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大明:从洪武末年开始

甄武和朱棣散了之后,甄武回到了自己的宅院中,他手指敲着桌子,细细深思着。

之前他与刘大爷说的话,并不是假话。

他的内心深处,确实是比较倾向于相信刘大爷的。

更何况那封信中详细的兵马调动,若是造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朱允炆又怎么会废那么大的功夫,来说一个很容易调查出真相的谎话呢,而且这个谎话,他们谁都不敢确认甄武等人会不会相信。

投入太大,风险不小,这种事情说起来总归没有道理。

朱允炆是蠢了点,但万万也没蠢到让人发指的地步。

哒哒哒。

手指敲击桌面的声音,沉沉的在院中传出,仿佛也在帮着甄武理清思绪。

一直等到甄武把这件事从头到尾的梳理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遗漏后,他的眼神才微微一定。

既然那个安公公投诚可信,那么总要让他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堂堂的皇城里御马监的掌印太监,可以起到的作用,那可就太大了。

那让谁去潜入京师,负责联络安公公呢?

很快。

甄武便想到了一个人,曹成。

曹成本是大宁兵,当年甄武见曹成为人机灵聪慧,把曹成收到手下做事的,如今让他去京师,想必不会让甄武失望。

随后,甄武让曹小满去通知曹成过来。

不一会儿。

曹成便随着曹小满过来了,等到曹成拜见结束,甄武让曹成坐到旁边说话。

甄武先和曹成和善说了一些近状,又勉励了几句后,这才把让他潜入京师,负责联络安公公的任务说了一遍。

曹成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惊喜。

现在燕军形式一片大好,谁不想在这场动乱中,谋取立身之功劳,眼下甄武给他特殊任务,那就代表着有功劳可立,而且甄武让他去执行特殊任务,也代表着甄武对他的信任以及能力的认可。

曹成朗声道:“右将军请放心,卑职定竭尽所能,不负右将军厚望。”

甄武摆了摆手:“不必如此,让你去,自是信任你,不过有两件事我却要着重交代你,而这两件事非同凡响,皆不可对旁人言语,一旦你嘴上不严,透漏出丝毫,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必取你性命,你可明白?”

曹成重重的点头,坚定道:“请右将军吩咐,曹成若有纰漏,不用右将军动手,曹成必自裁与您面前。”

甄武点了点头,然后他站起身沉吟片刻后,慢慢开口道:“第一件事,那个安公公其人,我不了解,而你将要与他共谋之事又非同小可,所以你入京后,必须小心探查他的软肋,以免将来必要之时无手段可钳制与他,至于第二件事…”

说到这里,甄武环顾了一下周围,见左右没人,才把目光落到曹成脸上,他轻声,又凝重的对着曹成说道:“这第二件事便当有朝一日,我们打进南京城后,你设法与安公公潜入皇宫,给我把皇上盯死,若皇上想要逃跑,必要时我准许你下雷霆之手!”

曹成脸上顿显惊骇。

甄武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曹成。

过了好一会儿,曹成才缓过神来,甄武也不知道曹成是不是真的想明白了这件事的严重后果,反正曹成脸上浮现出一抹坚定,冲着甄武没有一丝犹豫迟疑的道:“右将军放心,卑职明白!”

甄武看着曹成,想了想后道:“你放心,此事是我交代你的,若是有什么后果,我一力替你担之,你只管放心大胆施为就好。”

曹成点头。

甄武见状挥了挥手道:“行了,你下去准备吧,最好尽快动身。”

“是。”曹成应了一声,然后起身退了下去。

甄武看着曹成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自古王不见王,朱棣若是打下京师后,绝对是不想见到朱允炆的,要不然他以什么身份见?藩王拜见君主?

开玩笑。

朱棣起兵打到现在,难道只是想要见见朱允炆诉一诉委屈,然后把奸臣一杀,再次返回北平?!

朱棣愿意这样做,甄武等众将也不同意朱棣这么做。

而且仗打到现在,天下百姓也许不晓得朱棣的真实的意图,百官们可全都清楚的知道,朱棣打进南京城时,便是天下换主之际。

但这个皇帝怎么换,这就需要好好筹谋一下了。

总不能闯入皇城之中,直白的把朱允炆赶下台去,这就太没有技术含量了。

而且朱允炆也不会待在皇宫里,等着朱棣过去把他赶下台去。

甄武不知道朱棣私底下有没有安排,又是如何安排的,但是不管朱棣怎么样,后世闹得沸沸扬扬的朱允炆失踪事件,甄武却不得不防。

在甄武看来,朱允炆可以失踪,但这个失踪只能是他们对外的一个说法,一个避免朱棣担上逼死侄子恶名的说法。

但是朱允炆的生死他们必须要知道,只有知道朱允炆的具体生死,他们才不会担心有人借朱允炆的名头,在大明境内翻江倒海,也只有知道朱允炆的具体生死,才是他们百战征伐的一个句点。

