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第一百次相亲当天,逮捕相亲对象

5月6日。

距离婚礼五天之后,陈言返回了连城。

王敏和林刚等人没有直接返回京城,也直接来了连城。

婚礼当天给人家新郎官绑走,怎么着也要给新娘子一个解释吧。

竹园。

沈云懿知道王敏他们过来,早就安排好了一桌宴席。

“小沈,实在抱歉。”王敏端起酒杯:“本来想给你们送来新婚的祝福。”

“没想到,突发了一个案子,婚礼当天把陈言带走了。”

“这杯酒是赔罪酒!”

“王大哥,这您就客气了。”

沈云懿站起身:“陈言的性格我了解。”

“你要是有案子不叫他,那才是看不起我们。”

“王哥,这杯酒应该是我们夫妻敬您才是……”

沈云懿确实是识大体的。

陈言走了五天,非但没有一点怨言,对王敏还会一直在感谢。

在小御姐看来,陈言能帮王敏他们办案,那是上面对陈言能力的认可。

全国侦缉系统内,有几个能让华国侦缉总队的侦缉组组长亲自邀请办案啊。

王敏四人今天多喝了点。

一个是四人很少有机会敞开了肚皮喝酒。

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发案情,需要他们及时处置。

另一个原因,小御姐准备的酒是真不错。

三十年份的生肖茅台。

这种酒已经够得上收藏级别的了,可以说是喝一瓶少一瓶。

王敏四人虽然手中的权力很大。

但那都是在办案时候才能动用的。

这种酒,真的很少喝到。

当然,王敏在京城参加过两次国宴,那次喝过的酒要比这个好。

但是,在国宴上,谁敢敞开了肚皮喝酒?

林刚等人就没这个资格了。

还真没喝过比这个好的酒。

“陈言,这酒真不错。”

四人中,除了王敏这个组长,和陈言关系最好的就是林刚。

说话也自在些。

“好喝就行,回头我准备点,给你带上。”

“带上?”抬起就被,林刚一饮而尽:“我们这喝着就不错了,还打包带走……不好吧?”

“哈哈,就是,不好不好。”

田旭文和张凯也在一旁帮腔。

酒桌的氛围很融洽。

王敏四人真的没有把陈言当外人。

否则,你就是给他们喝琼浆玉液,人家也不会当着面说要带酒的话。

只有真的朋友才直言不讳。

酒过三巡。

今天晚上,王敏等人没有离开连城。

而是在沈云懿安排酒店休息。

明天才会乘坐那架特种飞机返回京城。

安顿好王敏四人,陈言拥着小御姐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

沈云懿在连城是有别墅的。

但是两人的新房不在那。

而是在沈云懿和陈言以前一直居住的房子。

卧室的寝具已经全部更换成大红色。

床头上是两人的婚纱照。

“老公……”

“嗯?”

“我们这就结婚了?”

“嗯……结婚了……”

“嘤嘤……吻我……”

洞房花烛,美不胜收。

今天的小御姐,似乎格外奔放。

策马奔腾,特别卖力气。

洞房花烛夜果然有些与众不同。

抱着已经累瘫了的小御姐,陈言转过头,看向窗外。

虽然和小御姐领证已经有半年时间了。

但是真正感觉自己成家了,好像还是在现在,在办完婚礼之后。

都说成家立业,陈言莫名的感觉身上有一种责任。

家庭的责任。

这是陈言从未有过的经历。

恍惚间,陈言甚至觉得上一世的在地球的经历,是不是根本就是自己的一场庄周梦蝶。

华国的这一切才是真实的,才是自己的本生。

轻轻移开小御姐抱着的自己的手臂,陈言起身来到客厅。

点燃一根香烟,陈言站在窗前。

今晚的月亮似乎格外的亮。

群星隐没,只有一轮圆月当空。

陈言在家里很少吸烟,他的烟瘾很小,只是在办案的时候才会吸的多一些。

“怎么了?”

刚刚,沈云懿翻身下意识的抓了抓身边,竟然没有抓到陈言,猛然就惊醒了。

来到客厅,看到陈言在阳台上看着窗外的明月。

那一刻,沈云懿突然有一种错觉。

好像窗前的陈言有些恍惚,有些不真实。

似乎下一秒就要消失一样。

在半截香烟的烟雾下,一切都有些飘渺。

快步上前,抱住陈言,才让沈云懿的心安定了下来。

感受着背后的滑腻,陈言掐灭烟蒂,转过身,抱起小御姐。

“怎么醒了?”

