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木叶:让宇智波再次伟大

千手扉间的动作引起了羽原的注意,但是却没有让羽原立刻对他做些什么。

毕竟就目前而言,羽原的主要注意力还是在千手柱间的身上,千手扉间很强这一点无可争议,但是那时他全身时期的状态。

原著之中他无声无息的通过各种手段袭击达到六道水准的带土,就看得出这个家伙的综合战斗力到底有多恐怖。

当然,这也是在欺负带土这小子施展经验并不丰富。

在遇到宇智波斑后,千手扉间就显得没办法发挥出面对带土的强势了。

只是,他面对的可是全盛时期的宇智波斑啊!

羽原哪怕面对比自己弱了不止一筹的宇智波斑,都差点被带着节奏乱跑。

因此羽原还真不敢说,自己面对巅峰的千手扉间能够死死摁住他。

只是现在的千手扉间也就那么回事,即便现在这个状态或许可以施展飞雷神之术。

但是羽原也不是开玩笑的,有着须佐能乎的保护还有自身也具备空间力量,千手扉间拿什么对付他?

这就是极致的克制效果,特别是羽原还有仙人模式一直在克制着没有使用。

2kxiaoshuo.com

所以他是真的不太把千手扉间过于放在眼中的,他要专心对付的只有千手柱间!

快速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羽原可不想吸入这些花粉进入身体。

即便羽原的身体素质有了巨大的增强,而且查克拉充盈的他可以压制这些花粉的效果。

但是战斗的时候极可能的避免敌人的伤害,这是作为一个忍者的常识。

他双瞳的万花筒再次旋转,须佐能乎四臂上的忍刀不停落下,好似魔神一般朝千手柱间而去。

他所过之处,树木尽成粉碎,无尽的刀锋四处蔓延更是将四周的一切都给毁灭。

“这小子,已经彻底达到了须佐能乎这个极端的极限了吗?

看来他的眼睛已经达到极限了,而且他的须佐能乎和斑真的好像啊。”

见到羽原此时的状态,千手柱间也是万分的感慨,而此时的他也瞬间将气势提升至巅峰。

虽然他很可惜,自己此时的状态还不足以施展木人之术。

不过依靠着花树界降临以及一些其他的木遁,他也可以完成自己目前最强的攻势!

“也是时候结束了,虽然我和你没有什么仇恨,但是信念的问题我也绝对不会轻易妥协!”

抱着这种想法,千手柱间双手再一次结印。

“木遁·木龙之术!”

本在疯狂生长的植物赫然停下,在他身旁的高大树藤飞舞着凝聚,化为一头巨大的木龙!

须佐能乎爆起,四臂齐挥毫无花巧的直斩而出,带着毁灭一切的万钧之势。

那巨大的木龙配合着无尽的新生的树藤,也在千手柱间的操纵下悍然轰出,直接迎上。

他选择了最直接,也是最激烈的反击!

其实千手柱间倒是可以做出其他的选择,花树界降临的花粉之下只要他拉开距离。

等着毒性不断的爆发,或者让羽原被迫使用出其他的遁术消散毒气,从而达到消耗的作用。

长此以往羽原未必能持续太久,这样的话他的胜算其实还是有的。

只是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恐怕自始至终都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忍者。

他倒是具备一些武士的浪漫与天真,他认为这样做是对对手出现的一种侮辱。

尤其是在面对羽原这个如此像宇智波斑的人时,他更愿意用自己最强的力量硬碰硬!

光与影的交错,强横的威力悍然交击。

轰隆!

惊天的巨响声爆发,强烈的光芒让场外的大蛇丸、止水还有言叶都下意识的眼睛一闭,以免被刺伤。

不过很快他们都意识到现在不是担心这个时候,他们一个个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逃离了这里。

而在他们逃离之后不到片刻,大片的碎木纷飞,强横到极致的余波一波波的横扫而出。

无数的树木大片的被掀飞,一股剧烈的能量流冲天而起,好似一根通天侧地的光柱。

“怎么回事?”

在远方木叶的营地之中,大地忽然出现了剧烈的晃动,一股浩瀚的查克拉从远处疯狂袭来。

这样的诡异的一幕让所有木叶忍者都感觉到莫名其妙,但是本能的他们又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危机。

他们一个个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全部跑到了营地的外围的大树上眺望着远方。

然而可惜的是他们什么都看不见,只是那股查克拉的洪流却变得更加的疯狂起来。

“这是怎么了?”

