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

周四,开庭日。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今天可是一个好日子。

市法院,辩方准备室内。

“目前的情况就是如此了,咱们可以准备上庭了。”

张伟在准备室内,和当事人杨春媛叮嘱了几句后,就示意大家可以上法庭了。

杨春媛自然是没有意见。

准备室内的墨玉珠也点了点头,随后跟着张伟,一脸激动的走出准备室。

刑事庭内。

墨居仁早已经赶到了,此刻他就坐在听证席第一排,最靠近辩方的位置上。

显然,他今天也要来庭审现场看一看,准备目睹这案子结束。

同样的,他心里头其实担心着自己的家人,包括杨春媛。

随着张伟带着杨春媛和墨玉珠走进法庭,墨居仁直接站起身,和张伟点头示意,随后又朝着杨春媛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

夫妻二人难得了对视了双方,但随后却各自移开目光。

张伟三人在辩方席坐下,而隔壁的控方席上,郑奋勇已经入座。

过了几分钟之后,布拉克带着原诉人李某也来了。

“郑高检,今天咱们是不是要打败张伟了?”

刚一坐下,布拉克就非常的兴奋。

因为照理来说,今天就是最后一场聆讯了。

控辩双方,已经把能出庭的证人都传唤了个遍。

现在就只剩下辩方的被告了。

杨春媛如果上庭,会率先发言,随后就是郑高检的交叉质询。

在布拉克的理解中,只需要郑高检随意发挥,抓到杨春媛的破绽,那么胜利在望。

而郑高检作为南部地检总署的高检,绝对是有这个实力的。

布拉克已经可以想象,在张伟让杨春媛上庭自证后,被告在郑高检的交叉质询下,哑口无言,甚至当庭落泪的场景了。

只要按照这个流程走,这一把不是妥妥的稳了吗!

但一旁的郑奋勇,好似察觉到了布拉克的想法,看到对方自信满满的眼神,内心却直摇头。

他总感觉,昨日张伟传唤章天龙秘书的举动,会给今天的庭审带来意想不到的变化。

当然,这也是他的猜测,他的直觉。

他也想象不出,一个市议会的秘书,能够对本案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难道说,张伟无计可施了,所以想着拉章天龙下水,逼迫市法院撤案?

郑奋勇虽然经验丰富,但也猜不到张伟的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他唯一能猜到的,也就只有撤案这么一个结果。

想撤案,做梦!

但郑奋勇心里头,那是一点也不慌。

他身经百战,当了快30年的检察官,历经大小案件无数,怎么可能被张伟这么一个小年轻得逞?

“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怎么办!”

郑奋勇如此想着,脸色立马严肃起来,连和身边的布拉克打招呼的心思都没有了。

随着时间临近,开庭的时间终于要到来。

“全体起立!”

就在庭卫的宣布下,刘法官快步走入法庭。

他刚坐下审判席,目光立马扫视全场。

张伟,郑奋勇等人,全都到场了。

刘法官确认陪审团也没有人缺席后,就敲锤宣布:

“本庭宣布,南部地检总署对杨春媛女士的公诉案,现在开始第三次正式聆讯……”

宣布之后,刘法官看向了张伟。

张伟整理了一下衣领,起身宣布:“刘法官,还有法庭上的各位,我方传唤被告杨春媛女士上庭自证!”

全场所有人听到这个证人之后,全都没有丝毫意外,并且流露出一丝了然

被告要上庭自证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案子终于要结束了啊。

全场所有人看向证人席,杨春媛已经坐下。

张伟也起身,来到证人席前。

“你好,杨法医。”

“你好,张律师。”

二人算是打过招呼。

“杨法医,我知道这几天,你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不过你放心,你如果有什么冤屈,可以全都说出来,我和刘法官会为你做主的!”

审判席上,刘法官眼睛突然睁大。

你张伟做主就行了啊,牵扯到我干什么呀,我小刘可不顶事儿。

“那个,我最近其实挺好的,就当是放假了。”

“嗯,看得出来!”

