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寻宝神瞳

“秦老,李墨先生来了。”

一个安保人员走进客厅里小声说道,秦老点点头,目光在女婿贾振扬身上一扫而过,沉声说道:“你们家的事情关起门来说,先到隔壁书房去。”

“我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为什么要躲着谁。算起来,我还是李墨的长辈,他见到我也得叫我一声姑父。”

贾振扬满脸气愤,坐在他旁边的贾思源和秦雅丽沉默不语,从他们脸色来看都很不好。秦思睿听闻李墨到了,起身说道:“我去接他。”

秦老暗叹口气。

“小墨。”

“我又不是不认得路,外面冷,快进屋吧。”李墨见思睿迎出来,很自然的搂住她的腰往回走。

“我姑姑他们一家都在,已经吵架好久了,我爸刚才差点冲上去揍一顿姑父,被我妈给拉住了。”秦思睿把屋内的情况快速说一遍,让李墨有个心理准备。

“秦姑姑一家都在?”

“都在,包括她的公公婆婆和秦思源。”

“等会我尽量不说话。”

两人走进客厅,李墨朝秦老笑着说道:“秦爷爷,我特意过来感谢你的,没有您老鼎力相助,那首退役的军舰也没那么容易买过来。”

“我就说说话而已,没出什么力。这边坐,晚上陪我喝两杯。”

“三杯也没问题。”李墨这时看看秦姑姑一家,有点尴尬的说道,“我来的好像不是时候,秦爷爷,要不你们有事先处理,我和思睿到书房喝茶去。”

“你也不是外人,留下看着热闹吧。”诗老看下贾振扬,有点疲惫的说道,“与其天天吵架,不如和平分开,思源已经成年,他愿意跟着谁过就看他的自己的选择。”

“秦老,正所谓劝和不劝离,夫妻之间哪有没有矛盾的,床头吵架床尾和,现在他们都在气头上,等安静一些日子想清楚就好了。”

贾老爷子神色难看,儿子儿媳真的离婚了,那他们可就成了邻居朋友口中的笑话。他们的亲孙贾思源虽然姓贾,可从这两年的表现来看,他的心明显是偏向秦家这边的。

“亲家,你说句心里话,他们两人还有救吗?”

贾老有点抵挡不住秦老威严的目光,躲闪着不知道如何回答。

“所以分开才是对他们最好的选择。”

屋内谁也没有说话,李墨觉得这场面不适合再待下去。

“我有点渴,先到隔壁书房喝点茶水。”

“李墨,你心里是不是特别瞧不起我?否则当年你不会直接拒绝我后又前往澳岛救思源,你除了有点钱,有个好出身外还有什么?”

李墨还没走到门口,那个贾振扬终于忍不住对准他开炮。

“振扬,这事是我们家自己的事情,你别把小墨牵连进来。”秦雅丽不满的沉声说道。

“牵连?要不是因为他,李家能弄得家破人亡吗?要不是因为他,思源会受人蛊惑,被人利用,最后还被你爸打断了双腿?要不是因为他,我们家会被搞得乌烟瘴气,被人笑话。这个时候,你跟我说他是无辜的,不要牵连到他,真是可笑。”

“闭嘴,你个混蛋。”

一直站在边上生闷气的秦嘉业直接火了,居然冲上去拿起茶几上的茶壶朝贾振扬身上砸去。

贾振扬反应也快,双臂护头,那茶壶砸在他手臂上碎了,里面的茶水泼了他一身。

秦嘉业是真的很愤怒,所以砸坏了茶壶后拳头紧跟着就朝他身上招呼。

“嘉业,快住手。”

秦二夫人连忙上前就要拉架。

砰,茶几上的一个杯子被秦老砸在地上四分五裂,他气的吼道:“我还没死呢,这个家依然是我做主。”

李墨也赶忙上去拉开未来的老丈人,生猛,太生猛了。老丈人平时看起来禁不起风雨,没想要被惹急了也会变成一头咬人的狮子。

《骗了康熙》

“李墨,你做什么好人,你拉开他做什么,干脆让他打死我好了。秦家瞧不起我,连你也瞧不起我,你算什么东西。”

贾振扬发疯一样嘶吼着,眼中带着血丝,伸手就要朝李墨脸上招呼。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贾振扬一米八的大个居然飞了出去,翻过沙发摔滚在地上。他头脑发懵,眼前满天金星,耳中嗡嗡个不停。

