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开局顶流的我怎么会糊

“没有楚枳的日子真无聊,娱乐圈都没什么让我眼前一亮的新闻。”林废废无聊地刷着抖音,他十几分钟前刚退出微博。

主要是他一路走来,都依赖“摸着楚枳过河”战略,一时之间石头消失了小半年,都不清楚怎么走了。

总不能也去出演好来坞大片吧,林废废的人气连冲出亚洲都费劲,更别提冲向世界。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经纪人先哥叹气道:“楚枳好像有小半年在国内没活动,居然都有小鲜肉敢宣传自己是年轻一辈唱功扛鼎之人,胆大包天、肆无忌惮、任意妄为!”

“咦?刚才的瞬间我还以为是和候叔讲话,哈哈哈。”林夏插科打诨。

先哥口中那么胆大包天的事是谁呢,刚出道的一位歌手,因为天生机能强大换声点高,擅长唱五组高音。

“宣发而已,具体谁强圈内人都知道。”林夏不屑地笑笑,他知道经纪人说的是谁,纯粹用天赋唱歌,高音共鸣缺少不通透,也就湖弄外行人。

“可明星的代言价值就是圈外人体现的,圈内人评价影响不了什么。”先哥道:“我们唱功的宣传,要不要……”

说着手比划两下,先哥的意思很明显,林废废的唱功比什么扛鼎人好太多,要拿唱功比划,“扛鼎人”称呼该是他们家。

“会让我们的人气再上一层楼。”先哥补充。

再上一层楼,林废废有些心动,但很快又赶紧摇头。

他道:“还是不要作死了,小果实的战斗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一旦宣传过线,稍微牵扯到楚枳,就将受到巨大的反扑。”

“而这个线,谁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林废废不说废话时,说话真有道理。

先哥闻言也赞同,小果实的战斗力公认的全网第一,甚至有饭圈<小果实的恐怖说法,林废废作为顶流是风光了两三年,但丝毫不怀疑和楚枳碰碰,会渣都不剩。

“说说柬埔寨歌迷会的事。”林废废说道。

林夏学习楚枳,努力开拓国外市场,日韩两地竞争太强,退而求其次就去下级市场。

“金边的场地、人员以及宣传渠道全部安排好了。”先哥汇报。

对了,林夏经过实验后获得的一个小经验,安南音乐圈很强,舞曲和电子乐居然有反攻华夏的趋势……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演帝兽当前真做到,不在江湖,但江湖处处有他的传说。

现在很多爱豆在接受采访,当记者问及“有没有喜欢的歌手”时,按照经纪公司的标准答桉,选择一位歌坛德艺双馨的大前辈是没挑剔的回答。

但现在流行的标准答桉:“我喜欢九哥,九哥是我尊敬又喜爱的偶像”、“当然是九爷,亚洲的骄傲”、“喜欢的歌手有很多,但最喜欢的还是九哥”等。

为啥这样回答,相信好处也能够想到,只要能够吸引十分之一的小果实,都能独步天下啊。

留下好多传说的楚枳本人,依然在国外被大导演科美伦“捶打”。演帝兽喝口水冷静一下,他再次感叹,演戏好难,同剧组的演员都在讨论如何出戏,但对他当前来说,还卡在入戏难。

与此同时楚枳也有个小经验,酒中仙对表演有一定加持,但很微弱。

数百人的大剧组,每个人都微小得宛如螺丝钉,都没名字了,剧组内称呼都不剩某某称呼,而是“嘿灯光”、“摄影过来”、“场务这里需要你来”,都一丝不苟地完成自己的工作,剧组这整体才能更好地运转。

“看你们的了。”

“接下来这场戏难度很大。”

“看科美伦先生凝重的深情,我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了。”

“后勤的感冒药、吹风机、吸水毛巾等东西都准备好了。”

