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玄幻隋唐:我在江都种琼花二十年

“郎君是在找妾身吗?

未等程益作答,一道娇媚的女声便从左近传来。

张仲坚蓦然回头,便见到从一位蒙面妇人从断墙后款款而来。

虽则看不清此女容貌,但其目光似嗔似怨,看得人莫名心中酥软,更兼一握细腰在行进间如柳絮摇曳在风中,端的是风情万种。

以他丰富的人生经验来看,分明是床榻上的极品。

于是心中警惕反而更甚。

刚刚居然没能提前察觉此女靠近。

“张娘子!她是郭破敌的正室张氏,仲坚兄同族!”

程益忙不迭为两人介绍,同时也带着某种希冀的目光看向张氏。

后者闻言顿时笑眼如月:“族兄大驾光临,小妹有失远迎,还请原谅则个。”

“你不是张氏女子。”张仲坚冷冷回应,满脸暗赤虬髯赤隐有变回鲜艳的趋势,“据我所知,张氏近年并无女子下嫁城中郭氏。嫡房庶出都没有。”

“什么?”程益张大嘴巴,不敢相信。

“呵呵呵……”张氏捂嘴轻笑,“不愧是虬髯客。本以为你久不回江南,不清楚族中情况,没想到还是让你识破了。”

好看的言情小说

“不我但识破你的伪装,还知道你们那些畜蛊害人的肮脏手段。”

“所以,你准备好葬身此地了吗?”

言语间,张仲坚的手已经搭在腰间刀柄上,

张氏却恍若未觉,反而旁边程益听到“畜蛊”二字,身体勐地一颤,脸色渐显惊恐。

张仲坚察觉到他的异常,皱眉问道:“你怎么了?”

“我……我好像被……嗬嗬嗬……”

大概是极度恐惧之下产生了应激反应,程益竟当场呕吐。

旁边的蒙面女见状“哎呀”一声,语气不无遗憾道:“程郎这身子骨是真孱弱啊,我那些宝贝还没长到时候呢,你这就受不了啦?”

“宝贝?”

张仲坚想到某种可能性,目光瞬间变得无比凝重:“你将程大郎当作畜蛊的血池?!”

巫蛊道擅长以蛊虫害人,也擅长以人养蛊,藏蛊于人,是为“血池”。

如此便能掩人耳目,达到杀人于无形的效果。

一旦蛊虫成熟爆发开来,将会祸及“血池”周边的人,甚至有可能像瘟疫一样屠灭一城一地。

“你猜?”

蒙面女狡黠一笑,竟是直接转身离去,丝毫不担忧后背暴露在强敌眼前。

“你这该死的妖妇!”

张仲坚暗骂一声,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离开。

因为程益这个定时炸弹,必须立即处理。

当下他激发体内元气,廓清体表周身一尺空气,而后才掏出身上的一种药粉,摁着程益头强行灌下去。

这之后他还嫌不够,又原地挖了坑,将程益大半截身体埋在土里,只露出鼻孔以上部分,以防不测。

如此倒腾了小半天,程益的嘴巴忽然从土里传出“呜呜”的声音。

张仲坚目光微动,挑开盖嘴的一层土,而后瞬间跳开三丈。

“呕……”

一轮喷薄过后,张仲坚闭气上前仔细检查片刻,这后轻吐一口浊气:“蛊虫已经清理得七七八八,余下那些只能今后定时服药压制,难言根治。”

“那我还能活多久?”程益虚弱道。

“难说,这取决于你体质强弱,修为高低,蛊虫的毒性种类,以及……运气。”张仲坚摇头道,“但至多不超过三年。”

“三年……”程益欲哭无泪。

他正当壮年,家中还有稚儿娇妻,还有一个庞大家族要打理啊……

“巫蛊道手段阴毒狠辣,一旦沾上准没好事,故而历来为世人所不容。”张仲坚轻叹道,“你这算运气好了,只是被种了毒性最低的虱蛊,尚还有几年可活。若是遇到蛛蛊蛇蛊之类的勐毒……”

说到这里,张仲坚神色陡然一变。

他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程益这个“血池”畜养的是虱蛊,而先前这附近出没的却是蛇蛊。

这意味着,除了程益之外,城中还有其他“血池”!

