实话。

那所谓的始皇分身,其实跟始皇的关系不是很大。

想了想,林凡忽地唉声叹气:“有这样的局在,大劫的时候,我是不是应该躲在秘境里,免得被有心人盯上,否则就大事不妙了。”

“你小子虽然修为高深,但境界实在太低,就算你想插手,别人都不会搭理你!”小金乌有些好笑的说道。

《仙木奇缘》

“说什么呢你,我很强的好吧!”林凡有些不忿的瞪了小金乌一眼。

罗志平忽然插嘴道:“林凡,我们要进入秘境了!”

“嗯?”

听到这话,林凡才发现裂缝与秘境空间已经连接好了。

而周遭的百姓也陆续进入秘境空间。

小金乌见状,摆了摆翅膀:“别想那么多,想跟始皇那样的人接触,最起码你要达到天仙境!”

“天仙境?”

林凡一愣。

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超过大乘期的境界。

然而,还没等他继续追问小金乌,传送阵法的光芒便突然消失,所有人都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半空中。

就连那空间裂缝都一同消失了。

而那头孽兽,却自始至终都没有被惊动。

.......

与此同时,蜀阳城外的蝠鱼湖,一座巨大的粉色飞船,隐匿在虚空之中。

船中有一人端坐高台。

他五官如刀刻,目如鹰隼,头戴一顶紫金冠,身穿金鳞玄甲,披鹤羽大氅,脚踏乌云靴,一眼望去,气势慑人之极,自有威仪。

在他下方,还有一只长相奇特的怪鱼,正在与他交谈。

“虚神大人,孽兽已经出现了。”

“知道了。不用管它。”

“那,我们接下来该如何?”

“你之前说有人杀了神使,我想见见他,可否能找到?”

“杀神使那人跟法明走得很近,法明就是一直追杀我的人,是悬空寺的佛子!”

“好,那我们就去悬空寺!”

听到这话,怪鱼神色一振,满脸喜色。

这怪鱼不是别物,正是从法明手中逃脱的蝠鱼。

从秘境空间获得好处后,蝠鱼实力大涨,但不小心穿梭到了虚神界,被虚神捕获,收为麾下。

如今随虚神来大秦朝疆域,是为了寻找那个诛杀虚神接引神使的元凶。

蝙鱼是亲眼见到林凡击杀神使的,自然知道元凶是谁。

但抓林凡的过程中,报一报自己的私仇,还是可以的。

毕竟法明追杀了他很久,有好几次他差点死在法明手中,所以他对法明恨之入骨。

然而,还没等他高兴太早,坐在高台上的青年,猛然站了起来,抬头看向虚空,沉沉的道:“此地生灵竟然在本座的眼皮子底下,被人传走了,好大的手笔!”

“嗯?”

蝠鱼一愣,似乎没反应过来。

就在此时,那位虚神分身,眨眼消失在船头,朝着林凡他们布置的大阵方向飞去。

“虚神大人,等等我!”蝠鱼跟在后面急忙呐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重生弃少归来 少年风水师 魂帝武神 重生之将门毒后 至尊修罗 永恒至尊 重生之拳台杀手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弃少归来 顶级弃少
相关推荐:
全民铸兵:开局造出复活甲天道关系户从驿卒开始当皇帝诸天从鹤拳开始成为反派世子之后我师兄五行缺德我,女帝相父,开局指鹿为马终极小县令超级县太爷带着崇祯去流浪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