无独有偶,在岩隐村的营地之中,一大群岩隐也经历了类似的一幕。

只是他们显然要更加的凄惨不少,不知道多少的房屋被这样的查克拉洪流给冲毁,不知道多少忍者莫名其妙被压在了下面。

毕竟羽原和大蛇丸相遇的地方,距离岩隐的势力范围太近了,而岩隐自然首当其中的遭到了攻击。

不过这些岩忍到底是一个经受过专业训练的部队,他们快速的实施起了救援,同时也有不少侦查忍者跳到了树顶去观察情况。

然而这一观察就让他们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了起来,因为在远端一股诡异的蘑菇云已经升起。

一圈一圈的肉眼可见的查克拉洪流,正快速朝着他们营地波及而来!

在这强大的余波下,岩隐营地四周的墙壁大片崩塌,巨石纷飞朝着人群砸了过去。

反应快的忍者已经开始做出规避和防御,而反应慢的忍者就只能被记录在伤亡名单之上了。

“咳咳咳.....”

在交战的中心区域,此时早就是一片狼藉。

羽原的须佐能乎此时看上去也显得格外的凄惨,原本完整的须佐能乎在被这样的查克拉洪流洗礼之下身上已经到处都是裂纹。

“还真是危险啊,千手柱间这家伙.....”

看着自己身上的状况,羽原也不由得摇了摇头。

刚才那一下对羽原来说真的有些危险过头了,尤其是他还处于这样爆炸的中心,这样的爆炸对他来说也是异常危险的。

不过还好,在须佐能乎的保护之下他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他的对手千手柱间情况就不好说了。

因为此时的千手柱间已经彻底消失在了羽原的视野中,同样也消失在了他的感知之下。

很显然他是被这样的查克拉洪流直接泯灭了,哪怕他还可以复活过来,但是胜利者已经是羽原了啊!

羽原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看上去他似乎是在享受着这一次的胜利。

他身上的须佐能乎也在这一刻缓缓消散,看上去他似乎并不打算继续保持这个状态了。

然而就在羽原须佐能乎消散的瞬间,几把苦无飞速的朝着羽原射了过来。

这些苦无看似毫无章法好像乱射一器,羽原只是微微偏了偏头,就彻底躲了过去。

但是下一刻,伴随着这些苦无的蔓延,一个人影骤然出现!

他的忍刀狠狠地对着羽原的胸口刺了过来,那极致的速度就宛若幻影一般。

看着羽原脸色僵硬,随后缓缓的跪倒下去,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然而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僵硬了起来,因为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他的手腕居然被人一把抓住了......

........

羽原的手紧紧的抓住千手扉间的手腕,他的嘴角已经露出了一抹嘲讽的冷笑。

而千手扉间神色也显得有那么几分僵硬,他可真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抓到了。

他的目光锁定在眼前整个眼前人身上,一时间他也显得有些沉默了起来。

“是不是很意外,为什么你的飞雷神斩会落空?”

就在这时,羽原那略显淡漠的声音在千手扉间的耳畔响起。

在他们的身后,那个跪在地上的羽原依旧悄然变成了一摊泥土,很显然那是一个土分身而已。

千手扉间目光依旧凝视着羽原,他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在注视着你。”

羽原正式忽然轻笑了一声,他体内的查克拉在不断的涌动,而千手扉间也是一样。

只是羽原并没有在意这一切,他的手忽然用力一拧,千手扉间手中的忍刀直接掉落。

然而千手扉间这一刻也展现出了超高的战斗素养,他飞雷神快速发动已经悄然出现在了羽原的身后。

他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把苦无狠狠地对着羽原刺去,只是羽原也同样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彭!”

伴随着一阵闷响,千手扉间被羽原一脚踹中并且快速的飞出。

只是千手扉间立刻在半空之中就调整好了身位,并且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看来你的秽土转生之术同样强度也不算特别高,虽然可以使用飞雷神但却因为一些限制无法连续使用。”

就在这时,羽原的声音忽然在千手扉间身后响起,显然羽原已经跟了上来!

“我让止水盯着你,就是在防着你对他们下手,而且我最好的打算就是你对我下手。”

羽原再一次忍刀挥出,不过这一次却被千手扉间快速的用苦无挡住了。

不过羽原并不在意,他依旧一边不断的施加压力一边施施然的开口说道。

“而你果然不负众望,跑来找我的麻烦来了。

但可惜的是,我说过我从一开始就注视着你。

当你进入到树界降临的瞬间,我就已经发现了你。”

“你是故意在等着我?”

