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大荒起剑人

天上那龙形光源,似乎都有了些微弱。

徐清沐周围液化的龙气缓缓旋转,带着徐清沐漂浮在空中,隐约可见,里面徐清沐的身体正在不停的分解,重组,再分解,继而继续重组。因为被龙气包裹,徐清沐痛的面部扭曲,但是丝毫喊不出声,五官皆被龙气覆盖,连灵魂都充斥着无尽的龙气。

ranwen.la

体内仅有的灵气已经在攻击那黑袍人时,消耗殆尽了,现在徐清沐的三十六个气府,皆枯竭状态。龙气像是找到了归宿,不断冲进气府中,继而盘踞,将仅剩的一点灵气也完全挤兑出去,有点雀占鸠巢的意思。

而那些气府与气府之间,一丝丝透明而有些发蓝的经脉,正在一点点重组构建,交织在一起,显得格外神奇。

可徐清沐的意识,却极为游离涣散,仿佛随时要消失掉一般。极致的痛苦让他完全聚不了神,脑中一片朦胧混沌,灵魂都在飘摇不定,随时要散掉一般。

而那龙气,却再次幻化成巨大龙形野兽一般,对着徐清沐的灵魂,冲击过来。

也就在这时,老乞丐的那一魄现了形,挡在徐清沐的灵魂之前,一挥手,进攻的灵气尽数溃散,也让徐清沐得以休息。

“徐清沐,坚持不住了么......”老乞丐声音响起,像是一针强心剂,让徐清沐游离的意识瞬间回归:“师......师父?真的是你?”

徐清沐挣扎着张开眼,果然看见面前的老乞丐,正在笑着看向自己。

“这么久没见,已经快要十境了啊,真好。”老乞丐看着徐清沐,眼中有笑意扇动。看着他正在重新搭建的登仙桥,缓慢而有序的进行着,这个老人的脸上,充满了欣慰:“再坚持一会,就要成功了。”

“可是师父,我好痛,好想睡......”

老乞丐再次挡下冲撞过来的龙气,缓步走到徐清沐身边,有些心疼的看着少年:“都走到这儿了,不是说,要走到十三境,给师父找个大胸的老婆吗?现在睡了,师父也就彻底消亡了啊。”

第一次见这老乞丐如此的严肃认真,眼中有期盼,有鼓励,更多的无尽的担忧之色。

失败,便是真正的身死道消了。

徐清沐的眼中有了些生气,有些离散的灵魂也被少年一点点汇聚起来,无数与老乞丐生活在伏牛镇的记忆片段闪过,激起少年无尽的求生意志。

是啊,我还没到十三境,我还要救回林震北,还要去伏牛镇,救回自己爹娘......

徐清沐猛然一咬牙,仰头怒吼一声,那些搭建的登仙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快了些。老乞丐眼中的欣慰更甚,看着这个不断挣扎努力的少年,脸上笑意久久不散。当初伏牛镇哭鼻子的小少年,终于,撑起了半边天了......

黑衣人还在不断的往这里加入些药材与灵药,看着已经渐渐稳定下来的徐清沐,宋梓涵看着外面掌控着这团龙气的黑袍人,一步踏出,漂浮在空中,双膝下跪,毕恭毕敬:

“师父,您受累了。”

那黑袍人明显有些一窒,看着眼前的大徒弟,那个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人,芦三寸声音有些哽咽:“不累,师父不累......”

外人哪里知道,那日升仙台上,众人看到的芦三寸一脚踏碎了老乞丐的灵魂,这个作为师父的芦三寸,心有多痛?

连那二弟子傅仙升,也因为这事,再也没来看过自己一次?

而这些,都是宋梓涵与芦三寸做下的局罢了,这一切,都不过是为了此时此刻。背负骂名而在背后一直为这座天下鞠躬尽瘁的芦三寸,鼻翼有些酸楚。看着跪倒在地面的宋梓涵,眼中担忧更甚:

“梓涵,你这般使用灵魂之力,不碍事吧?”

