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从武当开始的诸天路

青云门,天音寺,焚香谷,同为正道三大领袖。

然而,便是这三大领袖之间,彼此也是有个高低的。

青云门,公认的天下第一大派,自青叶真人后,历代传承不绝,惊才绝艳之弟子不断涌现,千载传承,根深蒂固,数次拯救正道于危难之间,早已经是天下修士心中的一杆旗帜!

天音寺四大神僧虽强,可是敢上青云门,在这玉清殿重地撒野,你让田不易脸色如何能够好看?!

“阿弥陀佛!”

普智双手合十,满是皱纹的脸上,闪过一抹无奈之色,他道:“田首座见谅,非是老衲刻意冒犯,而是老衲实有要紧之事,求见贵派道玄真人。”

他虽是出家之人,万事万物俱已不萦绕在心,然而其人却另有一份执念。

那是关于生死之谜,关于长生久世的执念。

只可惜,天下各门各派,无不敝帚自珍,饶是以青云门千载大派的传承,道玄真人天下第一人的胸襟气度,竟然也无法看穿这点,拒绝了他的请求。

上一次来,他尚且见到了道玄真人,而这一回,连人都没见到。

他以为对方是故意避开,心中着急,这才在玉清殿放肆了一回,只可惜,那道玄真人似乎真在闭关。

“要紧的事?能劳动你天音寺普智神僧大驾,如此不顾体面,想必此事定然惊天动地!”

田不易道:“不知是魔门有所异动,还是南荒有妖魔作祟,若是大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休怪田某领教一番贵寺的大梵般若了!”

《控卫在此》

青云门千载威名岂容轻辱?!

普智拨动念珠,嘴里低声念着阿弥陀佛,脸上苦色愈发浓郁,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上门所求之事,若是公之于众,只怕天下人都会以为他离经叛道,已然入魔,自己受辱不可怕,可怕的是天音寺声名受累!

况且长生死结与他而言紧急万分,却绝不是他能肆意在青云门中撒野的理由!

“事无不可对人言,看来大师此番却是打了诳语!”

田不易冷哼一声,道:“看在你我两家交情深厚的份上,你只接我一剑,自可下山!”

说到‘山’字,他手中剑诀一掐,那一柄赤红仙剑,陡然载着田不易冲霄而起,炽热而闪耀的赤芒映亮了半边天,云朵仿佛镶上了光边!

其人如上古的火神,傲立在云端,居高临下,俯瞰普智,道:“大师,还请上来接剑!”

他二人都是当世高人,斗法之下,难免会波及地面,损毁玉清殿这重地。

普智明白对方的心思,也情知不接这一剑,对方绝不会善罢甘休,只好低低叹了口气,手持碧玉念珠的左手竖在胸前,诵念了句佛咒。

随后,那碧玉念珠骤然绽放莹莹光华,他身子飘然而起,已然落至了田不易的正对面。

此刻,他周身隐现一层若有若无的金色佛光,宝相庄严,面有悲苦,仿佛一尊怜悯世间疾苦的佛陀,让人望之不由敬畏。

看着那对峙的二人,感受着那股压抑的气氛,饶是莫离太极玄清道已然将第七层修炼到圆满处,依旧是内心惴惴不安。

那两人的修为,超过他太多太多了。

苍松道人望着这一幕,冰冷的面容上第一次出现了一丝变化,些许讶然,些许忌惮,甚至隐隐还有几分厌恶。

“接某一剑!”

田不易灵力涌动,赤灵仙剑,顿时红光大盛!

火焰,无尽的火焰自赤灵仙剑之上涌出,炽热气息,铺天盖地朝着四面八方而去,天上云气俱都被蒸腾一空。

狂风呼啸之间,漫天火焰,骤然一凝,赫然化作一头昂首咆哮的巨大火龙,张牙舞爪的便朝着普智扑去!

“苍龙真诀!”

莫离瞳孔微缩,眸中俱是感叹之色。

他虽然未曾佩有仙剑,然而青云门四大剑诀之名,却是早已然一清二楚。

这四门剑诀,论及声名之盛,自然非神剑御雷真诀莫属,然而,其余三门剑诀,威力之强,却也绝不逊色神剑御雷真诀半分!

数百年前,青云当时一众天骄闯入极西之地魔教圣殿,斩鬼神剑诀便曾大放光彩!