千手扉间脸色并不好看,他一边扛着羽原施加的压力一边缓慢说道。

不过很快,他的查克拉猛然爆发,随后狠狠地将羽原向外一推。

紧接着他手中的苦无急速射出,目标直取羽原的面门。

“叮!”

羽原根本不躲不闪,这把苦无在即将刺中他的瞬间,他的脸上就出现了一抹湛蓝的光辉。

忍法·气和盾悄然浮现,直接将这把苦无给挡住。

然而下一刻,千手扉间却出现在了苦无的位置,他顺势拿起苦无狠狠地对着羽原再一次刺去。

“唰!”

然而可惜的是,伴随着轰鸣的查克拉不断震动,羽原快速消失在了原地。

并且下一刻他就在千手扉间的身侧出现,忍刀狠狠一挥他将千手扉间的手臂也给斩断了!

羽原在这一下算是达到了一个前无古人的成就,他在一天之内连续断了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的手。

只可惜,他们都是秽土转生,他们都是可以恢复过来的。

千手扉间快速后撤,而羽原则再一次快速跟上,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再一次动手。

“没错,我就是在等你过来。

因为你这个臭水沟里的老鼠,如果不给你一点腥味,你是不会轻易上当的。”

羽原平静的看着千手扉间的手臂在不断的恢复,他脸上的笑意变得更浓了。

“所以你已经感受到了我留下飞雷神印记并且离开了现场,然后你故意装作虚弱的样子并且解除须佐能乎。”

千手扉间单手拿着苦无,他皱着眉头凝视着羽原低声说道。

“你就是在等我上钩,你就是在等我主动进攻,对吗?”

“没错,你进来了那么我的人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你进来了.....”

羽原看着千手扉间的手臂基本恢复了过来,他的忍刀之上再一次浮现出了湛蓝的查克拉。

“你以为你还能出得去,还能躲得过吗!”

话音落下,羽原的忍刀带着恐怖的锋刃狠狠朝着千手扉间而去。

千手扉间飞速的用苦无抵挡,但是当他看到羽原的双眼中那诡异的花纹在不断的转动,他立刻低下了头。

“彭!”

然而,在他低头的瞬间羽原狠狠地对着他的腹部一脚踢出。

沉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千手扉间狠狠地朝着后方飞了出去,然而这一次千手扉间没有使用飞雷神之术。

在后退的过程中,千手扉间双手快速的结印,他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一个绝对的劣势,他必须要想办法扭转。

“这个家伙的空间忍术不需要坐标,不需要任何的实物作为引导,他只需要眼睛注视到的地方就可以发动。”

千手扉间结合着之前对羽原的了解与判断,心里飞速的思索着。

“这应该是瞳术,而且这个瞳术还有一个特性,那就是一旦发动必然会引起查克拉的轰鸣以及空间的波动。

虽然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到底目的是什么,但是想来它也有自己的存在的价值与作用。

不过它也确实可以提醒我,让我知道这个家伙出手,而这也是我的一个机会!”

千手扉间现在的实力真的被削弱了很多很多,这样的削弱让他哪怕是飞雷神之术都无法连贯使用。

不过他现在也绝对不能放弃,何况他现在是秽土转生本身容错率就比较大。

而羽原可不是不死之身,只要抓住机会那么他绝对可以翻盘!

千手扉间结印速度很快,而且他的余光也看到羽原在原地也在结印。

然而就在他完成结印单手竖立之时,他那竖立的食指与中指直接被人抓住了!

“为什么你会觉得,你在我的面前还可以结印呢?”

羽原的声音依旧那么平静,而且千手扉间还发现羽原的脸上还带着微笑。

这样的笑容就好像是在猎手在欣赏着猎物不断挣扎,但是却无论如何也逃不出猎手中心的模样。

“咔!”

说话间,羽原的手狠狠一拧,千手扉间两个手指直接被羽原折断。

哪怕是秽土转生,在羽原的强大力量之下也根本无法扛得住!

两根手指直接被拧断,千手扉间的查克拉瞬间暴走,他根本无法准确的将自己的术释放而出。

而远处那个正在结印的羽原已经完成了忍术,一条黑白相间的火龙顿时狠狠地朝着千手扉间所在的位置而来!

“轰!”