宋梓涵已经站起来身,笑道:“本就是该死之人,活的久了,也活的够了,无妨。”

宋梓涵再开口:“师父,为何要让傅仙升前去镇守法阵?你知道的,蜕下了仙人遗蜕的师弟,必死无疑啊。”

芦三寸的眼中却有些放松:“没事的,你师弟不会有事。”

说完,便不再多言。看着面前的大徒弟:“如此这般赌注,倒是真成了人间最后一搏了。有时候看着这年幼的徒孙,心中还真是舍不得下死手,可又能如何?不经历这般苦难,即便有了剑开天幕的能力,也保不准,会成为屠尽天下生灵的魔头。”

宋梓涵点点头,看着在龙气里不断咬牙坚持的弟子,登仙桥已搭建差不多,眼神中有些欣慰。

“师父你安排林雪这一手,倒是真的将我蒙骗过去了。”宋梓涵有些笑意,想到自己还真的为两人绑定姻缘,甚至去求那傅仙升当林雪的教习师父,这一切,都被芦三寸算计在内。

芦三寸笑了声:“让你当初好好学习剑道,你非得盯着那皇后不放,是那人转世又如何?心不在你这儿啦!”

长安城中舞飘零,心安处即是光明。

宋梓涵叹口气:“她好好的活着,徒儿便之足了......”

芦三寸伸手摸了摸那灵魂之体:“受苦了......”

......

当最后一丝龙气也被击退后,徐清沐的登仙桥已经完全搭建。肉身也重新长了出来,随着少年缓缓睁开眼睛,身体内有阵阵龙吟声响起。

三十六气府,尽数被龙气盘踞,以后二十四座气府完全液化!

北冥三十六周天,圆满!

一直卡在十境瓶颈的境界,直冲十二境!

因为重新塑了肉身,徐清沐的身体更为纯

澈,杂质尽数被排出。缓缓握拳时,有轻微的爆炸声想起,渗出的龙气相互碰撞,甚至产生了细小的闪电。而修复了的登仙桥,更是让气府与气府之间的连接更为流畅,龙气在体内自由游走,畅通无阻。

徐清沐轻轻吐出一口气,眼睛里有金色龙形游曳,目光如炬。

老乞丐的灵魂早已消失,徐清沐在脑中呼唤了好多声,不见回应。看着眼前一身漆黑的芦三寸,徐清沐并没有出手。他知道,在最初的时刻,是这个人用自己的灵魂力,护住了自己。

“谢谢。”徐清沐开口。

对面那人打量了徐清沐一圈,边走边说:“不错不错,登仙桥搭建的很完整,灵气也尽数被换成了更为强大的龙气,嗯,练身体杂质也被排了个干净。”

接着在不远处站定:“我的灵魂正在溃散,至于你那师父,想要知道真相,那就抓紧提升十三境,唯有这般,你才有资格,也有能力,去管一管。”

继续说道:“当我这灵魂力消散完全时,这具身体便会再度呈现出凶性,到时候会不遗余力攻击你。不过细细想来,这也算是最后给你留下的一份机缘吧。”芦三寸突然站定,有些凌厉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声音不再有些慵懒:

“徐清沐,你自大荒来,现在,这浩然天下皆你剑下走!”

“起剑!”

一瞬间,对面的鬼物重新变回漆黑的眼球,无数怨气从他周身散发,芦三寸已经脱离了鬼物,声音在徐清沐脑中响起:“第一战,不遗余力!”

徐清沐伸手翻出愁离,看着面前飞奔过来的王级鬼物,声音有些清冷:

“龙之领域:月魁!”

......

-------------------

长安城客栈。

与李诚儒对坐的芦三寸,脸上有了些苍白。似乎虚弱了几分,连拿着酒壶的手,都有些发抖。

“成了?”李诚儒抬眼看着这个孤寂的老人,从来没变过的容颜,似乎有了些苍老。两角的鬓发上,有些雪白的落点,随着那口酒下去,更加氤氲了些。

芦三寸咽下口中酒:“好酒啊好酒。”放下酒壶,看着面前人:“成啦,十二境,结结实实的龙气十二境巅峰!”

“龙气?”李诚儒有些惊讶,早些年他倒是听说曾经有人强行将灵气置换成龙气,只是有传言那高人最后关头,被那龙气影响了心智,起了邪念,玷污了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师娘,后心中有悔,自杀身亡。自那以后起,就再也没有听过这类的传言了。

芦三寸眼中的骄傲更甚:“不然你以为,我十几年的草灰蛇线,为的是什么?你当真以为,那被青冥帝君附身的徐衍王,能瞒得了我?这些事,不过是为了我选定的那三个人成长必经之路罢了。;”

李诚儒心中悚然,面前这个家伙,当年戮神之战中,打架最没用的一个,却是坐镇后方的军师。

现在细细想来,那些不合理的事情,就变得非常合理了。

李诚儒再开口:“宋梓涵的死,也是你故意而为之?”