“发现你不在,就惊醒了。”

小御姐紧紧抱住陈言,小脑袋瓜仅仅贴在陈言的胸口。

强有力的心跳声,让小御姐的心越发安定。

“没事,我就是抽根烟……”

“睡觉吧,明天还要去送王哥他们。”

“嗯,那你不许再出来抽烟。”

“好……”

第二天一早。

陈言和沈云懿已经在王敏四人居住的酒店楼下大堂等他们。

昨天林刚说带酒虽然是玩笑话,但是小御姐可不会当成真的开玩笑。

今天一早,小御姐就已经安排京城那边的下属,去采购三十年年份的生肖茅台酒了。

bqgxsydw.com

这种酒,其实在连城的存量并不多。

大部分其实都在京城。

虽然平时不太常见,但那是因为价钱出的不够多。

只要价钱够高,多少都能收到。

那边已经回话了,找到了一个经销商,正好有五件存酒。

就被沈云懿一锅端了。

王敏、林刚、田旭文和张凯四人的住址,小御姐这里都有。

在沈云懿和陈言到酒店大堂的时候,那边已经安排人把酒送过去了。

“陈言,弟妹,你们留步。”

“对了,我们在酒店前台给弟妹准备了一件礼物,等会回去的时候,陈言你去拿一下。”

机场,王敏四人走的特殊通道,离开了陈言和沈云懿的视线。

至于酒的事情,陈言自然不会说。

说了,反而不好。

不过关于王敏说的礼物……

沈云懿看向陈言:“什么礼物?”

陈言茫然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半个小时后,陈言和沈云懿在酒店前台拿到了王敏留下的礼物。

是一件白色女士衬衫。

“一件衬衫?”

打开礼盒,沈云懿看到里面的东西微微惊讶。

“王哥……怎么会送我一件衬衫?”

而一旁的陈言,在沈云懿打开礼盒的一瞬就愣住了。

竟然是防弹衬衫!

陈言在黑市穿过的那种,和普通衬衫一样的防弹衬衫。

成本价上千万的那种。

陈言原本就想着,看有机会能不能给小御姐要上一件的。

没想到,王敏早就考虑到了。

“这可不是简单的衬衫……”

陈言将衬衫的功能大概说了下,小御姐的嘴巴都惊讶的成了O型。

“这么厉害?”

在小御姐的印象里,防弹衣不就是那种套在身上的马甲吗。

怎么可能是这么轻便的衬衫。

拿起衣服,和普通的衬衫好像没什么区别。

而且,这件衣服,沈云懿是可以经常穿的。

尤其是是在上班的时候,小御姐作为公司总裁,当然穿正装的时候要多一些。

沈云懿基本上是只有跟陈言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穿便装。

比如小御姐最喜欢的旗袍之类的衣服。

“回头得好好谢谢王哥。”

这可不是几箱生肖茅台就能换来的东西。

这是属于你有多少钱都买不到的东西。

不过,幸好小御姐提前就把酒送到了四人家中。

否则,如果晚一点,王敏他们还以为这酒是衬衫的谢礼,那就不好了。

***********

送走四人,陈言和沈云懿也都没有上班。

陈言早就请了婚假,准备婚礼过后要去蜜月旅游的。

按照连城的习俗,结婚后的第一天,是要去给男方父母敬茶的。

第三天两人则要返回娘家,俗称回门。

只不过,由于陈言去黑市办案,这两件事都耽搁了下来。

从机场出来后,两人就直奔陈言父母家。

从现在开始,陈言也算是和父母正式分家了。

陈言曾经长大的地方,从今天开始,一定程度上说已经不是他的家了。

看望陈建国两口的礼品,小御姐早就准备好了。

就等着陈言办完案子回来登门。

“陈言回来了,恭喜恭喜!”

“谢谢王姨,”陈言进了小区一下车,就有邻居打招呼。

沈云懿在一旁笑脸盈盈,一副端庄贤惠的模样。

“看看你娶的这媳妇,多俊俏,老于真是有福气,找了这么俊俏的好儿媳妇……”

“谢谢阿姨,”沈云懿听到心花怒放,随手从车里抽出一条华子:“王姨,家里叔叔抽烟吧?”

“您看我们今天回来,也没带什么东西。”

“这烟您拿着……”

这个王姨,是于慧真的同事,也是前两年刚刚退休。

虽然她不抽烟,可是华子还是认识的。

“这怎么好意思……”

“王姨,您就拿着,给张叔带好,我和云懿先上楼了啊。”

一条烟而已,虽然不便宜,但是就冲着王姨刚刚夸小御姐的几句话,那也值了啊。

后备箱里,陈言取出了沈云懿专门给陈建国买的一套渔具。

还有给于慧真买的化妆品。

小御姐出手,自然不会是便宜东西。

就这两套东西,能在连城买一个小户型的房子了。

嗡嗡……

正在搬东西,陈言的手机响了。

是林刚。

“林哥,你们这么快就到了?”

