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人在神诡,肉身无限推演

眨眼间数日过去。

安乐除去每天翻阅这些珍贵的资料外,还在持之不懈的锤炼着自己的修为。

加之在推演中的努力,黄庭神藏的秘力,使得他在金丹境界上的积累愈发深厚,渐渐有了融通圆满的感觉。

这一日,安乐正盘膝而坐修行时,苏黛从屋外走来:“夫君,卜算子前辈的弟子前来告知,今日正午,便是出发的时候了。”

安乐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等我再静修一会儿便一同前往。”

苏黛见他精气神饱满、气息逐渐攀至高峰,心中闪过一个荒谬的念头:“夫君莫非是想……”

她走出房门,在门口踱步,正有些担忧的时候,就看见安乐也走了出来。

苏黛惊讶问道:“夫君不是说要静修么?”

安乐双眼中闪过神光,气息正在不断提升中,修为越发醇厚,微笑道:“我破境了。”

苏黛心中一跳,瞪大美目,难以置信的望着他,吃吃道:“你破什么了?”

“自然是元婴境。”

苏黛喃喃道:“可我明明刚从房里离开没多久……”

哪怕她当时借助玲珑公主的传承,修为同样突飞勐进,但突破元婴时,也吃了不小的苦头,耗费了很长时间。

但反观安乐,她前脚刚走,后脚就突破了,好像突破元婴像是吃饭喝水的小事一般。

苏黛幽幽怨怨的看了一眼夫君,心中有些发酸。

事实上,安乐在开启黄庭神藏的那天便可以突破,只是强行压下了下来,经过这几日的反复打磨,突破自然水到渠成,花不了多少力气。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但话说回来,安乐在武道上早早的就达到了第五境,突破到元婴带来的战力加持,其实也不算太大。

“不过……”

安乐内视自己的丹田,一个小巧的婴孩,长着他年幼时的面孔,正闭着双眼盘膝而坐,有一种说不出的祥和静谧。

“这就是元婴?”

安乐颇有些好奇,这元婴正是他金丹所化,而且并不只有丹田处的金丹,就连心脏处那枚神孽力的金丹,也一同熔铸一体。

他有所明悟:“人毕竟只有一个灵魂,所以金丹可以有三个,元婴却只能是一个。”

但安乐仔细端详他这个元婴,却发现婴孩的体内像是有三道不同的气流流转。

一道清澈透亮,一道鲜红,充满勃勃生机,还有一道灰蒙蒙的,很是神秘,显然分别是灵力、气血、神孽力。

它们融入元婴中,非但没有失去原有的特征,反而还让安乐的掌控更加得心应手。

“灵力的总量也提升了,不错不错。”

安乐暗赞一声,他的灵力储量相比同境修士本就大得夸张,而突破元婴后,安乐更感觉体内像是开辟了一个灵力的海洋,覆盖在元婴四周,时时刻刻滋润这幼小的人儿,使其一点点变得灵动、强悍。

“是时候试一下这门新的功法了。”

突破到元婴后,先前《星极虚渊功》自然不再适用,而卜算子似乎早就料到这一点,提前送来了一门经他改良后的功法,算是给安乐的补偿。

神藏秘法的确很珍贵,但却自带莫大的凶险,至于万象术算法,正如顾山山所言,只要去卜算子大殿门口就能习得。

而安乐立下的功劳着实不小,加上卜算子的欣赏,想结个善缘,才会再附赠一门元婴期的功法。

安乐心中暗道:“最好的功法未必是最珍贵的,而应当是最适合自己的。”

他稍微试验了一下卜算子赠予的功法,觉得有些地方还不够契合,于是没有直接开始修炼,而是一边用术算法推算,一边和苏黛离开这座小山头。

而算着算着,安乐竟是有些入迷了,心神渐渐沉入术算与人体的玄妙中,难以自拔。

与此同时,大师兄项铁塔和三师兄左玉已经在路上等待。

见到两人走来,左玉先是轻咦一声:“小师弟已凝成元婴了。”

项铁塔惊叹道:“好快!”

“他刚入门时,连金丹都不是吧?”

左玉也暗自咋舌:“一年不到,便从筑基一跃成为元婴,这速度……”

项铁塔又挠了挠脑门,不解问道:“但小师弟这是怎么了?”

