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秦时:一人之下

成嶠身着一袭白底青云锦袍,脚踏白底青色长靴,手拿山水折扇,青玉簪束发,两缕长发从耳侧垂落,潇洒不羁,飘逸出尘的气质愈加明显,不过举手投足不经意之间仍然显露出一丝贵气。

再加上成嶠本就极为俊朗的样貌,可谓是鹤立鸡群,一下马车就吸引了门口负责接待的两个美貌女子的注意力。

来紫兰轩这种的地方的非富即贵,但这些人一般都是油腻的中年人,像成嶠这种样貌极为俊朗,身材极好,气质极为出众的人可谓是极为少见的。

两女怔怔的看着成嶠,似乎是被成嶠的样貌和气质震住了一般,但等到成嶠走到门口,多年职业素质的影响下两女又恢复了正常。

“哟,这位俊俏小哥看着面生,想必是第一次来紫兰轩吧?”绿裙女子上前一步,满面堆笑道。

成嶠手一抖,折扇哗的一声合拢,屈指一弹,一枚金灿灿的金币飞出,略带矜持一笑道:“久闻盛名,希望不会让我失望。”

“紫兰轩上下必定竭力服侍好贵客,贵客请进,不知贵客怎么称呼?”

绿裙女子接过金币,脸上的笑容显得更加真诚了一些,虽然帅哥女人都喜欢,但在紫兰轩这种地方,还是金钱更加实际一些。

成嶠抬脚向紫兰轩内部走去,一边随意打量着,一边随口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梁九歌,叫我梁公子就好。”

姓梁?还敢自称公子?

这韩国新郑姓梁的人家中,也就前司士一家最为显赫,听说最近梁司士一家准备搬去秦国了,莫非此人是梁家弟子?

梁司士对自家弟子一家管教甚远,自从紫兰轩在新郑开起来,梁家弟子总共也没有来过几次,真要是梁家弟子,莫非是离开故乡前想好好放纵一番?

成嶠没想到自己随口取的名字,会引发这么多联想,他不过是不方便用真名便用自己母亲的姓,再考虑到是在紫兰轩,便随口以九歌为名。

《最初进化》

进入紫兰轩,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十分宽敞的大厅,大厅中央的吊灯十分华丽贵气,散发着五颜六色的璀璨光芒,不比现代奢华的顶级吊灯差。

在吊顶下面是一处喷泉,喷泉设计得很巧妙,碧草鲜花环绕,流水源源不绝,在灯光的照耀下流水反射出各色光芒,四周雕栏玉砌,灯火通明,各种奢华的装饰品配置得极为合理,显得极为有格调。

当然最吸引人的还是一群莺莺燕燕的小姐姐,一个个人身姿婀娜,样貌上等,配合上非常勾勒出身材的各色长裙,当真是吸引人眼球,令人舍不得目转移目光。

心中暗自衡量了一番,还是古代的档次高,就衣服都要好看了许多,嗯……也不一定,可能是在现代他偶尔去的场子太过低端,见识太少的缘故。

这群小姐姐非常吸人眼球,不过小姐姐身边的油腻权贵官员就不那么顺眼了。

好在紫兰轩档次够高,不至于在大厅就出现什么不和谐的画面,顶多也就是打情骂俏。

“梁公子今晚打算怎么玩,我们这里的服务有很多。”

“比如至尊芳疗,雍容雅步,七国水舞,蝶舞倾城,墨然之蕊,指尖苍穹……”

绿裙女子抛开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笑容满面的开口介绍。

“来最贵的!”成嶠不等绿裙女子开口介绍完,直接出声打断道。

绿裙女子微微一愣,随后笑道:“好的,梁公子雅间请。”

成嶠微微颔首,哗的一下打开折扇,迈上布置纤巧精致的楼体踏上二楼,在绿裙女子的引导下很快就来到了二楼的甲字号雅间。

甲字号雅间是紫兰轩雅间中最大最豪华的一间,布置得十分精致奢华,特别是颜色的布置,热情暧昧,让人总忍不住想做些什么……

美人在怀,美酒在手,美酒佳肴在桌,又是这种环境,很容易就会冲动消费,只能说紫兰轩不愧是新郑最大的销金窟!

等绿裙女子离开,成嶠心念一动,笼罩在身上幻术效果消散,恢复了本来的面目。

虽然在别人眼中的样貌不太一样,但依旧是一样俊朗帅气,用面如冠玉,玉树临风来形容都略显词不达意。

这些日子他在韩国时时刻刻被人关注着,来往紫兰轩的权贵肯定有认识他的,一旦他的身份被发现,套近乎的肯定数不胜数,那还玩个屁?