张伟看着杨春媛强颜欢笑的表情,也敷衍的笑了笑。

“那么,让我们说回正题吧,杨女士,悲痛的事情就让它过去。”

张伟重新找回话题,提问道:“本案最关键的一点,其实是20年前,你作为法医鉴证科的技术人员,对当时包括董娟在内的8名被害人进行尸检工作!”

“在前面7位的尸体上,你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但却突然在董娟的尸体上,准确来说是喉咙内部发现了一根来自于嫌疑人李某的*毛,是不是这样?”

“是的!”杨春媛点了点头。

“正是这根*毛,让你提取到了嫌疑人李某的DNA,而此物出现的地方,也代表着第八位死者董娟,在生前有极大可能遭受了嫌疑人李某的侵犯,可以说正是这么一根男人身上都有的*毛,成就了你东方都第一法医的名声,是不是如此?”

“算是吧……”

杨春媛虽然点头,但总感觉张伟的话有些怪怪的。

什么叫我的成就,都是来自一根*毛啊?

虽然这是事实,但听着总感觉不对劲。

“事实上,也正是这一根*毛,才引出了现在的案子!”

张伟说到此,看向陪审团,强调道:“但我已经证明了一点,那就是有人篡改了证据,那个人就是老曹,也就是杨法医的同时曹法医!”

“他在本案被控方审理之前,依靠着非常规的手段进入档案室,并且篡改了这根*毛上的证据,在证物上撒了一些花粉,干扰了证物的DNA序列,从而影响证物作为证据的准确性!”

“也正是他的从中作梗,让我的当事人杨法医,承受了这样的不白之冤,如果没有老曹的这一手,我当事人甚至都不会出现在法庭上!”

张伟的强调,是让陪审团不少人点了点头。

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反正那根*毛上沾染了花粉,影响了DNA比对结果,这是不争的事实。

这一点,周二庭审中,作为专家证人的丁法医已经证明过了。

只是,这篡改证物的人,真的是老曹吗?

这件事,目前还没有定性呢吧?

“反对,传闻证据!”

“辩方在利用假设,误导陪审团!”

果不其然,郑奋勇坐不住了,直接起身打断。

“反对有效!”刘法官也自然要做出决断。

起码不能让张伟在法庭上单方面的说相声。

他恶狠狠的瞪了张伟一眼,但张伟笑容不变,对这一番警告,那就当做是没看到。

小刘嘛,年轻气盛,可以理解。

他张伟不是那么爱和年轻人计较的人!

如果刘法官知道张伟所想,知道自己在张伟眼中被划归到“年轻人”一列,估计都要吐血了吧。

“杨法医,你最近一段时间,一定饱受煎熬吧?不知道你可否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心路历程?”

“我要是否认,岂不是说我太虚伪了?”

杨春媛苦笑一声,坦白道:“最近一段时间,可以说是我人生中的低估了。”

“我曾经将我的人生都奉献给了工作,最后我却发现,我在工作上得到了很多,但人生却失去了更多。”

“我的女儿,我的丈夫,我和他们的关系变得非常差,我为了工作,我一年都见不到我丈夫几次面,我和他坐下来一起吃饭的次数,更是一次都没有。”

“事实上,如果我女儿没有选择当法医,那我和我女儿见面的次数,可能会比和我丈夫见面的次数更加少。”

“我发现了,就算你全身心的投入工作,最后得到的也都是一些徒有其表的东西,东方都第一法医,又能有什么用呢?”