大厅中一下子安静下来。

李墨这一巴掌抽的很重,那么大块头都被抽飞出去了。

“振扬。”

贾老父母都吓的脸色大变,连忙跑到身边要扶起他。

贾振扬吐了一口血,牙齿崩掉了几颗。贾思源站起来看了看他老子的惨状,从茶几上抽出几张纸递到他面前说道:“闹得差不多就行了,我虽然犯过不可饶恕的大错,但也没有像你这样幼稚。在这个世上没有谁欠你的,也没有谁瞧不起你,一切都是自己作的。你们两口如果真的过不下去那就痛快一点,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了。如果你们还想继续过,那就收起那作死的心思。”

“我从记事起,你就一直作,不但你自己作,爷爷奶奶还跟着一起作,我生活在那个家庭中真是够了。作为丈夫,你不思进取,烂泥扶不上墙。作为父亲,你没有尽到陪伴和教养的责任。作为儿子,你没有回报父母养育之恩的能力。你都四十多岁了,可是你每天就像在做梦一样,觉得全天下的人都应该以你为中心,觉得所有人都欠你的。醒醒吧,你再这么作死下去,以后我就不会再回那个家。”

李墨朝思睿是个眼色,默默的转身走到外面。已经不需要他出手了,他的儿子就已经给他眼色看了。而且贾思源说的这番话让李墨大大意外,讲的很有力度。

“思源变化真大。”

李墨在书房中给自己泡了一壶新茶,是秦老珍藏的大红袍。

“小墨,真是对不起。”秦思睿轻声说道。

李墨握住她纤细的手说道:“不用说对不起,任何人都有缺点,任何人都会犯错,我们做不了完美的人,也不能做一个完美的人。太完美也就意味着太不完美,那不是人。在思源这件事情上,我们都有错。不过他刚才说的几句话,倒是对我的震动挺大的。”

“他本性不坏的。”

“给他们单独的时间,我们在这喝杯茶暖暖身子。”

大概半小时后,秦老和秦嘉业夫妇走进书房中。

“爸,姑姑他们怎么样了?”

“让人先送你姑父去医院了,真是没想到,最后解决问题居然是思源那孩子。果然是经历过磨难的人才会有清醒的认识,你姑父一家太作,我们说他一句,他们可能会放大十倍,百倍。但是思源说的那几句话,想必他们会有所触动。”秦嘉业看看李墨,眼中露出赞赏之色,“你手劲那么大,吓了我一大跳。”

李墨能怎么办呢,那个情况下让他安静下来再说。

贾思源和秦雅丽这时走进来,前者手里拿着一根棍子,在众人惊讶中跪在李墨前面,然后举起棍子说道:“我欠你的,这辈子都没办法偿还,你心中要是还有气,那就来吧,我绝对不吭一声,皱一下眉头。”

秦家的人都在看着他,李墨伸手抓住那根棍子,毫不犹豫的一棍子狠狠的打在他的后背上。

屋内发出几声惊呼,秦雅丽咬着嘴唇没有上去,秦思睿刚要上前,被秦老的目光给制止住了。

李墨抽了他一棍子,后背肯定会有浮肿留下淤青。他见贾思源身体都在哆嗦,额头上已经渗出汗珠,才`扔掉手中的棍子说道:“从现在起,过往种种都烟消云散。以后你要是还愿意叫我一声姐夫,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都可以来找我。”

“思睿,我卧室里有跌打酒,让人帮他好好的搓一搓,皮肉之苦避免不了,希望能记住这次教训。”

秦老吩咐一声,秦思睿这才扶起贾思源走出书房。

“秦爷爷,秦姑姑,刚才那一棍希望你们能理解。”李墨这才对两人露出十分抱歉的脸色,秦雅丽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走到他跟前轻轻抱了他一下,擦擦眼角泪水说道:“谢谢你小墨,我相信那一棍子之后,他心中的结才会真正的解开。谢谢你能不顾一切的救他,还能原谅他的过错,姑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秦姑姑真要感谢我的话,那就尽快给我物色几个博物馆的馆长人选,现在几大博物馆开馆在即,我都愁死了。”

“好好,姑姑明天就给你办这事,一定让你满意。”