芦三寸沉默了会,缓缓摇摇头:“不是,这是他自己的要求。那日升仙台上,我原本让他假死就好,也就是你们看到的,借剑而自杀。可我这大弟子啊......”芦三寸喝了口酒,似乎有些兴致缺缺,声音低沉:“非要让我拿出那两魄,一魄镇于九天火海之下,一魄让我随身携带,说是能用到。再后来,他就找到了左秋凉的弟子,陈夜寒,借给他那九龙镇魂棺,把自己的尸体养在其中。为了徐清沐这小子,真是......”

芦三寸不再说话,只是低头喝酒。

李诚儒看着眼前的芦三寸,不知所思。自从戮神之战后,人界彻底被打散,幸存的人道高手,或选择飞升去了仙界,或身死道消,化作最后一点灵气弥补这末法的人间。也是从那时候起,唯一存活人间的三位,便再也没有了联系,失去了彼此消息。

直到左秋凉的死,才渐渐浮出水面。看着以往对徐清沐百般阻挠、甚至下死手的芦三寸,现在看起来,似乎每一步,都走的是为那少年好。

只是如今,李诚儒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人的神魂,已经和当初的左秋凉一样,开始了溃散。

不可逆转的溃散。

“还剩多久?”李诚儒翻手间拿出两个碗,用酒壶倒满,推了一杯给面前的芦三寸。

倒是有些惊讶,芦三寸伸手接过酒杯:“连你也看出来我神魂出了问题?”

李诚儒翻了个白眼,自顾自端起酒碗,喝了一口。

“三两个月还是能撑的,说了欠你一条命,那就要做到,没做到之前,还是不能死的。”芦三寸说的满不在意,像是谈论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世间最后的同道人,相视无言。

半晌,芦三寸开口道:“关于曹彤的身份......”李诚儒摇摇头:“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时光长河边的黎月告诉我,这边是那人的最后一世,如果连这一世都做了那飞蛾扑火之举,世间便再无她了。”

芦三寸点点头:“彤生三撇,这三撇,徐清沐当真......”芦三寸叹口气:

“当真有些还不起啊......”

最后,芦三寸起身告辞,说是有些事情,要尽快完成,不然自己神魂碎裂后,真的再无机会了。李诚儒也不阻拦,喝了最后一碗酒,目送芦三寸离开。

已经走至门槛的芦三寸突然回头,对着李诚儒一笑:“魏茹芝人,确实不错,年

龄都这般了,真不考虑?”

“滚蛋。”

芦三寸哈哈大笑:“你看这名字,就很有意境嘛,至少,要比徐清沐和林震北,当年打赌的那头老黄牛的奶,好喝的多吧?”

李诚儒眯起了眼,有杀机掠出。

芦三寸赶紧撒腿:“陈赟和肖潇,就拜托你照顾了......”说罢,这个棋道上的无敌手,草灰蛇线这么久的执子者,大笑一声,一步踏出,已消失不见。

李诚儒看着桌上喝的那只酒碗,已经被芦三寸扣了过来,碗口向下。想起徐衍王过寿时,与左秋凉在桌子上说的那四只碗,那四个局,李诚儒笑着骂了声:

“狗日的!”

......

----------------

金陵城。

依旧是那间热闹的包子铺,妇人手脚利索的和着面,热气蒸腾的蒸笼上,有香味飘出。

芦三寸站在包子铺前,抬头看着蒸笼,这一刻,存活了千万年的芦三寸,更像是一个荷锄归农夫,劳累一天,有些饥肠辘辘的看着包子。

“呦,这不是那位家里都是屎尿的芦大爷么?怎么,如今有钱吃起包子了?”妇人丝毫不给面子,开口讥讽道。

芦三寸点点头,有些豪气的开口:“给我来一笼!”

妇人倒是有了些不可思议,莫非这乞丐,真的有了些银两?不过做生意嘛,哪有开门拒客的道理?虽然脸上有些鄙夷,还是让开身,喊了声:“勾巨,拿一笼包子来!”

