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

卍解学会了,不代表就能立刻掌握,那样的人始终是少数。

大多数人想要真正掌握卍解,又要花费长达数年,甚至是十年的时间去锻炼。

这里说的是一般人。

如日番谷冬狮郎这样的天才,时间就不好说。

但想要立刻掌握,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白石全力的踏前斩之下,日番谷冬狮郎是完全没有反应的机会。

一击被秒。

“白,”松本乱菊喊出一声,两人都消失在视线,空中仅留下一句话,“我带他去四番队。”

白石抱着日番谷冬狮郎,飞速赶往四番队的综合救护所。

没多久,综合救护所大门已看见,虎彻勇音率领数名队士匆匆往外赶,还抬着一个担架。

“勇音,日番谷拜托你治疗一下。”

白石见状,连忙走上前,将人放在担架上。

虎彻勇音微微一愣,还是没耽搁,立刻道:“我马上安排手术,你放心吧。”

“嗯,”白石特意避开要害,也不担心真会有事,转身走出院门外。

呼。

长长的黑发飘落,阳光照在如玉的脸颊,平添几分明媚,“白石,你来了。”

一双眼眸笑眯成月牙状。

“烈~好久不见,我好想你啊。”

白石面露笑容,心想,就知道没那么容易离开这里。

“我也想你啊,每次想起你到这里,将我珍藏的茶叶随意泡掉。”

卯之花烈眯起的眼眸缓缓睁开,空洞的眼神透露出一股想要将人吸入其中的压迫力,阳光都变得暗澹几分,“我心里的杀意就止不住往外涌出,你该不会忘记吧?”

白石咽了咽口水,往后退一步,正色道:“我是问过你,得到你同意才泡,是你自己要敷衍我。”

卯之花烈往前走两步,皮笑肉不笑道:“这么说,还是我的错?”

“没关系,我会原谅你所有的错。”

白石手搭住她的肩膀,一脸谁让我爱你的痴情。

卯之花烈不得不承认,他的脸皮真不是一般厚,笑道:“算了,你走吧。”

“咦,你肯让我走?”

白石见她这么轻易放人,反而变得不太自信,鼻子闻了闻,空气没有异样的味道,连草药味都没有,“老实说,你是不是给我下药?”

卯之花烈眨一下眼,摊开手道:“不清楚,谁让我年纪有点大,记忆力不好,明明是我的错,还是怪到你头上。”

“呃,上次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哪天有空,我买同样的茶叶还给你如何?”

白石满脸笑容,双手轻轻捶在她的肩膀,又改为按摩,从背后的视线能看见在死霸装领口晃动的波涛。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只要他这边的力道加大,晃得角度同样大。

咕冬,他咽了咽口水,凑在耳边,声音摩擦在鬓发上,“烈,我们什么时候再次进行战斗啊?”

卯之花烈瞥一眼,一记反手掏,让他浑身紧绷,脚不自觉踮起脚。

掌间能清晰察觉到龙的变化,由小到大,甚至是脱离手掌的束缚。

卯之花烈嘴角微微扬起,头往后靠,黑发贴在他脸颊,附耳道:“真遗憾,自己解决吧~”

逗得他热血沸腾,卯之花烈松开手,身子拉开距离,慢悠悠道:“别忘记赔偿一罐雪山大红袍,到时候,我心情好,说不定会给你再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放心,我肯定尽快赔给你。”

白石说归说,想到那个雪山大红袍的价格,顿感头疼。

卖茶的商家真是太良心了,明明可以动手抢钱,非要卖。

区区一罐茶,至于要价那么贵吗?

从不喝茶的白石无法理解,暗暗叹口气,短时间怕是爬不上烈的床头。

空鹤没时间,今晚找碎蜂,想要成功上垒,直接脱裤子肯定是不行。

不如晚上请她吃饭。

白石手摸着下巴,觉得有必要准备一顿烛光晚餐,气氛到位,办什么事情都是OK。

反之,气氛没烘托到位,能干的事情都干不成。

他心里下定决心,一个踏前斩回到十番队的队舍。

庭院聚集不少队士,相互交谈,吵杂的声音围绕着一个问题,那就是白石为什么和日番谷打起来。

“咳。”白石落在冰霜覆盖的屋顶,重重咳一声,底下道道目光随之往上,“刚才我是帮日番谷进行卍解的修炼,不要担心,他没事,住几天院就能回来继续工作。

你们都散开吧。”

白石挥手,示意他们别再八卦,人往下跃入二楼。

松本乱菊背靠在墙壁,眼眸有几分期待道:“日番谷学会卍解的办法能不能让我学会卍解?”

白石挠了挠头道:“看你卍解原本的进度,日番谷能够在生死间学会卍解,抛开天赋外,也有他卍解修行就差临门一脚的缘故。”

“那就是不行了。”

她眼眸低垂,面色有些暗然,心里提起的一点希望如风中残烛熄灭。

想想也是,生死危机她经历过几次,没有突破的迹象,自身实力从很早之前,也到达一个瓶颈。

“这样的话,副队长之位还是让给日番谷当算了。”

松本乱菊手撩起自己的鬓发,有些泄气,不想继续当这个副队长。

白石笑道:“在妖艳的大姐姐和青涩小鬼头之间,我永远都是选择妖艳的大姐姐。”

“真遗憾,妖艳的大姐姐永远不会选择一个花心大萝卜,只会找纯情的男人。”

松本乱菊调整好心态,笑着打趣,她和银在某些方面是一样。

或者说,她下意识追求和对方一样,不愿意将自己的软弱暴露在人前。

就是她的伪装远没有到达银那个地步,模彷始终是模彷,无法和真品相比。

白石微笑道:“那真是遗憾,这些天辛苦你了,日番谷一时半会不能从医院出来。”

松本乱菊没好气道:“谁让你下手那么重,不会轻一点。”

“当时那个状态,我无法留手,只能用全力。”

白石无奈地回答,大概是刚学会卍解,日番谷冬狮郎很兴奋。

他下手不重点,很难止住对方的行动。

“是嘛,趁现在还有时间,我先睡一会。”

松本乱菊伸个懒腰,没打算偷懒,想要从工作寻找自己的价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重生之将门毒后 至尊修罗 弃少归来 永恒至尊 重生之拳台杀手 少年风水师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顶级弃少 魂帝武神 重生弃少归来
相关推荐:
叶安诡系世界的亵渎巫师拯救巫师世界我的纯白舰娘我的猪脚光环死神黑线死神的微笑之人间情多死神之御风刀女朋友是机器人我不想做机器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