秦老坐到沙发上,直到此刻,他心中的疙瘩也终于解开。如果刚才李墨没有那一棍子,他也会胡思乱想,现在终于放下心中的石头。

“秦爷爷,秦叔,阿姨都坐下喝茶。”

秦嘉业直接坐到他身边,找个话题转移大家视线问道:“小墨,你要运回那孤岛上的宝藏,也不需要买一艘军舰改装啊,那多浪费。”

“秦叔你就有所不知了,运回孤岛宝藏只是开始而已。你要知道在这星球上,海洋中才隐藏着无穷无尽的宝藏。我现在买一艘,将来或许还会买第二艘,甚至第三艘。”

瞧瞧人家这志向,人家这思想境界,跟他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秦嘉业只好笑了笑,自己在未来女婿面前又变得肤浅了。

晚上,秦家大院难得传来一阵阵的笑声,李墨的白酒喝了好几杯,反正迷迷糊糊的他就喝趴了。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今天是李墨动手术的日子。他没有任何紧张,可是外面围了一圈紧张无比的人。

“不就是在腿上划一道口,然后从里面夹出子弹头嘛,大家搞得那么紧张做什么?”

李墨趴在手术台上,他做的是局部麻醉,所以大脑很清醒,闲的无聊就跟旁边的女护士聊起了天。

“听说李先生是京大和清大的讲师,那可是国内最顶级的名校。看你年纪也最多比我大一两岁,可是你本事却是我的百倍,不佩服都不行。”

“术业有专攻而已,你的工作我就坐不来。对了,从你们专业角度来看,我大概需要住院几天。我想下个月去外省一趟,有些重要的事情去处理。”

“观察三四天吧,如果检查指标都合格,你就能出院,在家里按时换药就可以。不会做的话,也可以来医院换。”

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那颗子弹头被夹了出来。

“李先生,现在给你伤口进行缝合,如果有不适感的话及时告诉我们。”

“动手吧。”

小半小时后,李墨趴在病床上被推出了手术室。

外面等着的一群人立刻围上来,让医生护士都感觉无语,不过从那些人穿着和气质来看,个个都有不俗的来历。

对李墨来说,这种小手术并不大,他体质异于常人,或许两三天时间伤口就能愈合。眼看着元旦就要来临,他准备去一趟黄治的老家。

目的自然不是那种无名茶,而是戴老八家族中早就破败,面临着即将拆除的祠堂。

“给你顿了乳鸽汤,补元气,对伤口也有好处。”

病房中,柳盈盈提来一个保温瓶,倒了一碗汤,然后用调羹一口口的喂他。

“盈盈,我只是腿上有伤口,又不是手上,我可以自己端着碗喝的。”

“我喂你怎么了,你还嫌弃不成。老实点,张开嘴。”

李墨还是屈服于柳盈盈的凶威之下,老老实实的汤来张口。

“今天春节你准备在哪里过年?”

“还没想好,大概率会去一趟徽州陈家村。我师公已经年过百岁,按照那边习俗是每年都会一大过,我失踪两年,也该过去看望下他老人家,你是不是回魔都?”

“我也没想好,大概率不会回去。”

“大春节的,你不和师父师娘过,难不成你一个人在京都过?”

“我当然不会是一个人过春节,反正我今年不和爸妈一起过。前些天,我爸还说今年春节回他老家过呢,老家那些亲戚你也都见过,我真怕自己被他们给惹火了,到时候闹得大家过个年都不安生。”

师父老家的那些亲戚,李墨的确拒而远之。

“我下个月要去一趟浙地,办事顺利的话就直接去徽州了,你的课程几时结束?”

“今年春节过得早,大概元旦后七号就要考试。我给你再倒一碗汤,多喝点。你还别说,回来一个月时间,你的皮肤变白了许多,估计年后你的颜值就能恢复到以前帅气无边的巅峰时代。”

“你很少夸赞我颜值的,我以为自己长得一般般呢。”

柳盈盈轻轻笑了笑,给他一个大白眼。

“今天思睿有事来不了,晚上我陪夜。”

“我没事的,明天都出院了,你早点回去休息。”

“我都答应过思睿了,要是回去,思睿岂不会生我的气。还有,你什么时候去浙地,提前三天跟我说一声。”

“行,我知道了。”

所有事情都处理结束,体内的隐患也消除,李墨主要就是休养。元旦后,黄治提前安排好年末工作,他要和李墨一起南下。得知李墨要去浙地玩一圈,他自然要随行。

元月九号,清晨。

李墨一大早就起床收拾行李,等他推着行李箱走出卧室时,就看到住在一个卧室的秦思睿和柳盈盈也全副武装的穿好,推着两个行李箱走出来。

“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你去哪里,我们就跟着去哪里。反正我们商量好了,以后就盯死你。”

秦思睿捂嘴轻笑起来。

“思睿说的也是我想说的,别愣着,我们一起走吧。”

怎么回事,她们什么时候商量好这事的?

