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从军行

喇子河谷的两侧崖壁并不算高,坡顶到谷底也就是三四丈的距离,从远处看根本不会注意到山谷之下的军营。

但在这个漆黑的暗夜,几根绳索从某处崖壁上悬挂而下,在确定没有燕军之后,罗浮带着几名精锐士卒顺着绳索一溜烟的滑了下来,然后躲在一块山石的背后。

罗浮的呼吸略微有些急促。

距离罗浮仅仅只有三四步远的地方就是一顶军帐,不过军帐早就漆黑一片,不见半点亮光。

这片地域属于燕军的后营,囤放着足够五万大军一个月征战所需的粮草军械。

xiaoshuting.la

这玩意要是被放火烧得精光,那五万燕军只能撤兵了。

因为河谷两侧都安排了巡逻士卒,所以后营中的守卒并不多,三三两两的分布在各处,给罗浮留出了一个不错的场景到账。

罗浮的双眼犹如鹰隼般盯着那顶军帐,脑海中在极速的盘算着要不要跑过去。

身边的几名精锐步卒都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了罗浮。

罗浮仅仅迟疑了片刻,便伸出手在脖颈处轻轻一划,而后便拎着刀走向了军帐。

几人蹑手蹑脚的一步步靠近营帐,罗浮用刀尖轻轻的挑开帘帐,几名精锐便鱼贯而入。

“嗤嗤嗤~”

等几人再度出现在帐外时已经个个弯刀带血。

罗浮冲着山崖上招了招手,大片的人影便顺着绳索滑了下来,而后迅速隐蔽在四周的黑暗之中。

人数不多,只有三百人上下,但人人腰间都绑着火油罐。

很快,离得近的三四顶军帐都被凉军给清理了一遍,五一活口。

淡淡的血腥味开始在空气中弥漫。

“将军,全部搞定!”

一名校尉压低着声音在罗浮耳边说道。

罗浮嘴角一勾,从腰上取下了携带一路的火油罐,冷笑道:

“就让我们给他们送一份大礼吧!”

“诺!”

三千号步卒分为十队,从不同地方溜进了燕军的营房内,他们和罗浮等人所做的事一致,尽可能的在安放火油罐。

凉军所选地带都是极为关键之处,要么是粮草军械在的地方,要么是军营的路口处。

要不了多久,寂静的燕军大营都会彻底沸腾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一队燕兵斥候大步走上了河谷一侧的山崖,领头一头骂骂咧咧的说道:

“这群王八蛋,到了时间也不下来换防,害得老子还得亲自过来找他们。”

一名马脸士卒跟着叫嚷了起来:“头,他们指定是躲到哪里偷懒睡过了头。”

“呸!”

领头的标长狠狠吐了口唾沫:“这次不去将军那告他们一笔,老子就不用在军中混了,每次巡逻都要让老子给他擦屁股。”

“没错没错!”

一众手下纷纷附和起来。

很明显,这群轮值换防的士卒心情很差,因为本该和他们交接防务的一批人不见了踪影。

早知道耽误换防可是重罪,不管是之前的斥候还是他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他们第一个念头就是那群人在偷懒睡觉,压根没往有人偷袭这方面想。

没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属于他们巡逻区的这片密林,哪怕在夜间也能感受到树木的繁盛。

但唯独他们没有发现之前同袍的遗体。

这时候标长就觉得不太对劲了,立刻命令手下加大了搜索力度。

终于,他们在一片灌木丛的背后看到了散落一地的尸体,鲜血喷洒的到处都是。

这些人临死前的眼光都带着绝望和惊恐,他们生前的最后一幕就是到处降价卖房。

凉军几乎都是一刀封喉,没有半点留手。

标长呆愣愣的看着这些尸体,茫然不知所措。

沉默了许久,他才终于反应过来,怒喝道:

“吹号示警!”

一名士卒哆嗦了一下,手忙脚乱的想要解下腰间的号角,可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恐惧,往日随手一摘的号角现在怎么解也解不开。

“砰!”

就在号角声响起之前,一道巨大的爆炸声打破了河谷的宁静。

“砰!砰砰!”

几十号燕军一愣,猛得扭头看向火光冲天的方向,那里正好就是己方的辎重营方向。

不止辎重营,整座大营都在燃烧着火光。

“咣当~”

标长手中的弯刀径直掉落在地,喃喃道:“凉军,完,完了。”

他这颗人头估计是保不住了。

“砰!砰砰!”

爆炸声接二连三的响起,火势顺着山崖两侧的枝蔓杂草迅速蔓延,整座燕军大营彻底的被惊动了。

燕军的帅帐里,第一声爆炸声就惊醒了熟睡中的何木答兀。

何木答兀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跳了下来,仅仅披着一件单衣就冲到了帐外。

那漫天的火光让这位主将目光呆滞,转眼间就愤怒的吼道:“混账!到底怎么了!”

“呜呜呜~”

凄厉的号角声凑巧在此时响了起来。

一名偏将飞也似的跑到了何木答兀的身边,急促的说道:“启禀将军!凉,凉军摸进来了,辎重营中起了大火。”

“砰!砰!砰~”

爆炸声已经在持续,除了辎重营,那些驻军营同样起了大火,整个大营乱成了一团。

何木答兀愤怒的揪着偏将的衣领问道:“放屁!我们不是有巡逻士卒吗,哪来的凉军!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副将欲哭无泪的说道:“真的,属下亲眼所见。”

他确实不知道凉军哪里来的,他只知道这座大营怕是要保不住了。

“来了多少人!”何木答兀阴沉着脸问道。

副将努了努嘴,只吐出几个字:“不,不知。到处都是。”

“啪!”

何木答兀愤怒的甩出了一巴掌:“那还愣着干什么,调兵去啊!立刻迎敌,再派出士卒守护前后山口,绝不容有失!”

“诺!”

何木答兀很清楚自己所选的这处扎营之地的优点和缺点。

优点就是隐蔽,不易被发觉。但是一旦地点暴露,那这里就是伏击战的绝佳位置。

“呜~呜~呜~”

一声声号角此起彼伏,不断有从睡梦中惊醒的燕军跑出营房,也不断的有爆炸声响彻云霄。

罗浮站在一处火光前面带笑意,他的脚下还躺着一名刚刚被砍翻的燕军。

罗浮放声高喝:“大凉!”

“死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重生弃少归来 魂帝武神 重生之将门毒后 弃少归来 顶级弃少 永恒至尊 重生之拳台杀手 至尊修罗 少年风水师
相关推荐:
早安,岳律师!豹豹我呀?大概是废了洪荒:这个通天苟出天际我的手机能挖矿庆鱼年GL:公主不为妾诸天影视从以家人之名开始人生招待所:从傻柱开始我,升级了轮回:这剧情我熟落榜的我,只好选择斩妖除魔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