“我承认,我一开始获得这个称号时,确实沾沾自喜。我被选为第一法医办公室的负责人时,也确实意气风发,准备大干一番,可我发现无论我如何努力,犯罪终究是犯罪,而我们法医鉴证人员,能做的不是阻止犯罪发生,而是在犯罪发生之后,进行侦缉的辅助工作。”

“我很高兴能够帮助到受害者的家属,帮他们找到凶手,但我其实更希望,大家在一时冲动时,能够稍微想一想后果,能够避免一些悲剧的发生。”

“真的,相比于工作忙碌,我更希望自己能够天天放假,天天早点下班回家,因为这就代表着,我们法医办公室当天没有送来尸体,没有需要我们检验的地方。”

“可惜,我在第一法医办公室工作了二十多年,结果我发现这就是奢望。调查科每天都有新的尸体送过来,而且他们天天催你快点发报告,可尸体的死状千奇百怪,每一个都让我们感觉棘手。”

杨春媛说到此,叹了一口气:“正因为如此,我每天几乎都是12点之后下班,甚至有时候为了赶工作进度,不得不住在实验室里,天天和尸体睡在一块儿。”

“正因为如此,我忽略了家庭,忽略了女儿,忽略了我的丈夫。”

“我认为这个案子,其实让我认清了很多,我认为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我不能将工作视为全部,那样我就会丢掉我人生中真正重要的东西!”

说到此,杨春媛看向了听证席上的墨居仁,又看向了辩方席上的墨玉珠。

他们,才是自己人生的全部!

啪啪啪!

法庭上,突然响起了掌声。

张伟忍不住连连点头赞许,甚至鼓起掌来。

“咳咳!”

刘法官赶忙提醒了一句,掌声这才平息。

“杨法医,你的发言实在是太棒了,我想我和陪审团的各位,都已经听出了你的不容易!”

陪审团不少人,也都配合着点了点头。

是啊,这女人真的不容易,我们都有些同情你了。

“杨法医,我想请问一句,如果有一次重来的机会,你会放弃成为第一法医吗?”

言情小说吧免费阅读

听到张伟的问题,全场寂静,所有人都看向杨春媛。

后者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摇头苦笑:“不,我不会放弃!”

“哦,为什么呢,你明明说第一法医的称号,对你的人生就是一份枷锁,你为什么不选择放弃呢?”

“因为这更是一份职责!”

杨春媛语气坚定,面露严肃:“正是因为我们始终坚守在第一线,才能够帮助到受害者,帮助到受害者的家属,将凶手绳之以法!”

“如果没有我们提供的决定性证据,调查科怎么可能抓到凶手,地检署怎么可能起诉凶手,将其送入监狱中。”

“正是因为我们的工作职责,让我们全力以赴,才能够给受害者家属们一个交代!”

“我们全天24小时待命,终日与尸体为伍,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给受害者家属们一个公道,为的就是让受害人能够瞑目,为的就是审判真正的凶手!”

“正因为如此,我不会放弃这一份重担,不会放弃这一份职责。”

杨春媛说着,冲听证席前排的墨居仁说道:“老墨,我很抱歉,我因为工作忽视了家庭,但我也希望你理解,这一份重担我一定要扛下来!”

墨居仁点头,他的眼中只有理解和感动,甚至眼角泛起了泪光。

没想到啊。

他们夫妻快十多年没有坐下来说过话了,结果在今天的庭审中,他们二人居然能够面对面推心置腹。

这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夫妻二人的深情对视,也让陪审团和听证席出现了不少感动。

在家庭与职责之中,杨春媛选择了职责,选择了抗下肩膀上的重担。

可以说,她牺牲了很多。

但她的牺牲,是对受害者家属的交代,是对东方都刑罚体系的交代。

这一份牺牲,陪审团也终于都看在了眼里。

他们推心置腹,把自己代入一下就会发现,这一份牺牲,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如果换做是我们,我们希望自己天天熬夜加班,天天和尸体为伍,一年见不到几次家人吗?

显然是不能够啊!

我们要是摊上这么一份工作,那还不如早点拍屁股走人呢。

全场超过九成的人,好似都理解了杨春媛的辛苦。

法庭的风向,开始偏向了辩方。

“哦,居然是同情牌啊。”

控方席上,郑奋勇看到这一幕,也稍显意外。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与其甩出一些证据来,打同情牌也不失为一招好套路。

没看到现在,陪审团大部分人都颇为感动吗?