李墨他们乘坐的自然是那辆劳斯莱斯车子,在前后更有两辆黑色保时捷,是随身带着的安保人员。本来他只是想和黄治一起南下的,可是实在拗不过父母,只好带着十几个安保人员。

和黄治碰面后,六辆车离开了京都。

开车的是棕熊,本来李墨是让他留在京都照顾老婆孩子的,结果他老婆愣是把他骂个狗血淋头,没办法,李墨只好同意他跟着。

“棕熊,李成那事是我拖累了你们。”

“老板,那事跟你没关系,况且李成已死,我和梅芳也早就放下了,你不必自责。你之前交代的那件事情有眉目,去老美那边的兄弟已经顺利找到他的妻儿,估计再有两三天就能返回到国内。”

“好好的安顿她们。”

“明白。”

“另外几个博物馆年后开馆在即,人员培训上不能拉下,缺人手的话跟我说。”

“人员培训一直在进行,陈总说今后所有的安保人员都会进行换岗制,几个博物馆安保随机打乱了重新组合安排。”

“管理上的事情听陈总的,我不参与进去。”

车子在高速上一路南下,早上出发,下午夜幕开始降临的时候终于到了目的地的县城。

李墨精神状态还好,但两女坐了一天的车子,脸上露出倦容。他们就住在县城最好的一家酒店里,酒店负责人接到汇报说,来了一位超级大富豪客户,他赶忙出面想要亲自接待。可是被安保人员远远的拦在最外面,根本无法靠近。

冲了热水澡,李墨穿着睡衣走到套房客厅,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几样可口的饭菜。

“你们等我做什么,赶快吃,我早就听到你们肚子饿的咕咕叫了。空肚子坐车容易晕车,能不难受嘛。我点的都是清淡的饭菜,多少都吃点。”

“我们吃的少,喝点军菇汤就够。小墨,你坐下,我正好想问问你怎么突然要来这个偏远的小县城,这里有山有水,但也不出名啊。”

秦思睿将饭和筷子放到他面前。

“我之前不是给你们一人一串金丝楠木的手链吗?那木料本用来制作成剑盒的,按理说这么名贵的木料用来装更名贵的宝物才是,但实际上却用来装的是很普通的铁剑,到如今那剑已成废剑。据我了解,黄治出生的村子里有一个戴姓的家族,在上个世纪中叶,有个戴姓同宗的人出资出力在村中建立起一个戴氏祠堂,村里老人说那个同宗的人乃是大名鼎鼎的戴笠。”

“你是说当年蒋先生麾下的那位戴笠?”秦思睿拍摄过民国时期的电视剧,所以对民国一些人物相对要熟知点。

“不错,你们想想当年戴老板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建一座祠堂,还用那么名贵的金丝楠木制作成长盒,难道耗费了那么大的劲就是为了装着那柄普通剑?”

柳盈盈放下调羹,恍然大悟的说道:“所以你怀疑那座祠堂中是另有隐情?那个戴笠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纯粹的建一个戴氏祠堂,而是想要隐藏一些真相。”

“聪明,一点就透。不过我们此行还有个目的是为了看看这边的无名茶规模如何,所以我们明面上的身份是投资商,你们可要记住了。”

“演戏我们最在行了,你就放一万个心,今后几天就看我们的表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顶级弃少 魂帝武神 重生之拳台杀手 重生之将门毒后 至尊修罗 弃少归来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少年风水师 永恒至尊 重生弃少归来
相关推荐:
我有七个美女姐姐游戏王之无冕之王九天浩劫记快穿:这只白虎她又软又萌又凶诸天之白虎女皇无耻少女之恶灵退散宫倾现代篇斗罗:我的武魂是哥斯拉从一人之下开始送快递NBA之从帮艾弗森拿总冠军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