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居然是武林高人

张顾收回激动心情,往岩霍方向走去。

“张顾!”一声清脆的声音叫住了张顾,张顾转头一看,正是林灵。她旁边还站着一个年纪稍长的女子,两人皆是一袭白衣的打扮,这是女子步入元基的服装。

“恭喜你步入元基了!”张顾对林灵笑道,接着张顾对另外一位女子抱拳道:“师姐好,我叫张顾。”

女子笑道:“张顾师弟客气了。我叫黄燕,以后你还是直接叫名好了。”

“张顾,给。”林灵走上前,伸手递给张顾一条手帕,“你擦擦额头上的汗吧!”

“哦!”张顾有些不知所措结果手巾,在额头上擦擦,接着犹豫了一会才道:“这个手帕我还是洗好了还给你吧!”

“你这是哪里的话。”林灵抿嘴笑道。

被林灵这么一说张顾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在岩霍赶了过来。

“林灵你也在啊,真巧。”岩霍上来打招呼道。同时拍拍张顾的肩膀道:“你这个家伙,又骗了我一次,不过还真是厉害啊!”

“呵呵。”张顾尴尬一笑。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接着大家又聊了一会,张顾就提议道各自散了,大家就分开了。

等这里终于恢复平静后,那做场老者却缓缓睁开了眼,旁边飘来了一名同样装扮的老者站在那里。飘来的老者看着张顾远去的方向道:“果然是人才辈出啊!”

“是啊!沉寂已久的时代要打破了,一个瑬忆盛世要来了。”

“难倒说大推演师的传说是真么?传说将会有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将会到来,修道者数量翻倍地增长,人才源源不断出现,天地间将会翻云覆雨地变化。”

“谁知道呢!可是从近十几年来我们洛辰道的弟子翻了几倍、后生超越前辈的情况来看传说又有几分可信。”

“罢了!罢了!这些不是我们可以参与的事了。呵呵。”飘来的老者开口道,接着就飞走了。这里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呼——”张顾盘坐在床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怎么样?”岩霍走过来拍拍张顾的肩膀道。

“嗯,已经完全恢复了。”张顾笑道,他一回来后就打坐起来恢复刚才和段硕战斗的消耗。

“那个——我不是故意想骗你的,我是这次修炼中刚突破修为的。”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张顾开口道。

“我又没有怪你,再说我也被你打击习惯了。”岩霍似笑非笑说道。张顾听出了话里的意思开口大笑。

“你说说你在修炼上遇到的难关吧!也许我可以给你些建议。”张顾靠近岩霍道。

岩霍沉吟少许,接着就将自己遇到的问题说了出来,而张顾则一次次摸摸下巴然后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来寻找解决方法。

一个小时候。张顾从床上站了起来,背对着岩霍道:“我一个月后有很重要的比赛,所以我还要再去闭关下,可能一个月内都不会回来了。”

“嗯,理解。”岩霍咧嘴笑道。????张顾就那样背对着岩霍,也不说什么,岩霍也不开口说话。

“那个——刚才的事你也看到了吧!”张顾背对着岩霍先开口道。然后从胸口内拿出一条手帕转过头放在了床上,接着道:“我这一个月没有空,所以到时候还是你帮我还给林灵吧!”张顾说完就快速冲出房屋朝着毕罗峰飞奔而去。????岩霍从床上拾起那条青色手帕,上面绣着一朵水仙花熠熠生辉,岩霍看着水仙花一时陷入了沉默。

“以心排万念——”张顾盘坐在密室内修炼修心得,逐渐将杂念排除。一刻钟后张顾睁开双眼,摸着下巴,自语道:“现在这个药堂拿来的药草又用了一半多了,看来到时候只能自己先垫上了。不然想要在一个月内追上桓仁还真是梦话。”张顾现在打算快速在炼丹上追上桓仁的方法是消耗巨量的药草来获得经验和技术,而这些药草的消耗量绝对可以追上普通炼丹师好几年的消耗。不过张顾觉得自己最大筹码还是那个修心得,每一次自己炼丹失败后修炼修心得都会有新的突破。

“炼丹一般可以分为起火,入药,化形,入元,成形五个步骤。入元,讲究的不仅是元气的精与纯,更注重的是入气的时间控制,在药液刚刚释放药味时最佳。”

“成形讲究的不是越快或者越慢越好,而是根据不同药性来决定的。”

“低阶顶峰药丹的困难之处在于药草的复杂性,他们的搭配更加多样。”

张顾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参考无道的炼丹手记,一次次从修心得中得出这些结论,一次次进步。

“中阶初级药丹并不比低阶顶峰药丹复杂多少,而是在操作上更加的娴熟,最大的区别就是所用的药草更加珍贵了,而更加珍贵的药草就越容易瞬间消损。”在最后几天张顾得出了这个结论,“对了,这个缺点可不可用庞大的神力来弥补呢?”

