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相声:台上无大小,台下立新坟

拿起手里的电话,齐云成给师娘打了过去。

平时她一般都会到处忙。

毕竟德芸的董事长,需要处理的事情不少,而且也会来回在几个城市跑。

这电话打过去之后。

她正在回来燕京的高速路上,接到电话后,开口问道:“云成,怎么了?

闺女那边有事情?”

宋軼的事情,王蕙早已清楚,但是她还没见过面,所以听见云成的声音,心里就泛滥着要见闺女的想法。

“不是!师娘我跟您说一件事情,就刚才三哥好像瞧见小辫儿了。”

快速行驶的车内,王蕙坐在后座表情从喜悦瞬间变得木讷。

自己兄弟,她不关心怎么可能。

二话不说追问着。

“在哪看见的?”

“广德楼,进来找三哥的。”

齐云成没提借钱的事情,虽然多年没见,而且从那以后他们也很少联系,但是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毕竟在外,谁想让人知道自己过的不好。

不过哪怕没说全。

此刻王蕙的心中,也是想了很多。

之前没有彻底把他找回来,那不都是依靠着他的脾气,久而久之,她这个当表姐的也就放任了。

现在听见他过来,而且还来了剧场之后,真的不可能再不管。

没有想太久。

车内的王蕙直接告诉孩子一声,“行,我知道了。我现在正好回来,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德芸这么好了,也这么红火。

他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都给他拽回来,还不信这个邪了。”

电话另外一头的齐云成其实早就预料到师娘的这句话,不断点头,“那您先忙着吧。”

“嗯,我打个电话。”

电话打完,齐云成再没什么担心,因为他太知道自己的师娘了,做事情那可是风风火火。

所以说能给拽回来那就一定能。

同时他也希望小辫儿回来,到底也是要好的师兄弟。

而另一边的王蕙也的确是立马就在处理这件事情,虽然说他离开德芸这么久,很多人都和他断了联系。

但身为表姐的她不可能,电话什么的都有。

一按电话号码。

王蕙把手机贴在耳边准备听小辫儿的声音,但是下一秒出现的动静却是一个女声。

提示的正是对方已欠费停机。

“这孩子!

王蕙看着手机界面嘟囔一声,同时也真不知道他过成什么样了,直接调出界面给对方电话号充了一百块钱进去。

大概几分钟之后。

再一次打了过去,这一次不是停机了,而是等待对方接通。

此刻的小辫儿,的确是过得不尽人意。

同时今天过来德芸,他可是徒步走的。

走了整整一个上午。

就因为一分钱都没了。

等借了一百后,就赶紧去饭馆吃饭,但是面点了才发现要十二块,最后好磨坏磨让店家换成了两个馒头。

因为这十二块钱,对他现在的处境来说太贵了,甚至直接是好久的饭钱。

等吃完了之后,就又回去了自己工作的地方。

虽然是有工作,但是不高,而且想预支工资人家哪里肯干,至于其他待遇,反正就是看你是个年轻人,好欺负的那种。

而此刻的他,正坐在一家滑冰场的一条走廊通道里,如果不是说自己饿了,他还休息不了。

因为这里的老板压根就不让他坐着,全程站了一天怎么可能不累。

也就是这么一会儿。

一天没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让他一怔。

因为他手机已经停机了,正是在网上用流量看德芸场子给用停机的,他当时没注意就扣了不少钱。

之后也懒得充。

第一是真没钱,第二就是没用,反正也没什么人联系自己。

所以现在响了,着实吓他一跳。

但是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更加忐忑,因为是自己姐啊。

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等响了大概五六秒后,他才为难的接通起来。

“张磊!

你现在在哪?”

直接喊的名字,张芸雷就知道姐是没什么好语气,但是他怎么敢开口,而他不开口,王蕙可没停着话。

“说,你在哪!

我数三个数!

再一句,没办法了,张芸雷只能把自己位置告诉出来。

王蕙听后又继续开口,“行,你不许给我走,你给我听好了,要是你现在给我跑,我天涯海角都能给你掏回来。

德芸现在这么火,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把话放在这了。

我现在在高速上,你现在把这工作给我辞职了!”

……

电话挂断。

张芸雷还能有什么办法,自己姐王蕙,那是血脉上的压制,不听都不可能。

哪怕姐夫的话,他都可以不听。

因为姐夫一般也不会过于强迫他,但是她就不一样了,于是只能起身慢慢地收拾。

《控卫在此》

差不多在一个多小时之后。

王蕙和张芸雷两个人就算是见面了。

这一见面就是差不多相隔好几年。

虽然后者过年也会回去,但回的是天精,而且王蕙自从德芸红火之后,一直在忙,怎么可能掐着他回来的点见面。

更别说他还有意躲着。

见面后,就是先吃饭,吃完饭就又去给他买衣服,就这一身上下怎么可能看得下去。

直接撂了一万块钱给他弄。

她也不在乎,因为是在自己兄弟身上花钱,怎么都不嫌贵。

然后就给他找睡的地方,到底今天说回去也不现实。

于是直接安排进酒店。

但是王蕙也不可能一直陪在这里,收拾妥当之后就要走,但是在要走的时候。

张芸雷还是问出了声。

“姐!烧饼、小岳、云成他们怎么样了?”

这么多年,他唯一熟悉的兄弟可不就是这些云字科的。

王蕙本来已经打开房门,但还是转头简单说明一下,“都过得还不错。

烧饼的话还行,越吃越胖,一天过得很开心。

小岳也是快结婚了。

云成你就更知道了,网络上人气不低,每次剧场都能坐满。

燕京和天精都演过。

我想想看的话,可能最近还有专场,生日嘛。

有人气之后这肯定是要举办的。

最近的话还找了一个女朋友,我还没见过闺女,但听你姐夫说人很不错。”

“哦,这样啊!”虽然说的很简短,但是张芸雷听了却还是很动容,那时候他这些师兄弟才十七八,现在小岳都快结婚。

而云成也是德芸弟子最好的一个了。

“对了!”王蕙再说一声,“你明天自己给我回来,见见你姐夫。

你跑不掉,该回去了。

地址我发给你。”

“……!”

提起姐夫,张芸雷只能是沉默,但良久后还是点了点头。

因为他也的确是想回来,之前只是自尊心作怪罢了。

这是年轻人很正常的心理表现。

而现在的他也的确不大,只有十九,比齐云成还要小几岁。

甚至烧饼都要比他大一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弃少归来 顶级弃少 重生弃少归来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之将门毒后 永恒至尊 少年风水师 至尊修罗 魂帝武神
相关推荐:
穿越到吞噬之前变成人鱼该如何是好我在诸天寻宝女儿,我真的不是死神超神学院之银河战舰活体战舰九零后基因砖家我的道法来自神话志怪世界从锤石开始的志怪世界志怪世界的人生模拟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