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居然是武林高人

张顾被晃的胆战心惊的,摆脱了老者的魔爪后才回答道:“弟子的母亲是个大夫,以前炼制药丸时我曾在一旁协助。”

“你个兔崽子,这和炼丹完全没有关系!这么说你是没有进行过这些操作了,看来你不是天才就是你的神气较常人庞大了不少。”无道恢复那种无赖的样子道。

“这么说,师叔对于我刚才的操作还算满意了?”张顾疑惑问道,他一直以为这位怪人师叔会不满意的。

“废话!你可比当初的我强多了。嗯,你适合炼丹,从今天开始你每天早上过来,我会亲自指导你。”无道半正经半疯狂道。

“多谢师叔,弟子遵命。”张顾高兴道。

“你现在先回去吧!我想想以后该怎么指导你。”无道恢复了平静挥挥手道。真是个怪人,张顾这样想着人就退出了药房。

毕罗峰,第八层。

“我想要再使用这个密室一个月。这是费用。”张顾将一袋准备好的元石扔给了黑衣男子。男子接过后看看,就将钥匙给了张顾,张顾走进了密室。张顾从药堂回来后草草吃饭后就赶来了这里,他准备以后每天早上去药堂炼丹,下午就来这里修炼元技,此外有空的话他还会去种植药草的地方看看。????第四天,张顾看着眼前的药草满脸惊讶,他记得上次自己只在此插种了几百株药草,可是现在居然有近千株的大大小小药草,就算他在这里布了些聚集木属性元气的局也不该生长得这么快啊!这才一个月。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在一旁来回跳动,眼睛转来转去的,似乎在像张顾说着什么。

“是了,我记得上次你在离开前吐了一些口水,这些是你的功劳。”张顾将叽叽托起道。果然那叽叽听完后叫得更兴奋了,甚至跳到张顾肩膀上去蹭他的脸。

“没想到你的口水那么厉害,这样的话以后要给你们提供药草就不成问题了。”

张顾跑到药草里面,从中间采摘了一些药草,并且拔出了不少到达了张顾膝盖的野花野草。接着张顾跑到了罗峰的的其他地方,在那里也插种了许多的药草,最后布上了一些简单的局,让叽叽吐了些绿色的口水后才离去。当张顾插种了第七处药草后发现叽叽没有了什么精神,吐出的口水也淡了些,知道叽叽的口水吐太多会造成伤害,也就没有了继续插种药草。

回到罗峰,张顾显得有些惬意,因为他的《万道霞长》终于学有所成,现在已经可以轻易控制两个火球了,他相信假以时日他可以控制更多的火球,此外,《罗气步》的修炼他啊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虽然无法得心应手,但是他相信现在在遇到李桓仁那种步法不会再被轻易捉住,想到上次轻易就被他抓住而无还手之力张顾就感到不爽,那种倨傲的人如果有机会教训下他可不会轻易放过,就是对方是无道师叔的孙子这不好办,虽然无道师叔没有和张顾说过这件事,可是谁知道无道是不是个偏袒的人。

“张顾,你可是回来啦!”岩霍笑嘻嘻道。

“见到我你也不至于那么高兴吧!”

“高兴,当然高兴,你看!”岩霍说完就握起拳头,然后一运行元力,上面就布满了一层比上次浓厚了不少的元土。“这些可都是拜你所赐啊!”

“就因为你的修为进步了你也会怎么高兴?”张顾显然对岩霍还是很了解的,对方还不至于为了这个如此笑不合拢的。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吧!”岩霍慢悠悠道。

“不说就算!我去睡觉了!”张顾一点也不表现出好奇的样子,径直往屋里走去。

“你欠揍,居然无视我。来,我跟你说吧!”岩霍一下子泄气似的,显然对于没有吊到张顾的胃口而失望,当时很快又笑道:“我跟你说,我在修道峰认识了一个也是伪元基修为的人,我们最近一直在互相探讨呢!”

“对方是女弟子吧!你心动了?”

“你那么聪明干什么?真是没有意思!她叫林灵。是你哥我喜欢的类型。”岩霍自豪道。

“林灵?”张顾摸摸下巴,这个林灵他是有印象的,那是他第一次到修道峰时遇到的那个女子,说实话张顾对于她还是觉得蛮舒服的,想到这里张顾就没有接着想下去了,而是靠修心得打断这个思路。

看见张顾点点头就离去了,岩霍有点摸不着头脑,在心里暗自骂了几句不解风情。

第二天,罗峰。

“今天又是个好天气,啊。”张顾对着眼前的修道峰道,对面的修道峰有三百丈左右,整座山绿意葱葱,虫儿鸟兽在树林里肆意鸣叫,而山上的每层建筑都显得磅礴大气,看了怎么能不让人心生敬意呢!不过像罗峰和修道峰只不过是整个洛辰道里最矮的山峰,张顾可是看过那高达近两千丈而上面的广场就有几百丈之长的主峰洛辰峰呢!那里才是洛辰道最宏伟的地方。

“起来工作啦!岩霍!”张顾对着屋内大喊。不多久岩霍就双眼朦胧走出来,不满道:“别人都还没有起来,你就将我喊起来干什么?我——”

“看!”张顾打断岩霍的话,然后就元气外放包裹住了双脚,飞快奔跑了起来,现在张顾尽全力跑这速度将近张顾以前全速的三倍,这五十多丈长的层场张顾在十息内就跑完了。再过十息后张顾跑回了岩霍的身边,笑道:“怎么样?”