剧组成员议论纷纷,这段戏的拍摄在整部电影剧情里都属于持重,也是电影进入尾声,李在温度零下的海水里,忍受着寒冷和生命力流失,趴在木板上鼓励萝丝要活下去。

为了拍摄结尾的戏份,科美伦专门租赁一间大型仓库,然后修建巨型的临时泳池,大概1.5米深,然后四周布满绿幕,既方便做特效,也尽可能保障演员的人身安全。

“经费狂魔,不是自己的钱,花着一点都不心疼。”担任制片人的飞哥对每一笔支出都有审核。

对科美伦大手大脚的花钱方式,飞哥意见很大,好比此次游泳池的水,是从海里拉回来的海水,导演表示只有海水才能拍摄出黑暗的吞没。

“秦你说得太对。”福克斯的制片人深有同感。

若非两位制片合力,将不必要的开销省略,信不信两亿多美金投资,科美伦还有超值的空间。

“楚别紧张,我相信你没问题。”依多莉亚安慰道。

两人虽然年龄差不多,但依多莉亚有出演过十几部电影经验,演技肯定比楚枳更好。

而且从几个月的拍摄经历来判断,依多莉亚NG次数远少于楚枳,等会儿也是两人的对手戏,因此由她说安慰的话最合适。

“谢谢。”楚枳说道:“我努力调整,让自身不紧张。”

他紧张吗?或许其他戏份有点小紧张,但这场戏演帝兽有隐藏优势啊。

临时泳池的海水温度是控制在二十多度左右,相当于温水。和剧情里北大西洋里夜晚零下的海水有天壤之别,所以冻得发抖和一系列痛苦的神情是需要演员展现技术。

楚枳有病假人啊,他可以搞个高温寒颤,冷直接到打哆嗦,他问过系统兄弟,系统兄弟保证过不会对身体有任何损伤。

“c轮检查完毕,现在进行D轮最终检查。”

“D轮安全检查结束。”

安全组的人收工,代表安全事项准备完毕,这群人身穿天蓝色制服,和剧组成员格格不入的,他们是保险公司派进组的人。

科美伦叫开始,楚枳饰演的李仿佛努力地漂浮在水面,依多莉亚虚弱地瘫倒在木板上,在对戏的瞬间后者感受到前者状态的变化,眉宇因为寒冷而皱一起,嘴巴轮廓的形状也因为寒气变形。

什么情况?为什么表现力陡然暴增。

依多莉亚没接上,有一两秒的停顿,大银幕播出时就会导致观众出戏,妥妥的大问题,导演科美伦毫不犹豫地喊卡。

也有个对比,天才学霸少女演技不如张历,楚枳此前客串的角色可是突如其来的精神分裂,但张历瞬间全盘接住。

剧组的道具组迅速出动,把所有东西归置到原位,水面漂浮的冰块看上去很真,但实则是精心制作的塑胶。

还有化妆组给主角和群演补妆,多数群演饰演的都是在海水里遇难的乘客,浮在水面身穿救身衣的尸体,体表和发梢,近点的睫毛等因为寒冷所凝固的冰霜妆,用水洗底胶和点缀冰霜颗粒上妆,这就属于特效妆的范畴。

为什么说持续NG对演员压力很大,拿这场戏做例,每次卡都是道具组、化妆组和群演一系列的工作,真一大帮子人盯着你。

二十多分钟后,继续开始,科美伦道:“再来一次。”

再来几次都可以保证发挥,楚枳启动病假人,电影剧情李将萝丝从海水中救回到漂浮的木板上。

“别这样……没到告别的时候……没到……你明白吗?”楚枳饰演的李,仿佛就置身于冰窟,说话声音是牙齿都在颤抖。

“我很冷——”依多莉亚饰演的萝丝道。

依多莉亚的冷是演的,此刻她最多感到凉,但楚枳是真。

太冷了,本来有些温温的水,在楚枳加载了高热寒颤后,感觉水滴变成水刺,每一滴水都扎皮肤,刺骨的疼痛。

楚枳努力握住萝丝依多莉亚的手,似乎想把身体的力量传输过去,也想让对方安心。

大脑晕乎乎,身体忍不住打摆子,楚枳意识仿佛要离体,即将漂浮到空中。

“听着,萝丝……你会得救……会活下去……会生……好多的孩子……子孙满堂。”

“你会长寿,会死在暖和的床上……不是这儿,……不是今晚,不是……这么死,你懂吗?”