“怎么好像迷迷湖湖的,和没睡醒似的?”

从表面上看,安乐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视线没有焦距,全靠苏黛的牵引前行。

这是因为他大半的心神都放在改良元婴功法上,摒除了大半对外界的感知。

左玉看出这一点,小声道:“这是小师弟的机缘,不要打扰他。”

项铁塔立刻点头称是。

******

太虚宫。

传送大殿前,已有众多衣着不凡、气质出众的年轻修士聚集,他们或静静等候,或是面露兴奋、小声议论,但众人脸上大多洋溢着自信的笑容,自有一股蓬勃的活力。

这得益于这次太虚宫与大泰神朝战争的取胜。

战争固然危险且残酷,但也意味着机遇。

敌人身上的宝物、战功,还有其他修仙者阵亡后空出的位置,都是平日里可遇不可求的机会,众多年轻修士在战争中得到磨炼,实力迅速提升。

更何况,战争的结局是他们赢了!

大泰神朝被迫割让疆域,赔偿大量法器作为赔偿,这样的一场胜利,不仅振奋人心,还带来了一股朝阳般的生气,一扫太虚宫内原本稍显死气沉沉的陈腐之风,被六大世家垄断的道路暂时开启,让下层弟子有了向上攀登的机会,缓解了本来即将爆发的危机。

向外转移矛盾,无论在何时都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可以说,经过这一战,太虚宫便再续上了百年的气运。

当然,即便如此,六大世家的子弟,仍是同辈修士的佼佼者,备受瞩目。

这时,天空中有数道气息不俗的威压降临,令修士们脸色微微一变。

只见四条黑色蛟龙正拖着一辆宝辇驶来,车夫是个其貌不扬的老者,突然,蛟龙用力扭动身躯,口吐黑炎,竟是挣脱了老者手中的缰绳,逃之夭夭。

众多修士见之无不变色。

这四条蛟龙极为凶悍,每条都有元婴的战力,吐出的黑炎十分诡异,连灵力都能点燃,倘若失控,传法大殿附近怕是要出现不小的伤亡。

“哼,孽畜!”

黑蛟即将脱困时,宝辇中传出一声冷哼。

在众人惊诧的视线中,四条黑蛟霎时定在原地,动弹不得,且它们的双眼中都流露出了恐惧的情绪。

随后,一个丰神俊朗的青年走出宝辇,他衣着光鲜考究,却不奢华,腰间挂着一块玉佩,显然是一名世家子弟。

他向周围众人微微欠身,歉然道:“这几条小龙不听管教,惊扰了诸位,实在抱歉。”

说着,青年向黑蛟伸出手。

方才还凶恶无比的蛟龙不断颤栗,发出恐慌的呜咽声,随即身上燃起实质的黑色火焰,顷刻间遍布全身。

黑火燃烧下,蛟龙的体型越来越小,最后变为四朵乌黑花卉,落入青年手中。

一众修士看得心惊不已。

四条元婴期的蛟龙,在这人手中,竟是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

有人认出了青年,惊呼道:“夏家夏景年,据说他在筑基期积累数年,突破后势如破竹,一月间便连破两大境,成就元婴。”

“他元婴的凝实程度,远非寻常修士能比,也被称之为太虚宫千年来最强元婴!”

人们的视线不由得带上艳羡和敬畏。

太虚宫千年来最强元婴!

这是何等厉害的名头?

再加上他夏家的尊贵身份,更是令不少人生出自惭形秽的念头,只觉得对方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人群中,曾和安乐有过几面之缘的周天心望向高处,撇了撇嘴,心道:“用四条杂血蛟龙换威望,手笔还真不小。”

他对夏景年的作为很不以为意。

所谓“太虚宫千年最强元婴”的名头,貌似都是夏家一位化神长老传出来的,为夏景年而造势,做不得数的。

不过,这些真相也只有一些世家子弟才能知晓,普通修士自然会被唬住。

夏景年同宝辇一起降到地面,立刻有其他夏家的修士上前奉承。

有一唤作夏平阳的夏家旁支满脸带笑,小声说道:“景年兄长,我听说这次,那不识好歹的安乐也要来参加这次历练。”