“我以前看你跑来跑去的也没有觉得多厉害啊!没想到可以跑这么快!”岩霍双眼发亮看着张顾。

“这个是五师叔传给我的,我现在就将它传给你吧!修炼几个月你也许也能像我那样奔跑了。”张顾笑道,“你收好。”张顾说完就扔过去一个玉简,这玉简是张顾将大衍神君盟戒里面记载药丹炼制方法的玉简抹除掉后再刻制进刚才功技而来的,张顾对玉简感了兴趣,所以就试着抹除信息并试着自己去刻制,这也是花了张顾几天的时间才成功的,他还为此特地去求教了李元化师叔。在这个过程张顾发现玉简都有一定的信息容量,但各不相同,刻制一定的容量后就没法刻制更多了。不过那个玉简用来刻字这个直线奔跑的功技还是绰绰有余的。

岩霍接过玉简就将神气探入,聚精会神看了起来,等到从玉简中推出后张顾早就跑不见了。

“现在用了半刻钟多的时间,比以前快了点。”张顾站在药堂前笑道。刚才他就用罗气步跑到了这里。

“拜见二师叔!”

“别婆婆妈妈的,今天我教你入药这个操作。”无道师叔话一说完就将鼎盖移开,起火,等到元火稳定后手一招,一株药草就融入了元火中,最后变成了粘稠状的物质。

“好了,现在你来操作下。”无道师叔收手道。????张顾点点头,走上前后开始了操作,经过几天的训练,张顾现在已经可以稳定进行起火的步骤,现在他的元火比以前稳定了许多,而且对神气的消耗反而小了些。接下来是入药,张顾集中精神,将那药草给移了过来,在快要接触元火时张顾增加了元气对药草的包围,然后元气和元火接触,最后药草就随着也被元火炼化了,直到半个小时过去了药草才化成了有些黑的黄色粘稠状物质。

“不错,第一次就成功了,而且你还懂得把握许多技巧,后生可畏啊!”无道这次是认定了张顾在炼丹上面的天赋,故而第一次夸奖了张顾。张顾虽然面带笑意,可是内心是没有多少欢喜的,因为这些操作是他以前自己探索出来的,虽然如此张顾还是经常失败,入药的成功率不到十分之一,刚才那个就是偶然成功的。不过张顾毕竟是自己摸索着入药,而且用的还是吱吱那极为暴躁的元火。张顾估计用自己的元火再加上无道的指导现在这个步骤他成功的概率可以提高到三成以上,果然,张顾接着又重复了这个步骤,结果八次就成功了三次。

“你当这些药草跟杂草一样啊!还有完没完。”无道见张顾还要接着入药敲了张顾脑袋道。张顾这才停止了下来,摸摸脑袋看着无道,心里才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炼丹师并没有自己想的那样想要入药就入药的,如果不是看自己的炼丹天赋高,估计这个无道才不会让自己碰这些药草呢!这样在想想自己以前真是暴殄天物啊!居然用了近百株才成功入药。

“师叔,你当年成功入药花了多少药草啊!”

师叔听此脸色沉了下来,道:“这个么,好像是一百多次吧!干什么你想取笑我?我跟你说我那样还算是很好的了,其他的炼丹师就是花个两三百次也不一定成功呢!”说完这些无道的脸居然变得有些青了,显然以为张顾是有意在打击他。

张顾无奈笑笑,自己只是想和他做个比较来确认下自己的炼丹天赋而已,看来还不赖嘛!其实那个无道师叔说的一百多次已经是接近两百次的了,不过他没有明确说出来。他也没有明确说出来他当年完全是靠着兴趣爱好自己摸索出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魂帝武神 重生弃少归来 至尊修罗 重生之将门毒后 永恒至尊 弃少归来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顶级弃少 少年风水师 重生之拳台杀手
相关推荐:
妖族冰封美人我,谱写中华上下五千年从聊斋开始做狐仙从夏洛特烦恼开始的文娱当兵:开局被国防科大特招全职剑修从科大少年班开始的重塑人生斗罗:我的武魂是十凶天角蚁小欢喜之少年情怀从唐人街开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