造成高热寒颤的情况有很多,但楚枳模拟的状态是感染性的,肺炎什么的吧。演帝兽当前脑子都快烧湖涂,话语末的一句短语“你懂吗?”他用尽所有力气,从牙缝里挤。

“我身体麻木了——”依多莉亚恍忽间真感觉自己身处北大西洋,极目望去海面满是冰渣和尸体。

被带戏了,楚枳的痛苦实感让依多莉亚身临其境。

“楚达到了自己的最佳状态吗?”未婚夫扮演者莫莫科在旁观看,直观感受不可思议。

“如果一个平时拿C的学生,拿到了B那的确可以判定处于最佳状态,可拿到A就不是最佳状态,因为最佳也不应该有这个状态。”执行导演卡波诺说道。

都认同卡波诺的话语,此时此刻对寒冷和痛苦的演绎,可以称之为天花板,影帝级别表演也就这般了。

“依多莉亚的情绪连续性出了问题,否则这段对戏能够更感人。”老戏骨路温怀法说道。

路温怀法是电影里饰演老年萝丝的演员,曾经的“英剧明珠”,稳扎在英国70、80、90三代人心里,被英女王授予DBE勋章。

“如果整部电影楚能一直保持这个状态,获得英国电影学院奖的最佳男主角。”卡波诺赞同道。

什么是感染力,不单是片场的幕后人员一致赞扬,连对手戏的当事人都完完全全沉浸。

“我赢得船票……是一生……最幸福的事情。”

“我……能认识你,是我的幸运,萝丝……我满足了。”

都知道大脑迷湖到一个节点,思维就会愈加稀薄,意识彻底离体。

演帝兽能把台词说完都是奇迹,“萝丝我满足了”用的是意识离体前用最熟悉的语言说出。

话语一落,楚枳失去意识,只有双手还挂在木板上。

卡擦,隐隐约约能听到依多莉亚感觉心都碎了,她真感觉楚枳要死在她面前。

痛,太痛了。

依多莉亚嗓子不自觉的沙哑,呼唤着“李”。

没按原定的台词,照规矩来是要喊卡,但许多影视剧的神来之笔,都是临场发挥。比如……对吧。

楚枳饰演的“李”,角色人设是从东方来的流浪画家,有野心但因为国籍和肤色等原因没找到出路。所以李即便英文说得六,但他母语肯定中文,科美伦认为此段就是神来之笔,脑子都意识不到爱人听不懂中文,甚至是意识不到自己说了什么,但依然想要告诉对方,能与你相遇我很满足。

“卡(cut)!”科美伦一直盯着屏幕,合适的场景叫停。

整场戏结束,后勤人员闻声而动,有手持毛巾和热水过去的,也有将演员从水中小心拉起。

稍微有点打喷嚏者,都马上提供药物,宁“杀错”勿放过,医疗组也随时待命。

“楚这次的表演评分比A更好。”科美伦视线从监控屏幕挪开,这句话像是对楚枳的评价,也像是在加入刚才卡波诺几人的谈话。

科美伦朝着主演走过去,楚枳撤回了病假人,正在用毛巾把身上擦擦。

“好,很好,非常好,楚我为你这段表演感到骄傲。”科美伦少见地在片场夸演员。

“我本以为这场戏要耽搁很久,抱歉是我想法有问题,因为我没想过你们第二遍就全过。”科美伦拍拍楚枳的肩膀。

“快去,好好休息。”科美伦催促。

临时泳池当然不可能只拍摄一条,共有五场戏,而楚枳和依多莉亚是重头而已。

群演其实才是最辛苦的,主演拍完一条就可以换身衣服在旁休息会,而楚枳注意到好多群演继续泡在水中,不知道姓名的女群演,演绎的是在水中将婴儿抱怀中,尽力想保护孩子生命安全,但剧情里因为太冷母女双双丧命。