那条巨大的火龙狠狠地撞在了千手扉间的位置,剧烈的轰鸣声骤然响起。

然而在千手扉间所在的位置,无论是羽原的影分身还是千手扉间都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剧烈的烟雾快速朝着四周笼罩,很快就蔓延到了羽原本体的位置。

“1、2、3......”

羽原默默倒数着,也就这时一个身影骤然出现在了羽原的身边,他手持苦无狠狠地朝着羽原而去!

“叮!”

羽原身上再一次出现了湛蓝的查克拉,气和盾再一次挡住了千手扉间的攻击。

而千手扉间一发不中立刻快速向后跃去,羽原双眼猩红的凝视着他,随后一个虚空行走追了上去。

面对羽原的压力,千手扉间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停留。

在被羽原差点把他的脑袋又一次削掉之前,他再一次发动了飞雷神之术。

而这一次羽原依旧更加确定,他飞雷神之术的间隔到底是多久了!

双眼中的红光不断闪烁着,羽原查克拉迸发得更加厉害。

而当三秒钟的时间一到,他立刻最大功率的开始施展虚空行走!

“轰!”

伴随着他这一次查克拉的迸发,四周的空间变得更加的诡异而不安定。

随着查克拉的洪流不断扩散,四周的空间震荡得更加力量,似乎肉眼可见的有紫色的空间塌陷已经形成!

羽原双眼快速朝着四周扫去,下一刻他快速转身。

他的右手狠狠向前一探,一把掐住了陷入在空间塌陷之中的千手扉间的脖子。

“你....”

千手扉间被空间塌陷的乱流覆盖着,他现在根本无法动弹。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羽原,因为他真没想到,人类居然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

他现在似乎也能猜到了,为什么羽原的空间忍术会形成那么大的波动了。

这个家伙的空间忍术根本就不是一个移动的术,而是一个破坏空间,从而达到大范围杀伤的可怕禁术!

“无须过于惊讶,毕竟从一开始你就没有任何机会战胜我。”

羽原掐着千手扉间的脖子不断用力,他的声音也尽显淡漠。

“其实严格说起来,我对二代目火影大人并无仇恨,毕竟你在位的时候对宇智波还算不错。

但奈何你对宇智波始终有防范,而你的弟子们也完美的继承了你的思路。

他们给我带来的困扰真的很大,也真的让我非常的厌恶,而这样的厌恶也不由自主的转嫁到了你的身上。”

说到这里,羽原微微叹了口气。

其实打心底他还是非常认可千手扉间的,因为这家伙是一个有实力有能力并且有着足够政治远见的人。

但是他选择的弟子一个个都是些什么玩意,其他还好但是团藏这个家伙真的让羽原厌恶到了极致。

哪怕是猿飞日斩,年轻的时候他确实可以,但是老了之后他的表现也是让人失望至极。

羽原从来都是一个小心眼的人,也同样是一个极为记仇的人。

他毫不犹豫的就把自己对猿飞日斩等人的不满,联系到了千手扉间的身上。

反正千手扉间看样子也不会喜欢自己,哪怕他没有说但是羽原也能感受到,在这个家伙眼里自己可能就是宇智波斑第二了。

虽然这对羽原来说是一种荣幸,但同样也是千手扉间绝对不愿意留下自己的缘故。

这家伙可是到死,都一直在防备着宇智波斑,防备着宇智波一族出现这样的人!

“好了,话也就说到这里了。”

羽原微微偏了偏头,目光锁定在了远处大蛇丸所在的位置。

“你也该上路了,作为一个死人一天到晚想着干预活的人世界,你可真是可笑至极。

而且告诉你一个很有意思的消息,你的弟子可是没有‘亏待’你的族人呢。”

千手扉间被羽原掐着脖子时,他还一直在尝试着挣扎,然而当他听到羽原的话后,他的挣扎停止了下来。

在此之前那个叫大蛇丸的家伙也和他说过类似的话,而当时他对于大蛇丸的话并没有完全相信。

只是现在就连这个宇智波羽原都这样开口,这让他真的开始不得不去相信这些事情了。

但可惜的是,羽原依旧死死掐着他的脖子,这让他根本就无法开口说话。

这就好像是羽原故意的,他故意告诉他一个这样的消息,却根本不给他说话和提问的机会。

甚至,接下来很多的问题这个家伙显然也不会多说,他就是要让自己带着这样的疑惑和求知欲再次回到净土!