更不必提,另外一门七星剑诀,在上次正魔大战中,曾被道玄真人以通天峰镇峰神兵七星仙剑施展,一举挫败过当时的魔门四大宗主!

望着那来势汹汹的火龙,普智眼中,赫然出现了几分狂热之色!

“这便是道家真法的大能大力吗?!”

他心潮涌动,在空中连连后退,撤去手印,双掌合十,面露庄严,全身散发隐隐金光,低低念道:“我佛慈悲!”

‘啪’一声脆响!

那串碧玉念珠赫然被其捏碎,十几颗晶莹剔透的念珠竟不下坠,反而滴溜溜转个不停,一个个发出青光,浮在普智身前,只有那一颗深紫圆珠,却径直掉下。

普智手掌一翻,将那深紫珠子一把抓在手中,双手即结左右水瓶印,两目圆睁,全身上下隐有金光,口中一字一字念道:“奄、嘛、呢、叭、弥、哞!”

佛门六字大明咒!

这一天音寺镇寺神通,第一次在青云山上展露峥嵘!

所有碧玉念珠一起大放光芒,佛力奔涌间,赫然凝成一个金色的‘卍’字,耀目无比,不可逼视!

下一刻,火龙与卍字狠狠撞在了一起!

只听到一声悲惨嘶鸣,那一瞬之间,仿佛天地都颤动了一下!

无尽罡风,四散而去,漫天白云,都尽数被狂暴的灵力搅碎!

红光金芒,绚丽无匹,远胜过天上太阳!

终于,风止云静,法力余波碰撞尽数散去,莫离这才能看清楚天际的二人。

普智神僧,再不复方才有德高僧模样,一身袈裟,却是焦一块,黑一块,破破烂烂,不成体统,他轻轻咳嗽起来,咳嗽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至将脸色咳的不正常的潮红,忽然‘哇’的一大口鲜血吐出,脸色由红变白,这才算是止歇。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却是一脸钦佩的望向田不易,道:“天首座修为……修为精深,老衲……老衲佩服……”

其人目光一直盯着那柄赤灵仙剑,面上俱是火热之色,丝毫不曾因伤势衰减半分。

他身为天音寺四大神僧之一,天下景仰,尊荣已极,修为之高深,当世绝计罕有对手。

可是,面对这能役使诸天神力的道家真法,依旧是力有不逮!

这还只是田不易出手,若是那位深不可测的道玄真人亲自动手,又该是何等光景?

可惜,可惜,他们终究是放不下门户之见。

普智这般想着,田不易却是道:“本座说话算话,既然大师接了本座一剑,自可下山而去,还望大师谨记今日之事,青云门,不可轻辱!”

修仙之人,本是淡泊声名,然而因着昔年被盗匪占山旧事,旁的事情青云弟子不放在心上,但若有人轻慢青云,他们却是决计无法容忍。

青叶祖师玄功初成,斩杀群盗的事迹,可是被他们奉如圭臬!

“老衲唐突了,再次致歉。”

普智双掌合十,颔首一礼,随即冲着苍松道人点了点头,道:“今日既然见不到道玄真人,老衲便先行告辞了,诸位,来日再会。”

“大师自便。”苍松道人面无表情的道。

眼见得那老僧逐渐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之后,田不易这才降下云头,到了苍松和莫离二人身前。

不过落地之时,他脚步也是一个踉跄。

“师父!”

莫离见状慌忙上前扶住,心中暗惊,那和尚果然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师弟,可曾受伤?”苍松道人关怀道。

“无妨,只是气血有些翻滚,比那老和尚好多了!”

田不易摆了摆手,示意莫离不必搀扶,道:“天音寺大梵般若果真非同凡响,那老和尚又持佛门至宝翡翠念珠,威力惊人,若非这些年我道行有所进展,只怕还伤不得他!”

佛道两脉,虽是理念不同,但是都有降魔大力,否则,天音寺如何能与青云门并称?

“师弟有些冲动了。”

苍松道:“以普智的身份,不该与他动手才是,此番你又将他打伤,待传回天音寺,难免会影响两家和气。”

“苍松师兄这是嫌我多管闲事了!”

田不易面色陡然转冷,他语气不善的道:“天音寺若有不满,尽管让他们来找我便是,不论四大神僧谁来,我大竹峰尽数都会接下,离儿,咱们走!”