“那妖妇还给谁种过蛊渺?”

程益被张仲坚强大的威压吓得脸色越发苍白:“某不熟悉巫蛊道,但她确实是郭破敌的正室妻子,想来郭氏那边应该……”

话未说完,静虚观正殿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闷响。

彷佛胀气的腐尸忽然炸开。

“不好,是杨小郎君那边!”

……

张仲坚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不过当他赶回静虚观正殿门前时,却被眼前景象小小惊了一下。

“杨小郎君,你这是……”

此时杨遇安身前,赫然多出了一个仗许宽的大坑。

坑中浓烟未散,隐隐叠放着三具烧焦的尸体,微风吹过,带来一股浓烈的刺鼻气味。

“我看这三人死后体征有异,所以挖了个坑,烧了一把火,又用雄黄点燃毒药熏烤了一刻钟。”杨遇安捂着鼻子,一边走来边问道,“不知是否妥当?”

张仲坚嘴巴微微张开,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好。

妥当肯定是妥当的。

甚至都有些妥当过头了。

蛊虫虽然阴毒难防,但你都把人烧成这样了,再厉害的蛊虫也无法活蹦乱跳了啊。

更别说还有毒烟,直接螺旋升天……

“你说如何看出他们身上有蛊虫?”张仲坚想到问题的关键。

“蛊虫我不熟悉,但略懂一些勘验尸体的门道,所以发现这三人有些奇怪。”

杨遇安半真半假道。

实际上他是先察觉三人体内的“时节”有异,才陆续发现问题。

当时他就感觉郭破敌尸身的“时节”并未因为人死了而消停,反而越发躁动。

就像怀孕了一样。

一个大男人如何怀疑?他只能联想到先前的蛇蛊。

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挖坑点火焚香一套带走。

正好“火步”如今对他意义不大了,身上还有不少用剩的雄黄。

雄黄酒是不是跟说书一样可以驱蛇他不清楚,但烧着的雄黄毒烟肯定可以。

……

随后两人一边仔细检查尸上残余蛊虫痕迹,一边交换互相的情报。

说到那个伪装张氏女的巫蛊道女子时,张仲坚分析道:“彭蠡泽一带的洪州袁州民间历来有畜蛊的风俗。郭衍郭彦文曾任洪州总管,郭破敌曾在他麾下效力,估计是那时与巫蛊道的妖妇勾搭上的。

“那她为何要谎称来自张氏?”杨遇安不解道。

先前众人就推断张氏不太像幕后主使,如今虽然证实是巫蛊道所为,却又有新了的疑问。

“此事还须继续查探,特别是那妖妇的身份来历。我此番来蒋州本是顺道为之,没有太上心,结果反而被这些妖人利用了,实在可恨!”张仲坚微微懊恼。

“不过当务之急是去支援崇虚馆。那里的情况恐怕更加凶险,小郎君你就别去了。”

“好。”杨遇安从善如流。

一来他知道自己实力不足以参与开府层次的战斗,无谓逞强

二来他还担心陆双那边的状况。

当下与张仲坚暂时告别,赶往石头城“地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重生弃少归来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顶级弃少 少年风水师 重生之将门毒后 弃少归来 重生之拳台杀手 魂帝武神 永恒至尊 至尊修罗
相关推荐:
农家多闲事重生韩国,我真不是财阀七位神高武大明:穿成朝廷鹰犬玄幻:我能推演未来玄幻大片时代缔造超凡世界网游之禁区邪神邪神修炼手册女巫:虚空卡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