果不其然,羽原右手微微用力,他直接拧断了千手扉间的脖子。

千手扉间顿时脖子朝着一旁耷拉了下去,不过也就在这一刻秽土转生的力量开始显现。

那些诡异的力量正在不断的修复着他的身体,那断裂的脖子出也开始慢慢的被恢复过来。

只能说秽土转生真不愧是禁术中的禁术,这样能让死人复活还拥有无限查克拉,并且能不断的被修复的能力。

无论换做事谁都会感觉到无奈,无论是谁都能感觉到绝望,而唯一能解决他们的方式只有两个。

让施术者解除,亦或是通过封印术直接封印!

不过这些事情都和羽原无关了,他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些事情,而且现在他也要解决这些问题了。

“再见,希望下一次还是不要再见到你了。”

说话间,羽原再一次原地激活了虚空行走,恐怖的查克拉再一次迸发。

然而也就在这时,千手扉间忽然开口了:“虽然我真的想干掉你,但是不要输。”

羽原愣了一下,随后他才轻轻点了点头,原本就因为被虚空行走而破坏的空间,再一次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千手扉间的身影快速被这些无须而混乱的空间埋葬,也在这一刻羽原消失在了原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片呈现出紫色的破败的空间才缓缓恢复。

但是千手扉间的身影,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

“失败了吗,宇智波羽原的成长还真是超乎想象的快啊。”

大蛇丸站在远处默默地感受着战场中所发生的一切,他不由得轻轻的舔了舔舌头。

千手柱间的强度很不错,只是复活千手柱间所使用的身体只是一个普通的家伙。

虽然这个家伙有着上忍的头衔,但是就目前而言效果也真的很一般。

千手柱间哪怕这一次使用出了花树界降临这样可怕的术,并且还能配合木龙一起发动攻击。

但是面对须佐能乎,他似乎没有什么好的应对手段,这可就不符合大蛇丸对千手柱间的认知了。

要知道宇智波斑也是可以使用这样的力量,当年的千手柱间可是把宇智波斑给锤爆了啊。

“根据记载,千手柱间对付宇智波斑的时候,可是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与之抗衡的。”

大蛇丸轻轻舔了舔舌头,虽然他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力量,但是他知道千手柱间绝对有办法。

不过很可惜,现在的千手柱间展现不出这样的力量来啊。

除此之外,千手扉间落败得如此干净利落,也是大蛇丸没有想到的。

现在的千手扉间时掌握了飞雷神之术的,然而即便如此却依旧根本那宇智波羽原没有任何办法。

这就真的让大蛇丸万分的好奇,他不是不知道宇智波也会空间忍术。

但是能被克制到了这个地步,这就真的让人触目惊心了。

特别是刚才他明显感受到了不可思议的查克拉洪流,以及一股哪怕他根本不会空间忍术,也能察觉到的诡异力量。

那绝对是属于空间的力量,那种大范围大规模的力量爆发,哪怕是大蛇丸也会心有余悸。

在这一刻,大蛇丸似乎也和千手扉间一样,他有些明白了为什么羽原的空间忍术会带着那么强烈的查克拉波动了。

因为这小子的空间忍术根本不是单纯的移动的术,这家伙的空间忍术也是一个大规模杀伤性忍术!

“天才般的构想,让人忍不住发自内心恐惧的术啊。”

大蛇丸轻轻舔了舔舌头,他的眼中已经尽是狂热了。

作为一个研究狂人,并且热衷于收集和学会所有忍术的他而言,羽原施展的术没有一个不是让他心动的。

那种可以飞行的忍术,那种可以释放出黑白相间的火焰,还有那种身上随时会出现的查克拉遁以及空间忍术。

这些术虽然大蛇丸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瞳术的范畴,但是他是真的无比的渴望啊。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虽然我还有一手底牌,但是现在也该结束了。”

想到这里,大蛇丸默默地将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那片森林之中。

他确实还有一张底牌,而这个底牌就是宇智波斑!相对于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使用的,都是普通的上忍的身体。

宇智波斑所使用的可就是更强大一些的,身体素质更加优秀的一个上忍。

要说身体素质的优秀,大蛇丸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云隐村的人了。

他运气非常不错的抓到了一个,而这个人也已经被他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等待着被他召唤而出!

“嗡!”