甄武幽幽的叹了口气,其实以他对朱棣的了解,若是朱棣知道朱允炆身死后,估计也不怕担上一个逼死侄子的恶名,朱棣敢起兵,敢坐皇位,就不怕对外宣传朱允炆自焚宫中。

但是后世确实搞出了一个朱允炆失踪之谜,估计真的可能是朱棣私下的动作没有做到位。

甄武想着,看来得寻个机会,好好和朱棣聊聊这个问题,他也需要把他今天的安排告知一下朱棣。

他与朱棣聊这个话题没有什么压力。

朱棣现在和他在一起也从不掩饰朱棣的真实意图,而且这事说白了,就是朱棣带着甄武,朱能,张玉等人一块造的反,等到将来打下天下,朱棣坐上皇位后,他哪怕什么职位也没有,领不到基本工资,到年底也是有分红的。

这算是股东。

不夸张的讲,甄武等人包括甄武等人的后代子孙,只要不犯特别大的错误,朱家的这碗饭,定然得让甄武子孙后代,吃到朱家倒闭。

尤其是朱棣和他爹不一样,朱棣的条件也不允许朱棣清洗功勋之臣。

……

过了几日后,朱棣召集众将再次商议军情,这一次朱棣已经确认得知京城兵力空虚的事情,当他把这个消息说出来后,众将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济南与京师最宽敞的路便是从淮安而下,但是淮安有梅殷驻扎着四十万大军,而且有消息称徐辉祖率着七八万京营人马也在赶赴淮安。

显然淮安是个硬骨头。

他们本来想着慢慢啃下这块硬骨头。

可若是京师空虚,那么这事就另有说法了。

若是从徐州南下,他们可以绕过淮安,直逼京师,而徐州的何福总共也才十几万人马,完全比不上他们,相对淮安来说,打徐州肯定是好打的,但怕就怕,一时若是受挫,被梅殷率着四十万大军把他们包了饺子。

以前打徐州,风险不小,哪怕打下徐州后,得到的收益也不大,所以所有人都不支持,但是现在京师空虚,一战定乾坤的诱惑摆在众人眼中,众人谁都做不到淡定了。

众将脑海中都在计算了,突袭徐州,甩下梅殷,攻下京师的可能性,算着算着,一个个的呼吸都稍显急促了起来。

张玉在这时忍不住的瞟了一眼,一言不发的甄武。

他有点狐疑,想起之前甄武的提议,不由的想着,甄武莫不是能计算出朝廷的家底?之前就算到京师兵力空虚的可能?

可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朱棣敲了敲桌子道:“都想的差不多了吧,说说吧,打淮安,还是打徐州?”

“当然是打徐州了。”

朱能直接开口道:“殿下,我仔细算过,只要咱们半月之内击溃何福,咱们就可扬长而下直至京师,而梅殷四十万大军少马匹,速度定然追不上我们的,到时候咱们再谴将阻拦梅殷,定能够争取出足够的时间,拿下兵力空虚的京师,殿下,那可是京师啊,咱们不管如何也要赌一赌的。”

朱棣何尝不明白这些道理,而且他手中的筹码比朱能知道的还多,什么需要争取足够的时间来攻打京师,只要他的大军到了京师城下,自有人给他开门。

不过这一点,自然没必要和众将说,而且现在压在他们头上的考验是,能否半个月击溃何福。

张玉这时也开口道:“殿下,打徐州吧,徐州何福其人,虽有耳闻,但也没听说过他有什么过人的能力,更何况咱们大军势如破竹,几十万大军都打过了,何福的十几万人马,挡住咱们的可能性并不大。”

朱棣点了点头,环顾其他人:“你们呢?还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众人摇头。

朱棣笑了笑,随后笑脸一收,沉声道:“那就打徐州,众将听令,明日一早,动军南下。”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是。”众将应声

……

而与此同时,徐辉祖率军向着淮安方向走着,他一路上又详细的把所有战事卷宗,以及最新的战事情报看了一遍。

他在马车上思虑良久后,开口道:“停车。”

马车骤停。

徐辉祖手持地图走了出来,一边看着地图,一边等着副将过来。

不一会儿,副将便匆匆赶了过来。

这个副将是徐辉祖的亲信,自从燕王起兵后,因为朱允炆雪藏徐辉祖的原因,他也只跟着徐辉祖帮李景隆殿过一次后,之后便一直随着徐辉祖待在京师之中,看着别人打的热火朝天。

军人谁不渴望建立功勋。

现在朱允炆终于不得不启用徐辉祖,他简直可以说是摩拳擦掌,想要大干一场。

此刻他来到徐辉祖身边后,神情依旧带着一丝振奋的问道:“国公爷,怎么突然停下了?”

