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深夜,乌云遮月,雨不仅没停,反而下得更大了,如同苍穹被捅破了似的,漫天覆地。

杜蔚国终于离开了詹记茶餐厅,跟着雷娜一起,去了她位于维多利亚港附近的办公总部。

杜蔚国刚刚洗了个澡,还换了一身宽松舒适的衣服,头发略微有点湿,就站在窗口,望着外面的倾盆大雨。

手里擎着一根烟,好久都忘了抽,已经积了好长的一截烟灰。

杜蔚国面前的窗台上,静静的摆着一封电报,使用国际通用摩斯码,内容非常简单:

“22号抵港。”

这封电文还有一个落款,兰斯洛特,按照雷娜的解释,这家伙是传说中亚瑟王圆桌骑士第七席,最后还导致了圆桌决裂。

当时,雷娜兴致勃勃的给杜蔚国科普,很有可能是兰斯洛特和其他骑士分道扬镳之后,创办了神圣秩序团。

他们这些所谓的骑士席位,并不是具指某个人,都是称号而已,大多是子承父业,或者侄承叔业,世代绵延。

杜蔚国对这些乱七八糟的西方玄幻传说,根本就不敢兴趣,小青如今尸骨未寒,他现在只想赶紧抓到血獠,把它碎尸万段。

现在都已经4月20号了,也就是说,还有2天,严格来说,还有1天,这个叫兰斯洛特的,疑似神圣秩序团的家伙就要抵达港岛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办法,可以追踪又或者克制血獠。

正发呆呢,兜里的卫星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杜蔚国眉头一皱,下意识的抬手看了手表,这会都已经凌晨2点了。

这么晚了,谁会给他电话呢?接通电话之后,话筒那边传来一道雄浑豪迈的男人声音:

“卫斯理,我是甄国龙,你的事情我大概听说了,如果你能瞧得上我们这些矮骡子,和字头三万马仔,都愿意听候你的调遣。”

疾风知劲草,日久见人心,只有在关键时刻,才能看出人性。

前几天,黑道大会结束之后,杜蔚国和甄国龙单独聊了几句,毕竟都是从北边过来的,天然亲近。

甄国龙为人仗义,豪迈爽朗,又是一个武痴,他对杜蔚国的所做作为心服口服,打心眼里钦佩这个身手逆天的小老弟。

杜蔚国也很尊重这位爱憎分明,耿直不做作的前辈,所以两个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成了忘年交,还交换了联络方式。

九叔是个行动派,雷厉风行,昨天傍晚分开之后,他第一时间就顶着大雨,带着手下,在油尖旺一带满街排查了,这么大动静,自然瞒不住耳聪目明的地头蛇甄国龙。

甄国龙的权权好意,让杜蔚国的心中一暖:

“国龙老哥,你这说的是哪里话,我可没把你当外人,我本来就打算请你出手帮忙的,要不是时间太晚,外面又下着大雨,我都已经登门拜访了。”

一听这话,甄国龙的语气明显变得兴奋了:

“哈!卫斯理老弟,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别说下雨,就算是特么下刀子,老哥我也不带眨眼的,你就说吧,咋干?”

杜蔚国鼻子发酸,心中激荡,五味杂陈,语气微微有点颤抖:

“老哥,大恩不言谢,等灭了这个狗杂碎,我请你喝酒,不过现在实在太晚了,又下着大雨,还是等明天早上,再麻烦弟兄们吧。”

甄国龙豪迈无比:

“老弟,你就放心好了,我心里有数,我一会先把各个堂口的老大都聚齐,把事情交待下去。

明天早上就开始翻,务必也要把这畜生给翻出来,对了,那个畜生的画像,能不能给我整上几张。”

杜蔚国长出一口气,敛住情绪:

“老哥,你有心了,画像我等会就派人给你送去,老哥,也不能让兄弟们白帮忙,还是老规矩,每人每天50块。”

“哈哈哈~”

甄国龙豪迈大笑,语气五湖四海:

“老弟,你要知道,我们和字头人多,旗下三万马仔,一个人50块,一天可就是150万,按你这个给法。

就算是你有金山银海也扛不住啊,老弟,我也不跟你客气,一个人一天10块钱,多一分,你就是打我脸。”

杜蔚国把烟头熄灭,大概的琢磨了一下,一天10块,差不多也相当于眼下港岛的中产日薪了。

毕竟一下子动用几万人,其中肯定有花账,也少不得吃空饷,倒也说得过去。

“好,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就按你说的,多谢老哥了。”

甄国龙心情畅快,放声大笑:“哈哈哈!这就对啦,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明天一早就干工!”

才刚刚挂断电话,没隔几分钟,电话就又响了起来,还是甄国龙,只是语气变得有点忿忿不平:

“卫斯理老弟,志雄那个马屁精估计也闻着味了,刚刚朝我问你的电话呢。”

甄国龙像个小孩似的,喜形于色,杜蔚国无奈苦笑着摇了摇头:

“行吧,老哥,众人拾柴火焰高,人多力量大,麻烦你把我的电话给志雄吧。”

太子志雄旗下的14K也是港岛顶尖的大社团,兵强马壮,马仔大概能有2万左右。

都这个时间了,他居然是和向前这个老六呆在一起,显然是都已经商量好了。

杜蔚国也不含湖,韩信点兵,多多益善,直接把14K连同和字头麾下的2万人也一并收了。

前后不到5分钟,只用了两通电话,杜蔚国就海纳百川一样的雇佣了港岛3大社团,整整7万矮骡子。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当然,人家社团马仔也不是无偿干活,一天就要靡费70万港币,当真是花钱如流水,不过现在这点钱对杜蔚国来说,九牛一毛而已。

光是这次对付血獠,杜蔚国就从军情六处那边讹来了500万美金,都已经到账了,折合港币4000多万。

一天区区70万港币,毛毛雨罢了,光是杜蔚国这单佣金,就已经足够支撑50几天了。

如果这么长的时间,都不能干掉血獠,那杜蔚国真的可以自挂东南枝,以死谢罪了。

“噔噔噔~”

杜蔚国才刚刚挂断电话,坐在沙发上准备养养神,雷娜就急匆匆的小跑着冲了进来,语气兴奋:

“卫斯理,刚刚警察总署那边传来消息,前天晚上,小青遇害之前,有人在铜锣湾见过戴森威尔逊!”

杜蔚国勐的站了起来,嗖得一下就蹿到雷娜面前,眼神锋利如刀:

“确定吗?”

雷娜笃定的点了点头:

“肯定没错,他当晚10点半前后,去了一家叫温格的酒吧喝酒,一个野莺曾经找他搭讪过生意。

当时彼此之间的距离很近,口音,相貌都对的上,甚至连他眉毛上的豁口都能描述出来。”

杜蔚国激动的难以自抑,下意识的一拳砸在混凝土的墙壁上,大声呼喝:

“好!这个狗杂碎果然不能随意变幻身份,既然露了相,那它就休想再逃过天罗地网,10万人,老子就不信翻不出来他!”

雷娜愣住了:“什么10万人?”

杜蔚国语气凛冽,煞气腾腾:

“7万矮骡子,3万警察,10万人马,只多不少,我特么就不信,还翻不出一个人来。”

杜蔚国停顿了一下,转过身按住雷娜的肩膀,目光灼灼,沉声吩咐道:

“雷娜,从天亮开始,出动全港警力,开始排查所有酒店,旅店,酒吧,写字间,船坞,工厂,还有外国人的聚居区,务必做到挨门挨户,地毯式排查,一丝都不能遗漏。”

“呃,可以。”

雷娜被杜蔚国摄住了,下意识的应了一声,不过随即她就想到了一个问题:

“卫斯理,就算血獠真的畏惧阳光,昼伏夜出,那它如果躲在荒郊野外的无人之地怎么办?”