“这个飞机你又不是没做过,半个小时就到京城了。”

电话里传来林刚豪爽的声音:“我说你怎么真的把酒送来了?”

“我昨天晚上就是一说,你和小沈怎么当真了?”

陈言笑了笑:“别人能喝,我们就不能喝?”

“再说了,保家卫国喝点酒怎么了。”

“林哥,下次去京城,别忘了请我吃烤鸭,昨天晚上你可是答应好了的。”

“哈哈,好好,一定!一定!”

之后,田旭文、张凯也都陆续带电话过来。

三十年份的茅台生肖酒,一整箱。

大几十万了。

要不是陈言送的,他们别说收下,看都不敢看一眼。

王敏也发了信息:“谢谢兄弟。”

王敏倒是没说什么,不过有这句话,就行了。

陈言回了信息:“我还得代云懿谢谢老哥。”

“那防弹衣,我在黑市就看上了,回头您就送了一件,回头去京城请老哥喝酒!”

“不用谢我,我打的报告,上头批的。”

“这不是徇私枉法来的东西,都是有备案的。”

“不过,喝酒倒是可以,有钱人的生活还真不错,起码喝的酒好”

收起手机,陈言摇摇头。

有钱又能怎么样。

没有王敏、林刚这种人守护,再有钱也是被人放在砧板上的肉。

陈建国和于慧真很开心。

陈言虽然在婚礼当天就被京城的人拉去办案,有些惹两位老人不太高兴。

但是毕竟都是体制内干过这么多年,知道如非必要,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非要拉陈言去办案。

事实上,黑市案子的关键侦破点,就在那断臂的纹身上。

如果不是陈言发现那个残缺的纹身,从而将线索引到出国人员身上。

那么受害人的身份就一直无法确认。

没有办法确认受害人的身份,其他的线索根本无从查去。

而决定性的线索,就是在大熊国发现的两个账号。

彼得洛夫和高尔斯基。

正是有了这个关键线索,才最终确认了36人的信息。

再加上田旭文查到的偷渡线索,终于侦破案件。

“你们俩接下来打算去哪玩?”

于慧真今天准备了一大桌子菜。

陈建国拿出了珍藏多年的老酒。

是老陈以前一个下属送的。

不是什么名酒,就是高粱酿造的原浆酒。

老陈是个喜欢提携后辈的领导。

在任的时候,虽然没有做出什么丰功伟绩,时间也不长,但是着实提拔了几位青年才俊。

当然,说是才俊有可能过了。

都是从农村考大学然后考编制分配到老陈单位的。

没什么背景,但是吃苦耐劳,有股子奉献的劲头。

老陈喜欢这样的年轻人。

他们缺的就是一个机会。

一个施展抱负,改变人生的机会。

他们也没给老陈送过什么礼。

知道老陈爱喝酒,从农村老家带的粮食酒。

“听小王说,这是他父亲在三九天最冷的时候,亲自到烧锅底下接的二锅头。”

“存了有十几年了,今天尝尝这个。”

老陈是董酒的。

原浆酒度数高,酒的所有香气都被锁住,散发不出来。

一杯酒,滴上一滴水。

哗的一下。

满屋子的酒香味。

还夹杂着淡淡的酒糟味,陈言一下子就被这酒的味道吸引了。

“嗯,老爸,这酒不错。”

“对了,王哥听说这几年进步很快,上两天又提了?”

“小王工作踏实,有闯劲,还知道变通,缺的就是一个机会……”

今天这父子俩没少喝。

聊聊工作上的事,聊聊老陈以前的事。

于慧真则被沈云懿哄的喜笑颜开,开心的一批。

下午,陈言睡了一会,醒醒酒,就直奔沈长海的别墅去了。

正常来说,女儿出嫁回门要在结婚三天后。

可是陈言因为办案,回来时候都已经是6号了,都过去五天了。

所以,两人中午在陈言父母家吃完饭,晚上就回到了沈长海家。

和老陈的待遇一样,一套一模一样的渔具,小御姐早就准备好了。

还有王美芳的,也是一套化妆品。

只是和于慧真的品牌不同。

虽然两套化妆品价格差不多,但是小御姐知道自己母亲用这个品牌的比较习惯。

沈云懿的细心,可见一斑。

其实,陈言有的时候还在想,如果小御姐要是当了警察,估计也是一把好手。

“爸妈,我们来看你们来了。”