夏景年微微挑了挑眉。

他本来都快忘了安乐这个名字,只知道安乐失踪了许久,大约是身死了。

可就在前些天,夏景年却听说,安乐不仅没有死,还在战争中立下大功,得到了炼虚修士的赏识,这才引起了他的注意。

不过,夏景年也没太放在心上,毕竟对方先前只是个小小的筑基修士,而自己已经成就元婴,差距只会越来越大,没什么好在意的。

夏平阳等人不知夏景年心中的想法,只想换着法子讨好他。

很快,不远处的人群自行分出一条道路,人们脸上都带着敬而远之的神情,默默避让。

正是项铁塔一行人抵达此处。

“哈哈哈,大伙来得挺早啊。”

项铁塔爽朗大笑,他一向是自来熟的性格,即便众人眼神古怪也毫不在意。

左玉的视线则搜寻着曾经的相好,看得好些人纷纷掩面,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而部分长相俊秀的男性背后生寒,下意识的避开他的目光。

他们二人以另一种方式让修士们退避三舍。

许多人也注意到了两人身后的安乐和苏黛,不由得双眼一亮。

“好俊的一对男女!”

安乐道侣二人的相貌不必多说,而且身为男子的安乐,甚至比苏黛还要俊美,惹得一些女修挪不开眼睛。

但看看项铁塔两人,他们不由得扼腕叹息:“明珠暗投!”

有些人还发现安乐浑浑噩噩的状态,心道:“莫非他家大师兄的癔症还会传染!?”

想着,他们又默默后退了几步。

夏景年澹澹的瞥了一眼安乐,见他这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不由得摇摇头,心道:“看来他就算活着回来,也只是侥幸,果然不足为惧。”

他身边的夏平阳却因此会错了意,走上前去:“来者可是顾长老座下四弟子,安乐?”

夏平阳点名道姓,只针对安乐一人,为的是不让项铁塔他们插手。

项铁塔和左玉对视一眼,露出饶有兴致的神色。

苏黛眉宇间却有些担忧,她感觉到,身边的安乐似是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假如被打断的话,可不是一件好事。

只见安乐抬起头,双眼没有焦距,迷蒙的看了一眼夏平阳,却没有说话,像是懒得理睬他。

众目睽睽之下,夏平阳哪里受得了这种“侮辱”,脸色微微涨红,冷厉开口。

“安道友原来如此目中无人!夏家子不可轻辱!”

“你可敢与我夏平阳一战!?”

安乐迷茫的瞅了眼他,意识仍沉浸在推算功法的美好中,没有醒来。

夏平阳彻底愤怒了,元婴期的灵力溢出体表,气势不断高涨,祭起一把飞剑,向安乐刺来。

唰!

飞剑划出破空之声,异常锋利。

项铁塔面色微变,正要出手拦下,却看见安乐不紧不慢的向前走去。

吭!

安乐指尖轻轻一弹,飞剑瞬间被弹飞,直挺挺插在地上,颤抖不止。

细看的话,这把品质不凡的飞剑竟是被打歪了。

夏平阳怒喝一声,向安乐冲去。

下一刻,他的身子也有半截插进了土里,口中还在吐血。

围观的众人眨了眨眼,根本没看清发生了什么。

安乐的眼神依旧迷茫,手指在半空中写写画画,像是在记录某些只有他才能看见的术算模型。

他口中还喃喃道:“不对……这里算错了……”

紧接着,又有一个夏家修士怒喝一声:“安乐,由我来挑战你!”

冬!

地上的坑位又多了一个。

随后,不少夏家的子弟、拥趸,纷纷对安乐出手。

左玉和项铁塔没有阻拦,只是冷冷盯着人群中的其他方向,锁定了一些不怀好意的气息。

这些夏家修士实力不凡,来势汹汹,有金丹圆满,也有元婴初期,但基本无一例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或是倒飞而出,或是被栽在地里,看上去很是凄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魂帝武神 顶级弃少 重生之拳台杀手 至尊修罗 少年风水师 重生弃少归来 弃少归来 重生之将门毒后 永恒至尊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相关推荐:
乱世小镖师被白富美包养后我火了百变星君宠物小精灵之百变人生精灵之开局亿万负翁和苏少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和残疾大佬协议结婚后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娱乐:当群演,却被抓去挑战歌王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