杜蔚国刚刚把混凝土墙壁砸出了一个深深的拳印,此刻不以为意的抖了抖手上沾染的粉尘。

“应该不会,这畜生犯桉的所有地点,距离繁闹之地都不远,就算它会飞,也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折腾,飞来飞去的,反而更容易暴露目标。”

雷娜点头认同,杜蔚国又点了一根烟,长长的呼出烟气:

“还有,我直觉这家伙应该是个贪图享乐的,还喜欢热闹,而且他很自大,有恃无恐,对于咱们的追捕,根本就不以为然。”

雷娜目光闪烁,似有所思,斟词酌句的问道:

“直觉,是作为特勤的侦查直觉?还是超凡者的心态直觉?”

雷娜这个问题确实犀利,直接问到了重点,正中靶心,从杜蔚国的视角来看,他现在也完全无视普通人的追缉。

在不动用重型武器,没有能力者介入的情况下,他是真的毫无顾忌,来多少全白搭。

尤其是自愈再次升级,身体属性大增,变成了不死之身,杜蔚国都不知道自己的战力天花板到底在哪了。

“两者都有吧。”

杜蔚国语气幽远,说完话,就把目光转向窗口,凝望着漆黑一片的雨幕,雷娜神色凛然,也不再说什么。

天亮,肆虐了一天一夜的瓢泼大雨终于弱了下来,港岛街头也变得前所未有的热闹起来,鸡飞狗跳,沸反盈天。

无数凶神恶煞的矮骡子,顶风冒雨,乌泱泱的如同蝗虫似的,从四面八方涌上街头,开始挨家挨户的敲门。

但是他们今天却不是来敲诈勒索泼油漆,而是砸开房门之后,都会冲进去一顿搜查,翻箱倒柜。

虽然动作很粗暴,但是还算规矩,起码不会顺手牵羊,也不敢对女卷动手动脚。

事后,还都装模作样的给主人鞠躬道歉,最后举着一张外国人的画像问上一句:

“仔细看看,见没见过这个鬼老!扑街,你特么好好看看,要是误了大事,老子斩你全家!”

与此同时,无数军装警察也涌进了酒店,写字间,高档公寓,外国人聚集地,还有码头,港口之类的地方。

都是些矮骡子无法企及的地方,水银泻地,但凡遇见没人开门的,不问缘由,一律破门而入。

他们收到了上级统一的死命令,地毯式搜查,每一间房,每一个角落,都必须搜到。

警察和矮骡子同时行动,干着同样的事情,却又各司其职,相安无事,这可是港岛开埠以来开天辟地头一遭,蔚为壮观。

如此魔幻的一幕,在杜蔚国调动全部力量的情况下,居然真的实现了,煞神之威,恐怖如斯。

如此大动干戈,效果自然也是立竿见影!

上午9点,云收雨停,雷娜位于维多利亚港的办公总部,3楼作战指挥中心,这里配备当下最尖端的辅助设备。

超频电台,卫星电话,甚至还有大型计算机,墙上,悬挂着一张高清全还原的港岛地图,占满了整张墙壁。

指挥室里,军情六处处长雷娜,港岛警队一哥菲利普正襟危坐,还有十几个精干的情报分析员严阵以待,时时刻刻的更新汇总情报。

杜蔚国大马金刀的坐在两人中间,手里擎着一根烟,另外一只手,摩挲着夜魔的大脑袋,倚着椅背,老神哉哉。

明眼人一目了然,今天,杜蔚国才是总指挥,无论是军情六处,还是港岛警队,以及整个江湖上近十万矮骡子,都是他的帐下马卒。

但凡爷们,大抵都会有一个将军梦,梦想着可以指挥千军万马,挥斥方遒,移山填海!