已经改过口的陈言,一声爸妈,叫的老两口心花怒放。

沈长海的那个年代,要响应计划生育,所以只有沈云懿一个女儿。

但是,有了女儿谁还不想要个儿子呢。

现在陈言的这一句爸妈,算是了了王美芳一桩心愿。

陈建国和于慧真那边其实也是一样的心态。

有了儿子,自然想要一个女儿。

儿女双全,才是一个好字。

和陈建国一样,沈长海拿出了珍藏多年的好酒。

“陈言,五十年的铁盖茅台,就剩下这一瓶了……”

接过老沈酒,陈言哪能放过:“来,爸,今天我陪您多喝几杯。”

王美芳和沈云懿也倒了一些红酒,今天回门,自然要住在娘家。

“爸妈,我和云懿敬你们,祝你们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哈哈。

“好,”老沈开怀大笑:“我和你妈也祝你们新婚幸福,早生贵子!”

“对对,”王美芳宠溺的摸了摸沈云懿:“早生贵子,早生贵子!”

……

午夜。

躺在床上的小御姐皱着眉头,摸了摸平坦的小腹。

“怎么了?”

“咱们倆……那个那个……有半年了吧?”

“是啊,问这个干嘛?”

“这么长时间,怎么没动静呢?”

“啥动静?”

“怀孕啊,笨蛋!”

陈言:“……”

这事……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要不……明天去医院查查?”

*************

第二天一早,陈言和沈云懿就坐上了飞往贵省的飞机。

这次新婚蜜月旅行,是小御姐早就安排好的。

贵省多山,多美食。

沈云懿以前在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去过一次。

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并没有好好的玩一玩。

这次趁着新婚蜜月,小御姐打算来一个深度游。

“今天咱们先到贵市,我们去吃最正宗的酸汤鱼。”

飞机上,小御姐正兴致勃勃的给陈言介绍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几年前,我来贵省的时候吃过一次,那种味道……”

小御姐显然对贵省的酸汤鱼念念不忘。

陈言也很期待,搂着小御姐,细细的看着眼前的一长串的单子。

这是小御姐亲自制定的旅游清单。

长海集团在贵省没有分公司,但是有办事处。

这边的工作人员知道自家老板要来,各个眼珠子都绿了。

报给小御姐的旅行线路,都是他们精挑细选的。

很多线路,是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的,风景好,美食多。

只是旅游设施不完善,保障能力不足,所以没办法接待大量游客。

但是沈云懿和陈言显然不用担心这些。

办事处的人早就安排好了。

总公司那边给他们的任务,就是服务好沈云懿和陈言的这次蜜月之旅。

年底考核就看沈云懿和陈言满不满意。

可以说,只要搞好了这次接待,一年的重点工作就算完成了。

而在这个基础上,小御姐又根据自己知道的一些信息,对旅行清单进行了优化。

清单第一项,吃酸汤鱼。

贵省飞机场,已经有办事处的人准备好了车辆。

本来这边的人准备的是一款特别贵的商务车来接待陈言和沈云懿的。

不过昨天给临时取消了。

因为就在去前几天,短视频爆料说在这款车在高速上偶出车祸,结果车门落锁,导致救援不及时。

造成了一死两伤的悲剧。

所以,临时换了一辆保姆车。

“给我们安排一辆越野车,这几天我们自己开车,你们在后边跟着就行了。”

沈云懿在保姆车上临时做了安排。

度蜜月嘛,肯定是两个人过二人世界。

小御姐显然是不想有人打扰。

至于开车,她和陈言都没问题。

虽然对这边的路不是特别熟悉,但是后边有人跟着,开慢一点就好了。

“好的沈总,午饭过后就给您准备好。”

负责接待小御姐和陈言的是这边办事处的副总经理,一位特别干练的女士,王倩。

王倩是本地人,对贵市显然非常熟悉,从机场到市区,一路上介绍着周边的景色。

“沈总,前面这家会所是当地人开的。”

“这家老板的祖上是当地的吐司,他们家的厨师也是给吐司做菜的一脉人传下来的,整个贵省,要说最地道的酸汤鱼,那绝对非这家莫属。”

会所的门不宽,很有贵省这边的民族特色。

“好,那我们就尝尝这家的酸汤鱼。”

下车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小御姐顿感浑身舒畅。

贵省多大山,植被茂盛,多雨,空气氧离子浓度高。

以前,因为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经济比较落后。

素有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人无三两银的说法。

只是,这些年,随着华国国力日益增强,旅游消费能力逐步攀升。

贵省的旅游经济爆火。

曾经的资源劣势,变成了资源优势。

丰富的自然资源,每年都吸引了大批量的游客前来。

王倩安排的这家会所,并不对外开放。

所以即便是在旅游旺季,会所内依然比较安静,并不嘈杂。

但是,该有的项目可一点都不会少。

苗族歌舞表演,热情欢快。

高山流水的敬酒,让陈言着实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喝酒。

十几个苗家妹子分列两侧,酒壶层层叠叠,温润的米酒从上而下,哪有不喝的道理?