勾巨连忙端出一笼包子,递给芦三寸。

也不进去,只是就地而坐,端着那笼包子,开口就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夸赞,到底是三娘的手艺,就是足!那被夸赞的包子铺老板娘,眼中渐渐有了些笑意,再看着乞丐时,好似顺眼了那么些。

勾巨不说话,站着看蹲在地上的芦三寸,这个知命境的武夫,有泪水流出。

芦三寸抬起头,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包子,努力咽下肚,似乎有些干噎,努力的咽了几下,才勉强吃下去:“哭啥,师父活了这么久,早就足够啦!”

周围的场景再次停止,连那飘渺而上的热气,也静止不动。

这个往常铁骨铮铮的汉子,再也忍不住,泪水流了下来,声音喏濡,不善言辞的他开了口:“师父,我知道你会一种续命的法子,来!”说完,勾巨伸出手,递给芦三寸。他这辈子,本就是一个要被野狗咬死的孤儿,要不是芦三寸发现并救了他,何来的命活至此?

芦三寸吃完最后一个包子,抬头看着一脸认真的勾巨,开口笑道:“可当真?”

勾巨点头,无悔。

“好,那便依了你!”说完,伸手握住勾巨的手,一瞬间勾巨脑中一片混沌,意识也有些模糊。不知过了多久,再睁眼时,眼前已无芦三寸。低头,勾巨看到一条五寸来长的火红小蛇,正盘踞在自己膀子上,睡得正熟。

勾巨再也忍不住,泪水肆意涌出。接着,这个汉子双腿跪地,重重磕了几个头。

已经恢复动静的妇人,看着自家汉子的举动,怔怔的张了张嘴,到底一句话没说。

......

----------------

夜香楼。

已经回到楼里的陈赟,和现在已经是头牌的肖潇,在今儿个分别接到了一封信。

信上有淡淡梅花香气,围起来沁人心脾。

两位曾经皆被芦三寸救回来的女子,打开信后,读完已是眉间失色,像是生了一场大病,皆颓废。

“公子......”

陈双冠眼中生机尽失,看着窗外,莺莺燕燕双飞,更哪堪,此时此刻。陈赟缓慢而轻柔的折起信纸,缓缓放入信封中,收藏在贴身胸口。

“弃不去,这人间好韶华,终不得,那心上人如玉......”

开口,尽是凄凉。

......

肖三甲的眼泪,不自觉的滴落在信纸上。信封里还有一物,便是当初司月湖边,那半块吊饼。

“公子,我不怪你的......”

那一晚的夜香楼,灯火通明却无一人接客。老鸨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她的心头宝,双双上吊自杀了。

只是在官府人员进入彻查时,又离奇的发现,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了。

......

-----------------

朱雀法阵外。

芦三寸负手而立,看着法阵里面的景象,那没了仙人遗蜕的傅仙升,眼中尽是痛苦之色。法阵不断汲取他体内的灵气,用以维持运转。

芦三寸轻声呼唤了句:“仙升?”

法阵内已经恢复大人模样的傅仙升睁开双眼,有些惊喜却又无法动弹,只是眼中有光。

芦三寸笑了,这二弟子,终于对自己有些认可了。

说罢,在傅仙升惊讶的目光中,芦三寸猛然伸手,拍在自己胸口,接着,一口鲜血喷出。那鲜血仿佛有灵性一般,自法阵外透体而去,最终凝成一把血色小剑,笔直插入傅仙升眉心。

那一刻,傅仙升气势大增,眼睛越发明亮:“师......父......!”

后者头发上的斑白,已经扩散的更多。

芦三寸笑了声:“好好活着,为师这一生有你们三徒弟,快哉!”

你们有我芦三寸,你们快哉!我有你们三徒弟,我亦快哉!

那一刻,清风再次起人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少年风水师 至尊修罗 重生弃少归来 弃少归来 魂帝武神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之将门毒后 顶级弃少 永恒至尊
相关推荐:
八极之横戈篮坛篮坛之教父篮坛巨星闪耀顽艳大盛执剑人在下郭奉孝,开局娶洛神重生之神威火影红楼,我成了宁府玄孙贾蔷生娃大作战亮剑特种兵:谁说我是兵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