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布衣小书生

对于皇宫,凌云可以说是相当熟悉,只是当他跟着前边的太监时,却发现走的这条路异常陌生。

转念一想,觉得也是,他熟悉的地方,无非是乾熙帝批改奏章办公的地方,而现在要去的却是后宫,那里他从未踏足,感到陌生实属正常。

跟着太监,他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感觉要发生什么,这种预感随着越来越靠近目的地,就越发明显。

一路走来,心内思潮起伏,忧心重重,亦是烦躁不安,当那领路的太监,将他交给了前方的宫女,这种预感愈发强烈,强烈到让他有种想扭头就走的冲动。

领路的太监同那宫女嘀咕几句,那宫女抬头打量他一眼,面无表情说道,“你,跟着我走。”

随后说完,不等他回应,脚步声响起,凌云只能跟着走。

事到如今,纵使心烦意乱,前方深宫龙潭虎穴,也只能壮着胆子走。

再说这里是皇宫,他不相信有人会对他如何,毕竟他向来做事小心谨慎,从未主动招惹仇敌,宫里更加不可能有仇敌。

走了相当长的一段路,当乾宁宫的三个字映入眼帘,那宫女头也不回地拐了进去,进入宫殿,与门口几名宫女嘀咕几句,又将他丢给了另外的宫女。

单看眼前这人这名宫女的着装,可以明显看出,现如今带着他的宫女,应该相当受到重视,就连刚刚看他的眼神中,都带着不易发觉的高傲。

宰相门前九品官,更何况是宫里受到贵妃看重的宫女,神情冷淡,目中无人。

跨过门槛,进入殿内,宫女让他停下别乱动,说完她便穿过屏障,朝里走去。

不多时,凌云依稀听到轻微的声响,猜测应该是刚进去的宫女,和谁那所谓的贵妃回禀。

只在片刻间,随着里边的声音消失,屏障缓缓被拉开,微一抬头,便见到一位美艳的俏妇,正斜卧在床上的软垫上。

体态舒闲,眉目间流露出富态,右手支撑着右边的脸颊,房间内并没有点燃蜡烛,造成屋内的光线有些暗,而贵人的肤色与衣服黑白却又分明,轮廓凹凸且别致。

微微翼动着动人的眼眸,沁人心扉,而又带着冰冷,开间的罗裙,似乎有意为之,让雪白的玉腿得以展露出来,勾勒出一幅足以让任何男人神魂颠倒的美人醉卧图。

刹那间,脑海里想起一首诗,与之非常贴切。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这一刻,凌云倒是羡慕起了乾熙帝。

眼前的女人虽说已为人妇,单看外表也仅有二十五六的年纪,正是女人的黄金岁月,她的脸形极美,眉目如画,唇红齿白,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让人禁不住浮想联翩。

使人迷离是,她那妖娆动人的身姿,配合着那娇慵散乱的动作,成熟迷人的风情,简直秀色可餐。

意识到自己想入非非,连忙收回思绪,防止陷入其中。

同时暗暗心惊,这里可是皇宫,乾熙帝的后院,他刚刚竟然在,肆无忌惮的打量乾熙帝的女人,真是自寻死路。

整理好心绪,当即磕头行礼道,“微臣凌云,见过贵妃娘娘。”

那贵妃眼眸深处露出一丝惊讶,她万万没想到,在她故意裸露之下,来人竟然能这么快清醒过来,并向她行礼。

由此看来,此子当真不凡!

目光大为赞赏,然而可惜的是,此人与她不是同族,同时还敢拒绝她们的拉拢,嫌弃她们何家人,这简直就是罪大恶极!

小书亭

显而易见,留他的结局只有一个。

果不其然,眼前这女人,正是洛府何氏在宫里的妹妹-何贵妃。

只见何贵妃轻微起唇,诧异问道,“哦~你便是凌云?”

“正是下官。”

许是看出他的紧张,何贵妃阴沉沉的瞥了他一眼,转而脸上舒张笑道,“凌大人无需紧张,本贵妃此次请你前来,不为别事,只为感谢!”

低头沉思的凌云,并未发现何贵妃的脸色转变,只能靠胡乱猜测,当听到她这话,虽心存疑惑,但也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

在这之前,凌云感觉自己想得头都大了,仍是想不明白,这女人到底找他来干嘛?

现如今听她说是为感谢,更加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在他印象当中,与宫里的人并无交集,既不晓得这所谓的贵妃叫什么,更加不知道她口中的谢从何来。

这件事,表面看上去很简单,无非就是宫里的贵妃,将他邀请进来,向他表示谢意,然而在凌云内心深处,认为此事并不像这人表面所说,单单表示谢意这般简单。

光是从刚刚那故意裸露的一幕,让他出丑或是犯不敬之罪,就足以证明此人不简单,但到底要做什么,他也不知道。

只是单纯意识到这事不同寻常,这其中的曲折离奇,一时间又琢磨不透。

思来想去,只能低头装糊涂道,“微臣愚钝,还请娘娘明示。”

注意到一脸戒备的凌云,何贵妃知道来人非常警惕,同他的年纪一点也不相匹配,仔细一想,觉得也是。

眼前这人不仅是大乾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状元,还是古往今来第一个大三元,殿试成绩伊始,凌云这个名字可谓是家喻户晓,就连她这后宫贵妃,也听过不少次数。

若只是如此,那也平常,只是她身为乾熙帝最宠爱的妃子,经常听到乾熙帝念叨到这个名字。

从这里起,她才想着让何家人将其拉拢,日后绝对会是一大助力。

可谁曾想到,她姐姐想将女儿下嫁与他,这人竟然看不上。

看不上也能说得过去,才华出众的人,性格比较怪异。

再说她们何家家大业大,不要这个,再寻另一个出来即可,总有一个会让他沦陷。

只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偏偏喜欢上那个死了娘的**,这一点是她所不能容忍的。

说到底,最主要还是因为何氏的原因,要不是何氏煽风点火,说什么掌控不了的人便是异类,还宣称与其让他成长起来,还不如趁他羽翼未丰,将他一劳永逸的做掉。

何贵妃虽然与凌云无冤无仇,但娘家人受到欺负,自然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于是两人一拍即合,谋划出一计,想借此来陷害凌云。

是以何贵妃为了让他放下戒备,突然聊起了往事。

“你叫凌云,乃是陛下亲点今科状元,是也不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重生弃少归来 少年风水师 至尊修罗 重生之拳台杀手 魂帝武神 弃少归来 顶级弃少 重生之将门毒后 永恒至尊
相关推荐:
玄幻:开局被女帝倒追百年玄幻:开局被凤凰公主倒追!野寡妇也有春天四合院之来回穿越诸天综漫大恶霸穿成农门恶妇后,我靠锦鲤体质带旺全家吞噬大荒:开局妖孽体质遮天:从太阳之体开始人族传说之大护法人族崛起,开局召唤华夏神魔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