不过感情牌有优点,但也有缺点。

而一旦缺点暴露,就可能遭受致命的翻车!

“刘法官,针对我当事人,我已经没有要提问的了!”

法庭上,张伟结束了提问。

他走下法庭,将“舞台”让了出来。

“嗯,那么控方准备交叉质询吧!”

随着刘法官提醒,郑奋勇起身,一步步走向证人席。

整个法庭又紧张了起来。

听证席上的墨居仁,辩方席上的墨玉珠,全都紧张的双手十指紧扣,开始在心中祈祷。

“杨法医,刚才你说了牺牲对不对?”

郑奋勇走到证人席前,问道:“你说自己为了工作,牺牲了家庭,失去了陪伴家人的时间?”

“是的。”杨春媛点头。

“那我能多嘴问一句,你单位强制加班吗?”

“这个……加班倒是不强制……”

“那岂不是说,你要真想不加班的话,完全可以不用加班。”

“可工作还要做,调查科那边又催的急。”

“那就多招一点人啊,第一法医实验室应该不至于差那么点钱吧?”

郑奋勇摊了摊手,脸色古怪:“杨法医,你之前一直说自己的职责重要,那我能问一句,第一法医办公室的待遇问题吗?”

“反对,和本案无关提问!”

就在此时,张伟突然起身反对。

“刘法官,是张律师他们率先拿职责和义务做文章的,那我问一句工作和待遇问题,应该也无可厚非吧?”

郑奋勇好似早有预料,将准备好的说辞搬了出来。

“嗯,反对无效!”

刘法官权衡利弊之下,做出决断。

张伟无奈,只能坐下。

“杨法医,请你告诉我,你们第一法医办公室的待遇问题?”

“我们第一法医办公室,鉴证人员的工资差不多是万把块吧,每个月还有一些奖金和补贴,如果单月协助的案件数量很多,还会有额外的加班补助……”

听到杨春媛所说,郑奋勇却冷笑一声,“杨法医,你说的万把块可是偷换概念啊,还有奖金和补贴,怎么在你嘴里变成了小头呢?”

郑奋勇说着,走回自己的席位上,从公文包中取出一份文件。

“这份文件是第一法医办公室最近一个季度的薪资表,事实上你们办公室的鉴证人员,每个月光是税前薪资就超过1万,如果加上补贴和奖金,甚至超过了2万,再算上薪资表中的一项大头,也就是加班补助,薪资更是能直逼3万!”

“杨法医,我刚才问你,为什么工作这么忙,不招一点新人呢。但等我看到了这份表格之后,我突然理解了。”

郑奋勇将表格拿在手中甩了甩,随后冷笑:“如果你们办公室空闲了下来,是不是就没有这么多加班补贴了,就没有这么多奖金和补助了?”

“归根到底,你们所谓的辛苦,其实都是为了拿补助啊,每个月好几万的收入,天天坐在办公室,我都想要应聘你们办公室了。”

这句话虽然是调侃,但却让全场所有人都高兴不起来。

他们是万万没想到,这第一法医办公室的待遇,居然这么好!

“哦吼,完蛋!”

同样的,察觉到控方的手段后,张伟也大感不妙。

他万万没想到,为了对付自己的套路,郑奋勇居然准备了这么一招!

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少年风水师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至尊修罗 弃少归来 顶级弃少 重生之拳台杀手 永恒至尊 重生弃少归来 重生之将门毒后 魂帝武神
相关推荐:
开挂大巨星我的武学有自己的想法凤策长安刮痧师傅也能混成全服第一无限放映厅:开局播放奥创灭世疯了吧!你管这叫务农?东方符文师开局召唤君子剑斗罗之双子斗罗系统要我攻略仇敌男配怎么办[穿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