徐辉祖手指在地图的徐州位置敲了敲,开口道:“通知大军转向,我们去徐州。”

“去徐州?”

副将疑惑道:“可皇上让咱们去淮安协助梅驸马的啊。”

徐辉祖把地图一收,眺望淮安方向,道:“按道理来说,燕军南下最佳路线便是从淮安而下,可我们如今带大军出京,京师兵力空虚,燕军不知此事,你难道也不知此事吗?”

副将心中一惊道:“您是说燕军可能打徐州?不会吧,他们怎么敢直接攻打徐州呢,他不怕梅驸马率大军断了他们的后路,团团把他们围住吗?”

“不管他们怕不怕。”

徐辉祖说着:“但有些事我们却不得不防,梅驸马手握四十万大军,怎么也不可能被燕军短时间内攻破,我们去徐州,若是梅驸马有危,我们有的是时间反应,不管是支援或是另思良策应对都来的急,可若是燕军不顾一切去攻打徐州怎么办?何福很有可能短短时间内被燕军击溃,咱们大军本就行止极笨,再被燕军分出一队人马一阻,到那时我们只能跟在燕军屁股后面追,眼睁睁看着他们长驱京师。”

说到这里,徐辉祖一顿,接着道:“倘若京师有兵马阻敌,我们可内外包夹大破燕军,但此刻京师兵力空虚,又尽是残弱老兵,如何守得住城,京师一旦不幸被燕军一鼓作气的攻下,你我率大军在外,还有何意义。”

徐辉祖的话把副将说的冷汗直冒。

副将想到这个可能,忍不住的就有些后怕,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徐辉祖,感叹道:“朝廷幸有国公爷啊。”

“别说这些废话了。”徐辉祖挥了挥手:“去通知大军转向吧。”

副将应是匆匆去传达军令。

一时间,徐辉祖率领着京营大军开始向着徐州方向而去。

第二天。

燕军轰轰烈烈的动了起来,他们气势高昂的向着徐州杀去,一路上锐不可挡的连破平阴,东平,济宁等城,如闪电般的杀到了沛县。

沛县紧挨徐州,燕军到此才稍微进行休整一番,而徐州的何福听到燕军已经攻下了沛县,差点没吓的弃徐州而逃。

他连忙的派出信使,向着朝廷,淮安等方向进行求援。

而这时徐辉祖已至灵璧县,刚好拦住了何福的求援信件,他看着燕军一路上一鼓作气之态,心想燕军定然自傲,瞬间一个诱敌之策浮上心头,他连忙写了一封信,让人向着徐州城送去。

与此同时,燕军身后数十里处,平安率着骑军出现在了这里,他们一路跟着燕军的屁股,来到这里,平安咬牙,恨道:“燕军果然大胆,竟真要攻徐州。”

他旁边的副将说道:“将军,那咱们该怎么办?”

平安眼中厉芒一闪道:“据说盛庸当时败给燕军,是因为甄武从后方奇袭,斩了盛庸,所以才导致盛庸大败的。”

副将点头,疑惑的看向平安。

平安摸了一下他的断臂之处,散发着浓浓的恨意道:“甄武能做到的,我亦可以,你广派斥候打探燕军动态,这次我也要从燕军后方杀出,斩了朱棣,把燕军彻底葬送在徐州。”

副将惊骇。

可他看着平安认真的样子,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劝说。

不过,到了最后他还是沉重的点了点头。

他们跟了平安许多年了,既然平安想要如此,那他们陪着便是,无非是闯一闯那刀山火海,龙潭虎穴,大不了不过是战死在这沙场。

他们在一起,那就没什么好怕的。

副将远远的向着徐州方向看过去,他知道,那里等着他们过去!

……

------题外话------

感谢‘嘿pia池子’的5000打赏,感谢老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永恒至尊 顶级弃少 少年风水师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之将门毒后 重生弃少归来 魂帝武神 至尊修罗 弃少归来
相关推荐:
我真的不想喷人啊我真的能开地图炮重生之修仙归来元灵仙王从百户官开始我笔下的女主角们活了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机甲与刀机甲屠魔录我在LPL当代练,从EDG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