他本就是个气量不大的人,眼中揉不得沙子,苍松不敢出手维护师门尊严,反而还说他出手太过,这让田不易如何能忍?

当下拉着莫离,架起赤灵仙剑便朝大竹峰而去。

望着那一抹赤色虹光,苍松道人脸上却闪过一丝冷意。

“万师兄,你当初真不曾看错人,说这胖子内秀于心,成就非凡,今日看来,他道法之深,青云门中,除了道玄那厮,再没人能压他一头了。”

苍松喃喃自语,普智四大神僧之尊,修为绝不逊色青云门任何一脉首座,是当世难得的高人,更是持翡翠念珠这佛门至宝,神通非同小可,便是他,自问也难轻易拿下。

然而田不易一式苍龙真诀,直接冲破对方大梵般若和翡翠念珠的防御,将其打成重伤,自身不过气血翻滚,如此道行,只怕足以称的上青云众首座之冠了!

只是,想及当年往事,苍松道人心中却无半分欢喜,反而只剩下深深的恨意。

“放心,你放心,万师兄,我必会帮你……”

苍松道人的话越来越小,小到已然只剩下呢喃,谁也听不真切。

玉清殿前,一时间重新恢复寂静,一如这两千余年的岁月一样。

……

“师父,您真没事?!”

赤灵仙剑上,莫离早已然接过掌控权,却仍是忍不住关心问道。

他深知自家这位师父生性要强,极是爱惜颜面,方才当着苍松道人的面,说不准便是在强撑。

“臭小子这般盼着你师父受伤?”

田不易冷哼一声,道:“普智那厮道行虽高,可也没放在我眼中,大梵般若,哼,若是大梵般若这般厉害,还会被我青云门压在头上整整两千年吗?!”

其人语气里满是对太极玄清道的自傲之意,这也是寻常,青云弟子,哪个不是对这门仙法奉若神明?

千载青云,归根结底,靠的便是这一门太极玄清道!

“走,待会回了山上,为师再传你第八层和第九层修炼法诀。”

说到这,田不易笑了一笑,道:“你可要快些修炼,等到了上清境界,便可自去通天峰上,领取功法传承了,到那时,便不必再为师传授,嗯,这一日,最好在七脉会武之前,却是让其他各峰好好瞧瞧!”

一想到自家徒儿在七脉会武上横扫七脉的表现,饶是田不易修道数百年,一颗道心也是忍不住心花怒放起来!

及至到了守静堂,早便等候多时的中年美妇,当下便迎了上来,关心道:“夫君,你怎生与人动手了,主峰上出了什么事?!”

苍龙真诀凝练的火龙声势浩大,大梵般若和翡翠念珠的动静亦是不小,两人虽在通天峰上对决,然而灵力波动,早便让其余各脉震动。

不过,有道玄真人坐镇,加上出手的又是田不易,除了魔教大举入侵,否则谁也翻不起来乱子,七脉首座这才在峰上等待结果。

但苏茹仍是免不了担心。

“夫人莫忧,是天音寺的普智和尚无礼,我随手教训了他一下,没什么大事。”田不易安抚道。

“四大神僧的普智?!他道行非同小可,夫君你可曾受伤?!”

苏茹花容上满是担忧,虽然明知田不易的厉害,可是身为枕边人,怎生能不关心呢?

“真没事情,我一剑苍龙真诀,把那老僧当场打的吐血,不信,你问问离儿我是不是毫发无损?”田不易给了莫离一个眼色。

莫离顿时秒懂,他道:“普智大师确实不是师父的对手,师父确实毫发无损。”

言语之中,却是浑然没提田不易气血翻滚,落地时险些摔倒之事。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

苏茹轻抚酥胸,提着的心放了下去,却是白了田不易一眼,没好气的道:“下次可不许逞强了,通天峰上弟子长老众多,哪里如何用得到你动手?!”

“是是是,下次不出手了,不出手了……”

田不易赔笑道,不论再强的修士,终究还是惧内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永恒至尊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至尊修罗 魂帝武神 少年风水师 弃少归来 重生弃少归来 重生之拳台杀手 顶级弃少 重生之将门毒后
相关推荐:
我要做文娱之王美好的异界生活从当男爵开始美漫世界的克拉克新盘古大陆混在综武当捕神随身超凡世界给爷爷烧纸,地府被我玩坏了诸界为神黑暗游戏,开局抽取全能之力天赋从假面骑士编年史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