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贞观泥石流

推杯论盏,且听风吟。

柴令武与李承乾足足在曲室里喝了半个时辰的茶,险些喝成了水厄。

不仅是酒不能贪杯,茶也同样不能贪杯,过量饮茶,身体照样受不了。

勉强迈步,肚子里传来水声澎湃,浪打浪啊!

腆着肚儿,负着双手,嘴上再来支阿诗玛,村干部的范儿就齐了。

有点毁形象,不过现在的柴令武,刻意要此扮相。

李承乾与柴令武前后差了半步,谈笑风生地到了显德殿,分主次坐下。

称心依旧随侍在李承乾身后,轻轻为他扇着微风。

“殿下,臣刘洎有言劝谏。陛下令臣等来东宫讲学,是为陶冶殿下情操,使殿下亲君子、远小人……”

刘·祥林嫂·洎开始了一通车轱辘话。

李承乾眼里现出深深的厌恶。

用后世的话说,你一用老年机的,叫人用智能机的不要刷短视频,免得玩物丧志。

柴令武扬手打断刘洎的话:“区区清苑县男,见了本侯竟然不请安问好,一点礼数没有。殿下啊!陛下这眼力,怕是要请尚药局好好调养调养了,这种货色来东宫讲学,不是成心带坏殿下吗?这是为易储做准备呐?”

刘洎吓了一跳。

气恼之下,刘洎没有与柴令武见礼,确确实实失礼了。

不过,刘洎身兼正五品上的治书侍御史、正四品下的尚书右丞,职司不比从四品上的鸿胪寺少卿低,加上准备劝谏、弹劾的人物里就有柴令武,难免甩点脸色。

年轻人我跟你讲,论官职就好好论官职,扯什么爵位?

扯爵位也就算了,竟然引申到陛下的眼力,胡扯什么易储?

就算本官是支持魏王的,这话也不能公开说啊!

“拜见武功县侯,是本官失礼了。”

刘洎决定迅速服软,以转换话题。

万万没想到哇,祥林嫂遇上超级祥林嫂。

“亲君子、远小人,这话可真有意思,是不是我写上‘君子’二字,往衣服上一贴,就是君子了?什么是小人?心在魏营算不算?”

“满贞观朝,除了自我标榜的君子,真正的君子,本侯就没见几个。不好意思,那几个里,不包括你清苑县男。”

“要说君子,可能卢国公程知节比你更君子,至少人家胸怀坦荡,没有见不得人的心思。”

柴令武逮着刘洎的话,掰开了喷。

倒不是刘洎连这点辩才都没有,可“心在魏营”这四个字却真刺痛了他的心。

刘洎支持魏王李泰,这是公开的事,刘洎从未掩饰过,还以此标榜胸怀坦荡。

可是,柴令武这话一说,搞得刘洎就像是特意为李泰谋夺储位、来祸害太子一般。

辩无可辩,黄泥巴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事实上,就连李承乾都知道刘洎的立场,只是未如柴令武这般犀利的质疑罢了。

“本侯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等为大唐出生入死、开疆拓土的臣子,在清苑县男眼中竟成了小人?”

柴令武一记大帽子扣了过去。

这口黑锅一旦扣上,程知节回来,保证让刘洎吐血。

还是不动拳脚的那种。

李承乾不苟言笑的面容中,隐隐掠过一丝笑意。

表兄,果然出手不凡!

刘洎当然不肯受这指责:“本官并未如此说……”

柴令武颔首:“是了,清苑县男的意思,这小人专指本侯?是本侯让大唐丧权辱国了,还是睡你婆姨了?不对,本侯如此年轻英俊,真要睡你婆姨,那是本侯吃亏了。”

李承乾再也绷不住了,拍案狂笑。

身后,称心的肩头一耸一耸的,忍得好辛苦。

刘洎须发横张:“武功县侯既然如此说,那便好生说道一番!你带护卫入东宫,已然不妥,还持甲兵,你这是要造反吗?”

柴令武击掌,满面春风:“说得好,说得真好!本侯要造反,为什么只带区区二人呢?”

“本侯当然知道,带兵器入东宫,僭越了。可是,为了活命,不得不为之。”

“东宫就是个虎狼窝,连太子都是东宫之敌,随时可能命丧黄泉,凭什么我会觉得能平安?本侯保命而已,不行吗?”

“从东宫属官,到太子内宫,有几人不是他人的耳目?你倒是给个答复啊!”

siluke.com

刘洎沉默了。

“太子是东宫之敌”,这话的份量太重,他接不起!

“朕安排人在东宫做事的。不妥?”

阴森森的话语从显德殿外传来。

幞头、圆领袍的老军头李世民森然入殿。

李承乾给了柴令武一个无奈的眼神。

知道孤为什么宁愿住简陋的曲室了吧?

“天下是陛下的天下,东宫也不例外。可臣就想问问,既然陛下在东宫安排有人手,当是心忧太子安危,何以太子仆寺一案,陛下的人手竟不知不觉?”

“若是如此,陛下安插人手的意义何在?坐视太子身亡么?”

“当太子住在东宫里尚不能觉得安全时,这个太子还怎么当?不如去当个藩王还快活些。”

柴令武毫不示弱,对视李世民,一点服软的口气都没有。

李承乾紧紧握拳。

表兄太刚了!

表兄的每一句话,都深得孤心,孤就是这么觉得的!

孤,需要有表兄般的勇气!

李世民原本气势汹汹的,被柴令武提到的太子仆寺一案,气得扬起巴掌,大耳刮子就要照柴令武脸上招呼。

“我就不明白,对番邦,陛下还能展现自己的仁慈,取得‘天可汗’之称,怎么对太子就如此苛刻?若是觉得太子资质愚钝,易储就是了,何苦用这些下作手段?”

“这些东宫属官,张嘴秦二世、闭嘴杨广,既然太子如此不堪,他们为何恋栈不去?是为了把太子逼死,好侍候新的储君么?”

“明知道魏王在与太子夺嫡,陛下却安排魏王一系的官员给太子讲学,意欲何为?”

柴令武屹立如山,对着李世民一通狂喷。

打便打了,当我没挨过打咋地?

大巴掌带着凛冽的破空声,“啪”一声爆裂的巨响,侍立在李承乾身后的称心吐着血,飞出五步远,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只练习歌舞的称心,体质柔弱,哪里受得住老军头恼羞成怒的一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弃少归来 重生弃少归来 顶级弃少 重生之将门毒后 魂帝武神 少年风水师 永恒至尊 重生之拳台杀手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至尊修罗
相关推荐:
圣临诸天卡牌世界的言灵师诸天:我有熟练度星际修真的日常贞观之热血宅男我在贞观毁修仙战国之高氏物语空港喵影无敌攻击修炼系统我的老婆从游戏里出来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