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

“老夫以为....既然吾等都对陈渊有杀机,不若暂时联起手来,由吾等对其动手,而无生教则在其他州府闹出些动静吸引朝廷的注意。”

无生教被朝廷定义为邪教,但对他们这些江湖武者来说却算不得什么,只要有利益,谁会在乎这些?

林之东目光在坐着的几人身上缓缓扫视,轻声道:

“至于这个传话之人,便交由在座的诸位了。”

他们之中有人绝对跟无生教的妖人有联系,在他说完之后,许多人都沉默了,互相对视,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打破寂静的还是方才说话的那名贾姓男子,他站起身道:

“林老,若是请七杀殿的杀手去截杀陈渊,您觉得如何?”

对于许多人来说,想杀却有顾忌,一般都会请七杀殿的杀手动手。

林之东沉声道:

“前两日老夫已经与七杀殿的人联了。”

“结果如何?”

众人全部都将目光转移到了林之东的身上。

“七杀殿的人评估之后,开出了一百五十枚元晶的价格。”

“什么?”

“七杀殿的人疯了吗?”

众人全部都惊骇莫名,满眼的不可置信。

一百五十枚是什么价格?

换算下来,这就是一百多万两白银啊!

他们其中任何一家乃至两家三家都拿不出这么多元晶,即便在座的所有势力能够凑出来,也绝对是元气大伤。

他们各自有积累不假,可宗门、族中的开销呢?

还有他们日常的修行所用呢?

总不能倾尽一切只为了截杀陈渊吧。

“陈渊凭什么值这个价格?”有人心有不解。

在座的各位中,即便是修为最强的林之东也绝对值不了一百五十枚元晶。

甚至百枚都值不了。

“七杀殿之前截杀过陈渊,但最后失败了,而他们觉得陈渊的实力很可能还有隐藏,再加上爆发出的通玄后期实力,

通玄层次的银牌杀手对陈渊截杀只是送死,有损七杀殿的招牌,所以这一百五十枚的元晶,实际上是请出一位丹境金牌杀手对陈渊一击必杀。”

这么说的话就说得通了,也只有七杀殿的丹境宗师才能价值百枚元晶,只是没想到七杀殿对陈渊居然如此慎重。

不惜对一个通玄中期的武者派出一位丹境宗师进行绝杀。

单单这一点,在座的这些人便没有一个人比得上。

同时也对陈渊的实力感到惊骇,毕竟是连七杀殿都对其如此慎重的人。

“除此之外,七杀殿也考虑到了姜河的反应...”林之东继续说。

不管怎么说,姜河都是一州金使,天丹巅峰的强大存在,这样的存在若是对七杀殿不满,也能造成不少损失。

至少在青州是这样的。

“所以,老夫只得拒绝,一百五十枚元晶的价格太高了,用这些作为代价击杀陈渊得不偿失,姜河也很有可能将这份仇怨记挂在我等的身上。”

“林老说的对,杀一个陈渊而已,何须百余枚元晶?”有人赞同道。

“既然诸位对老夫方才的提议都没有意见的话,那便按照计划行事,争取在七日之内,将此子赶出汤山!”

林之东一锤定音。

下方的一众人纷纷颔首。

......

......

汤山府域内。

某处偏僻的小山脉,里面被掏空建造了一座通体漆黑如墨的小型宫殿,一位位身着长袍将面貌遮住的黑衣男子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地面上还有许多未曾干涸的血迹,一股股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但那些黑衣男子却感觉不到恶心,

眼中甚至还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地面上,布满着一道道的血痕,像是阵法的纹路,整座宫殿之内都透着一股子邪异。

宫殿深处,一名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身上穿着一身血红色的长衣,左边脸色有一道刀痕顺着眼角划过。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而在他面前,则是有一处数丈大小的血池正在咕咕咕的冒着滚儿,像是被烧开了的水一样,只是血池中的血水此刻还剩下三分之一。

“属下参见杨圣使!”

中年男子背后,一名身着黑袍的男子跪伏在地上行礼。

“何事?”

被称作圣使的魁梧男子微微侧身,扫视了那人一眼。

“汤山这边有人送来了消息,林之东那老小子....”