“时间终于到了,我既感到兴奋又感到紧张。”张顾双手背负,站在毕罗峰第八层,看着隔着十几重山的药堂低声道,下一刻,张顾就将罗气步运转到极致,一溜烟不见了。

“兄弟!”

“兄弟!”岩霍和张顾两人来了个拥抱。

岩霍鼻子动动,开口道:“虽然你是我兄弟,你还是先洗个澡吧!大家都到药堂等你了。”

“大家,怎么别人都知道了?”

“你刚闭关不久,李桓仁就大肆宣传这个消息了。现在整个洛辰道的人都知道你要和他进行一场炼丹比赛。说实话,炼丹虽然不如武斗那样激烈,可是却往往有更多人会去观看,因为他们都对炼丹师是如何炼丹的很感兴趣。”

“看来他很有信心啊!”

“岂止是信心啊,简直是熊心了。”

“我还是先去洗澡吧!”张顾想了一会后朝屋内走去。平静的表情看不出他是不屑还是已经做好认输的打算。

三大宝峰之一的炼丹峰,药堂外的广场上人头攒动,其中不乏女弟子和一些长老级人物,显然人们对于有些神秘的炼丹比对武斗更感兴趣。而红脸老者李桓仁的爷爷李无道站在广场正中间,和他站一起的还有洛辰道的掌门李言达,他一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模样,一袭道袍自然垂下,这些都显示出他修为的高深。而在掌门李言达旁边还站着一个容光焕发的妇人,这妇人虽然许多弟子不常见,可是她绝美的容貌,端庄的动作,发自内心的威压让那些弟子马上就猜出来此人正是洛辰道的那位号称李见愁的李淑琼师太。

洛辰道刚创建之初是一个以道为主的道派,这一类修道者被称为道士,洛辰道这里只有男弟子。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洛辰道就出现了一个李见愁师太,说她是师太,可是却没有尼姑装扮,倒是打扮得比一般妇人还要艳丽。有了这个奇怪的开始后洛辰道的变化也就更大了。首先,洛辰道这里开始招收女弟子,而且人数达到了男弟子的一半多。其次,这里的长老级人物虽然还穿着道袍,规定不可以婚娶,奉斋,可是对于那些男弟子却没有这些要求。

而李淑琼师太却严禁女弟子和男弟子做出格的事。所以尽管别的道派有的可以婚娶,吃荤,有的不可以婚娶,奉斋有些奇怪可是比上洛辰道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洛辰道这个道派里面还有一部分的女弟子,长老人物和弟子的规定不统一,对男弟子和女弟子的规定也不统一成为了其最大的特点。

由于洛辰道的这些种种怪异,不少门派就会打趣洛辰道说没落了要靠女人了,当然更多的是对这种现象的不解。其实就是身为洛辰道的一部分大家也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出现,而张顾对此自然也不了解了。

站在掌门旁边的无道睁开双眼,扫过一遍人海,最后看向在他左右两边的李桓仁和张顾。无道这么一望,人海中的浪潮马上就平息了。

红脸老者无道开口道:“今天,李桓仁将会和张顾进行一场炼丹比赛。谁赢了将是洛辰道年轻一代当中最优秀的炼丹师。而按照规定,谁输了——输了也没有什么!”无道说完最后一句时呵呵一笑。全场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起来,显然谁都么有料到红脸老者会来这一句。

可是,张顾却清楚地记得当初李桓仁对自己说过的话,他说过如果自己输了见对方一次就要跪一次,可以想象李桓仁赢了肯定有事没事都会跑道张顾住处打个招呼的。而红脸老者没有将这个说出来,显然一方面是他的身份不适合,另一方面是为了张顾着想。

“我旁边的这两位,一位是掌门师兄,一位是李淑琼师太,我们三个人将会作为这次比赛的评审。”红脸老者接着道。而在他说完这句话时人潮中发出了一阵欢呼声。期中很多人开始为李桓仁加油起来,而为张顾助威的就那么寥寥几个,他们要么是张顾的好友,要么是看过了张顾和段硕武斗的,其中,段硕就在那里目光坚定看着张顾,想知道张顾的炼丹是否如修道的那么厉害。

“另外我说下此次的规则。在他们面各放着十个玉简,里面是十种药丹的制作方法,他们可以根据情况自己选择。而每一种药丹都有五份药草可以使用。比赛时间两个小时。到时候,我们会根据他们炼丹的级别,药丹的品质各种情况综合起来给出判断。如果没有什么问题,那么就开始吧!”红脸老者说完后看向桓仁和张顾。

“喔!”

“哦!”

人群中再次发出各种各样的叫喊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魂帝武神 重生弃少归来 至尊修罗 重生之将门毒后 永恒至尊 弃少归来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顶级弃少 少年风水师 重生之拳台杀手
相关推荐:
妖族冰封美人我,谱写中华上下五千年从聊斋开始做狐仙从夏洛特烦恼开始的文娱当兵:开局被国防科大特招全职剑修从科大少年班开始的重塑人生斗罗:我的武魂是十凶天角蚁小欢喜之少年情怀从唐人街开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