杜蔚国当然也梦想过,只不过他怎么没想到,第一次实现梦想,真的可以调动10万人马,并不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而是为了搜寻一个吸血怪物。

唯有感慨世事无常,造化弄人了。

此时此刻,雷娜手下,一个精干的白裔女人,正在用英语介绍着当前的搜查进度。

“截止目前,我们一共收到了22起,曾经有人目击过嫌疑人戴森威尔逊的举报,已经核准了其中的9次。

每次他出现地点和时间,都已经按时间轴标注在地图上了,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他本人的藏身之处,以上,汇报完毕。”

杜蔚国一言不发,甚至连眼睛都没睁开,雷娜毕竟是名义上的老大,只能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艾达,搜查过程中,有没有发生什么冲突?”

艾达是雷娜麾下首席情报分析师,十分干练,有条不紊的答道:

“有,警方搜查重庆大厦的时候,破门而入的时候,发生了两次冲突,导致3人受伤,1人死亡,警方上了一名警员。

除此以外,在搜查几处白裔居住的别墅时,也遭到了拒绝,还有一些领事馆,也坚决抵制~~”

杜蔚国突然睁开眼睛,抬了抬手,打断了艾达:

“你说说看,就目前戴森威尔逊出现的轨迹,你对他的行为的侧写是什么?”

艾达略微思考了一下,语气沉稳的回答:

“桀骜,自大,嗜血,变态,昼伏夜出,喜欢热闹,贪图享乐,速度远超常人。”

艾达的判断非常精准,称得上一句料事如神,要知道,血獠的真实身份可是高度机密。

现在,全港岛知晓的人,也不过才十几个人而已,艾达肯定不在其中。

这些人大都是警队高层,做事很有分寸,不可能轻易泄露,所以,艾达只是基于它的行动轨迹,就能判断出这么多的特征,当真不俗!

不能小觑天下英雄,杜蔚国再次提醒自己,不禁瞥了艾达一眼,再次问道:

“那你觉得,按照你对他的判断,他会躲在哪里?”

艾达毫不迟疑的回答:

“大概率是在豪华酒店,又或者空置无人的别墅,当然,高档公寓也有可能。”

对于她的答桉,杜蔚国深以为然,不由对艾达高看了一眼,这个女人很厉害,只凭蛛丝马迹,就能做出如此精准的判断。

艾达大概30岁上下,相貌相当一般,从站姿和体态上不难看出,她的肌肉很松弛,爆发力应该很一般。

她应该是专攻情报分析和性格测写的纯内勤人员,不得不承认,军情六处这个老牌的情报机构,确实是有些底蕴的。

随便拎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情报分析师,就能如此专业,当得上一句人才济济。

杜蔚国直起身子,轻轻的敲了敲桌子:

“那你判断一下,如今全城追索的情况下,他会如何应对?”

艾达被问得有些发懵,觉得杜蔚国这问题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她很快就调整过来,语气沉稳:

“按照当下的情况,他大概率会变装出逃,往人烟稠密的地方躲避,试图浑水摸鱼~”

杜蔚国抬手打断了她?:“假设他有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无法承受阳光呢?”

一听这话,艾达瞬间眼神一凝,似有所悟,语气迟疑的问道:

“sir,您的意思是说,他无法承受紫外线?”

杜蔚国没有避讳,直接点了头:

“是,我判断,这个家伙畏惧紫外线,所以才会昼伏夜出。”

艾莉马上追问了一句:

“sir,那他究竟畏惧到什么程度?是皮肤不能接触紫外线,还是只要在紫外线环境中就无法接受?能不能确定是厌烦还是畏惧?”

杜蔚国摇头:

“目前已知的情报有限,我也无法做出更加的具体判断,厌烦是肯定的,是否畏惧,不能确定。”

一听这话,艾达顿时皱起眉头,沉思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深空彼岸 明克街13号 赤心巡天 择日飞升 神秘复苏 不科学御兽 人道大圣 半仙 宇宙职业选手 光阴之外
相关推荐:
我的媳妇是女侠七零佛系小媳妇异世之黑色旋风重生之巧媳妇女主拿了反派剧本斗破三千超神:开局被巨狼星士兵追杀另一个世界的舰娘故事末日红警之王盛唐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