就在这时,一道诡异的锋芒狠狠地朝着大蛇丸划了过来。

而大蛇丸反应速度极快,他一个闪身躲开了这一刀,随后整个人更是万分拉开了距离并且双手举起。

“我投降,我想我们这一次的战斗也该停下来了。”

大蛇丸的处理方法已经不能用果断来形容了,这家伙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选择了放弃。

而且他似乎很有自信羽原不会再继续动手,当然他也是对自己的情况有自信,哪怕羽原动手他也可以活下来!

“大蛇丸大人,你不觉得你的投降过于草率了吗?”

羽原带着强劲的查克拉直接来到了大蛇丸的身后,他的忍刀已经架在了大蛇丸的脖子之上。

“你为什么觉得,我一定会放过你?”

冰冷的刀刃贴着大蛇丸的脖子,那丝丝的寒芒哪怕是大蛇丸也感觉到了极大的不适。

不过大蛇丸却依旧无比的冷静,他轻笑了一声随后才慢慢说道。

“羽原族长,我活着的价值可远远比我死了要大得多啊。

就比如,我可以给你提供岩隐村的情报,我想绝对是你所需要的。

而且看你现在的样子,应该是单独组建了一个小队,目的应该是去执行一些特定的高危任务。

有我的存在,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知晓敌人的动态。”

大蛇丸这些话让羽原微微有些沉默,如果大蛇丸作为晓组织的一员给羽原他们提供情报。

那么这无论是对木叶还是对羽原来说,都是一件极其有价值的事情!

有这样的情报,至少羽原他们很多行动都可以得到保证,甚至羽原可以根据情报从而去袭击一些有价值的目标。

虽然大蛇丸作为雇佣忍者,恐怕是很难接触到岩隐村上层,更是不可能去参与一些重要的会议。

但是不要忘了这个家伙可是大蛇丸,这家伙可是木叶三忍之一并且参与过几次大战,还进入过根部的人。

对他来说,想要搞到情报这种事情虽然万分困难,但也真不是做不到啊。

“而且,羽原族长此时的查克拉似乎并不算充裕,而且羽原族长的气息也算不上多么稳定。”

就在这时,大蛇丸轻轻舔了舔舌头,他继续开口说道。

“当然,这样的情况或许并不会影响羽原族长的战斗,但是那么大消耗还是早点恢复才是更好的选择吧?”

羽原此时身上的气息确实稍微有些紊乱,这一点哪怕是羽原自己都绝对不能否认的。

到底是进行了那么大一场的战斗,而且在这样的战斗中须佐能乎羽原可没有吝啬去使用。

并且他还施展了大规模的火遁,利用大灭提升须佐能乎的强度,不知道多少次虚空行走。

最关键的是,那最后两次的最大功率输出的虚空行走,直接打破了空间稳定从而抓住了千手扉间的做法。

这可对羽原的消耗才是最严重也是最大的,现在的羽原哪怕查克拉恢复得很快但是也消耗巨大。

并且他的双眼此时承受的压力才是最大的,要知道在此之前他的双眼可是已经有过一次溢血的情况了。

对付大蛇丸,羽原此时的状态或许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关键问题在于对付他又不能杀了他。

想要抓住他又真的抓不到,随意出手那可就真的显得有些任性了。

“最关键的是,这里距离岩隐的营地可不远啊。”

大蛇丸轻轻舔了舔舌头,他再一次说出了那句让羽原皱眉的话。

“我想,羽原族长也不希望自己的小队过来的事情,被岩隐给发现吧?”

“你下次再说这句话,我发誓我会割了你的舌头。”

大蛇丸这话说得,真的让羽原无比的不爽。

这就好像他看到某个黄毛对一个太太说了句,你也不想你丈夫为难之类的话一样。

虽然很有代入感——带入小黄毛,但是作为旁观者却又非常的不爽了。

轻轻将忍刀从大蛇丸的脖子处拿开,羽原淡漠的看着大蛇丸随后缓缓说道。

“确实,大蛇丸阁下说得也很在理,特别是想要杀了大蛇丸阁下也不简单。

毕竟你可是在红豆的咒印里面留下了不少的东西,而我还不确定大蛇丸阁下到底留下了多少咒印呢。”

羽原的话顿时让大蛇丸的脸色微微一变,因为羽原已经在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中,讲出了他最大的秘密!

他确实在咒印之中隐藏了一些东西,而这些都是当他遇到巨大的麻烦之后,可以复活他的关键物品。

他可真没想到羽原居然会发现这些东西,他更加没有想到羽原居然研究了红豆的印记!