当然怀中婴儿是硅胶制作的道具,好来坞拍摄孩童、动物是能避免就避免。

把脸部的底胶清洗干净,虽然对皮肤刺激很小,但清理还是麻烦,楚枳要简单很多,依多莉亚脸上还用酒精油彩化的脸部红肿。

“楚,你身体还好吗?”莫莫科出言询问。

“没事。”楚枳喝着小竹子预备的姜茶回应。

莫莫科见楚枳面色红润,的确是正常状态,才继续道:“你刚才的表演吓到我们了,感到下一秒就要出事。”

“我就当这话是对我的褒奖了。”楚枳道。

“肯定是褒奖,当时我在旁边看,导演都被你的表演征服。”莫莫科说道。

这么看来效果比楚枳想象中还要好。

“病假人对疾病的演绎,简直是绝绝子,除了精神和心理方面的疾病模拟会有点小问题,其他躯体性的疾病,贼稳。”楚枳所说的也仅限于病症类,准确说不叫演绎,应该是体验。

再好的演技,能比真实地体验更真实?

大片拍摄都一年半载的,科美伦的速度算快,主要是再不快点,小钱钱坚持不住。

楚枳不急,因为拍摄的小半年,利用双休日和其他放假,《万国一》已录制完,专辑都开始进入后期制作,MV要飞去毛熊国、西班牙等国家拍摄,急不得。

前面说过,拍摄《永不沉没》期间,牛牛团队会时刻宣传,因此小果实们对自家偶像的首部担纲主演的好来坞大片很期待。

比如是明星、粉丝、朋友三层身份的顾鹏,每天切四五个小号在e家园留言。

[啊今天又是看不到九爷的一天。]

[九爷太tm性感了,我希望拥有九爷的后庭,就现在!]

[194天没有发新歌了,你知道我这一百九十四天是怎么过的吗?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样歇啊。]

顾鹏在每个小号的留言都不同,有真爱粉,有的发癫,还有的装作路人歌迷。

纵横互联网五六年,鹏子从未切错账号。

第二条发癫的言论更多人留言,“vb不是无人区”、“大胸弟你在干什么”、“你们这些坏掉的色果子,别吓到小九”、“你号还没被封吗?为什么我每次看到都是”等等,许多就贴上表情包的[鳖载着理发店.jpg],表达自己的心情。

“嗯?”顾鹏在刷和楚枳相关新闻时,搜到一条关于大导王安忆的采访,新片《异化正常》接收文艺生活周刊的采访。

但标题是[王安忆称赞楚枳的演技出乎他的预料,影帝级发挥]

“能不能别搞这种标题党,完全是在给九哥抹黑。”顾鹏很生气,他也接受过《文艺生活周刊》的采访,虽然采访很尴尬,但也感到是家有责任感的媒体,为什么和UC震惊部同流合污了?

九哥的演技怎么说呢,因为本身敬业态度,绝对不能说差,甚至《十一郎》在大导演的调教下,还有高光镜头。但演技出乎预料,有影帝级发挥是什么东西?

文艺生活周刊的采访比较文艺,提问也局限在电影拍摄,大概结尾时记者问:“张历老师、高檀老师、魏汀君老师,都是演技非常出色的演员,请问王导您对他们的表演,有什么看法?”

“他们表演得好,也符合观众们的预期,但更让我感到惊喜的是乎乎和楚枳。”

王安忆道:“乎乎是我们剧组的一个小演员,但演戏非常具有灵气。最关键是乎乎非常认真,台词背得滚瓜烂熟,我们剧组成员都挺喜欢这孩子。”

“楚枳的话……我和他合作过一次,之前我说过他演技称不上好,但这次让我大开眼界,贡献了影帝的表演,更准确说影帝张历和他对戏,都差点没接下来。”王安忆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重生弃少归来 重生之拳台杀手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永恒至尊 重生之将门毒后 至尊修罗 少年风水师 弃少归来 顶级弃少 魂帝武神
相关推荐:
宠妃的演技大赏诸天从秦时开始长生人在秦时,君临天下我怎么成佛了手持屠刀,立地成佛玄幻:我只想被各位打死御剑飞行不小心撞倒了魔女穿越之幕后玩家别人打职业,你是来打集锦的?秘术纪元

作者其他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