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居然是武林高人

张顾坐在床上,闭眼,静心,感悟,噗、噗————噗、噗,等过了一刻钟后张顾才张开眼,确认了那种感觉的存在,它不是声音,可是却像心跳声一样在不断跳动,每一次跳动张顾的精神也会随着变动一下。这种感觉在刚才控制元火时张顾就若有若无的感应到了,而在张顾静下心来却变得没有那么明显了。

张顾一边静心一边控制元火的形成,当元火形成的那一霎那,张顾感到那种波动更加明显了,于是将精神内视,发现自己的火道体在输出元力的同时一边在隐隐震动,随着火道体的震动,那种波动感觉就传到了张顾的脑海里。

“果然,当做到自己和外界形成一种循环时这道题就会产生这种波动,而不和外界交流时体内还有这种元力流动只不过所产生的波动弱了点,可是两者波动的频率却是一样的,这种波动就是元力波动了吧。”张顾喃喃道。现在他终于踏入了元基了,他的元力比以前扩大了一倍多。现在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修道者了,张顾大笑了起来。

接着,张顾又测试了下,发现随着自己元力通道的减小,元力在减小,元力波动强度也在减小,直到低于某一个临界点时那种波动就再也感觉不到了。张顾看起来又是一个入门的修道者了。

“吱吱、叽叽。”这时吱吱叽叽从张顾的衣袖里跳了出来,在床上跳来跳去的,彷佛在庆祝张顾的成功。张顾怜爱的摸摸两个小球,现在他们比离开迷雾森林时又大了那么一点点。等张顾玩够了才将吱吱托在手掌,然后想要感受它的元力波动,他记得上次吱吱可是会吐出元火呢。可是张顾感受了好一会都没有感受到吱吱的元力波动。

“奇怪,难怪我的修为太低了还感觉不到别人的元力波动么?”

“吱吱吱、吱。”吱吱似乎听懂了张顾的话吱吱叫了起来,然后全身一鼓,它先是膨胀了一点,接着又缩回原来大小,不过此刻它的棕色羽毛已经变成了红色的了。然后又吱吱叫了起来。自从吱吱的颜色变红后张顾就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元力波动,波动特征和自己的一模一样,并且引得自己的元力波动也变强了起来,可是在强度上却比自己强大了不知多少倍,弄的张顾感觉很不舒服。吱吱是元基的强者?而且还是火属性的!这是张顾此刻心里的感受。

“快,变回原来的样子,吱吱。”张顾突然道。

“张顾,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感觉到了这里有一股波动,难倒是你步入元基了?”门打开了,那个叫做无为的师兄站在那里问道。

“我也不清楚,只是我刚才在控制元火结果不小心将自己烧到了,难倒那样就会有元力波动?”张顾茫然回答道,同时将自己的左手伸出给无为看。

“可能是吧!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样会不会产生元力波动,不过你下次这样做要小心一点,我这有一瓶药水,是以前我冲击元基时剩下的,喏。”无为说完就将一瓶药水丢给了张顾,然后关上门离开了。

张顾感受着那股元力波动愈来愈若才松了口气,就在刚才,他感觉到了屋外有一股元力波动在快速向这边赶来,心里一惊知道有元基修道者来了,所以才赶紧叫吱吱变回原来的形态,因为正是吱吱发出的强烈元力波动才将无为引来了。而之后张顾也将元力单独引出左手手掌造成了烧伤的样子。张顾心里想哭啊!自己最近可没有少被元火烧伤,像刚才这样故意烧伤的还是第一次。

“原来无为师兄是元基修道者,难怪可以管理这一层的入门弟子,穿的衣服也是淡灰色的。”张顾喃喃道。虽然现在步入了元基,可是张顾并没有想将这消息告诉别人,那样的话他就可能会被安排到别的地方住了,他觉得这里还是不错的。

走在房子外面,张顾一边欣赏地着着山景变在思考着什么。“好,现在就再修炼下罗气步吧!”张顾笑道。

下一刻,张顾的双脚就裹着淡淡红色元气了,然后整个人就飞奔了起来。

“无为师兄好!”张顾经过山层最西处时对着在那里修炼的无为叫道。

“师弟好兴致啊!居然跑步了起来——咦,原来你是在修炼功技。”无为吃惊道,看着张顾的那功技可不像在修道峰那里给入门弟子提供的功技有的。这样想着张顾已经不见了踪影。

“嗯,就这里吧!”张顾现在在罗峰的第五层和第六层之间的一处树林,罗峰的第五层和第六层在山的同一侧,而张顾在建筑的另外一侧。刚才他用罗气功跑到了五六层的小路上然后从中间往没有路的森林走去到了这里。

看着四周那茂盛而高大的树木张顾有些满意,不过这里也是山峰当中最陡的一个地方,张顾要是不小心就会滚下山崖也说不定,常人没有事不会感到这里来。

等张顾控制好呼吸和情绪后就将衣袖里的那枚盟戒拿了出来,然后分一部分精神进去将一大堆药草就拿了出来。吱吱叽叽见此没有几下就将药草全吞了。看得张顾心痛不已,这样下去他戒指里的药草可无法长久供应吱吱叽叽呀!