接着,此人便将当日林之东在血刀宗内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杨圣使眼睛微眯:

“姓林的老家伙倒是不蠢,居然还知道将圣教也给牵扯进去。”

“那圣教要不要?”

“呵呵...一个区区通玄武者,便将这些人吓得手足无措,果真是一群废物,坐拥汤山府如此多的资源,竟然还无法晋升出一位丹境宗师。

回去告诉那些跟圣教有合作的家伙,圣教何时轮得上他们去评判谋划,一个区区通玄,圣教随手可灭。”

已经晋升丹境年余时间的他,虽然是通过左道秘法晋升的修为,但对付一个通玄武者还是轻而易举的。

所以杨圣使只觉得可笑。

“可岳长老那边...”

地上跪伏着的那人迟疑的说。

岳星河之前告诉告诉过青州无生教各处分舵的人,让他们近日老实一些,不要擅启争端,之前一战,

如果不是有人相救,他已经死在了姜河的剑下。

那一战少有人知,但无生教的人是清楚的。

“岳长老那边自有本使去说,陈渊直接动手杀了宋金刚明显就是冲着圣教来的,若是忍让,岂不惹人看轻?”

接着杨圣使又将目光放到了面前的血池之上,淡淡道:

“血池几尽干涸,已有近月时间未曾血祭了,便用陈渊的血来弥补吧,本使最近修行所需的血丹已经不太够用了。

听说陈渊此人乃是肉身‘血气如龙’境的存在,想必滋味儿不错。”

说着,他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唇边儿,脸上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

“那圣教何时动手?”

“此事不急,先看看林之东那老家伙的动作如何,若是能真的将陈渊除去,也省了本使动手,若是他们不行,再由本使出手。”

杨圣使轻声说道。

“还有,血祭一事也不要耽搁,不能因为一个陈渊坏了圣教大计,汤山凝练的血丹不许少一颗。”

“属下明白了。”

“去吧....”

杨圣使缓缓闭上了双目。

汤山大佛洞内,陈渊仍在苦修之中。

此刻,他光着上身的肌肤上面以及血红一片,像是被人抹了一层血迹,周身透着一股炽热的气息,而与此同时,陈渊的修为气势也较之之前暴增了许多。

面前的玉盒内,如今还剩下十六枚血菩提,晶莹的闪烁着光芒。

许久后,陈渊猛然睁开眼睛,射出一道精光。

快了,

快要达到极限了。

长出了一口气,陈渊眼中闪过一抹狠意,这一次,要将修为提升到让所能够达到的极限!

随后,他伸出手直接从玉盒中拿出了六枚血菩提,一口吞咽了下去,如此强大的恐怖力量,直接在他的体内爆开。

气势节节攀升,肉身鼓胀,发出一道道轰鸣的声音。

虎豹雷音!

陈渊的肉身已经近乎达到了‘血气如龙’境的极限状态。

终于,在他的发狠之下,六枚血菩提所蕴涵的力量,转化为了陈渊的修为,此刻的他,赫然达到了天元巅峰!

伸出手,陈渊右拳紧握,能够清晰的感知到其内所蕴含的力量有多强。

血菩提不愧为世间灵物,对肉身和修为都有极大的作用。

仅仅只是半日修行,便省却了陈渊半年苦修,实力暴增!

天元巅峰是目前陈渊所能够达到的极限,再往上,便不是苦修那么简单的了,不然也不会是通玄最为难的一个关卡。

放眼他所见识过的通玄高手,绝大部分都是天宫境界之下的境界,只有极少数的通玄后期武者,也侧面的验证了这一关有多难。

天宫境,据记载位于灵台之上,代表着‘神’。

明悟武道真意,心中之神。

这是之前姜河指点他所说出的话。

他也一直牢记在心中。

通玄三境,天玄修气、天元修精、天宫修神。

而只有精、气、神全部达到巅峰状态,才能开始准备结丹事宜。

所以下一步陈渊的修行便是修‘神’。

只不过对于这一个境界,他现在还只是似懂非懂,知道一些情况,但不太明白该从什么方向去切入进去。

只能慢慢摸索,如何去凝聚武道真意。

长出了一口气,陈渊将些许杂念摒弃,车到山前必有路,况且他还有外挂在,或许下一次遇到气运,

便是他凝聚真意的时候了。

肉身内汹涌着澎湃的气血之力,陈渊很想在山洞内试一试威能,但想了想还是觉得出去之后再说吧,

在此处施展不开。

玉盒内的血菩提还剩下十枚,如今他的修为已经到达了巅峰,即便是还能增长也只是长那么一丝而已,

用血菩提去提升太过浪费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此物没有用了,根据记载,血菩提这东西乃是重伤灵物,是能够保命的东西,若是拿出去卖,