接下来的几天,陈言和沈云懿开着这边办事处准备好的劳斯莱斯库里南,走遍了贵省南北。

西江苗寨、果树瀑布、梵净山……

陈言和沈云懿着实是深度体验了一把贵省民俗风情。

贵省L县,有一处深山峡谷,里面悬崖峭壁,藏刻有万尊佛像。

但是因为地处偏僻,中途要经过一道悬崖边上开砸出的峭壁山路,所以即便是现在,也没有开发出来对外开放。

甚至,没有当地相关部门的批准,外地人根本就进不去这个峡谷。

“沈总,陈先生,这座峡谷,就叫万佛谷。”

“从一千年前开始,一直到三百年前,这里一直有佛像在雕刻。”

“但是因为人烟稀少,交通不便,这里始终没有对外开放。”

王倩为了沈云懿和陈言的这次旅游,着实费了不少心思。

普通游客玩的地方,王倩都带着沈云懿和陈言体验了。

普通游客玩不了的,看不到的,甚至没听过的地方,沈云懿和陈言这次也体验了。

尤其是一些深山老林,里边竟然埋藏着不少风光名迹。

就比如这处石刻,陈言以前是真没听说过。

峡谷内,两侧的峭壁如刀削。

笔直的拔地而起。

就好像有人用剑,劈开了一道山体,出现了这座峡谷。

里面有参天古树,沿着峭壁生长。

古树旁,就是一座座石雕。

一眼望去,是数不清的佛像,或站立、或坐卧。

或者沿着陡峭山壁,拔地而起,高有几十米。

或者就在手边,只有巴掌大小的弥勒佛,惟妙惟肖。

而且山谷中微风徐徐,清凉异常。

虫鸣鸟叫,颇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意思。

“老公,这里真不错!”

沈云懿颇为赞叹。

“我觉得以后应该可以和地方上沟通一下,尝试能不能开发出来。”

“一方面能让更多人看到这里的奇观,另一方面有了收入后,也能更好的保护这些佛像。”

峡谷内的佛像虽然没有人为破坏的痕迹,但是岁月流逝依然在这些佛像上留下了风化的印记。

不少佛像甚至已经有些残破。

需要人为干预修缮。

“嗯,我看这个想法不错,王总她们这边可以跟当地……”

砰!

砰砰!

突然,三声清脆的响声,打断了陈言的话。

枪声!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陈言眉头紧皱。

第一声脆响传来,陈言就肯定,这声音一定是枪声!

枪声和别的声音不一样,枪声的穿透力极强。

啪啪的脆响声,在受过训练的人耳中,非常敏感。

可是,这地方整个一深山老林,哪里来的枪声?

而且,这种清脆声音,绝不是猎枪的声音。

应该是手枪。

猎枪的声音更加低沉,而手枪和步枪的声音更加清脆。

陈言获得过系统奖励的枪械技能专精。

对于每一种枪都非常了解,这其中自然包括枪声。

任何一种型号的枪械,发出的声音都是不一样的。

高手能够仅仅通过声音就判断出对方用的是什么枪。

甚至能够猜测到大概的方位,距离。

可是,这三声枪响,在陈言的印象中,从未听过。

似乎……并不是制式枪支激发后的声音。

再说,即便是猎枪,现在也不允许民间收藏使用。

华国的控枪力度在世界上都是最严格的。

不要说猎枪,就是高压气枪,甚至高防的仿真枪,在民间都是不允许使用的。

但是毕竟距离有些远,再加上群山之间的回声,音色有些变化也是有可能。

如果这附近有靶场,出现枪声也是正常的。

转过头,陈言看向王倩。

“王总,这附近……有靶场吗?”

------题外话------

拜谢时光溯回大佬!

月票加更还有三更,明天开始还债。

求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魂帝武神 重生之拳台杀手 至尊修罗 少年风水师 弃少归来 重生弃少归来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重生之将门毒后 顶级弃少 永恒至尊
相关推荐:
摩登男人神豪UP主这个up横着走择日飞升小猫咪只想和平的日常妻子陷阱水浒之诸天万界渔网诡秘世界的艾尔登法环全球废土:从废弃基地开始升级全球废土,我能还原万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