对于贵客,那服务速度肯定是相当迅速的,美味佳肴,美酒美人很快就送来了。

最贵的果然非同凡响,美味佳肴琳琅满目,色香味俱全,勾人嘴馋,美酒则是陈酿的寒露兰花酿,装盛兰花酿的酒器是金丝玛瑙盏。

要知道紫兰轩本就是招待豪商巨贾,权贵官员的地方,每一位姑娘容貌身段都是上佳的,哪怕是做些杂事的女子放在小城也是上佳的美女了。

如此精挑细选的三个美人,质量可想而知,论样貌身材都不比胡夫人,胡美人差,只是气质差了一些,没有胡夫人,胡美人那么有特色。

就在成嶠开始享受服务的时候,绿裙女子没有回到岗位上,而是找了一个姐妹去替代一会儿,径直向三楼走去,来到一个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咚咚。

“什么事?”一道略显慵懒的妩媚声音响起。

“姐姐,我是青柠,有事要禀报。”

绿裙女子站在房门口,脸色严肃庄重,姿态恭敬,声音柔和,可以看出对房间的人极为尊敬。

实际上紫兰轩所有的人都对紫女极为尊重,因为是紫女给了她们在乱世中活下去的机会,还交给了她们不少本事。

虽然在紫兰轩这种地方活得挺没有尊严,但这个世界本就是男尊女卑,再加上是乱世,能够活下去已经是极好了,至少衣食无忧,哪敢奢求太多……

“进来吧。”

青柠推开房门踏进房中,关好房门后加快脚步接过紫女手中的一杯水。

“你今天不是负责迎客嘛,有什么状况吗?”

紫女端正的跪坐在红色绣花坐垫上,右手缓缓收回,两手交叠在小腹,面带微笑缓缓开口道。

“倒是没出什么状况,就是今天来了一位名叫梁九歌的客人,我猜想他可能跟梁家有关系,也许对姐姐有用,特来禀报。”

青柠喝完水,乖乖的跪坐在紫女对面,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梁九歌?

紫女手中掌握的情报自然不是青柠能比,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个梁九歌并不是梁家的弟子,至少不是受重视的核心弟子。

因为成嶠的关系,紫女早就把梁家的各种关系给捋顺了,梁家的核心弟子可没有这个名字。

“这个人怎么样?”

“样貌非常俊朗,穿着低调得体,出手极为大方,气质潇洒不羁,飘逸出尘,举手投足间还隐隐有一种韩国王孙公子的贵气,一看就不是寻常人物。”

紫女若有所思,眼神闪烁,沉吟了一会道:”样貌具体如何?”

青柠立即描述了一番,听完后紫女有些失望,这并不是秦国那位雍侯的样子,不过如此人物还是值得她一见,说不定就有利用价值……

“我知道了,你找个借口让姐妹们尽量套取情报,但要注意保护自身,不可强行为之。”

“等那边好了,让安排服侍的姐妹找个借口来我这边一趟。”

“好的,姐姐。”

来往紫兰轩的一般都是熟客,但不时还是会有陌生人,比如游历的学子,行商,游侠等等。

对于这些人,大多数情况紫兰轩都是打听身份来历目的便作罢,紫女不会一个个的去认识,除非有特殊情况。

像紫女感兴趣的人,也算是特殊情况的一种。

回转的青柠很快便轻车熟路的找了一个赠送酒水的借口进入雅间用眼色暗示了一番。

服侍的三姐妹纷纷隐晦的表示明白,之后青柠就离开了。

在青柠进入雅间时,成嶠又在不经意间施展了幻术,在青柠眼中样貌依旧跟原来一样,另外三女看到的却是本来面貌。

青柠走后服侍的三女便更加热情了,成嶠对于四女间的小动作心知肚明。

首先成嶠本就知道紫兰轩并不仅仅是一个风月场所,还是一个情报场所,偶尔还兼职暗杀。其次就是本身的实力了,强悍的灵魂力量下,一切小动作都无所遁形。

对于打听消息的三女,成嶠轻易便糊弄过去。

毕竟紫兰轩的众女也不好打破砂锅问到底,容易引起怀疑。要是惹火了客人,就有麻烦了。

一个半时辰后,静静在房间中等候的紫女耐心渐渐耗尽,搞什么,怎么这么久?

就在紫女耐心即将耗尽时,敲门声响起,紫女连忙叫人进去,一位身穿淡蓝色紧身长裙美貌女子走进了房间。

“蓝蝶,怎么这么久?”

“那位客人太厉害了,花样太多了,简直是那方面的大师。”

“我和另外两个姐妹齐上阵,用尽浑身解数,也足足耗了一个时辰,差点还败下阵来……”

紫女闻言顿觉无语,那方面还有大师的说法吗?

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蓝蝶面色潮红,双眸还有些迷离,行走之间脚步虚浮,好像喝醉了酒一般。

“好了,说正事,此人什么来历?”

紫女不愿意听太多那方面的事情,直奔主题道。

“他说他是道家人宗弟子,这次离开山门是为了红尘炼心,感悟大道。”

“姐姐,跑紫兰轩来红尘炼心,感悟大道,这靠谱吗?”

紫女:“……”

来紫兰轩炼什么心?、

色心吗?

感悟什么大道?

生命大道?阴阳大道?

再说道家人宗讲究入世,根本无需多次一举,天宗讲究出世,要红尘炼心也该是道家天宗弟子才对。

这是将她的姐妹当成傻子糊弄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魂帝武神 少年风水师 至尊修罗 重生弃少归来 弃少归来 重生之拳台杀手 顶级弃少 重生之将门毒后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永恒至尊
相关推荐:
这妖女好生放肆我做游戏全靠幻想游戏设计师:我是做游戏,不是做慈善万族之劫之星辰道门阀掘墓人秦时之化身东皇圣商重启九九开局喝退关羽张飞,生擒刘备抗战之我的系统有点秀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