这样的事情发生让大蛇丸很不好受,因为这意味着他的一个秘密暴露了。

哪怕这样的暴露算不上什么,他还留有一些其他的后手。

可是无论是谁一旦属于自己的秘密被人洞悉,那就绝对是难以想象的麻烦事情啊。

“真没想到,羽原族长居然会对红豆的咒印做研究,还真是出乎我的预料啊。”

大蛇丸双眼微虚,他舔了舔舌头尝试做一些试探。

“毕竟那个咒印散发的力量,和五代目所使用的仙人模式很像,或者说这些都是自然的力量更贴切一些。”

羽原微笑着看着大蛇丸,他平静而冷漠的回答道。

“大蛇丸阁下看来是想参悟自然的力量,或者说是想找到应付五代目的力量吧?”

“谁知道呢,那么羽原族长又是如何想得?”

大蛇丸没有回答,而是再一次把问题抛给了羽原。

“我不需要多想,这样的力量虽然麻烦但是也不是不能驾驭,但是对于其他人而言可就不一样了,不是吗?”

羽原缓缓的将忍刀放进了刀鞘,他猩红的双眼漠然的看着大蛇丸。

“好了,我想我们的事情也该说清楚了,不过我很好奇你打算怎么联系我。”

“这个给你。”

大蛇丸沉默的看着羽原,思索了良久他忽然张开嘴巴吐出了一个湿漉漉的卷轴。

大蛇丸将卷轴直接丢向羽原,但是羽原却一个侧身避开了这个卷轴。

大蛇丸也没有在意,他轻轻舔了舔舌头随后双手一边缓缓结印,一边开口说道。

“这是我的通灵卷轴,我们可以用蛇来传递信息。

而且现在我也解除了秽土转生,那两位火影大人现在也回归净土了。”

“不错的诚意。”

羽原猩红的双眼凝视着大蛇丸的双手,大蛇丸这家伙当着羽原的面结印,还真出乎了他的预料。

大蛇丸难道不知道,写轮眼是可以拷贝他的结印的吗?

当然,羽原也不在意,毕竟当初宇智波斑可就当着他的面结印过。

那一次羽原就已经记下来顺序,而且大蛇丸恐怕到现在还以为,那一次是羽原解除的宇智波斑的秽土转生之术吧?

“那么,大蛇丸大人可以走了。”

“当然,我似乎已经能感受到,那些岩忍在不断的靠近了。”

大蛇丸轻轻舔了舔舌头,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变得锐利了起来。

“只是我还有件事需要希望请教一下羽原族长,还希望羽原族长能赐教。”

“请说。”羽原歪了歪头,直接开口说道。

“你是不是也使用过,千手柱间的细胞?”

大蛇丸舔了舔舌头,他最终问出了一个这样一个问题。

羽原听到这样一个问题依旧平静无比,这个问题对他来说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他还真没用过。

不过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后一脸玩味的看着大蛇丸。

“千手柱间的细胞我可没用,不过有些东西我倒是尝试过。

说起来也有意思,当初救走宇智波鼬的那个宇智波也是你们晓组织的一员。

只是我到现在还没见到过他,而他的那个手臂,可是让我受益匪浅啊。

那个手臂看上去就不像是人类的,那种全白的充满了阳遁气息的东西,可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呢。”

大蛇丸一脸严肃的看着羽原,蓦然间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东西。

而在回忆起了这些的时候,大蛇丸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抹笑意。

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又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哪怕这个秘密的代价,是自己可能要给羽原无偿打工了。

但是对于探索秘密的渴望,大蛇丸可不会在乎那么一丁点的得失。

转过身,大蛇丸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离开了这里。

而羽原则站在原地,直到他的双眼中闪过了一串信息之后,他才心满意足的同样转身离开。

在他的视网膜中,他已经看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了。

【印记需求:2/5】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少年风水师 永恒至尊 弃少归来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弃少归来 顶级弃少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至尊修罗 重生之拳台杀手 魂帝武神
相关推荐:
逃荒?团宠小奶包一路都在捡宝战神爹爹:团宠王妃三岁半警告!团宠小奶包萌翻全皇朝!开局气运加持,七个哥哥团宠小奶包又软又萌我中奖一亿人民币后东京旧事相爷,您的医妻有点毒豪门小妻很迷人王牌女暗卫,神秘王爷的爱妃九月妖娆

作者其他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