“吱吱、叽叽。”吱吱叽叽高兴叫着,很是满足的样子。张顾捏捏它们,然后从戒指里继续探出一堆药草。“这些药草虽然有盟戒保存,可是灵气还是散失了不少啊!只有那些盆栽的没有什么损失。”张顾道。

“还是先将它们种下吧!希望早点散子开花,不然怎么够吱吱叽叽吃呢!”张顾心里想着,然后就将那些药草挑着地方种下了,直到半个小时后,张顾才满意看着那些混种在野草野花中的药草,现在张顾已经插种了几百株药草,要是不懂得药物的常人肯定将它们看成了野花野草。

“不过光凭它们自己繁殖也根本赶不上吱吱叽叽的消耗速度啊!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大不了以后回到迷雾森林里重新采摘。”张顾对这些药草布了一些增加木属性元气浓度和防御野兽的局后道,现在布下这些局对张顾来说简单至极。

“叽叽,叽叽叽。”叽叽叫了几声,然后身体的毛发变成了绿色,一股和吱吱差不多的元力波动散发出来,接着叽叽走到了局的边缘,对着那里咳咳地吐了一些口水,这些口水呈绿色,被局吸收以后就化为了绿色的气体萦绕在药草上面。

张顾见此猜测这些估计是木属性的元气,可以加快药草繁殖吧!叽叽不仅会吃草,还会下奶啊。这样想着,张顾就小心翼翼离开了此处。

“兄弟,你可回来啦!”傍晚时候,岩霍对着张顾道,脸上带着笑容,“我下午居然有幸看到了李慕芊师姐。”

“李慕芊?”

“嗯,她可是我们洛辰道最为闪耀的弟子呢!虽然才十五岁,可是却长得貌美如花,真是个美人胚子。当然,最厉害的要属于她的修为了,听说她已经是元基五阶了。啧啧。”岩霍一边流口水一边感叹道。

“元基五阶!”张顾心里吃了一惊,自己现在才元基一阶,而且还是低级一阶,李慕芊只比自己大了一岁就达到元基五阶了。

“那个李慕芊师姐是什么时候开始修炼的?”

“应该是没几岁就开始了吧!像这种本身就出生在大门派的人有道源的话哪个不是从小就开始修炼的。”

“哦!”张顾心里平衡了点,毕竟人家修炼了十余年了,自己还没有到一年呢!

“你不知道吧!李慕芊可是被称为李见愁的李淑琼师太收为关门弟子呀!李见愁你不知道吧!听说她是和洛辰道掌门身份相当的人,就算掌门的话她也是爱听不听的,那些女弟子就全归她管。”岩霍这个大嘴巴说得起劲就止不住嘴了。张顾认为他和苏童想必除了帅了很多外还真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个多嘴的范儿。

夜间,张顾的双拳,肘,膝盖,脚都包裹着淡淡的红的元气,整个人的身体行云流水,弱柳扶风,却暗含刚劲之力,凌霸之气,每一个动作之间都引出阵阵波动。

“呼。这拳法感觉还真奇怪,总感觉避来避去的,只有偶尔才会攻击一下,看来是一部以防御为主的的功技啊!”打完一遍拳法后张顾心想。这拳法是《罗气步》里面的一部拳法《元斗》,远离是利用元气附着在身体的攻击部位而进行攻击和防御。张顾第一次打时别扭无比,一直也没有办法捉住它的节奏,因为它打起来感觉很慢,可是张顾却有一种想爆发起来快速乱打的冲动,所以即使张顾用修心得将它参悟了好多次都没有以前那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魂帝武神 重生弃少归来 至尊修罗 重生之将门毒后 永恒至尊 弃少归来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顶级弃少 少年风水师 重生之拳台杀手
相关推荐:
妖族冰封美人我,谱写中华上下五千年从聊斋开始做狐仙从夏洛特烦恼开始的文娱当兵:开局被国防科大特招全职剑修从科大少年班开始的重塑人生斗罗:我的武魂是十凶天角蚁小欢喜之少年情怀从唐人街开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