至少也能价值几枚元晶。

当然,卖陈渊肯定是不舍得去卖的,他现在手中不缺元晶更不缺银两,更何况外界还有许多元晶在等着他去发掘呢。

目光盯着玉盒中的血菩提,陈渊眼中有些意动,进入大佛洞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差不多一年才能进来一次。

只有水淹大佛膝的时候才行。

既如此,为何不多探查探查呢?

万一,洞穴的更深处还有血菩提,自己要是就这么离开,岂不是太亏了....

想到这一点,陈渊决定再往深处一探,看看能否发现让自己满意的宝物。

想到就做,陈渊单手一招穿上衣衫,接着又将夜明珠取下,手托着,便开始朝着洞穴的更深处而去。

刚走了没多远,陈渊敢知道了一股极其炽热的热浪从深处席卷而来,心中闪过一个奇怪念头,众所周知,洞穴的深处,

一般都比较湿润才是....

还不等陈渊多想,一道震耳的吼声从洞穴深处爆发,立在原地,陈渊立刻用罡气将耳朵堵住,眼神中闪过一抹惊疑之色。

神秘的吼声!

难道里面的东西被惊醒了?

吼声不绝,宛如一只上古凶兽正在苏醒,陈渊像是触电了一般,感觉到一股令他甚至有些颤栗的气息。

那气息比之前陈渊见识到的姜河几人动手的场景还要恐怖的多。

洞穴内的温度在提升,深处仍在回荡着那恐怖的怒吼声音,陈渊无法理解那是什么存在,但绝对是让他目前所仰望的。

紧接着,洞穴忽然巨震了一下,像是那头凶兽轻踏了一下。

不再迟疑,陈渊当即转身,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朝着佛洞之外冲去,要是晚了,这可就是能够伤及性命的危险啊!

而于此同时,陈渊看不到的佛洞最深处,一双灯笼大小的血色眼珠睁开,一尊头生双角,周身布满火焰的凶兽,像是感知到了佛洞之内有生人的气息。

双蹄一踏,佛洞巨震,紧接着张口吐出一道火焰。

炽热爆裂的火焰爆发,顺着洞穴朝着外面蔓延....

犹如火山喷发,那炽热的温度,将地面上的东西都开始烤化,陈渊的速度极快,在山洞内划过一道道残影。

现在他算是明白地上的枯骨怎么来的了,如果每次水淹大佛膝的时候,下面的那头神秘凶兽都爆发一次的话。

确实能够焚毁一些,想必...

那些枯骨的真身也绝对不凡,不然恐怕连枯骨都留不下。

与来时的速度相比,陈渊现在的速度增长了几十倍,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而他也在回身的一刹那看,看到了后面的火焰。

冲!

看到了外面的光亮,陈渊脸上露出一抹欣喜之色,出口,此刻便代表着生路,他没有敢去尝试硬抗火焰。

那凶兽逸散着的气息太强了,这火焰也绝对不凡。

终于,在火焰即将灼烧到陈渊的时候,他纵身飞出,离开了佛洞。

而后面喷薄着的强大火焰,却像是受到了神秘阻碍一样,没有随之而出,而是逐渐泯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永恒至尊 弃少归来 顶级弃少 至尊修罗 重生弃少归来 魂帝武神 少年风水师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之将门毒后
相关推荐:
斗罗之我成为了大BOSS英雄无敌之召唤万岁古董轶事古董下山诡异复苏:只有我能加点变强武林神话:从迎娶江玉燕开始久仰大侠过河卒联盟:这个打野太嚣张了!斗罗之刺客成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